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错过

作者:菊韵香 来源:《上海故事》

  高考近在眼前,翔子却生了一场大病,晕倒在课堂上。当同学们走进考场时,他则被推进了手术室。经过紧急抢救,等翔子总算摆脱了生命危险,高考也结束了。躺在病床上,翔子眼神直直的,不吃不喝,只是一个劲地自言自语:“我真没用。我怎么会在这时候生病?机会没了,没了……”

  平心而论,翔子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同学们都管他叫“小博士”,就连班主任老师都说,只需正常发挥,这孩子轻轻松松就能考上北大、清华。前些日子,翔子曾在一篇作文中说到了自己的父母。老爸的左腿摔断过,瘸得厉害,是从建筑工地的脚手架上摔下来的,侥幸保住了命。即便如此,他还要靠打零工、出体力赚钱养家,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累得腰酸背痛,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就像六七十岁的小老头。老妈也没有正式工作,常年靠摆菜摊补贴家用。父母的劳碌和辛苦,心细懂事的翔子全看在眼里,发誓无论如何都要考上名牌大学,将来再找一份好工作,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谁料,病来如山倒,梦碎了。越想越难受,懊恼,翔子的脑子里甚至闪过轻生的念头。

  “爸,妈,关键时候掉链子,我是不是很没用?”翔子闷闷地问。陪在床边的父母争抢着回道:“谁说的?我儿子是最棒的,谁也比不上。”

  翔子苦笑摇头,当然知道父母是在安慰他。老爸稍加寻思,拍拍他的肩说:“儿子,别想那么多,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要说的这个人,叫老齐。不,在18年前,应该叫大齐——”

  大齐的个头不矮,长得也帅,在一家私营公司当业务员,兼任老板的司机。大齐对工作很认真,上进心强,老板很看好他,有意提拔他做部门经理。此外,还有个女孩对他心生好感,也在暗中考察他。这个女孩,便是老板的掌上明珠。可大齐对此并不知情。一天下午,天气糟糕透顶,风刮得恨不得掀翻房顶,雨大得就跟往下倒似的。恰恰这时,大齐接到了老板打来的电话,说他去国外旅游的女儿回来了,刚下飞机,让大齐去接一趟,越快越好。大齐马上发动车子,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机场。

  听到这儿,翔子暗暗担心:天气那么糟糕,大齐不会发生意外了吧?

  “不会。大齐的车技好着呢。”老爸接着说:到了机场,大齐才发现等待他的是惊喜,是浪漫。老板的女儿拿着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格外兴奋地跟同行的女友炫耀:平时,从公司到机场要15分钟,而下这么大的雨,大齐也只多用了半分钟。知道这说明什么吗?说明我和爸爸都没看错人。大齐非常靠谱,心里有我。说着,老板的女儿冲到大齐身前,送上了礼物:大齐,我想做你的女朋友,你愿意吗?

  老板的女儿长相漂亮,家境好,围在左右的追求者足有一个加强连。能得到她的青睐,大齐自是求之不得。接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两人情投意合,喜结连理。老板送给大齐的结婚礼物则是升职和一家分公司,并当着众多亲朋好友的面许诺:只要大齐对我女儿好,等我百年后,总公司都是他的!

  “后来呢?”翔子问。

  “后来嘛,我还没想好怎么编呢。”老爸呵呵一笑,扭头看向翔子的老妈,“你也给儿子说个故事吧,就当解闷了。”

  这就完了?老爸跟我说这事什么意思?单纯为了解闷?不等翔子琢磨出名堂,只见老妈嗔怪地白了老爸一眼,也开了口:“我要说的事,也发生在18年前。有个女孩,就叫她小梅吧,个子有点矮,长得也不好看。”

  “等等,你没说实话。”老爸打断老妈插了一嘴,“我认识小梅,她长得跟花儿一样,美着呢。”

  “少贫嘴。”老妈说,小梅从小便喜欢小提琴,在各种比赛中拿过不少奖。一天,市里举办的才艺大赛到了决赛期,据说还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小提琴家要到场挑选关门弟子,名额只有一个。能拜他为师,用不了多久定能脱颖而出,前程不可限量。得此消息,小梅早早报了名,并没白天没黑夜地练习。绝非夸大,不少选手情知不是小梅的对手,连名都没报。事实也是,从初赛到复赛,小梅发挥出色,始终排在第一名。决赛那天,尽管风雨交加,可小梅还是满心欢喜地提前出了门。因为在复赛过后,那位小提琴家专门找到她,夸赞不已。完全能想见,决赛一结束,小提琴家就会收小梅做弟子,随后带她四处登台演出,功成名就。

  “后来呢?小梅成功了吗?”话到嘴边,翔子突然意识到什么——老爸叫齐顺,老妈叫秦月梅,莫非,他们是在讲自己的故事?但在我的记忆里,他们都很普通寻常,也从未提过这些事。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又会是哪儿出了差错?对,肯定是18年前那个糟糕透顶的鬼天气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闷头沉默片刻,翔子说:“爸,妈,我也想讲个故事。”

  翔子的故事,仍旧发生在18年前的那个雨天。司机大齐驾车刚出公司,就注意到路边躺着个女人。女人捂着肚子,痛苦不堪地缩成一团,身下的积水也被血染得通红。大齐紧忙停了车,上前查看。是个孕妇,即将临盆,人已痛得昏死过去。大齐哪见过这种阵势,登时惊得呆住了。就在手足无措之际,小梅到了。她扔了小提琴,抱起孕妇冲大齐喊:“还愣着干吗?快送医院啊!”大齐这才醒过神,手忙脚乱地帮小梅把孕妇抬进轿车,直奔医院。经全力救治,孩子平安降生,孕妇却没能下来手术台。由于孕妇身上没有任何联系方式,原本素昧平生的大齐和小梅只得倾尽所有,支付了抢救费用。

  就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大齐几乎失去了一切。当他离开医院赶到机场时,已苦等两个多小时、在女伴面前跌了份的老板的女儿气愤不已,狠狠地将礼物摔上了他的脸。见车里血迹斑斑,还死过孕妇,生性迷信的老板亦大发雷霆,劈头盖脸一通骂,当场解聘了大齐。此后,大齐又找过几份工作,都因老板从中作梗没干长。为了养家糊口,大齐去了建筑工地,不幸从脚手架上摔下,落下了残疾。而小梅也未能赶上决赛,错失了拜师成名的绝好机会。

  翔子讲的故事,并非信口编的。在他刚记事时,老爸就跟他提起过他的亲生母亲。母亲叫什么名字,是哪儿人,怀胎十月为什么会冒雨一个人出现在街头,一直是个谜。后来,翔子被送进了福利院。老爸经常去看他,欣喜地发现老妈也放不下这个孩子,时常给他买衣服,买玩具,还教他拉小提琴。一来二去,两人相爱了。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老妈的家人坚决反对这桩婚事,并宣称:如果你嫁给大齐,如果你想收养那个孩子,我们就不认你这个女儿!老妈心地善良,可性子倔犟,最终还是和老爸结了婚。从此,老妈那原本灵巧纤长的手指摆弄起了萝卜白菜,渐渐疏远了小提琴。

  心下想着,翔子鼻子一酸,眼泪“哗哗”地流满了脸:“爸,妈,你们……后悔吗?”

  老妈眼圈含泪,笑了:“傻孩子,虽然你爸错过了接人,错过了成为大老板乘龙快婿的好机会,我错过了决赛,可我们得到了你,成了一家人啊。你那么懂事,我们庆幸还来不及呢,又哪会后悔?”

  “有些事,错过了就错过了,没什么可后悔的。说不定还有好运等着你呢。”老爸瞅瞅老妈,笑呵呵地说,“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认识你妈。你妈能嫁给我,你能叫我爸,是我这辈子最开心、最幸福的两件事。”

  望着老爸老妈满眼都是知足的笑意,翔子只觉心间豁然开朗:就算这次错过能改变一生,也没理由就此萎靡不振。有爱相伴,大不了,从头来过。

上一篇:夜半谁敲门     下一篇: 苏和相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