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水而居

作者:闫耀明 来源:《小小说月刊》

  高桥镇街里并无水,一条水环镇而去,像一个臂弯,揽着高桥镇。水叫女儿河,很雅致的名字。有专家来高桥镇考察时说,要是高桥镇能依水而建,让女儿河变成镇内之河,就好了。世界上有灵性的城市,城中都有河。

  可高桥镇不同,女儿河岸边有山脊,多岩石,建有河之城太难。

  河岸边却有人住。这里多矮树、蒿草,环境较差,镇上人都不把眼光落在这里。只有孔老三,在河边的草树丛边建了房。

  孔老三是苏北人,早年来东北,光棍儿一人,说话口音始终没有变。高桥镇人都不理解孔老三为何在无人光顾的女儿河边建房子。问,孔老三也是笑而不答。

  孔老三勤快,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默不作声地干活。他清理了房子的四周,建起了一个不大的小院。房后,则被他开垦出一块菜园,种些庄稼、蔬菜,靠菜园的收成过日子。一个人的花销不大,日子过得也自在。傍晚时无事,孔老三就面水而坐。人们都说他在想事情,他的心事比女儿河河水还要长。

  孔老三养了一条黑狗,油黑油黑的,叫大黑。大黑是条善解人意的狗,全镇人都认识它。大黑还有一手会买酒的绝活,都是孔老三闲时训练出来的,这也让孔老三省了不少脚力。他每天晚上都要喝两盅,只需把一个布袋子挂在大黑的脖子上,里面放上小酒瓶和钱,再在大黑的屁股上拍几下,大黑就麻溜出门,一路小跑来到食杂店。掌柜一见大黑,就知是要打酒,从布袋子里拿出瓶和钱,大黑叫几声,就打几两酒。可以说大黑是孔老三生活的帮手,也可以说是他的伴儿。

  大黑还救过孔老三的命。那年夏天连降暴雨,女儿河边的山脊上有几块巨石松动了。半夜,大黑狂吠不止,用嘴拉着孔老三离开房子。巨石落下来,把房顶砸出个大窟窿,砸到了炕面上。孔老三捡了一条命。

  维修被巨石砸破的房子,镇派出所甄所长带几名干警来帮忙。喝酒时,孔老三有点喝多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说他曾经有个女人,叫水儿。

  关于孔老三的身世,镇上人知之甚少。关于那个叫水儿的女人,也只有这次孔老三喝多了酒才提起过。

  根据高桥镇的总体规划,镇政府要在女儿河上建水上公园,是外商投的资。孔老三的房子被规划进去了,他必须要搬走。可是,孔老三拒绝了镇政府在高桥镇街里给他协调一户房子的建议,选择了另一个僻静的地方,在女儿河上游的一个水湾边建房。这里离高桥镇主街稍远一点,对他的生活并无大的影响。镇政府帮助他建了房子,还给他办了低保。

  孔老三固执地临水而居,像个谜,没人知道答案。

  有一天,大黑疯了似的在高桥镇的主街上窜,还特别烦躁地大叫不止。人们看出其中的蹊跷,跑到孔老三家,却见孔老三已经平静地死去。

  镇民政助理带人处理孔老三的后事时,大黑也死了。

  水上公园建好了,人们在水中游玩、嬉戏时才发现,水,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以前不曾体验过的感觉,那感觉很新奇,也很温情,缠绵入心。

  水,真是个好东西。

  选自《百花园》

上一篇:盛大的节日     下一篇: 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