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作者:陈桂平 来源:《小小说月刊》

  太爷爷不知是何方人氏,只听说他带着全家狼狈而逃,一路走一路丢,最后把爷爷扔给一家当学徒。爷爷穷,没人正眼看,只好从逃荒的人群中找了个漂亮姑娘做媳妇,那就是我奶奶。奶奶虽瘦弱,却精明强干,吃苦耐劳,不仅帮爷爷开荒种地,广种多收,而且帮爷爷精打细算,置办家业。

  

  爹是长子,爷爷从不让他干活,只让他一心读书。待他长到15岁,经商的姥爷看他稳当,便把18岁的女儿嫁给了他。她就是我娘,从此爹便跟随他的老泰山东奔西走。不知从何时起,爹长出息了:不但来往账目精细,而且结识的人越来越多;不但公开买卖山货,而且还暗里鼓捣药材,让娘终日惶惶不安。

  爹领着娘住在镇里,那是小日本占領的地盘,进出都要良民证。姥爷家住在离镇10多里的小山村,那是游击队的拉锯区。白天鬼子来了游击队就撤,夜晚鬼子走了就进,高高的山头上总有人站岗放哨。因山村不给鬼子纳粮,故山村人不能出入小镇。爹就不停地赶着毛驴车找各种借口来往于两头,一边把村里的土产山货卖到镇里,一边偷偷把咸盐、药品之类送往山村。

  1941年秋,就是娘出嫁的当年,老天爷开恩,赏赐给山村一个大丰收。高粱醉红了脸,谷穗压弯了头,就连地上跑的鸡,房檐飞的鸽也肥得流油。民兵队长、妇女主任们大小干部,连开会带动员,让大家赶紧动镰开收,怕的是鬼子上山扫荡。这边紧锣密鼓,快割抢收;那边虎视眈眈,蠢蠢欲动。爹一反常态,闷在家里不出城,不是给这个送礼,就是请那个喝酒。有天傍晚,爹带着一身酒气回来,脱去棉袍,闷闷在地上转悠。娘问爹:“有事?”爹说:“鬼子抢粮。”娘道:“啥时候?”爹答:“明儿。”娘着急地说:“快报信!”爹说:“全城戒严。”爹娘不语。突然,爹匆匆翻出娘贴身戴的红兜肚,用毛笔在上面写了暗语,唤来趴在门口随娘陪嫁来的老黄狗,把兜肚系在狗背上,轻轻地抚摸着它,亲切地吩咐:“回家。”爹顺着水道把狗放走。

  翌日凌晨,连鬼子带伪军百十号人,骑着马,扛着枪,驾着摩托,套着大车,浩浩荡荡向山村进发。唯一的一条进村“大”路上,鬼子遭遇伏击;漫山遍岗的崎岖小道上,百姓们背的背、扛的扛,扯儿带女藏进深山老林。鬼子损兵折将,一无所获,气急败坏地一把火烧毁了小山村,虏走了没来得及躲避的猪鸭牛羊……

  1942年腊月一个夜晚,寒风凌冽,白毛雪唰唰落地,娘一边搂着刚刚出生三天的哥哥偎在被窝里,一边急切地隔窗瞅着屋外,惦念着外出的爹还没回还。忽然,爹像个雪人似的钻进屋来,紧跟着蹿进一个女人,爹赶紧把她外衣上的雪抖擞干净,把她塞进炕上早就挖好的地洞里。爹把带血的尿盆摆在刚刚站湿的地上,又把带屎的尿布扔了满地,弄来一盆热水,假装洗尿布,遮盖了因雪化而潮湿粘润的地面。

  片刻,院门被砸得砰砰作响,院内鸡飞狗跳。爹故作斯文地披上风衣,拿把大竹笤帚从雪中扫出一条小道,正好把刚踩实的脚印去掉,慢慢拉开门拴。几个黄狗子冲在前,两个小日本跟在后,不由分说往屋内闯。爹急急拽住领头的,指着门头挂着的红布条说:“坐月子,血屋,男人不能进!”来者不善,几个魔鬼头也不抬就一下挤进来。爹慌忙阻拦,脚步踉跄中“踢”翻了尿盆,娘也假装害羞往被窝里缩,照婴儿屁股上掐了一把,孩子大哭……凶神们在一片狼藉中捂着鼻子,闻着尿臊,踩着泥泞,东挑西翻……临走撩开娘的被,看了下襁褓中的孩子小脸,骂骂咧咧地又向别处搜查去了。深夜,两个有“头脸”的人将那女人接走,顺便带走爹藏在地洞中的许多药……解放后,那女人成了这个小镇的镇长。

  算来算去,爹那时刚刚十六七岁,一个白面书生,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竟敢在鬼子面前耍大刀,我为“父亲”骄傲!只因爹是参加抗日战争的一员,只因我是中华民族的后人……

上一篇:女兵十八岁     下一篇: 韦庄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