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怪之袭

作者:轩弦 来源:《最推理》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题记

第一章、木雕

  此时慕容思炫和庄小洛在银逸影城的三号影厅内等待着正在热映中的悬疑大片《全城通缉》的开场。大屏幕正在播放着广告。慕容思炫蹲在座椅上,正在玩着孔明锁。庄小洛则拿着手机在刷微信的朋友圈。

  突然,一位同班同学昨天所发布的一张照片引起了庄小洛的注意。

  那照片中有四个木雕:最左边的木雕是个牛头人身的怪物,手持铁叉,凶神恶煞;第二个木雕则是个马头人身的怪物,手持长矛,面目狰狞;第三个木雕神情严肃,他舌头极长,手持脚镣,头上的那顶长帽上写着“天下太平”四字;最右边的木雕也是个长舌怪人,手持哭丧棒,头上的长帽上写着“一见生财”四字,他笑逐颜开,和那黑衣长舌怪人的表情截然相反。

  图片上方还有说明文字:“在爸爸的床下找到四个奇怪的木雕,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却觉得萌萌哒,呵呵。”

  庄小洛“咦”的一声,喃喃自语:“牛头马面?黑白无常?”

  正在玩着孔明锁的思炫听到庄小洛这句话,转头向她瞥了一眼,冷冷地问:“你说什么?”

  庄小洛把手机递给思炫:“你看。”

  思炫接过手机一看,微微一怔,紧接着双击屏幕,把图片放大,只见四个木雕所拿的武器——铁叉、长矛、脚镣和哭丧棒,上面似乎都刻着字。

  “武器上有字。”思炫咬着手指说道。

  “看不清……唔,哭丧棒上好像有个‘血’字。”庄小洛说。

  “确实是‘血’,‘神血’。”思炫的声音竟稍微颤动。

  庄小洛大奇。思炫是那种对任何事物都漫不经心,遇到什么变故都处变不惊的人,为什么此时区区一张照片竟似乎令他有些激动?

  “骆子火是谁?你同学?”思炫接着问。他看到发布这张照片的人叫骆子火。

  “是呀,同班同学。”

  “我要去这个人家里看看。”此时思炫的语气已恢复常态,毫无抑扬顿挫。

  “哦?刚好今天下午他在班上组织同学们今晚到他家去冒险呢。他也有叫我,但我约了你吃饭看电影,所以没答应。”

  “冒险?”思炫抓了抓头发。

  “是这样的,他妈妈是个生物学家,他说他妈妈研究出一只什么基因改造怪物,刚好这两天他的爸妈出国了,所以他叫大家到他家去看看那只怪物。”

  思炫想了想,说道:“你现在打电话给他,说你现在过去。”

  “咦?”庄小洛秀眉一蹙,“偶像,我们不看电影了?”

  “是。”思炫冷冷地说。

  庄小洛知道思炫这样做自有深意,也不多问了,立即拨打了一通电话:“晓菁,你们现在是在骆子火家吗?你跟他说,我想现在过来……好,你先问问他吧……好的,那你把地址发给我吧。”

  庄小洛还没挂电话,思炫已一跃而起,径自走出三号影厅。庄小洛紧随其后。

  刚才是庄小洛开摩托车载思炫过来的。此时两人来到庄小洛停放摩托车的地方,只听思炫说道:“我开,我的速度可达到你的一点七倍。”

  “好。”庄小洛把钥匙丢给思炫。与此同时她心想:“他为什么要急着到骆子火的家去呢?那四个木雕,事关重大?”

  接下来,思炫开着摩托车在闹市中风驰电掣;庄小洛则坐在后面,紧紧搂着他的腰,靠在他的背上。

  她感受到从思炫身上散发出来的充满智慧的气息。她觉得自己心跳加速。

  在旁人眼中,庄小洛是一个超级学霸、毒舌冷美人,她孤芳自赏,让旁人难以亲近;然而在慕容思炫面前,她却热情健谈,甚至有些小鸟依人,那是她对智商极高的思炫十分崇拜、极为爱慕的缘故。

  “这个外星人的心中有没有爱呢?”庄小洛胡思乱想。

  “说说骆子火的情况。”思炫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索。

  庄小洛回过神来,在思炫耳边娓娓道来:“刚才跟我通电话的杜晓菁,也是我的同班同学,而且跟我住在同一个寝室里。唔,她是骆子火的女朋友,经常在寝室里跟我们提起骆子火的事。

  “据说,骆子火的爸爸是一名药物化学家,他的妈妈则是一名生物学家。他和爸妈住在一座三层高的别墅里。他家的二楼和三楼,是他妈妈的实验室。他的妈妈整天躲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很少到一楼来。从小到大,他都主要由爸爸照顾,每周只能跟妈妈见一两次。

  “骆子火的爸爸曾告诉骆子火,妈妈将人类和动物的DNA进行杂交,研究出一只基因改造怪物。这只怪物就在实验室里。因为这只怪物非常危险,所以骆子火的父母是绝对禁止他到二楼和三楼去的。

  “不久前,骆子火的妈妈被诊断出脊柱肿瘤,医生说需要做一个全置换手术,在国内做这个手术风险非常大,所以骆子火的爸爸决定带着妻子到美国治疗。他们是在昨天出发的。

  “骆子火一直很好奇妈妈实验室里的基因改造怪物到底是怎样的,难得父母不在家,他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了。所以今天下午他组织班上的同学今晚到他家去看怪物。还真有好几个同学响应呢。

  “他也有邀请我去。说真的,即使不是约了你,我也不会去。基因改造怪物?太无聊了吧?”

  思炫听完庄小洛的讲述,淡淡地问:“你知道骆子火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吗?”

  “好像叫……骆文。对,是叫骆文。”

  “那只是假名。”思炫冷冷地说,“他的真名叫骆浅渊。”

  庄小洛大奇:“咦,你认识他?”

  思炫突然把摩托车停住。

  “怎么啦?”庄小洛怔了一下。

  思炫回头向庄小洛看了一眼,一脸认真地说:“你知道吗?我在2008年之前,不是住在L市的,我甚至从来没有来过L市。”

  庄小洛从来没有见过思炫这样认真,知道确实事关重大:“你到L市来,就是为了找骆子火的爸爸?”

  思炫低低地“嗯”了一声,补充道:“以及他的三个同伴。”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庄小洛追问。

  但思炫不再回答,转过头去,继续开车。

  “看来此行必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呀。”庄小洛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第二章、密码

  大半个小时后,慕容思炫和庄小洛终于来到骆子火的家——位于郊外的一座三层别墅。

  两人停好摩托车来到别墅大门前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

  庄小洛按下门铃。不一会儿,一个和庄小洛年龄相仿的男生前来开门:“小洛,来啦?咦,还带朋友来啦?欢迎欢迎!”

  思炫一听,就推断出这个男生便是这里的小主人骆子火了。

  “有找到那只基因改造怪物吗?”庄小洛笑问。

  骆子火摇了摇头:“还到不了二楼呢。”

  “什么情况?”

  “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楼梯,有一扇铁门,门上有密码锁,我们不知道密码,开不了门……对了!”骆子火忽然记起来了,“小洛,你不是经常以侦探自居吗?快来帮我们破解密码锁的密码吧!”

  “好,我去看看。”

  思炫和庄小洛随骆子火走进别墅,来到大厅,只见大厅内有五个人,三男两女。

  “小洛,你来啦?”一个长发披肩的少女对庄小洛说道。这少女明眸善睐,桃腮杏脸,正是骆子火的女友、庄小洛的室友——杜晓菁。

  她紧接着发现了庄小洛身后的思炫,又问:“咦,你男友?”

  庄小洛嘻嘻一笑:“对呀,他姓慕容。”

  “哎哟!难道就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慕容思炫?”一个短发女生叫道。她叫冯悠,也是庄小洛和杜晓菁的室友,同时还是他们所读的L市第三中学内一个名叫超豹推理社的社员(关于冯悠的故事可参看《狗头人怪谈》)。

  “对呀,就是他。”

  冯悠走到思炫跟前,把这个头发杂乱、表情呆滞的男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慕容思炫,原来你是个大帅哥呀,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哦。”

  思炫向冯悠瞥了一眼,没有理会她。他向来对这种无关紧要的人都爱答不理。

  庄小洛向剩下那三个男子扫了一眼,对其中一个正在低着头玩手机的男生说道:“唐巩,你也来啦?”

  这个名叫唐巩的男生微微抬起头,向庄小洛看了一眼,低低地“嗯”了一声。

  这唐巩性格内向,平时在学校里总是一个人躲在角落,很少主动跟同学们说话。这次他竟然会和大伙儿一起来到骆子火的家,实在让庄小洛有些意外。

  “庄小洛,你也很奇怪唐巩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吧?哈哈!我看呀,他一定是和我表哥一样,对子火哥妈妈研究出来的基因改造怪物很感兴趣啊。对吧,唐巩?哈哈哈!”一个身材略微肥胖的男生笑着说。他叫古恒,是骆子火的跟班,在学校里总是跟在骆子风身后,对他阿谀奉承。

  唐巩没有回答,继续低头玩手机。

  此时在别墅内的骆子火、杜晓菁、冯悠、唐巩和古恒,都是庄小洛的同班同学,但最后那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却是庄小洛所不认识的。她向那男人瞥了一眼,只见他双目炯炯,但神情冰冷。

  “你表哥?”庄小洛向古恒问道。

  “对呀,他姓张,张……”古恒想了想,“张肇熙,对吧?”

  古恒的表哥张肇熙轻轻地点了点头,表情仍然十分冷漠。

  “古恒,你表哥真酷呀!”冯悠笑着说。

  古恒嘿嘿一笑:“他向来是这样的。”

  “对了,骆子火,”庄小洛说,“走吧,去看看那密码锁。”

  “来吧,大美女侦探!”

  众人来到楼梯。在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中间,有一扇铁门,门上安装了电子密码锁。

  “现在什么情况?”庄小洛问。

  “我爸爸说过打开这扇门的密码由六个数字组成,但到底是哪六个数字呢,他没跟我说过,我也毫无头绪。我们刚才已经尝试了两组密码,都错了,如果第三次输入了错误的密码,我爸爸的手机就会收到报警,他就会立即知道我想闯上二楼到妈妈的实验室去了。”骆子火说道。

  “你试过什么密码?”庄小洛问。

  “我爸的生日,640606,还有我妈的生日,660829。现在只剩下一次机会了,要不试试我的生日?”

  古恒点了点头:“既然子火哥爸妈的生日都不对,那密码肯定就是子火哥的生日了,快试试吧!”

  庄小洛向他白了一眼,毒舌道:“笨不是错,但笨还要说这么多废话,就不对了。”

  “哈哈!”古恒尴尬地干笑了两声。

  在众人交谈的同时,思炫独个儿走到密码锁前,稍微查看了一下,此时冷不防说道:“密码由1、6、7、9、9、0这六个数字组成。”

  “啊?”冯悠轻呼一声,“你怎么知道?”

  “一切显而易见,毫无悬念可言。”思炫冷冷地说。

  庄小洛也向密码锁看了一眼:“磨损?”

  思炫点了点头:“1、6、7、9、0这五个按键,磨损比较严重,而且周围比较肮脏;而2、3、4、5、8这五个按键,基本没有磨损,也比较干净……”

  骆子火“噢”的一声,恍然大悟,他的脑筋也十分灵活,思炫还没说完,他已提出疑问:“可是,你为什么知道密码要输入两个9?”

  “虽然1、6、7、9、0这五个按键都有磨损,但其中9的磨损程度是最严重的,都快要褪色了,目测9的磨损程度,是其它四个按键的两倍,也就是说,每次输入密码时,9都被按下两次,所以,密码是由1、6、7、9、9、0这六个数字组成的。”

  “可是,由六个数字组成的六位数,有七百二十个,而我们只剩下一次机会。”庄小洛说道。

  这个问题并没有难倒慕容思炫:“一般来说,组成密码的第一个数字的按键,是最肮脏的,也是油迹最重的,而这键盘上的1就是这样,所以密码的第一个数字是1。

  “骆子火你今年读高三,十八岁,即1996年出生的,对吧?第一个数字是1,密码中包含6、9、9,所以我认为密码的前四位极有可能是:1996。”

  大家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目无表情的男青年,听着他那语调毫无起伏、内容却行云流水般的推理,均感诧异无比。

  骆子火首先回过神来:“可是我是11月出生的呀,如果密码是我的出生年月,应该是199611呀,剩下的两个数字怎么会是7和0呢?”

  “反正,现在看来,密码不是199607,就是199670,子火哥,赌一把吧!”古恒说道。

  “不用赌,”思炫冷冷地说,“密码是199607。”

  “你怎么知……”

  冯悠问。但她的话还没说完,思炫已在电子密码锁上输入了“199607”,只听“咔嚓”一声,铁门果然开启了。

  众人又惊又喜。

  “哎呀!真的成功了!”冯悠叫道,“小洛,你的男朋友真是太了不起啦!”

  而骆子火则向思炫问道:“你为什么会知道密码是这个?”

  思炫没有回答,甚至瞧也没瞧他一眼,径自走上二楼。

  “喂,庄小洛,你男朋友怎么这么没礼……”

  骆子火向庄小洛抱怨。但他还没说完,庄小洛也没理他,跟着思炫走上了二楼。

  “什么态度呀?”骆子火嘟哝道。

  杜晓菁走上来挽住了骆子火的手臂:“子火,别生气啦,庄小洛就是这样子的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快上去看看吧。”

  “哼!”

  于是,其他人也跟着思炫和庄小洛走上楼梯,来到二楼。

  二楼有一个房间摆满了铁架台、石棉网、酒精灯、烧杯、试管、集气瓶等实验工具,此外还有几个化学药品柜,不像生物实验室,倒像是一个化学实验室。看来骆子火那作为化学家的父亲骆文(慕容思炫说他的真名叫骆浅渊),就是在这里进行研究工作的。

  其他房间则只是普通的卧房。

  众人把整个二楼搜索了一遍,别说是什么基因改造怪物,连半点儿可疑的地方也没有发现。

  “看来我妈妈的生物实验室是在三楼呀!也就是说,那只基因改造怪物也在三楼!”

  骆子火又带着大家回到楼梯,继续上楼,没想到在二楼和三楼的楼梯中间,也有一扇铁门。不过和一楼通往二楼的铁门不同,这扇铁门安装了指纹锁,看来只有骆子火的父母可以开启。

  众人只好回到二楼。在二楼的楼梯旁边有一扇黑色铁门,门上安装着一把球形门锁。刚才大家搜索二楼的时候,庄小洛转动过球型门锁,尝试打开这扇铁门,却发现门上锁了。

  此时大家再次经过这扇黑色铁门前方,庄小洛指了指那扇门,向骆子火问道:“刚才前往二楼前我留意到,在一楼的楼梯旁边,同样的位置,也有一扇这样的黑色铁门,门上也安装着球形门锁。我还注意到,一楼和二楼的这两扇黑色铁门的门把手上都满布灰尘,应该很久没有开启过。一楼那扇黑色铁门也是上锁的吗?”

  骆子火点了点头:“那个房间的钥匙早就丢了,那个房间一直是上锁的。”

  “那是什么房间?”庄小洛追问。

  “我爸说是杂物房,但我从来没有进去看过。”

  他说罢向二楼楼梯旁的这扇黑色铁门看了一眼,喃喃地续道:“这又是什么房间呀?也是杂物房?每层楼的楼梯旁边都有一个杂物房?每个杂物房都是上锁的?真奇怪呀!”

  到不了三楼,在二楼也没有发现,最后众人只好返回一楼。

  他们都没有发现,此时此刻,在二楼的某个隐蔽的地方,有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睛,在紧紧地盯着他们。

第三章、搜查

  回到一楼,古恒问道:“子火哥,现在我们要干什么呀?继续想办法破解前往三楼的那扇铁门的指纹锁?”

  骆子火想了想:“算了,既然到不了三楼,我们就不冒险了,一起来玩骰子喝红酒吧,今晚我们不醉无归吧!”

  “哦?子火,你家有什么好酒呀?”杜晓菁对骆子火的提议很感兴趣。

  “我爸有很多藏酒呢!1982年的大拉菲,还有同年的拉图,有兴趣尝尝吗?”

  “好啊!大家都玩吧?”杜晓菁向众人问道。

  冯悠笑了笑:“我酒量不好,就稍微喝一点儿吧。”

  “表哥,你呢?”古恒问张肇熙。

  “随便。”张肇熙冷冷地说。

  “好!古恒,跟我到酒窖去取酒吧!”骆子火说,“唔,咱们八个人,先取两瓶大拉菲,两瓶拉图,大家没意见吧?”

  慕容思炫向庄小洛使了个眼色。庄小洛会意,说道:“我和我男友有些累了,不玩啦。子火,现在很晚了,今晚我们想留下来,可以吗?”

  “可以呀!我家有很多客房呢!”

  沉默寡言的唐巩此时也说道:“我有些不舒服,也想回房休息了。”

  “那我先带你们到客房去吧。”

  接下来,骆子火把众人带到别墅一楼的一道走廊里。这道走廊有七个房间,走廊尽头处的那个房间是骆子火父亲的卧房,旁边的房间是骆子火的卧房,剩下的五个房间则都是空房。

  不一会儿,大家都挑好了房间。

  杜晓菁把行李放进了骆子火的卧房中,今晚她要和骆子火共寝一室;在骆子火的卧房右边的房间,则由古恒入住了;而古恒右侧的房间,则由慕容思炫和庄小洛入住;住在他俩右边的是张肇熙;张肇熙右侧是冯悠;冯悠右边是唐巩;而在唐巩所选的房间右侧,即走廊的入口处,是洗手间。

  也就是说,从走廊尽头那边算起,各个房间的顺序依次为:骆子火的父亲的房间、骆子火和杜晓菁的房间、古恒的房间、思炫和庄小洛的房间、张肇熙的房间、冯悠的房间、唐巩的房间、洗手间。

  房间分配完毕,骆子火、杜晓菁、古恒、冯悠和张肇熙五人,回到一楼的大厅喝红酒,唐巩走进他挑选的房间,而思炫和庄小洛也走进了他俩的房间。

  “偶像,现在我们要重返二楼吗?”关上房门后庄小洛立即向思炫问道。

  思炫点了点头:“是。地毯式搜索。”

  于是两人避开正在大厅喝红酒的五人的视线,通过楼梯再次来到别墅二楼,对二楼进行地毯式搜索。在他们搜查二楼的某个房间时,思炫发现了那个房间的衣柜里放着一些衣服。

  “有人住在这里。”思炫说。

  “是骆子火的妈妈吗?”庄小洛向衣柜看了一眼问道。

  “不是,是男装衣服。”

  “哦?”

  接下来思炫又走到衣柜旁边的书桌前搜查,发现其中一个抽屉内放着几本书和一个放大镜。

  他把那些书拿出来粗略一看,《青蛙弗洛格的成长故事》、《不一样的卡梅拉》、《小兔汤姆》等,都是童书。其中那本《不一样的卡梅拉》里还夹着一张2013年的日历卡。

  “偶像,你知道这两个是什么吗?”

  庄小洛指着大床前方的一张茶几问道。思炫转头一看,那张茶几上放着两个仪器,一个类似饮水机,还有一个有点儿像验钞机。

  “湿化器和雾化器。”思炫的大脑就像一台储存着大量资料的电脑。

  “这两个东西是干吗的?”庄小洛喃喃说道,“骆子火爸爸的化学实验仪器?”

  思炫没有回答,而是突然扯开话题,问道:“你有发现吗?二楼的所有窗户都用木板封死了。即使在白天,阳光也无法射进来,整个二楼还是跟晚上一样。”

  庄小洛点了点头,开玩笑地说:“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二楼住着不能被太阳照到的吸血鬼?”

  “不管是吸血鬼,是基因改造怪物,还是人类,反正他应该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座别墅。”思炫把那几本童书放回抽屉,走到茶几旁,一边在摆弄着茶几上的湿化器一边说道。

  “咦,你怎么知道?”庄小洛好奇地问。

  但思炫却不再说话了。

  接下来两人回到一楼,偷偷向大厅看了一眼,只见骆子火、杜晓菁、古恒和张肇熙四人还在玩骰子、喝红酒,冯悠则满脸通红,似乎已有些醉意,坐在一旁,手上拿着一块粉红色的圆形化妆镜,正在梳理头发。

  “偶像,现在我们要去哪?”庄小洛悄声问。

  “骆浅渊的房间。”思炫低声说。

  “看木雕?”庄小洛猜到了思炫的用意。骆子火在朋友圈中说那四个木雕,是在父亲房间的床下找到的。

  “是。”

  两人来到了走廊尽头,走进了骆子火父亲的房间。进房以后,思炫二话不说,直接爬进床底,果然找到一个木盒。他把木盒拿出来,打开一看,盒里真的放着骆子火在朋友圈发布的那张照片中的那四个木雕。

  牛头马面,黑白无常。

  庄小洛走过来一看,正如思炫所说,每个木雕所持的武器中,果然都刻着“神血”二字。

  “真的是‘神血’!”庄小洛吸了口气,“偶像,‘神血’到底是什么意思?”

  思炫冷冷地说:“是神血会。”

  “神血会?”

  “那是一个杀人组织,组织里有四名成员,外号分别是‘黑无常’、‘白无常’、‘牛头’、‘马面’。骆浅渊就是神血会的其中一名成员,”思炫说到这里拿起了那个马面木雕,“这个马面,就代表他。”

  “杀人组织?他们都是杀手?”庄小洛问。

  思炫摇了摇头:“他们所杀的,是他们自以为罪有应得、但法律所无法制裁的人。”

  “譬如那些行事极为谨慎、在犯罪过程中没有留下任何证据的罪犯?又或者是那些利用各种法律漏洞而逃过法律制裁的人?”庄小洛问。

  “是的。贪官污吏,无良医生,禽兽教师,都是神血会那四个人要杀的目标。他们认为自己杀死这些人,是在替天行道。”思炫顿了顿,接着补充,“他们妄想自己是正义的审判之神,要夺走那些罪人的鲜血,所以他们自称‘神血会’。”

  思炫一边说,一边把四个木雕放回木盒,接着拿着木盒再次爬到床底,把木盒放回原处。

  “那你觉得他们做得对吗?”庄小洛向床底的思炫问道,“他们真的是正义之神吗?”

  思炫从床底爬出来,向庄小洛看了一眼,一字一顿地说:“他们,只是四个杀人犯。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这就是我的观点。”

第四章、相册

  接下来两人继续搜查骆浅渊的房间,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线索。

  “偶像,你看。”庄小洛在床头柜里找到一本相册。

  慕容思炫走过来,拿起那相册,稍微翻看了一下,只见里面基本都是骆子火小时候的照片,有独照,也有跟父母的合照。

  “有蹊跷。”思炫忽然说。

  “哦?”庄小洛有些好奇。她明明和思炫同时看到相册的照片,但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她心中有些感慨:我总觉得自己身边的人都是草包和白痴,他们老半天都捉摸不透的事,我总能一眼看穿。然而和偶像相比,我却成了一个大草包。

  “你没发现吗?每张照片的右下角,都有拍摄的日期和时间。你看看这张照片,拍摄时间是2000年5月21日上午十点二十八分,我暂称这张照片为照片A。”

  庄小洛一看,思炫所指的照片中,骆子火大概四五岁的样子,站在骆家一楼的大厅。骆家的大厅这十多年来变化不大。

  “你再看这张照片,拍摄时间是2000年5月24日下午两点二十六分,暂称这张照片为照片B吧。”

  思炫这次所指的照片,也是骆子火四五岁时拍的,背景也是在骆家一楼的大厅,但有些昏暗。

  “这两张照片有什么异常吗?”庄小洛还是瞧不出其中端倪。

  “你认真看看,照片A中,骆子火左脚的膝盖有一个明显的伤口,还涂着红药水,大概是刚擦伤没多久;但在照片B中,骆子火左脚的膝盖却完好无损,一点儿伤疤也没有。照片B的拍摄时间只比照片A晚了三天,为什么骆子火膝盖上的伤口,可以在三天内完全痊愈呢?”

  “确实有些奇怪呀。”庄小洛说道。

  “还有,在2000年的五月时,骆子火差不多四岁,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了。照片A的拍摄时间是2000年5月21日,那天是周日,骆子火放假在家,很正常。问题是,拍摄照片B的时间是2000年5月24日,那天是周三,为什么下午两点多的时候,骆子火不用上幼儿园?”

  思炫一边说,庄小洛一边拿出手机查看万年历,正如思炫所说,2000年5月21日是周日,5月24日是周三。从找出这本相册到现在,思炫都没有查看过手机。他竟然可以随时说出某年某月某日是星期几?庄小洛对此诧异不已。

  “偶像,你怎么能一下子知道十多年前的某一天是星期几?”庄小洛问。

  “这是一目了然的。先说2000年5月21日:2000年的第一天是星期六,初始年份代码为6,因为是闰年,计算三月以后的日期,年份代码要加1,所以是7;每一年十二个月的月份代码分别为6、2、2、5、0、3、5、1、4、6、2、4,五月份的代码就是0;日期代码等于日期本身,即21。7加0加21除以7等于4,没有余数,所以那一天是星期日。

  “同理,2000年5月24日:年份代码为7,月份代码为0,日期代码为24,7加0加24除以7等于4余3,所以那天是星期三。”

  思炫一口气说出了自己计算某年某天是星期几的方法。庄小洛瞠目结舌。

  她还没答话,思炫接着说:“后面有一张照片,拍摄日期是2000年6月26日,是骆子火穿着校服在幼儿园拍摄的,说明当时骆子火确实已经上幼儿园了。那为什么同年5月24日的周三,他没有上学?因为病了?

  “还有,你再看看,虽然照片A和照片B的拍摄背景都是大厅,但照片A中窗户前的窗帘是拉开的,而照片B中窗帘则是拉上的,大厅内因此一片昏暗。为什么大白天要拉上窗帘呢?”

  庄小洛忍不住问:“偶像,这些问题,你都已经有答案了?”

  思炫没有回答,把相册翻了几页,接着又说:“再看这两张照片:照片C,拍摄日期是2001年12月15日中午十二点多,背景也是这里的一楼,照片中的骆子火是平头装的;再看照片D,拍摄日期是2001年12月21日上午九点多,背景也是这儿的一楼,但照片中骆子火的头发却有些长。12月15日时是平头装,为什么短短六天后,头发却长了这么多?”

  庄小洛点了点头,一边用手机查看万年历一边说:“我也用你的方法算算:2001年第一天是星期一,年份代码是1,那年不是闰年,不用加1,是这样算吧;十二月份的代码是……4,对吧;日期代码是15。1加4加15除以7,等于2余6……我查查看,哎哟!2001年12月15日真的是周六!偶像,你的方法还真管用呀!”

  思炫没有答话。庄小洛接着又说:“12月15日是周六,骆子火在家,很正常;可是六天后的12月21日是周五呀,为什么骆子火也在家呢?又跟照片B一样,因为病了,请假在家?不会这么巧合吧?而且,照片D中,大厅的窗户也拉上了窗帘……”

  “别说话。”庄小洛还没说完,思炫忽然打断。

  “怎么?”

  “有人。”

  没等庄小洛反应过来,思炫已拉着她的手,快步走到衣柜前,以极快的速度打开了柜门。庄小洛此时也反应过来,立即和思炫一起走到衣柜里。思炫刚把柜门关上,衣柜外果然传来了一阵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思炫在衣柜门被关上前一刻,右手伸出食指抵着柜门,让柜门留下了一道缝儿。此时他透过门缝往外一看,走进来的人竟是唐巩。

  只见唐巩慌慌张张地观察了一下房间,见没什么异常,才定了定神,接着钻到床底,把那个装着四个木雕的木盒拿了出来,放在床上,打开木盒,拿出手机对着四个木雕拍照。之后他把木盒放回床底,接着又对房间进行搜索。幸好他没有检查衣柜,否则马上就会发现思炫和庄小洛躲在衣柜里。

  那衣柜不大,庄小洛屏住呼吸,紧紧地挨着思炫的身体。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怦怦直跳。

  “偶像,”她在思炫耳边悄声说,“你有没有跟女生这样近距离接触过?”

  思炫没有理她,只是紧紧地盯着衣柜外那个正在四处搜索的唐巩。

  过了好一会儿,唐巩终于离房而去。思炫打开了柜门,庄小洛依依不舍地和他走出了衣柜。

  “唐巩平时独来独往,很少跟同学交流,更不会跟骆子火这样的纨绔子弟有交集。但刚才古恒说,唐巩跟他表哥张肇熙一样,对这里的基因改造怪物感兴趣。看来是唐巩主动请求骆子火让他加入这个冒险团的。”庄小洛分析道。

  思炫点了点头,淡淡地说:“现在看来,唐巩所感兴趣的,并非那基因改造怪物,而是骆子火的父亲骆浅渊。他和我一样,因为看到骆子火发布在朋友圈中的那四个木雕的照片而来到这里。刚才他说不舒服想回房休息,其实只是寻找机会进来调查木雕而已。”

  “难道他也在调查神血会?”庄小洛提出假设。

  思炫皱眉不语。

  “说起来,偶像,你是怎么知道神血会的?你为什么要调查他们?”庄小洛问。

  但思炫却没有回答,径自走出了骆浅渊的房间。庄小洛低声嘟哝了一句,也跟着他走了出来。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两人再次来到大厅,偷偷看了一眼,骆子火、杜晓菁和古恒还在喝酒,张肇熙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冯悠则已经不在大厅了。

  “杜晓菁,你又输啦!快喝!”古恒兴奋地叫道。

  “喝就喝!”杜晓菁把自己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古恒哈哈大笑:“子火哥的女朋友真是女中豪杰呀,不像那冯悠,喝几杯就说自己不行了,要回房睡觉,真扫兴呀!”

  “1982年的大拉菲和拉图呀,偶像,咱们要不要去喝一杯?”庄小洛笑问。

  没等思炫回答,她接着又说:“哎哟,我忘了,你是不喝酒的。”

  思炫打了个哈欠:“我们回房吧。”

  两人回到走廊,走进了他们所挑选的房间。

  “偶像,只有一张床哦,呵呵。”

  思炫没有回答庄小洛,甚至瞧也没瞧她一眼,径自走到房间的角落,从口袋里拿出一副七巧板拼了起来。

插曲之一:“复仇者”的计划

  凌晨一点多。

  大家都已在自己的房内休息。

  此时,一个人蹑手蹑脚地从房间走出来。

  他是一个“复仇者”。他要在这座别墅里亲手制裁那个杀死了他父母和女儿的“肇事者”。

  三个月前,“肇事者”开着一台越野车和女朋友兜风时,因车速过快,撞伤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因为“肇事者”没有驾驶证,而且当时是酒后驾驶,于是他丢下被自己撞伤的老大爷,开车逃离。

  然而,在逃逸的过程中,“肇事者”因为害怕,导致越野车失控,撞死了正在人行道上散步的两个老人和他们一岁多的孙女。

  那三个死者,就是“复仇者”的父母和女儿。

  一年多前,“复仇者”的妻子在生下女儿时,因为羊水栓塞引起了多个器官功能衰竭,最终抢救无效,就此永远离开了“复仇者”和刚出生的女儿。

  没想到,一年多以后,“复仇者”要再次面临丧失最亲最爱之人的痛苦——而且是同时失去三个亲人!

  再说当时,“肇事者”撞死三人后,向车上的女朋友提出,给她三十万,让她顶包。女朋友答应了。交警到场后,把女朋友带回公安局接受调查。

  事后,“复仇者”觉得事有蹊跷,于是对警方所逮捕的“肇事司机”展开调查,发现她的父亲因为重病,急需大量金钱治疗,她之所以跟“肇事者”交往,也只是为了钱而已。“复仇者”顺藤摸瓜,接近当时和她同车的“肇事者”,最后果然查到他才是真正的肇事司机。

  可是,“复仇者”没有证据指证“肇事者”。

  最后,因为失去了所有亲人而万念俱灰的“复仇者”,决定亲自制裁“肇事者”。

  今晚,就是“复仇者”的复仇之夜。

  现在,“复仇者”将要杀死“肇事者”,为自己的父母和女儿报仇!

  “复仇者”首先来到别墅的大门外,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手机信号屏蔽器,把它打开,就放在门外。

  接下来,他回到别墅里,把大门关上,并且又从背包里取出一把铁锁,把大门从内上锁。

  他这样做,是以防万一。万一今晚动手的时候被“肇事者”逃掉了,但至少“肇事者”暂时无法离开别墅,而且因为手机的信号被屏蔽了,他也无法打电话向外界求救,这样一来,“复仇者”就能寻找机会,再次杀死“肇事者”。

  而如果“复仇者”等一下一击即中,一下子就杀死了“肇事者”,他自然会来打开大门上的铁锁,并且把门外的手机信号屏蔽器关闭、收起。

  现在一切准备就绪了。

  “复仇者”回到走廊,正要潜入“肇事者”所在的房间,竟然看到那个房间的房门打开了。

  “复仇者”吓了一跳,连忙躲起来,只见从房内走出来一个人,正是“肇事者”!

  此时“肇事者”满身酒气,走起路来踉踉跄跄,大概还没酒醒。

  “复仇者”咽了口唾沫。这正是他杀死“肇事者”的绝好时机。

  “肇事者”跌跌撞撞地朝位于走廊入口处的洗手间走去。“复仇者”悄悄跟在后面。

  “肇事者”走进了洗手间。

  “爸,妈,还有我最爱的宝宝,我要为你们报仇了!”

  “复仇者”狠狠地咬了咬牙,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尖刀,跟着“肇事者”走进了洗手间……

第五章、尸体

  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惊醒了已经进入了梦乡的庄小洛。与此同时只听房外传来骆子火的声音:“庄小洛,快出来!快!”

  庄小洛秀眉一蹙,坐起身子,向房间的角落看了一眼,只见慕容思炫还在那里拼着七巧板,对房外骆子火的叫喊声充耳不闻。

  “什么情况?”庄小洛揉了揉眼睛问道。

  “不知道。”思炫这才慢条斯理地收起了七巧板。

  庄小洛走到门前,打开房门,果然看到骆子火就在门外。

  “什么事呀?”庄小洛问。

  “糟啦!糟啦!晓菁死了!还有古恒的表哥也死了!尸体就在洗手间里!”骆子火气急败坏地说。

  “咦?”庄小洛怔了一下。

  而思炫也两眼一亮,几下青蛙跳来到房门前,冷冷地说:“我们去看看。”

  思炫和庄小洛所在的房间的右边,是古恒表哥张肇熙的房间,张肇熙的房间的右侧,则是冯悠的房间。此时只见骆子火快步走到冯悠的房门前,拍门叫道:“冯悠!快出来!”

  房内没人应答。骆子火扭动门把手,发现房门没有上锁,开门一看,却见房内没有半个人影。

  “咦,冯悠呢?”骆子火说。

  与此同时,冯悠的房间右侧的房门打开了,唐巩从房内走出来,一脸疑惑地问:“三更半夜的,怎么这么吵呀?”

  “大事不妙啦!晓菁和古恒的表哥都死了!”骆子火叫道。

  “什、什么?”唐巩吓了一跳,紧接着,他害怕得连声音也颤抖了,“怎、怎么会这样呀?”

  “别废话了,快去看看吧。”庄小洛说。

  一楼的洗手间,就在唐巩所在的房间的右边。四人走到洗手间前探头一看,只见张肇熙坐在地上,靠着马桶,杜晓菁则横躺在张肇熙跟前,两人都一动不动,看样子确实已经死亡。

  在张肇熙的尸体旁边,还有一把闪闪发光的尖刀。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思炫已走进洗手间,简单地检查起这两具尸体来。

  与此同时庄小洛问骆子火:“你是怎么发现他们的尸体的?”

  “我们喝完酒后,我和晓菁回到我的房间,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刚才我被尿憋醒,却见晓菁不在房内,我以为她是上厕所去了,于是到洗手间找她,却发现了她和古恒表哥的尸体。”骆子火心有余悸地说道。

  “接下来你就立即来叫醒我们?”庄小洛又问。

  “是的。”

  庄小洛点了点头,接着也走进洗手间,四处查看了一下,发现杜晓菁右手的食指沾着血,而她的手附近的地面也有一些被擦拭过的血迹,不禁心想:“难道杜晓菁死前用血在地上写下了凶手的名字,但这个死亡留言最后却被凶手毁掉了?”

  她还在思考,只听思炫冷不防说道:“两个人的死亡原因都是头部被钝器重击,根据伤口的形状,可以推断凶器应该是扳手。”

  “说起来,”庄小洛忽然说,“古恒呢?”

  “我拍过他房间的门,但没有人回答。”骆子火说。

  “去看看。”思炫目无表情地说。

  于是,四人回到古恒的房间前。思炫走到门前,扭动了一下门把手,门并没有上锁。思炫把门推开,只见古恒横躺在地,纹丝不动。

  “又一个?”庄小洛微微一怔。

  “不、不会也死了吧?”骆子火声音颤抖。

  唐巩望着地上的古恒,呆若木鸡,全身上下都在抖个不停。

  思炫则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走进房内,来到古恒跟前,稍微查看了一下,冷冷地说:“是死了。”

  “怎、怎么会这样呀?”骆子火满脸惊慌,“到底是谁杀死了晓菁和古恒他们呀?”

  思炫没有理会他,蹲下身子,开始检查古恒的尸体。

  在思炫检查古恒身上的伤口之时,庄小洛也走过来,搜查了一下古恒身上的物品。

  片刻以后只听思炫说道:“死因也是头部遭受重击,凶器应该是烟灰缸。”他说到这里向庄小洛看了一眼,问道:“有找到吗?”

  庄小洛明白思炫的意思,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我发现了古恒的鞋底有血迹。”

  思炫点了点头,慢慢地站起身子,伸展了一下四肢。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骆子火忽然大叫。

  “是谁呀?”唐巩好奇地问。

  “是冯悠!刚才我们查看过,冯悠不在房间里。她一定是在杀死了晓菁、古恒和古恒表哥后,逃离了我的家。”

  庄小洛想了想,说道:“我们到门外看看吧。”

  四人来到大门前,却发现门把手被一把铁锁锁住了。

  “怎么回事?”骆子火脸色发青。

  “看来杀人凶手想把我们困在你家呀。”庄小洛淡淡地说。

  唐巩连忙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报警,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

  “这儿怎么没信号?”

  “不会吧?”骆子火也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看,却是没有信号,“怎么会这样呀?”

  思炫向别墅大门瞥了一眼,一脸木然地说:“有可能是凶手在门外放了一个手机信号屏蔽器。”

  “那是啥?”骆子火不安地问。

  “可以乱码干扰手机接收报文信号的仪器,它处于工作状态时,手机就不能检测出从基站发出的正常数据,不能与基站建立联接。”思炫慢条斯理地解释。

  “那我们怎么办呀?”唐巩惊慌失措。

  “我爸妈过两天就会回来了,到时候就会把我们救出去了。”骆子火说。

  无法离开骆家,也无法联系外界,慕容思炫、庄小洛、骆子火和唐巩四人,只好先回到走廊,约好等天亮以后再会合并想办法离开后,便各自回房休息。

  骆子火和唐巩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庄小洛向慕容思炫问道:“偶像,你怎么看?”

  “去找冯悠。”思炫说罢打了个哈欠,“她还在别墅里。”

  两人在一楼四处搜索,不一会儿来到了楼梯前方。

  在一楼旁边有一扇黑色的铁门,门上安装着球形门锁。此前庄小洛观察到这扇门的门把手上满布灰尘,而骆子火也说那个是杂物房,钥匙早就丢了,房间一直处于上锁状态。

  此时思炫指了指那扇铁门,淡淡地说:“那扇门有蹊跷。”

  “怎么说?”庄小洛问。她不得不承认,虽然在常人眼中自己是个智慧超群的天才少女,却经常跟不上思炫的思维。

  思炫走到那扇铁门前,慢悠悠地解释道:“其实在刚到别墅的时候,我也有注意到这扇门。正如你所说,门把手上沾满了灰尘,但你没有注意到,门上的蜘蛛网却被破坏了,这说明这扇铁门在近期被打开过,只是开门的人,是从门后把门打开的,所以没有碰到外面的门把手。”

  庄小洛微微一惊:“你是说,杂物房里有人?”

  思炫摇了摇头:“这个不是杂物房。唔,你再看看,现在门把手上的灰尘也被抹掉了一些,说明在我们回房后,有人从外面打开过这扇铁门,这个人就是冯悠。”

  他一边说,一边扭动铁门上的球形门锁,发现铁门真的没有上锁。

  开门一看,正如思炫所说,门后并非杂物房,而是一座电梯!

  “竟然是电梯!”庄小洛有些诧异,她定了定神,接着分析,“看来这座电梯是可以通往别墅的二楼和三楼的。但是后来骆子火的妈妈要研制‘基因改造怪物’,二楼和三楼因此成为‘禁地’,所以骆子火的父母要加建这扇铁门,这样的话,再加上楼梯中间的铁门,在一楼的人就无法前往二楼和三楼了。”

  思炫点了点头:“二楼的这个位置,也有一扇黑色的铁门,如果我们现在乘坐电梯前往二楼,就能到达那扇铁门的门后。不过你刚才也试过了,二楼的黑色铁门是上锁的,无法开启,也就是说,住在二楼的人,也是进不了电梯的。

  “所以,情况应该是这样的:某个人从三楼乘坐电梯来到一楼,当时一楼的黑色铁门上的球型门锁是上锁的,但只要那个人在门后转动内执手,就能释放锁闭装置,把锁打开。铁门被打开后,门上的蜘蛛网就被破坏了。之后那个人又把铁门关上,但没有上锁,所以我们现在可以通过转动外执手把门打开。”

  “我们乘电梯到三楼去看看?”庄小洛问。

  “好。”

  思炫按下电梯门旁边的那个上方向箭头的按键,果然电梯的门打开了。

  只见一个人躺在电梯的轿厢内,蜷缩着身体,一动不动。

  “冯悠。”思炫说道。

  庄小洛走进电梯一看,躺在地上的果然是冯悠。此时她面容扭曲,瞳孔散大,早已死亡。

  “悠!”庄小洛有些难过。毕竟她和冯悠从高一到现在都住在同一个寝室,两人经常一起到饭堂吃饭,感情不错。

  “她的手上拿着手机。”思炫一边检查着冯悠身上的伤口一边说道。

  庄小洛深深地吸了口气,定了定神,把冯悠手上的手机拿过来,解锁屏幕后,出现在屏幕中的是一张照片——张肇熙和杜晓菁的尸体,以及蹲在两具尸体前、拿着扳手的骆子火。

插曲之二:“复仇者”之死

  一个半小时前。

  “复仇者”张肇熙看到那个撞死了他的父母和女儿后找人顶包的“肇事者”骆子火走进了洗手间。

  “爸,妈,还有我最爱的宝宝,我要为你们报仇了!”

  张肇熙狠狠地咬了咬牙,掏出尖刀,跟着骆子火走了进去。

  刚才,张肇熙只喝了几杯红酒便坐到一旁闭目养神,就是为了保持清醒的大脑,杀死骆子火。

  现在,他终于要手刃仇人了!

  然而,刚踏进洗手间,张肇熙忽然听到耳后传来“砰”的一声,与此同时后脑一阵剧痛。他吃力地转过头一看,竟见骆子火高举着扳手,站在自己身后。

  “为……为什么……”

  张肇熙的意识在迅速消失。他在竭力思考着当前的情况。此时他已知道刚才是骆子火用扳手重击了他的后脑。只是他想不明白,明明亲眼看着骆子火走进了洗手间,为什么眨眼间骆子火却会在自己身后出现?

  难道洗手间内有密道?

  想着想着,他觉得四肢无力,一屁股坐在地上,靠着马桶。

  骆子火还在紧紧地盯着他,目光之中既带着愤怒,又充满恐惧。

  “难道……他知道了我的身份……他知道我要杀死他为父母和女儿报仇……所以先下手为强……”

  刚好此时,一个人走进洗手间。张肇熙抬头一看,原来是骆子火的女朋友杜晓菁。

  眼前的情景自然是她始料未及的。她突然看到受伤倒地的张肇熙和拿着扳手、目露凶光的骆子火,吓得呆住了:“怎么回事呀?子火……你……你……”

  她还没完全反应过来,骆子火已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啊?救……”杜晓菁想要大声呼叫,但声音却戛然而止。因为骆子火已举起扳手在她的头上狠狠地砸了一下。刹那间,她四肢酥软,“扑通”一声跪下,倒在了张肇熙的身旁。

  张肇熙向骆子火看了一眼,只见他在盯着地上的杜晓菁,呼呼地喘着气,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他蹲下身子,两手抱头,嘴里发出“呜呜呜”的悲鸣声。

  张肇熙趁机把脑袋凑到杜晓菁耳边,耗尽最后的一丁点儿力气低声说道:“你……你的手指能动吗……写下……他的名字……”

  杜晓菁在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张肇熙的话,于是用手指沾上了地上的血。她要在地板上写下“骆子火”三字,告诉别人杀死她和张肇熙的凶手是谁。

  然而,“火”字只写了一半,她已脑袋下垂,香消玉殒。

  就在这时,忽然洗手间外闪过一阵白光。

  张肇熙再次把头一抬,只见冯悠拿着手机站在洗手间门外。

  “啊?”白光也引起了骆子火的注意,他轻呼一声,猛地转头一看,发现了冯悠。

  冯悠拔腿就跑。骆子火一跃而起,拿着扳手追了出去。

  张肇熙心想:“冯悠想要上厕所,无意中目睹骆子火用扳手袭击杜晓菁。她想用手机拍下骆子火行凶后的情景,事后交给警察,没想到手机却忘了关闪光灯……”

  他想到这里,觉得头痛得厉害,而且意识越来越模糊。

  “我要死了……要死了……唉!”

  突然,他的大脑变得清晰起来,脑海中陆续展现出父母、妻子和女儿的面容。他知道,这是回光返照。很快,自己就要告别这个世界,去跟亲人们相聚。

  “死了更好吧……”

  这几个月,痛失父母和女儿的他,每天都如行尸走肉一般。他想自杀,一了百了,只是没能制裁那个撞死父母和女儿的凶手,他不甘心。现在,生命终于要结束了,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吧。至于骆子火,上次他撞死了三个人,逃过了法律的制裁,这次他又杀死了两个人,恐怕怎么也逃不掉了吧?

  然而,在他闭上眼睛前的一刹那,却无意中看到浴缸里有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人。

  那人一头栽在浴缸里,背部朝天,所以他也没能看清那个人的样貌。

  只是,他认得那个人所穿的是骆子火的衣服。

  难道这个倒在浴缸里的人才是骆子火?

  那刚才袭击自己和杜晓菁、现在正在追杀冯悠的人又是谁?

  张肇熙永远不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因为当他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生命已经终止。

第六章、“怪物”

  “骆子火?凶手是骆子火?”庄小洛倒吸了一口凉气。

  慕容思炫朝冯悠手机中的照片瞥了一眼,淡淡地说:“他穿的衣服是黑色的。”

  庄小洛想了想:“咦?对呀!我们刚来到这里时,骆子火所穿的衣服是蓝色的,而刚才他把我们从房间叫出来时,也还是穿着那件蓝色的衣服,但为什么在杀死张肇熙和杜晓菁等人时,要特意换上一件黑色的衣服呢?”

  思炫摇了摇头:“这个人不是骆子火。你再看看照片,浴缸里还有个人,虽然看不到样子,但那个人所穿的正是骆子火的衣服,他才是骆子火。”

  “那这个黑衣‘骆子火’到底是谁……”

  庄小洛话没说完,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男子的惨叫声。

  “什么情况?”她立即警惕起来。

  思炫斜眉一皱:“声音是从走廊那边传来的。”

  两人暂时不理会冯悠的尸体了,快步回到走廊,刚好看到唐巩也从他的房间走出来,一脸害怕地问:“发生了什么事呀?”

  他话音刚落,只见身穿蓝衣的骆子火从自己的房间跑出来。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把正在滴血的扳手。

  “有人想杀我!”他气急败坏地说。

  思炫、庄小洛和唐巩走过去一看,只见骆子火的房间里躺着一个人,身穿黑衣,长相竟然和骆子火一模一样。

  “啊?怎么会这样?”唐巩惊呼。

  庄小洛也满脸诧异:“真的有两个骆子火?”

  思炫走进房间,来到那个黑衣“骆子火”的前方,探了探他的鼻息,冷冷地说:“死了。”

  庄小洛向骆子火看了一眼:“是你杀了他?”

  “是他想杀我!”骆子火激动地说,“刚才这个人突然闯进我的房间,二话不说,就拿着扳手朝我砸来!”

  “然后呢?”唐巩问。

  “然后我一脚把他踢开了,他的扳手因此掉在地上,我便捡起扳手反击……喂!我这可是正当防卫呀!是他先要杀我的!”骆子火朗声道。

  庄小洛没有理会暴跳如雷的骆子火,向黑衣“骆子火”的尸体看了一眼,朝思炫问道:“亲爱的,你知道这个人是谁?”

  思炫点了点头,淡淡地说:“他是骆子火的双胞胎兄弟。”

  “什、什么?”骆子火呆住了,“怎么可能?我是独生子呀!”

  思炫咬了咬手指说道:“他确实是你的双胞胎兄弟,只是你的父母没有告诉你。而且,他一直也住在这座别墅里。”

  “难道他就是骆子火爸妈所说的住在二楼和三楼的‘基因改造怪物’?”庄小洛问。

  思炫伸了个懒腰,有条不紊地展开了推理。

  “我暂称骆子火的这个双胞胎兄弟为骆二吧。我和庄小洛在你们喝红酒的时候,重返别墅二楼进行搜索,在某个房间的衣柜里找到了一些男装衣服。那个房间,就是骆二的卧房。他一直就住在这座别墅的二楼。

  “二楼的所有窗户都用木板封死了,阳光无法射进来,这让我作出了一个假设:住在二楼的骆二患有重型白化病。重型白化病患者如果晒太阳,很容易被紫外线灼伤皮肤,从而诱发皮肤癌。骆子火的父母为了保护骆二,所以把二楼的所有窗户都封死了。

  “此外,骆二的卧房里放着湿化器和雾化器,刚好白化病的患者因为会出现肺纤维化的症状,需要湿化与雾化治疗,这进一步增加了我的假设的正确性。

  “还有,骆二卧房书桌的抽屉里,放着一个放大镜。而白化病确实会导致患者视力减退,甚至双眼视力丧失。所以,放大镜的存在,再一次验证了‘二楼住着一名重型白化病患者’这个假设。

  “不过,和放大镜放在一起的几本书,都是童书,而且出版日期都是近几年的。其中那本《不一样的卡梅拉》里还夹着一张2013年的日历卡。这就说明,这几本书最近一两年还被翻过,绝不是某个成年人小时候看过的图书。所以当时我得出的结论是:住在二楼的重型白化病患者,是一名十岁以下的孩子。”

  庄小洛听到这里忍不住问:“亲爱的,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住在二楼的白化病患者,是骆子火的双胞胎兄弟的?”

  “就在我们潜入骆子火父亲的房间,看到那本相册的时候。”

  “哦!”庄小洛恍然大悟。

  “什么?你们潜入过我爸的房间?”骆子火问,“你们想干吗呀?”

  思炫没有回答他,接着推理。

  “庄小洛,你还记得那几张奇怪的照片吧?照片A中骆子火的膝盖上有伤口,但三天后拍摄的照片B中,‘骆子火’膝盖上的伤口却奇迹般地痊愈了。此外,照片B拍摄于周三,但那天‘骆子火’却在家里,不用上幼儿园。还有,照片B中,明明是大白天,别墅大厅却拉上了窗帘。

  “现在你明白了吧?照片A中的孩子确实是骆子火,但照片B中的孩子,却是和骆子火长相一致的双胞胎兄弟骆二。因为他有白化病,不能外出,自然也不用上幼儿园。他大概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座别墅吧,偶尔到一楼来玩,他的父母也得先把一楼的窗帘拉上。

  “接下来的照片C,骆子火留着平头装,而六天后拍摄的照片D,‘骆子火’的头发却长了许多,原因自然同上。

  “也就是说,这本相册中的照片,有些是骆子火的,有些则是骆二的,但骆子火一直都以为所有照片都是自己的,毕竟,那些都是他们小时候所拍的照片,他对此记忆不深。

  “而我在看到相册后,就知道住在二楼的重型白化病患者,是骆子火的双胞胎兄弟了。至于他为什么还在看童书呢?因为少数白化病患者,在发育的过程中,智力会受到影响,而骆二刚好就是其中一个。”

  思炫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尝试还原事情的来龙去脉。

  “骆二大概在两三岁时,被查出患有重型白化病。于是,骆子火的父母为了让他避开阳光,不再让他离开别墅。可是他们又怕骆二逐渐会对身体健康、可以正常上学的骆子火产生嫉妒,于是他俩索性把骆二隔离起来,不让骆子火知道骆二的存在,也不让骆二知道骆子火的存在。一对双胞胎兄弟,从此被隔离。

  “骆子火的父母在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中间安装了一扇铁门,又在每层楼的电梯前方加建了一扇门,让骆子火无法到别墅二楼去。从此,骆子火住在别墅一楼,主要由骆子火的父亲照顾。骆二则住在完全见不到阳光的二楼,主要由骆子火的母亲照顾。骆子火的母亲之所以很少到一楼来,主要原因不是忙着做生物实验,而是照顾骆二。

  “在骆子火上幼儿园的时候,骆二可以到一楼玩。但到了晚上,或者是周末,以及寒暑假的时候,因为骆子火在家,骆二就不能离开二楼了。十多年来,骆子火不知道二楼住着一个自己的双胞胎兄弟;而骆二也不知道,一楼住着自己的双胞胎兄弟,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以外还有其他人存在。

  “骆二因为智力低下,要骗他不要离开二楼,并非难事。但骆子火智力正常,他的父母怕他对别墅的二楼和三楼产生好奇,为了避免他闯上二楼,从而发现骆二的存在,他俩就骗他说二楼和三楼有‘基因改造怪物’,决不能靠近。”

  思炫的推测合情合理。骆子火虽然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但也无从反驳。

  “那骆二为什么要杀死张肇熙、杜晓菁和冯悠,最后还企图袭击骆子火?”庄小洛问。

  “什么?”骆子火大惊,“冯悠也死了?”

  庄小洛点了点头:“是的,尸体就在电梯里——就是楼梯旁边的那扇黑色铁门的后面。”

  “电梯?我家竟然有电梯?”骆子火十分诧异。

  思炫没有理会他,接着推理。

  “我们可以代入骆二的角色,尝试还原他的心理状态:他从出生到现在,一直住在这座别墅里,接触过的人只有他的父母,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人存在。

  “骆子火的父母在离家前,给骆二准备好足够的食物,并交代他自己照顾好自己。本来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相安无事。可是昨天晚上,我们破解了密码锁,来到了二楼。我们搜索二楼的时候,骆二大概躲在自己卧房的衣柜里或床下吧。总之,他一直在监视着我们这些来历不明的入侵者。他对我们既恐惧又憎恨。

  “后来,我们因为到不了三楼而回到一楼,骆二就在二楼找到一把扳手,跟着我们来到一楼,继续躲在暗处监视着我们,看看我们这些入侵者到底要在他的家里做什么。

  “当他发现其中一个入侵者的长相和他一模一样时,他一定会感到更加害怕,会以为我们是会变脸的怪物。

  “再后来,骆二大概看到了张肇熙拿出一把刀子,以为他要把自己找出来,杀死自己,于是先下手为强,在洗手间用扳手杀死了张肇熙。刚好他行凶时杜晓菁也来到了洗手间,他怕杜晓菁呼叫而惊动其他人,于是把她也杀死了。

  “这时,冯悠也来了,她还目睹了骆二杀死杜晓菁的全过程。她以为这个杀人凶手骆二是骆子火,于是悄悄拿出手机,想要偷偷拍下现场的照片,留下证据。怎知她拍摄时忘了关闪光灯,被骆二发现了。于是她逃到楼梯旁边的那扇黑色铁门,走了进去——那扇门没有锁,但最后还是被骆二追上了,还在电梯里被杀害了。”

  骆子火一边听一边点头:“不错,合情合理。”

  “这么说,杀死古恒的人也是这个骆二?”唐巩看了看骆二的尸体问道。

  庄小洛摇了摇头:“不是。”

  “咦?”骆子火一脸疑惑,“那古恒是谁杀死的?”

  庄小洛向骆子火瞥了一眼,冷冷地说:“就是你呀,骆子火。”

第七章、证据

  “什么?”骆子火怒极,“喂!庄小洛!你可别胡说八道啊!”

  庄小洛不慌不忙地展开了推理。

  “杜晓菁的尸体旁边有一些被擦拭过的血迹,我认为那是杜晓菁的死亡留言,她死前曾用自己的血在地上写下了凶手的名字,但这些血字后来被擦掉了。

  “我们现在通过冯悠所拍的照片得知,杀死杜晓菁的凶手就是骆二。可是当时杜晓菁不知道骆二的存在,她以为杀死她的凶手就是骆子火——毕竟骆子火和骆二的长相完全一致,所以杜晓菁在地上写的名字是‘骆子火’。

  “那么是谁毁掉了这个死亡留言呢?是古恒。我在检查古恒的尸体时,发现他的鞋底有血迹,那正是把地上的血字擦掉的痕迹。而且,我还搜查过古恒的尸体,没在他的身上找到手机。古恒的手机到哪儿去了呢?

  “于是,我作出了如下假设:骆子火上厕所,因为醉酒,栽在浴缸里睡着了;张肇熙因为某种原因想要袭击骆子火,看到他走进洗手间,掏出刀子跟了进去;躲在附近监视的骆二看到张肇熙掏出刀子,于是先下手为强,用扳手袭击张肇熙;接着杜晓菁也来到洗手间,同样被骆二杀死了;冯悠因为拍照被骆二发现,逃离洗手间,骆二紧追其后;顺带一提,根据照片显示,冯悠拍摄照片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十八分。

  “在此之后,古恒因为要上厕所来到洗手间,发现了张肇熙和杜晓菁的尸体、醉酒不醒的骆子火,以及杜晓菁所写的‘骆子火’三字死亡留言。他因此以为杀死张肇熙和杜晓菁的凶手是醉酒的骆子火。

  “为了威胁骆子火,古恒用手机拍下死亡留言,之后把手机藏在别墅里某个地方。骆子火酒醒后,回到房间。古恒就到他的房间找他,说知道他杀人的事,还说自己有证据。最后骆子火为了永远封住古恒的嘴巴,摆脱他的勒索,杀死了他……”

  “放屁!”骆子火激动地打断了庄小洛的推理,“说这么多,都是你的瞎猜而已吧?没有证据,就不要随便污蔑我!”

  他定了定神,接着说道:“好!事到如今,我就实话跟你们说吧:以免引起你们怀疑,有一件事我确实是撒谎了,事实上,我并不是在凌晨两点左右才到洗手间去的。我在一点左右就来到洗手间,后来确实在洗手间的浴缸里睡着了。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我发现张肇熙和杜晓菁的尸体在我旁边后,立即离开洗手间,到走廊把你们三个叫醒。我没有回过自己的房间,古恒没有来找过我,我也没有杀过人!”

  庄小洛轻蔑地笑了笑:“骆子火,你这垂死挣扎的模样,真是难看极了。其实你的抵赖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你早已留下了心理证据。”

  唐巩好奇地问:“什么心理证据?”

  “从走廊尽头开始算起,走廊内各个房间的顺序依次为:骆子火父亲的房间、骆子火和杜晓菁的房间、古恒的房间、我和我男友的房间、张肇熙的房间、冯悠的房间、唐巩的房间、洗手间。

  “骆子火说他在洗手间醒来后,发现了张肇熙和杜晓菁的尸体,连忙来叫我们。当时在洗手间旁边的就是唐巩的房间,按照常理,骆子火应该先把唐巩叫出来,接下来叫冯悠,最后才会到我和我男友的房间拍门。

  “然而,事实上,骆子火当时是先跑到我和我男友的房间前拍门,把我俩叫了出来的。为什么要跳过唐巩和冯悠的房间呢?因为,骆子火的起点根本不是洗手间,而是古恒的房间——他刚把古恒的尸体拖回古恒的房间。从古恒的房间到洗手间,自然是先经过我和我男友的房间,再到冯悠、唐巩的房间。”

  “这是哪门子的心理证据呀?”骆子火不服气地说,“你经常以侦探自居,发生了杀人案,我当然首先想到要去找你呀!”

  “是吗?”庄小洛冷笑一声,“那为什么把我和我男友叫出来后,你不去古恒的房间叫他,而是直接去找冯悠和唐巩呢?是因为早就知道古恒已经死了,觉得没有必要吧?”

上一篇:药剂师     下一篇: 我们两个的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