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聆听

作者:崔立 来源:《小小说月刊》

  晚上。一个陌生来电,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哥──”

  我愣了下,说:“你哪位?”

  “哥,你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你。”

  “你……”

  “哥,你能听我说说话吗?”

  “好。”

  “哥,我很孤单,也寂寞,在这个城市,我没有朋友,也交不到朋友。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无助。以前在老家,我总是在想,将来一定要来大城市赚大钱,闯出一番大天地来。真正来到这里,才感觉到万分的不易……”

  我静静地听他说,他连绵不绝的话语,似乎也不想让我插嘴发表什么意见。

  “……哥,你知道吗?我刚来第一个月的时候,找不到工作,把家里带来的钱也都花完了,没东西吃,也没地方睡。你一定去过南京路步行街吧?有一晚,我还睡在了那里,那儿长长的屋檐下,睡了许多流浪的人,他们还带着脏兮兮的被褥。我没有睡那里,我也没有被褥。我睡在了步行街的石椅子上,有点冷,但睡着就不觉得冷了。但我刚睡着,就被几个巡逻的警察给吵醒了,叫我别睡那里……”

  “一切,都会好的。”

  “对。谢谢你,哥。”

  又一个晚上。一个陌生来电,“哥──”

  我笑了,说:“你好啊。”

  陌生男人料不到我那么客气,似乎也不好意思起来,说:“哥,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事,你说吧。”

  “哥,知道吗?这个城市,我是迷路的人。找不到目标,也找不到方向。我是一个工头老乡介绍来的,老乡说,大上海,遍地都是钱,弯下腰,你就能把钱给捡起来。可是,并不是这样的……”

  我认真地听他述说,屏住呼吸沒有说话,我怕我的呼吸声我的话语影响了他讲话的气氛。

  “……哥,我干了一个月,问老乡要钱,老乡说投资方还没给钱。干了三个月,问老乡要钱,老乡说投资方那里资金周转不过来。干满半年,老乡竟然不见了。我们没办法,一大帮子干活的人问投资方要钱。投资方拿出签收单给我们看。他狗日的老乡怪不得人不见了,是携款跑路了啊。老乡跑了,投资方不是还在吗?我们一大帮子人就去投资方那里去吵、去闹,还扬言要跳楼,去找政府。闹到后来,投资方只好再结工钱给我们。我们是不是有点不地道?”

  “一切,都会好的。”

  “对。谢谢你,哥。”

  多年之前,一个人站在街角的封闭式的电话亭前,落日的余晖照在他脏兮兮的疲惫的身上,不时有路人不无鄙夷地从他身边走过。

  他给家里打了个长途。

  “你都习惯吗?工作累吗?想家了吗?……”妈的问题像连珠炮一般。

  “我很好,您放心吧,一切都很好……”他是想笑的,但笑不出来,寻了个理由,匆忙挂了电话。他怕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电话挂了,他没有离开。他有倾诉的想法,许多无法和熟人去说的苦闷与难过。

  他拨了一个陌生号码。一个女人的声音,说:“你找谁?”他说:“我是来这个城市打工的,我能和你说说话吗?”电话挂了。

  在他拨了第七个陌生电话,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说:“我是来这个城市打工的,我能和你说说话吗?”

  男人说:“可以呀。”

  他说:“我来这个城市一个月,太苦了,你知道吗?蚊子特别多,第一晚我都没睡着。还有,这里养了一条大狗。那狗白天是拴着的,黑乎乎的毛,红红的眼,很吓人。见人吼两声,能把人给吓尿了。到了晚上,这狗就被放了出来,说是为了看家护院。我就不敢开门,天一黑关在屋里。和我一起上班的几个年青人,他们住的近,晚上可以回家,我不可以。我只能呆在这里。白天我们几个人去干活,去挖那大大的树穴。挖树穴我挖不动,一天勉强挖了一个。老板眼睛瞪我,很不满意。老板让我给树浇水,那长长的管子,那重重的机器,都是我从没干过的。浇过水的我,身上脏兮兮的像是从河里捞出来的……”

  他还说:“我想家了,我想过放弃,想过回家,但我又不能回家……”

  “一切,都会好的。”

  “对,谢谢你。”

  电话挂了。

  他的心头却暖暖的,是倾诉过后的放松,还有别的什么。

  那个人,是我。

  这个城市,需要倾述,也需要聆听。我一直记得那个陌生的愿意听我倾诉的人,从那天起,我也愿意做那个听别人倾诉的陌生人。

上一篇:青青子衿     下一篇: 看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