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太守乱更退盗

作者:史半仙 来源:《小小说月刊》

  北宋初年,新任知府冯瓒刚刚到达梓州任上,就出了一件大事。时值后蜀政权刚被北宋攻灭不久,后蜀残余的一个叫上官进的军将,纠集三千多个亡命之徒,乘着夜晚,前来攻打梓州城。

  上官进对手下人讲:“如果攻进城去,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你们随便抢,随便拿。”又说:“现在是夜晚,天亮之前,我们一定要攻进去。等天亮时,他们的援兵到了,我们早就撤走了。”

  匪兵们一阵欢呼,他们相信,很快就能攻进城去。

  冯瓒和手下人商量对策。有人主张撤走,有人主张谈判,也有人唉声叹气,说:“他们把城都围住,走也走不了,打也打不赢。看来,今天我们要大难临头。”

  冯瓒大喝道:“叹气有什么用?没等开战,就先说丧气话。谁要是再扰乱人心,格杀勿论。”

  大家顿时鸦雀无声。冯瓒停了停,又说:“你们只看到贼兵来势汹汹,没有看到另外的一面。他們都是一些乌合之众,为的是钱,没人肯为上官进卖命。而且,他们的武器也不精良,不过是拿着鞭子木棍来攻城。如果我们拼死守住,到了天亮,他们就会溃逃。”

  大家很受鼓舞,都说:“我们一切听太守指派。”

  城里只有三百骑兵,冯瓒让他们守住各个城门,又招来一些精壮百姓,让他们拿起武器,守在城墙上。

  冯瓒又叫人把城里的更夫找来,暗中吩咐他们:“报时的时候,你们把各个更次的时间缩短,切记。”

  更夫们遵命而行。

  于是,冯瓒坐在城楼上,神色自若,稳如泰山。

  贼兵开始攻城。他们架起云梯,向城墙上爬,都被弓箭和石块打退。

  过了一会儿,贼兵又像潮水一样涌来。冯瓒指挥若定,又一次打退敌人的进攻。

  这时,远远传来报时的锣声。三声,三更天了。冯瓒对大家说:“大家坚持住,天就快亮了。只要天一亮,敌人就会撤退。”

  上官进有些沉不住气。他大声命令贼兵进攻,但进攻的势头越来越弱。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被打退。

  报时的锣声敲响四更。城里的军民士气更高,城外的敌兵士气更低。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到了五更。城里的军民一阵欢呼,城外的贼兵闻声丧胆。

  “天亮了,撤呀。”贼兵见攻不下,天又快亮了,一哄而散。

  冯瓒胸有成竹,下令骑兵:“即刻出击,活捉上官进。”城门大开,骑兵一涌而出。很快,就有飞马来报:“报告大人,活捉了上官进。”

  “好。”冯瓒大喜。他叫手下把上官进关押起来,天明在市场上斩首示众。又吩咐众人提高警惕,把守好城池。

  “早过了五更天,天怎么还是这么黑?”手下人望着天,感到奇怪。

  “我想,现在才不过三更,天怎么会亮?”冯瓒说。

  “怎么会?明明已经敲过五更嘛。”手下人说。

  冯瓒说:“是敲过五更,不过,这里做了一点手脚,我让更夫把更次提前了。”

  手下人恍然大悟:“难怪时间过得这么怏,原来是大人的计策。”

  冯瓒抚掌大笑:“我不搞鬼,敌兵怎么会溃退,我们现在又怎么能回去安心睡觉?”接着,他打了一个哈欠,说:“今天实在太累了,我该回去美美地睡上一觉。”

  选自《特别关注》

上一篇:鸿门宴人物之虞姬     下一篇: 达里诺尔的车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