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两个的谋杀

作者:七根胡 来源:《最推理》

1、第一轮:电击

  那把透明的雨伞映衬着晴雨那面无血色的脸,但是她精致的五官却让她在这雨中显得格外超凡脱俗。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凌晨2:15分。

  就是这个时间。

  晴雨提起身旁已经被雨水浇满的水桶,然后朝B座走去。她并没有从前门进去,而是选择了没有摄像头的后门。这里没有人能看到她。

  进入后门,她先停了下来,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陆伟,我进来了。”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我已经黑入了摄像系统,摄像功能暂时失效,但只有一分钟的时间。”

  “足够了。”晴雨挂上手机,走到电梯前见四下无人后,快速走进去,将电梯面板拆开,然后将一根接线剪断,并将线头搭向地面,随后,她退出电梯,将桶中的水倒进了电梯,随即看向自己的手表,“刚好一分钟。”

  晴雨提着桶又走回原来的位置,继续打着那把透明的雨伞,盯着B座那些亮灯的窗口。

  一辆银色的轿车驶入,打扮得像贵妇般的中年妇女徐雯娜像往常一样从车上下来,提着她那款名包一扭一扭地走进了B座的大门,随即走向那台只在半夜临时开启的电梯。

  进入电梯她才发现地面上全是水,她厌恶地退到墙角,却没注意到电线头已经搭在水中。她按下了14楼的按钮,电梯开始向上升起。

  晴雨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现在只要离开犯罪现场就不会被怀疑了。于是她转身朝小区大步走去。

  “啪——”几声连续的声音响起,晴雨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成功了!真的成功了!好想看她死时的样子。”她笑着,跟那些冰冷的雨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在她快要走到大门的时候,她听到了小区人们的骚乱声及尖叫声

  晴雨没有回头,因为她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叫唤,因为徐雯娜,因为她在电梯里被电死了。

  “有人在电梯里被电死了!”

  “我说怎么突然停电了……”

  “太吓人了,听说人都被电击击焦了……”

  晴雨听着这些小区居民的议论,她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这A座的电梯早就应该换了,现在还不换,你看电死人了吧!”

  晴雨霍地站住,怎么会是A座,明明应该是B座啊!她猛地回过头快速地冲向B座。

  水还在,线头泡在水里,但是电梯什么事都没有,停电的不是B座而是A座。死的不是她要杀的徐雯娜,而是……住在A座1002里的,名叫叶雨琪的女人。

  那个女人是在去阳台收拾衣服的时候,被电死的,原因是阳台进水,而灯漏电……

  晴雨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直到回到家里,她都不能平静下来。

  陆伟将一杯刚调制好的咖啡递给她:“这只是个意外。”

  “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们谋杀的对象活着,而一个陌生人却因为意外死了。”

  陆伟抬头看着窗外没完没了下着的雨,感叹地说了一句:“或许今天不是个谋杀的好天气。”他低下头重新看向晴雨的时候,目光变得极其温柔,边轻抚着她的头发,边说道,“我们还有机会再杀她。”

  “我们马上就要杀她,这次一定不能让她活下来!”晴雨坚定地看向陆伟,她是个计划十足的女人,不喜欢因为任何事破坏掉原有的计划,“我相信我们这次只要计划好,绝对不会再失败!”

  陆伟疼惜地看向她:“一切都听你的。”

  第一轮电击,暂时失败。

2、第二轮:自焚

  徐雯娜其实很少出现在这座城市,因为她已经移民了,但是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会来到这座城市住一个月,或许是对这个城市的留恋才会让她这样做吧。她偶尔也会去看看朋友,看朋友的时候为了方便,她往往会选择住在酒店。

  陆伟一直跟踪着她,她购物、她喝咖啡、全部都记录在陆伟的眼里。而此时,晴雨正在做着另一件事。

  她偷了一件服务员的衣服,用陆伟提前弄到的开门卡进入了徐雯琪所在的饭店房间706。

  那是一间豪华套房,徐雯娜已经将她所有的东西都整齐地摆放在套房里相应的地方,可以看得出徐雯琪是个有品味有洁癖的女人。还有,她很专一,最爱穿同一品牌的睡衣,而且每晚睡觉前必穿。

  晴雨很顺利地就找到了那件睡衣。它的确很漂亮,而且很有诱惑力,可惜不是晴雨喜欢的菜。

  晴雨将睡衣平整地放在床上,然后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瓶,打开盖子将里面的粉末小心地倒在了睡衣上。

  “这是一场美丽的盛宴,徐雯娜,上次你逃脱了,希望这次你会开心!”

  徐雯娜是在晚上10点多回来的,晴雨一直坐在饭店一层的大堂看着她进电梯。如果没算错的话,半个小时后就可以收到徐雯娜的死亡消息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晴雨慢慢地看着面前的那杯咖啡,她一口没有喝,一直在等着它变冷,就好像徐雯娜的身体会变热一样。没错,她往睡衣上洒的是磷粉,那种物质只要稍微碰到高温的东西就会自燃。她好想亲自看到那绚丽的一幕。

  前台一位漂亮的服务员在接到一个电话后突然变得惊慌失措,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跟主管叫着:“客房内有人被烧死了。”

  听到这句话,晴雨的心情有种莫名的舒心,这回她成功了,那么……

  “是606房间,彻底烧伤!”

  等一下,怎么会是606?应该是706啊?难道是自己走错了房间?晴雨有些混乱了,她看着主管及服务员快速冲向电梯的时候,她也加入了其中,因为她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所有客人被服务员拦在了门外,但晴雨还是透过敞开的房门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套房是一样的豪华套房,但是房间却是606,人是被烧死的,身上还有残留的睡衣。晴雨认得那睡衣,那是自己曾经放磷粉的睡衣,但是晴雨却不认识那个人。但她不是徐雯娜,因为他是个男人,据说他叫韩宇。

  混乱,一切都是混乱的。

  要杀徐雯娜,死得是另一个女人,也死于电击。

  再杀徐雯娜,死得是另一个男人,也死于自燃。

  这是意外?还是巧合?真的太混乱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难道是有人知道她的杀人阴谋,所以故意破坏?可是知道她杀人阴谋的只有自己和……陆伟!

  会是陆伟吗?

3、第三轮:车祸

  她和陆伟是大学同学,他们从相识到相爱一直都彼此信任,现在晴雨却突然发现自己除了知道他叫陆伟,今年24岁之外,其他的信息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父母没见过,他家里还有什么人也没见过。甚至陆伟几乎从来不提自己的事。现在仔细想起来真的觉得很奇怪,很有问题。

  晴雨虽然怀疑,但是却没表现出来,还像平常一样跟陆伟相处,只是撒谎对陆伟说事情发展不顺利,暂时取消计划。

  但晴雨并没有真的取消计划,而是提前了。

  第三次谋杀——谋杀她的方法是……车祸!

  晴雨来到了地下车库,很快就找到了徐雯娜那辆银色的车,然后将她的车胎打足气,随即又在车胎上划了几个口子。她知道明天徐雯娜要去郊区看朋友,要上高速。而这种SUV的车胎如果有伤痕,在高速公路上一定会翻车……这种死法很自然。而这一次只有她自己知情。

  今天是个好天气,是出车祸的好天气。

  晴雨一直坐在电脑前,期待着那条车祸新闻会蹦出来。

  大约在两个小时后,网上新闻出现了。那条高速真如晴雨期盼得那样出了翻车事故,整条高速都被封闭起来。

  晴雨笑了,笑得真的很得意。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喂,我是晴雨,你是哪位?”晴雨边说边仰躺在靠椅上。

  “我们是交通大队的,请问你认识一位叫陆伟的吗?”

  晴雨的眼睛眨了一下,她不明白为什么陆伟会和交通大队扯上关系:“陆伟是我男朋友。”

  “请你不要着急,耐心听完我们的话,陆伟今天出了交通事故,现在人受伤在市人民医院,请你马上过来。”

  直到挂上电话,晴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明明谋杀的是徐雯娜,为什么受伤的却是陆伟,而且同样是车祸?

  晴雨不敢相信,直到医院看到右腿裹满纱布的陆伟,她才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怎么会这样?”晴雨情不自禁地挤出这句话。

  “不知道……我的车胎太老旧了,有些划痕……所以……”

  听到这里,晴雨的心“咯噔”一下。

  交警这个时候却进来了,并且告诉陆伟和晴雨,经过调查,陆伟的汽车被人动过手脚,车胎是被人人为划伤的。

  晴雨的心跳越来越快,是自己人格分裂了吗?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怎么会这么巧,每次自己杀人,死的和受伤的都是别人?现在连陆伟都搭进去……

  这到底是怎么了?

4、探查

  三次谋杀,徐雯娜依旧活着,死得却是附近的陌生人,为什么?

  天很黑,风很冷,但今夜无雨。

  晴雨在打开徐雯娜家门之前,她已经确定了徐雯娜今晚会加班到很晚,所以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探查徐雯娜不死的秘密。

  徐雯娜的家布置得很精致,看得出每一个角落都是精心设计的。虽然她大部分时间不在国内,但是她的家看起来保养得很干净。

  晴雨轻翻着书柜、轻拨着衣橱、却发现什么也没有。直到——

  冰箱的冷冻室里竟然放着一个用塑料袋包裹的盒子。

  这个举动还真是奇怪。

  晴雨拿出了盒子,打开了塑料膜……

  这些照片……晴雨几乎叫出声来。这些照片上的人竟然是去阳台拿衣服被电死的女人、客房意外自焚的男客人,还有……陆伟,而最后一张照片竟然是她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

  当晴雨把那些照片翻过去看向背面的时候,她的手开始在颤抖。

  每张照片的后面都写着一行字。

  第一张电击而亡的女子照片后面写着:第一轮——电击。

  第二张酒店自焚而亡的男子照片后面写着:第二轮——自焚。

  第三张因车祸受伤的陆伟照片后面写着:第三轮——车祸。

  替死?难道这个意思是说不管谁杀徐雯娜,死得都是别人?这听起来太匪夷所思了,自己明明杀的是徐雯娜,可是死的却是这照片上的人,而下一个难道会是自己?

  晕、混乱、找不到头绪,完全无法按正常的推理进行分析,唯一能做的就是……拿自己当实验品。

  第四轮——溺水。

5、第四轮:溺水

  要想知道替死的真相,只能自己亲自上,但是自己会死吗?晴雨真的很忐忑。

  那是一座漂亮的游泳池,只有有身份的人才能进入。而徐雯娜每年回国都会找时间去那个游泳池游泳,保持她多年不变的好身材。但她有个习惯,她喜欢一个人游,所以通常都是游夜场。

  晴雨一直躲在卫生间里等着她,等到所有人散去的时候,她才从卫生间里偷偷地溜出来,避过摄像头沿着员工通道直接走进了游泳池的阴暗处。

  终于徐雯娜出现了,她穿着那款合身的白色泳装站在游泳池边做着热身运动。而晴雨却冷眼一直盯着她,她在等机会。

  徐雯娜终于入水了,她游得很顺利,很享受。

  晴雨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现在是时候出手了,于是她走到了池盖的开关面前,朝着池中的徐雯娜默默说了一句:就让这场谋杀案在此了结吧!她按下了开关,与此同时,游泳池盖开始缓缓打开,顺着徐雯娜游去的方向移去,随即将她罩在了下面。

  晴雨静静地站在阴暗的角落里,聆听着徐雯娜的尖叫及拍盖子的声音。她很享受,她知道这次一定成功!

6、晴雨

  陆伟一直在给晴雨打电话,但晴雨的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他开始担心,其实准确地说他从一开始就一直担心。他爱晴雨,爱她的一切,所以愿意为她付出一切。但是他一直不明白晴雨为什么要杀徐雯娜,她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答案。每次他问的时候,她的情绪都显得很激动,她不愿意回答,也一直在躲避,所以陆伟就不再追问。但这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疑问,而现在晴雨在干什么?她人在哪?

  一出院,陆伟就回家找晴雨,家里没有。陆伟又去她平时经常去的地方找晴雨,还是没有。她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怎么可能?陆伟疯了似的四处找晴雨,可是他连个影子都没找到。

  陆伟难过地躺在晴雨的床上,他真的很担心她,已经三天了,三天她都袅无音讯,她到底去哪儿了。陆伟贴在晴雨的枕头上,突然他感觉枕头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于是快速将枕头拆开。

  果然有东西,是一封信,是写给陆伟的信。陆伟迅速将信拆开仔细看着。

  陆伟,如果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是找不到我,或者我已经不在了。这就说明我的计划失败了。你曾经问过我无数次,我为什么要计划那么多年去杀徐雯娜,但我却一直没有告诉你,因为那关系到我姐姐不耻的过去。

  你还记得十年前的银行劫杀运钞车案吗?在那场震惊全城的案件中,劫匪抢走了五千万的现金。我很沉痛地告诉你,我姐姐就是其中一名劫匪。我们两个从小失去父母无人照顾,我是姐姐养大的,她为了供我上大学才去抢劫银行,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被自己的同伴出卖了,她死在了案发现场。而出卖她的那个同伴就是徐雯娜。

  我知道姐姐做错了,所以一直不想告诉你实情,我不想让你看不起,但是姐姐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所以我要替姐姐报仇,我要杀死徐雯娜。

  陆伟,我知道你爱我,全心全意地爱我,我本不应该把你带入这场谋杀中,如果我不在了,你就停止吧,马上离开那里,我不希望你受伤害,更不希望你再为我做出牺牲,也千万不要再去谋杀徐雯娜,如果我不在了,事情就到此结束吧,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忘记我,永远爱你的晴雨。

  陆伟的手在颤抖,心在滴血,他没有办法接受晴雨不在的事实,他的生命因晴雨的出现而精彩,如果没有他,他的心永远是阴暗的,永远停留在自己在福利院长的悲惨记忆中,是晴雨的出现给了他生命中一道彩虹,而现在……他一定要为她做点儿什么。

7、我们两个的谋杀案

  当陆伟敲开徐雯娜家门的时候,他看到了风韵犹存的徐雯娜。

  “你找谁?”徐雯娜用一种警惕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陆伟。

  “我是送快递的。”陆伟不动声色地将一个纸箱和一根笔递给她,“请在这里签收!”

  徐雯娜一听是快递,立刻放松了警惕,随即拿起笔在纸上签书。

  “谢谢。”接过笔的陆伟转身准备走,与此同时,徐雯娜拿着纸盒走进去,却没注意到陆伟的脚已经卡在即将关上的门上。就在她准备拆开纸盒的时候,陆伟一个箭步冲上去,自她身后勒住了她的脖子。

  徐雯娜拼命地挣扎着,但陆伟的手就是不放开。突然,警察冲了进来,一把按住了陆伟。

  “放开我!我要杀了她!”陆伟拼命地挣扎着。

  “叶雨琪、韩宇是不是你杀的?”警察喝问道。

  “我要杀了她,为了晴雨,我要杀了徐雯娜!我一定要杀了她!”陆伟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用尽全力冲向徐雯娜,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扎向她……

  随着一声枪响,陆伟应声倒地,脑后流出了鲜红的血液,他喃喃地说了最后一句话:“晴雨,我来找你……”他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他相信他们可以在天堂相遇了,但是这个笑容却在瞬间冰冻,因为他似乎看到了晴雨……

  她就在他的面前,她的脸上显露着无辜和惊恐的表情,她搂着徐雯娜,她在安慰她。她管她叫…….姐姐。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们是姐妹?

  陆伟永远也找不到答案了,他就这样在惊愕中死去……

  陆伟成为杀死叶雨琪、韩宇的凶手,而每个死者被杀后都丢失了相当的财物,这些财物全都在陆伟家发现,这成为直接的物证。

  案子结了,徐雯娜与妹妹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妹妹,你果然有眼光。”徐雯娜欣赏地看着妹妹。

  妹妹脸上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当我得知了陆伟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从来没有感受过什么叫温暖,我就知道我选对了人。”

  “是啊,我们借陆伟的手把我们的绊脚石全杀了,还将所有的罪全推到他的身上,现在我们可以独享那笔钱了,现也不用跟人分享。”徐雯娜举起了红酒轻轻地在嘴边抿了一口。

  妹妹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看向机窗外,看着天际边那抹璀璨的阳光,良久,良久……

上一篇:暗怪之袭     下一篇: 第八计 暗渡陈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