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谷

作者:陈力娇 来源:《小小说月刊》

  小梨树园叫七班,里面住着开拓团。这个开拓团和别的开拓团不一样,来了之后,先把四周围了起来。围的办法是沿着屯子外围挖一圈大沟,沟深两米,把土往里沿堆,形成高墙。连沟的深度都算上,墙高足有三米,只留一个门,四角有炮楼,大门天天有人把守,中国人想进去就难了。

  也有能进去的,就是青年王二馒头。他给开拓团赶马车,开拓团出去购货,或是有去县城逛街的人,都会找王二馒头带他们去,一来二去,他成了开拓团民比较信任的人。

  王二馒头生性老实,勤劳肯干,什么苦都能吃,从来毫无怨言。他这些优点,早被开拓团的吉田秀子看上了。秀子和他干活时,就时常聊东聊西。秀子问一句他答一句,秀子不问他一句话都不说。

  这天秀子想去镇上买绣花线,想绣一个日本民间工艺品,“穿和服的恋爱中的男女”。其实秀子想绣的就是王二馒头和她。没想到,走到村外十多里远的狼谷,一条藏青色的大狼坐在路中间。大狼也不进攻,就坐在那里挡着道。

  秀子吓得把脸背过去,把背紧靠王二馒头。王二馒头说,不要背脸,狼会认为你是被猎者。秀子吓得麻爪了,他问王二馒头,那怎么办?不如我们跑吧。王二馒头又纠正道,不能让它看出你想跑,在狼群中,后退表示准备攻击。秀子哭了,狼看见她哭,舔了舔嘴巴。秀子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上树吧。王二馒头说,不能上树,上树等于自断退路,狼善于等待。

  秀子完全蒙了,坐在车上不会动了。王二馒头下车,弯腰装作捡石头。在他的经验中,狼见人这样会吓跑的。可这匹狼不但没跑,反倒向前跨了一步,歪着头看着王二馒头。王二馒头明白了,狼是奔着车上的秀子使劲。

  车上有一口破锅,是秀子的母亲让王二馒头到县里锔的。王二馒头命令秀子用马鞭敲锅,越响越好。秀子听话,拼命地敲锅。锅的响声,如庙堂的钟声,让狼想起铁夹子的声音,它闹心了,露出尖利的白牙,但却坚持着没跑。

  这时,王二馒头也害怕了,折腾了半个小时,狼的胆子反而越来越大了。关键是车上的秀子,哆嗦成一团,车都让她哆嗦颤了。还有马,已经抬起前蹬恐惧地嘶叫起来。王二馒头见状,马上敞开喉咙大喊,他不是喊救命,而是学狮吼。一声比一声大的狮吼让秀子哭笑不得。按说,狼怕喊声,没有十足的把握,它不会贸然进攻。

  可是这么耗着也不行啊,狼虽不攻击,却也不放他们走,问题又回到了原点。王二馒头觉得人是斗不过狼的,只有拿出最后一招,他对秀子说,我向狼冲去时,你拼命抽马,马会把你带到安全的地方。秀子说,那你呢?王二馒头说,我有办法。

  其实王二馒头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就是想救秀子一命,才冒这个险。

  秀子同意后,王二馒头拿出火柴,从车上拿起一块松明子,点燃后,如同举着一个火把样向狼冲去。与此同时,秀子的马鞭响了,一鞭抽在马的耳根上,马惊叫一声,晾开四蹄,顷刻之间射了出去。

  马毛了,拼命地向着县城方向狂奔。

  狼开始是逃命,但跑出十几米回头的当儿,看见王二馒头的火把光线不是很强,就又坐下来,不错眼珠地盯着王二馒头。王二馒头明白狼是在看他的笑话,抬眼瞄了一眼马车,秀子已经快到县城了,人影小得像窗上的剪纸一样。他就把衣服脱下来,放在那块弱下去的松明子上,衣服瞬间被点着,王二馒头举起它扑向狼,他想用这带火的衣服,蒙住狼的头。

  狼这回终于逃开了,它从心里认定,这是个不怕死的家伙。

  自从这一次和狼相遇,狼再也没和王二馒头过不去。别人在这里路过时,狼袭击不误,只有王二馒头路过,这里静悄悄的,狼跟睡着了一般。转年,日伪扫荡,决定攻下这个狼出没的地方。因为他们怀疑这里隐藏着抗联。其实这片树林深处,真有抗联的密营。

  鬼子找向导,想起中国的王二馒头,就强行让他带路。王二馒头也想借此机会,把鬼子带入狼谷,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狼在树林里专注地窥视着他们,如果没有王二馒头,它们早就冲下来了:有了王二馒头,它们决定放弃这到口的肉。王二馒头看出狼的意思,叫苦不迭,过了这个狼谷,找密营就是很容易的事了。王二馒头正焦急着,就听一阵马的嘶鸣,从来路冲过来一挂马车。车上坐着一位红衣女子,手扬马鞭,向狼谷冲来。冲到队伍旁边时,王二馒头跳上了马车,马继续狂奔。日伪军还没缓过神来,马车已不见了踪影。

  没有了王二饅头,狼打消了原来的念头。狼王一声令下,狼谷沸腾了……

  选自《天池》

上一篇:船歌     下一篇: 完美的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