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夕阳

作者:赵明宇 来源:《小小说月刊》

  小米这辈子最难忘的是上高三那年,坐在矮矮的校园围墙上看夕阳。

  落日的余晖把天空涂抹得红彤彤的,厚厚的云朵不断变幻,像山峰,像骏马,像绵羊,像大树,多么美啊,小米看得入了迷,直到天黑才恋恋不舍地回家。看夕阳的还有杨一晨。杨一晨高挑个儿,总是眯着眼睛,像诗人正在展开联想的翅膀。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小米看夕阳,也看杨一晨,心里孕育着一个梦:这辈子要嫁给杨一晨,和他一起看夕阳。

  可是毕业后,她却没能挣脱父亲为她做的选择,鬼使神差地嫁给了镇上张屠户的儿子张有福。张有福胖胖的,黑黑的,憨态可掬。父亲让她嫁给张有福的主要原因,是为她着想,让她这辈子嘴上不受屈,能吃上猪下水。那时候家里太穷了,一年难得吃一次荤腥。张屠户带着儿子来求婚,手里提着一挂猪大肠,几斤猪头肉,香气袭人。他们矮矮的、脏兮兮的家,马上就变成了洞天福地。父亲吃得嘴上明光光的,打着饱嗝说,妮子,有肉吃,你算是掉进蜜罐里了。

  结了婚,张有福每天一大早杀猪卖肉,午后收摊,让小米切一块猪下水,抿几口小酒,吃吃喝喝上床睡觉。小米擰他的耳朵说,走,陪我一起看夕阳!

  看夕阳?夕阳有什么好看的,能当饭吃,还是能当钱花?张有福揉着眼睛,翻了翻身又睡了,呼噜打得山响。

  还有一次,小米跟张有福撒娇说,不许你睡,陪我去看夕阳。张有福嗤地笑了,说爱去你自己去,神经病啊。

  天天有肉吃,小日子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一天天过去了,小米也开始发福,杨柳细腰变得粗粗壮壮。每天上午,她忙着翻洗猪肠子、刮猪毛,然后赶在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到村外去,站在小河边看夕阳,对着天幕发呆。

  有一次遇到步履匆匆的杨一晨。小米心中咯噔一下,走上前怯怯地问,杨一晨,你还认识我吗?杨一晨笑了笑,说,不认识。小米说,我是小米啊,上学的时候,喜欢和你一起看夕阳,难道你忘了!杨一晨又笑了笑说,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

  小米说,你现在还看夕阳吗?

  杨一晨说,孩子老婆要吃要喝,哪里还有闲心看夕阳,你咋还是那么浪漫啊。

  小米说,忙,难道就不能看夕阳了?

  杨一晨说,你看吧,我还急着挣钱去呢。

  小米郁郁寡欢地望着杨一晨的背影,眼圈红红的。回到家,张有福问她,谁欺负你了?我拿刀子捅了他个龟孙。小米苦笑说,没,除了你,谁敢欺负我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有一天小米瘫倒在河边。

  张有福端吃端喝,尽心伺候,问小米,老婆,你想做什么尽管跟我说,我有钱,一定满足你。小米说,我想看夕阳。张有福愣了一下,用轮椅推着小米到小河边看夕阳。

  看着西天红彤彤的彩霞,小米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依偎着张有福,躺在轮椅上,感觉自已融化在夕阳里面了。

  选自《天池》

上一篇:城市聆听     下一篇: 大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