卷首

作者:未知 来源:《最推理》

  好久不见。热天午后。

  在失(懒)联(癌)的这一年里,小李子拿了小金人,断货很久的《博尔赫斯全集》终于再版啦,下载周杰伦的歌通通要钱,意大利踢飞了点球,夏天的武汉常常看海,我们拍了《新妇借道》。

  从小说改编到影像,是个技术活儿,这意味着从一种媒体搬到另一种媒体。

  文字是初级编码系统,绝大部分人都能解读,所以在涉及情感一类复杂信息时,文字能做得比较好的恰恰是——骗人,尤其是我们这个类型,文字本身的运用也能成就推理小说的某个技术派别。而电影是艺术与科学的结合体,现在的电影,影像变得更快,特效更加突出,明星是保证,IP成了最大噱头。

  我们大概都有些忘了最开始钉牢我们在昏暗的影院里,在白晃晃的电脑屏幕上,让我们泪盈于睫、嬉笑怒骂、情不知所以起的时刻了,那些认真看的故事,认真讲的故事,不正是我们跟这世界触碰和感知的最初么?

  好的故事不一定都合适影像化,而《新妇借道》正是特别有画面感的那类好故事,我们在提炼了原著的神秘、悬疑、惊悚,那种湿漉漉的潮湿感的基础上,加深了推理的脉络,也融入了一些有趣的喜剧元素,包括五毛都不给只有一分的特效。技术会改变我们看电影的方式,但是讲好故事的方法不会变,《捉妖天师之新妇借道》不是什么吊炸天的神片,但我们希望这一个多小时的陪伴,多少能让你体味到一些好看故事带来的愉悦感。

  而本期的9个故事,精彩依旧:

  轩弦在首登“最惊艳”的作品《殇蝶迷途》里风骚地炫了把技巧,本篇故事核不算大,他采用多视角叙事的环形结构,着力于牵扯事件其间的各色人等的选择,而选择又牵扯着事件向不知深浅的更远处缠绕……

  初次会面的王晴川早已大名在外,他笔力深厚、人物传神,《大唐辟邪司之梦中身》以唐传奇志怪小说为风貌,假神怪妖法,可画龙点睛的那一笔,却是最深不可测的人心。

  周浩晖的《邪恶催眠师3》已更至第三回,很像一株植物,在隐秘生长的同时,更多的枝叶兀自旁支错节起来……

  漆雕醒的“”三十六计”系列走得坚挺,《釜底抽薪》里夜上海一半在狂欢,一半在沉睡,常天很忙;《死灵与道成寺钟》里,拟南芥让阿音加入了双直男CP的队伍,解决和尚与花街姑娘的生死劫;沐一在《虚拟自我》里探寻了数字社会的真实与不真实;《时间劫杀》是清新的日式推理,殷忧讲诉了作家之死引出的一段残酷往事;小麦的《为爱而死并非诗人的权利》里,艾德巴特继续着自己的怪奇事件簿;《扬州镜·索食镜》是佟婕新系列的开篇,镜面对月,当中光影恍惚。

  朋友的公众号写到,没有爱的人们啊,只有回家吃橘子。我笑他简直恶毒,而我只想跟你们一起葛优躺,埋夏天的太阳,看一部永不散场的电影。

上一篇:无     下一篇: 2016年上半年海外畅销推理悬疑小说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