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你看朋友的血

作者:三逸狂客 来源:《上海故事》

  1.天牢盛宴

  长安城守卫最森严的天牢铁栅栏门砰然关闭。虬髯大汉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来,轻叹一声,旁若无人地走进阴森的牢房,依靠墙壁缓缓卧躺下来,闭上了眼睛。

  偌大的牢房四周,零零落落坐着十几名凶悍暴虐的死囚。死囚们见虬髯大汉如此目中无人,相互对视一眼,就纷纷站起并围过来。数百年的规矩约定成俗,任你是天王老子,进了天牢都要先挨一顿死揍杀杀威风。

  围逼上来的死囚们刚要动手,虬髯大汉突然睁开眼睛,双目如电扫过这帮死囚的脸。死囚们无处发泄的狂躁暴戾便如被戳碎的气球,体内的胆魄一下子散个精光,痴呆呆谁也不敢再上前一步!

  虬髯大汉冷哼一声,重新闭上眼睛。天牢死囚们的牢房,马上陷入一种叫人无所适从的寂静。

  突然,天牢之外响起此起彼伏的号炮!无数的烟花冲上天空,把阴森的天牢牢房照得亮如白昼。

  死囚们个个呆若木鸡,虬髯大汉却一下子焦躁起来,忽地坐起来大喝一声:“来人!”

  平日只会对死囚们凶神恶煞的狱卒牢头儿马上就出现在牢房门口。一名牢头儿点头哈腰,脸上挂满讨好的媚笑:“二爷有何吩咐?”

  虬髯大汉冷森森道:“这长安城夜间如此聒噪,让爷如何安睡?”

  狱卒连忙解释:“说与二爷知道。今天是秦王殿下的加冕大典,满城军民俱有犒赏。所以今夜不但满朝文武都去秦王府贺喜,便是寻常百姓人家,也张灯结彩燃放烟花,以示庆贺……”

  见虬髯大汉默然无语,牢头儿讪讪欲去:“不知二爷还有什么吩咐?”

  虬髯大汉似有无尽的落寞:“此时此刻,我的朋友们是在秦王府,还是在家中与民同乐?……也罢,拿些酒肉来,爷要喝酒吃肉!”

  身入天牢,一向只有被狱卒们敲髓抽筋盘剥的份儿,还想喝酒吃肉?可那牢头儿听虬髯大汉说要喝酒吃肉,居然如蒙巨赏一般大喜:“你的朋友们早有吩咐。爷稍待片刻,小的马上带人去办!”

  不到盏茶工夫,一桌丰盛的酒肉被狱卒们抬了进来。虬髯大汉便大马金刀坐过去自斟自饮,大碗酒大块肉大快朵颐,风卷残云一顿好吃!

  虬髯大汉蓦然一抬头,见四周死囚们双眼冒火口中垂涎,就轻声叱骂道:“你们那贼贱样儿,只管看什么?要吃要喝,只管过来便是!”

  死囚们一呆,马上如一群饿狼一般扑了过来。虬髯大汉哈哈大笑,接着高声吩咐门外牢头儿狱卒:“多多添些酒肉进来!”

  于是,长安城中向来被视为人间地狱的天牢,一下子成了死囚们的天堂。死囚们嚎叫着,一顿胡吃海喝,到一个个瘫倒地上,抚摸着饱胀的肚皮欢快地呻吟。

  一名老年死囚蹒跚着走过来,对傲然而坐的大汉一抱拳:“蒙壮士厚谊。吃喝了这一顿,明天就是上路也不枉了!只是还想请教,壮士何人,身入天牢还受朝廷如此款待……”

  虬髯大汉淡然一笑:“亦一死囚尔!些许酒肉与朝廷无关,不过是朋友们的一点心意罢了!”

  老囚摇头不信:“壮士说笑了。俗话说穷在闹市,至亲亦不上门。身陷天牢,还会有什么朋友?我猜,壮士一定是位皇亲贵胄……”

  虬髯大汉哈哈大笑:“皇亲贵胄?皇亲贵胄算个鸟!且不说皇亲贵胄,就是秦王李世民那小子,见了我也要退避三舍……”

  死囚们的牢房之外,便是狱卒们值夜的房间。老囚惊恐地向外望了一眼惶惶而退:“壮士休要狂言连累我等,壮士喝醉了!”

  虬髯大汉双眼一翻勃然大怒:“匹夫可笑,哪个醉了?……也罢,某就告诉你吧!我便是执掌绿林号箭三十年,威慑天下七十二路豪强的总瓢把子,潞州单雄信!”

  啊?此人便是天下绿林第一豪强单雄信?怪不得有如此的威仪!死囚们纷纷围过来一下子跪拜在地。那老年死囚更是口中喃喃:“不想临死之际,还能结识单员外单二哥!单二哥,我还要和你喝一碗酒,就是喝死了也心甘情愿……”

  于是,长安天牢死囚们的牢房之内,再度重开盛宴……

  2.帝王心术

  长安城天牢之内死囚们豪饮不已,秦王府内规模宏大的宴会,却是早早就接近了尾声。

  本来,齐聚秦王府的瓦岗群雄们商量好,要等秦王殿下微醉之时再开口。可没想到酒不过三巡菜不过五味,性急的程咬金便抢先发难:“二哥被打进天牢受苦,我等却在这里花天酒地快活……我们算什么好兄弟,好朋友?”

  场面一下子冷落下来,连最善拍马溜须的阿谀之辈,也不敢轻易开口。今夜来秦王府的贺客之中,十有八九與单雄信有故旧之情。

  还是徐茂公见机得快。事情既然已经被程咬金说破,不如马上将错就错。于是抢先上前给李世民跪倒:“秦王殿下赦免单二哥。单二哥对我等瓦岗弟兄多有恩惠。我等瓦岗弟兄愿以多年驱驰之功,抵单二哥之罪……”

  接着,魏征罗士信王伯当等瓦岗英雄以及李世民的妹婿柴绍,全体跪倒求情,愿以多年戎马军功,为单雄信赎罪。

  李世民默默放下酒杯,微微一笑:“雄信是你们的好朋友,难道本王就不是你们的好朋友吗?”

  这话貌似通融,却是绵里藏针。程咬金虽然粗豪,却也听出李世民话里瓷实的拒绝。当即放声大哭,任是谁也劝止不住。一场盛大的庆典宴会只得不欢而散。

  直到众宾客全都离去,一直在角落冷眼旁观的秦王府谋士李淳风这才来到默然无语的李世民身边。这个秦王府中最受李世民信任的幕僚,总是能够在关键时刻促成李世民的决断。

  “殿下,如今群雄俯首,天下初定。单雄信纵有勇略,放出囚笼也难有作为。殿下何不顺水推舟,以收瓦岗群雄之心?”

  李世民却顾左右而言他:“淳风,你大概只知道我太原李家与单雄信有杀兄之仇,可知道单雄信之兄单雄忠,曾经是父皇生死与共的朋友?

  ……想当年,父皇得罪了杨广,遭到追杀。父皇一路奔命,从骑很快被射杀殆尽。眼见得穷途末路就要束手就擒,单雄忠突然现身,拦住了父皇的去路……

  情急之下,父皇只得用最后一支箭,射杀了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单雄忠,这才夺路而去……”

  李淳风顿时汗如雨下,追悔莫及。为臣下者,知道了君上的不光彩往事,岂非离祸不远?

  李世民继续说道:“从那之后,单家便与我李家成了死敌,并彻底走上了绿林道。单雄忠没有拦住父皇还被父皇射杀,杨广是绝对不会给他任何名分的!甚至,还要以单家相助李家之名,对单家阴为迫害……如此一来,杨广不但为我们李家树立了一个死敌,还彻底坐实了父皇慌乱之际,射杀生死与共朋友的卑行……”

  李淳风讪讪附和道:“单雄信自诩精明,没想到也糊涂如斯。殿下何不对他明言事情经过,是单雄忠不义在先,他实际是间接死在昏君杨广之手。”

  李世民摇头:“且不说此事摆不到人前,就算说开,单雄信又怎么可能相信呢?就像你一样,刚才心底岂不也是以为父皇大可不必射杀单雄忠?作为生死与共的朋友,也许单雄忠真的是相助父皇,会替父皇挡住杨广的追兵?”

  李淳风大惊失色再也挺不住,一下子跪倒在地:“微臣万万不敢如此猜想!”

  李世民哈哈大笑扶起李淳风:“刚才不过笑谈,先生何必如此?”接着正色道:“一个人的生死决断系于时势。与朋友无关,也与敌人无关。设身处地而论,九死一生之际,谁不把一线生机攥在手里而交给所谓的朋友?”

  杨广对单雄忠的临机应变已经出乎常人所料,秦王殿下的帝王心术更是深不可测!李淳风顿时觉得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再也不敢妄发一言。

  “当然。瓦岗群雄既然和单雄信是多年生死与共的朋友,本王也不能不够朋友。可既然要够朋友,我何不把情面留给单雄信最好的朋友?淳风,你知道单雄信最好的朋友是谁吗?今夜他一定会来的。现在,你且陪本王手谈一局如何?”

  李淳风没有说话,李世民其实也不需要他说话。因为李世民自信,对于瓦岗群雄,对于单雄信,他将算无遗策,尽在掌控。

  3.患难与共

  单雄信最好的朋友,当然是号称“赛专诸似孟尝”,义薄云天的秦琼秦叔宝。作为秦王李世民麾下最受信任的大将,秦琼外出公干无论回京多晚,都要到秦王府交令。何况今天还是秦王的加冕大典。

  秦琼来到秦王府中的时候,李世民同李淳风一局棋已经下到中盘。一见秦琼进来,李世民吃惊地站起来,差点把眼前的棋盘掀翻:“秦二哥,你这是为何?”

  原来,秦琼虽然身穿礼服,肩上却戴了一副沉重的枷锁。

  秦琼平静地告罪道:“殿下今日加冕,满城百姓俱为之欢庆,虽升斗小民亦有天伦之乐。而唯独单二哥却在天牢受苦。单二哥对秦琼恩重如山,秦琼愿以此身代单二哥入狱,换取单二哥与众家兄弟片刻之欢……”

  想必秦琼已经从瓦岗群雄那里得知拒绝赦免单雄信的消息,此举隐隐有些示威要挟的味道。李世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李淳风连忙开言打圆场:“秦将军,殿下向来礼贤下士从善如流。你要为单雄信求情直言便是,如此之举成何体统,置殿下于何地?”说罢便自作主张吩咐侍卫,要为秦琼除掉肩上枷锁。

  “且慢!”李世民威严喝住侍卫,目光冷冷逼视秦琼,“秦叔宝,你如今也是一路兵马总管,大唐帝国万人仰慕的领兵大将,难道你真的愿意为单雄信身入天牢?”

  秦琼不答,目光却是无比坚毅。李世民的目光永远是那样莫测高深。李世民冷笑一声:“好吧,本王就成全你!来人,备王府仪仗,把秦琼送入天牢!”

  深更半夜摆开王府仪仗把一名帝国大将送进天牢,此事传开不但于秦琼的声望有损,一旦惊动了圣上,秦王殿下也会被怪罪。李淳风苦劝李世民收回成命,无奈李世民盛怒之下,全然不顾。

  长安城内大街小巷,此时正是最热闹时候。秦王府深更半夜突然排出仪仗送一名囚犯去天牢,人们惊诧莫名,纷纷围来观看。待人们认出那囚犯竟是秦琼,更是群情汹汹。秦琼未到天牢,此事已经被传得满城皆知。

  长安天牢之内,所有死囚以及狱卒们都已经大醉入睡。狱卒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战战兢兢起来,噤若寒蝉地准备听候上峰差遣。

  秦琼步入天牢来到牢房门外,一眼就看到胡乱铺盖的锦被之上,单雄信同死囚们横七竖八睡倒,此起彼伏的鼾声如雷。任是秦琼如何召唤,单雄信只管酣睡不醒。

  显然,单雄信在天牢不但没有受半点委屈,而且过得花天酒地。

  天牢牢头儿恭恭敬敬过来说:“秦将军,已经按照您的意思,单爷有任何要求,我等只管满足,不让他受半分苦楚。秦爷深夜到此,不知还有什么吩咐,小的馬上去办……”

  秦琼马上想到秦王殿下那莫测高深的眼神。是的,秦王殿下运筹帷幄算无遗策,既然知道他秦琼同单雄信的交情,什么事情会考虑不到?在天牢之内,秦王殿下早就以他秦琼的名义作了安排。自己今夜此举,真是小瞧了秦王殿下!

  身背枷锁在秦王府仪仗的护送下招摇过市,必定大损秦王殿下礼贤下士的名声。秦琼顿时追悔不已。

  待秦琼急匆匆回到秦王府准备向秦王殿下赔罪,却遭到秦王府侍卫挡驾。王府侍卫说,秦王殿下已经安睡,让秦将军也早早回府安歇,有事明天再议。秦琼只好含泪告辞。

  实际上,秦王府内李世民同李淳风的弈棋还没有分出输赢。李世民手拈一枚棋子若有所思道:“世间的牢狱,何止于高墙之内?”

  这一次,李淳风马上就领悟了秦王殿下的意思,含蓄地应对说:“文王画地为牢,信也,威也。霸王自刎乌江,名也,耻也。由此知之,名缰利锁礼义廉耻,俱是牢狱高墙……”

  李世民便颔首微笑,把手中的棋子轻轻在棋盘中央的“天元”一点,李淳风苦心经营的一条大龙,顿时貌合神离,土崩瓦解!

  “妙手!”李淳风情不自禁拍掌激赏。

  4.朋友之血

  秦琼回到长安的第一件事,便是身被枷锁要求代单雄信入天牢受苦,此事为长安城中百姓所共见。秦琼的仁义之名,更是声被四野。消息传到御前,大唐天子不但没有怪罪秦琼夜闯天牢,还传旨对秦琼的义举大加褒奖,并在长安城外驿道汇集之处,又为秦琼立了一座生祠!

  但秦琼和瓦岗群雄赦免单雄信的请求,还是被朝廷拒绝了。任是李世民亲自出面斡旋,朝廷也没有法外施恩。朝廷拒绝赦免单雄信的理由冠冕堂皇:单李两家私怨可以不究,但单雄信辅佐王世充与大唐帝国为敌数载,使数万唐军丧命,造成千万百姓流离失所,却是国之大事。大唐帝国任何人,也不可以以私义而废公事。更何况,单雄信是天下绿林的总瓢把子,赦免了单雄信,岂不让绿林豪强又生侥幸之心?

  因此,单雄信只有死。

  押送单雄信的囚车走向戒备森严刑场的时候,朝廷突然法外施恩,准许单雄信所有的朋友去法场奉酒,与单雄信告生死之别。

  程咬金第一个走进法场,来到单雄信面前,手捧一杯酒说:“单二哥,喝了这杯酒吧!你是咱老程最好的朋友。你对得起老程,老程对不起你,不能陪你共赴黄泉……”

  单雄信痛快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咬金,你是个实在人。我自诩朋友遍天下,朋友之中,有几个像你这样的实在人?”

  程咬金大哭而去。

  秦琼在法场周边成千上万百姓的期盼中来到法场。奇怪的是,跟在他身后的魏征和徐茂公合力抬着一个小火炉,小火炉中的炭火烧得正旺。

  秦琼的眼中已经无泪可流,他直接来到单雄信面前跪倒,沙哑地说道:“单二哥,小弟无能,救不下二哥的性命……”

  顿时,单雄信潸然泪下。自从瓦岗寨被攻破瓦岗群雄分道扬镳,昔日的朋友各奔前程,谁还真正在意他这个落魄之人,谁还拿昔日仗义疏财的单雄信,当真正的朋友?只有秦琼。自从自己兵败被俘,秦琼一直在为我单雄信的生死奔走!

  秦瓊抬起头,从腰间缓缓拔出一把牛耳尖刀,然后解开衣衫,坦露出自己的胸膛……

  “秦将军不可,秦二哥不可啊!”瓦岗群雄们大声呼喊,法场周围的百姓们大声呼喊。谁还敢说,这世间没有生死与共的朋友?

  秦琼却微微一笑,挥刀在自己的左臂上狠狠一划,一下子从臂上割下一块肉来!然后用刀刺着跳动着的肉块儿,在魏征和徐茂公抬着的那小火炉上翻动炙烤,任手臂上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半边衣衫……

  哑然无声的法场上,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喊,瓦岗群雄以及所有来法场观看行刑的百姓,一下子全部哭喊着跪倒。单雄信突然也感到心口刺痛,昂首仰天长啸。

  实际上,当年当我从秦琼手中买了他的黄骠马,把贫穷落魄的秦琼扶上贾家楼群雄结拜最尊贵的座位,把他奉为我单雄信最好的朋友,一切的光环便开始悄然转移。单雄信看着秦琼手中递过来的刀尖上那团焦黑的人肉块儿,如面对一个步步紧逼的小怪兽。单雄信虽然恶心欲吐,但他知道,他必须把那肉块吞下去。单雄信突然悲从中来,万念俱灰。

  于是,单雄信一张口,把自己一生中最好的朋友的那团血肉吞到嘴里,嚼也不嚼就生生咽下,然后高呼一声:“来吧,送爷上路!”

  刽子手鬼头大刀一挥,单雄信人头砰然落地。胸中一腔热血,窜起一丈多高。洒落下来,直接落到秦琼身上!秦琼大叫一声,晕倒在地!

  李世民遥望法场,意味深长地对李淳风说:“单雄信算是把他的一切都给了他的好朋友秦琼。从此,秦琼便是天下最够朋友的朋友了!可一个人一旦把一切都给了朋友,他自己便什么也没有了,无论是生前的,还是死后的。”

  见李淳风惶恐无言,李世民站起来招呼道:“走吧,去法场看看,看看昔日的瓦岗群雄,看看瓦岗群雄的朋友的血……”

  (责编/邓亦敏)

上一篇:中国母亲     下一篇: 阪泉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