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计中计

作者:马恒健 来源:《上海故事》

  1

  英俊魁伟的网球高手王彪如愿以偿地获得绵州市“波登杯”网球大赛单打冠军后,不但喜获一笔可观的奖金,更让他受宠若惊的是,给他颁奖的竟是赞助商波登集团董事长靓丽性感的夫人余莉。不仅如此,余莉嫩笋般的玉手与他相握之时,他分明感觉到她用心地捻了捻他的手指。这一亲密的暗示,令王彪神魂颠倒、心旌摇荡。

  一天,想入非非的王彪与一拨慕名请他当陪练的富豪从体育馆出来,又邂逅了中学同学晓雯。晓雯是中学的“校花”,当年从未正眼看过王彪一眼,让王彪饱尝暗恋之苦。此时,晓雯却笑容可掬、扭腰摆臀地上前,娇滴滴地要拜他为师学打网球。接踵而至的桃花运,令王彪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第二天,他果然接到晓雯的电话,约他到“梦之恋”咖啡馆小叙,并特别强调,还有一件要事有求于他。

  王彪心花怒放地准时赴约后,急不可待地问是何事。晓雯直言不讳地柔声道:“你身边富豪云集,能否为我牵线搭桥?”

  王彪豪气顿生:“你做的是哪门生意,如何勾兑,尽管直说!”

  晓雯娇嗔道:“你呀,你当我是老太婆啦?”

  王彪恍然大悟、大失所望。他拍了拍桌上的晚报,酸溜溜地说:“这征婚广告里大款多的是,任你挑选!”

  “这些都是假打,你比我明白,说正经的。”晓雯吐着烟圈,意味深长道,“这样吧,你给我介绍几个货真价实的,我绝不亏待你。”

  王彪听出弦外之音,追问:“怎么不亏待法?”

  晓雯两眼放光,半开玩笑地试探道:“事成之后,我给你回扣,按将来那位老公资产的10%!怎么样?”

  哪知王彪冷笑一声:“真是荒唐透顶!你有什么办法从他手里抠出这笔钱来?不干!”说罢欲离席而去。

  晓雯连忙拉住王彪,无限娇媚地说:“其实,我知道你喜欢我,你看,这样好不好……”她欲言又止,脉脉含情地看着王彪。

  王彪怦然心动,讪笑道:“哦,你对老同学刮目相看罗?”

  晓雯眼里秋波荡漾:“那当然。等事情有了眉目,咱俩的事也就水到渠成嘛。如何?”

  王彪顿时热血沸腾,恨不得当场将晓雯拥在怀中。但他定了定神,却断然道:“你又怎样保证能够兑现呢?这又不能签合同打欠条。不行!”

  晓雯无可奈何了,只得怏怏作罢。

  岂料时隔数日,晓雯意外地接到王彪的电话。他告诉晓雯,自己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为了追求真正的爱情,既不要她的身,也不要她的钱,她只需要帮自己一个忙,做一件事,至于怎么做,到时自然会告诉她。

  见晓雯在电话里没有回应,似乎不相信此是真,王彪发誓赌咒道:“你一万个放心,我要你做的事,对你绝无丝毫损害!”

  2

  几天后,王彪如约将晓雯介绍给波登集团董事长唐斌当网球“球童”。两眼顾盼生辉、身材婀娜多姿、充满青春活力的晓雯,令年近50的唐斌满心欢喜,当即应允。

  从此,从打球间隙的推拿按摩,到餐饮期间的对酒当歌,晓雯都把唐斌陪得舒舒服服。很快,两人也在其他场合出双入对,如胶似漆。

  也就在这时,余莉向老公提出自己也要学打网球。余莉体态丰腴,因年龄三十不到,倒也显得性感十足,但按唐斌的话说“发展趋势不容乐观”。余莉此言一出,唐斌顿感失魂落魄。如果她真的在网球场上与自己形影不离的话,不要说与晓雯相依相偎,极尽缠绵,哪怕是一番眉来眼去,也尽在监视之中啊!但是,他又实在找不出理由拒绝。

  其实,自从余莉当上唐斌的二任夫人,她凭着女人的直觉,对他的风流成性已十分了解。但她知道唐斌离不开她,因为她掌握着公司实际的财权,即便有分道扬镳的一天,唐斌的财产也将大大缩水,嗜财如命的他是难以走到这一步的。

  既然如此,何不各取所需、各寻所乐。因此,余莉萌发学打网球的念头,正是因为她在为王彪颁奖那天,两人已心有灵犀……

  这两男两女在网球场上倒也相安无事,只是状态各不相同:唐斌始终盯着晓雯的脸蛋儿,心有旁骛球技提高不快;余莉则有意向王彪邀宠,学得格外认真。

  这天,王彪约晓雯到“梦之恋”咖啡馆见面,说有一要事和她商量。一见面,王彪便直截了当地问:“你对唐斌可有把握了?”

  晓雯故作娇羞道:“哎,怎么说呢?难道你不愿意再扶持我了?”

  王彪道:“哪里哪里。如今我需要你履行当初我们的约定了。”

  看着王彪色迷迷地眼神,晓雯已明白了几分,便嗲声道:“你要我怎样?”

  王彪沉吟片刻后说:“余莉看上我了,我也……”

  “这个肥婆,她有啥魅力?” 晓雯故作惊诧。

  王彪恼羞成怒:“那我问你,唐斌那个小老头儿又有何魅力,嗯!”

  晓雯嫣然一笑,表示心领神会:“那好,我也有意成人之美。如何帮忙,你就尽管直说好了。”

  原来王彪当初约定的要她做的事,对她来讲仅是举手之劳。她只需在唐斌与自己销魂之时,用手机给王彪发一字“晕”的短信。其意不言而喻,此时王斌便可与余莉放心大胆地共度良宵。

  3

  话说自余莉学打网球后,唐斌开始认为她意在监视自己。渐渐地,他发现余莉竟学得痴迷,对王彪崇拜得五体投地,不禁心生疑窦。几次细心观察,他看出了端倪。在生意场上练就了一副蛇蝎心肠的唐斌,狠狠地骂了声“老子废了他!”于是,他有了一个既可出口恶气,又可探得虚实的办法。

  这天,王彪指导唐斌练习反手大力抽球,在击球之前,有一个双手握拍,向左后方快速引拍的动作。唐斌侧目看准了王彪正在自己身后,佯作不知,突然挥拍……

  王彪正与余莉互抛媚眼,猝不及防,惨叫一声捂着裤裆处昏厥于地。几乎与此同时,余莉一声尖叫,差点跪倒在王彪身边。事态竟比唐斌想象的严重,他顿觉蒙受奇耻大辱,将拳头攥得格格作响……

  其实,自从晓雯当上了他的“球童”之后,他已萌发了休掉余莉的念头。经过一番运作,一个阴毒的想法在他脑子里诞生了。

  一周后的一个夜晚,刚从要害处受伤中恢复些元气的王彪,正在看盼望已久的法网大赛实况转播时,手机响了,正是“晕”的短信。这一周,他饱受伤痛和欲念的双重折磨,闻信大喜,直奔向余莉所在的鹭岛别墅而去。

  室内,灯光幽暗又充满梦幻。尽管余莉比以往柔情似水,也更加激情澎湃,但她仍感到他的体感不如以往强劲有力……

  当王彪躺在宽大的沙发上喘息时,余莉又抱住他的双肩,梦呓般道:“彪,都怪我,没能好好地照顾你。今后,你需要什么,吃的、用的,只管说好了!”

  王彪眼睛一亮:“莉姐,我总有一种不祥之感,我们这样下去可不是长久之计啊!”

  余莉明白了:“彪,我何尝不想朝夕厮守,但也得容我做一些准备呀!”

  王彪听罢,犹如中了彩票特等奖,心狂跳不已,倏地又将余莉拥入自己怀里……

  突然,他俩听得门锁“咔嗒”一声,随即房门洞开,又是“啪”地一声,室内灯火通明……两人惊得缩成一团,惶惶看去,只见唐斌脸色铁青,面目狰狞,手持一架DV摄像机当门而立。在王彪和余莉歇斯底里的哀嚎声中,唐斌一言不发地端起摄像机……

  原来,老谋深算的晓雯很快就看出唐斌对余莉心生厌倦,遂将计就计,伺机将王彪与余莉的苟且之事向唐斌和盘托出。就在她当着唐斌的面向王彪发那条短信时,唐斌已在奔驰轿车里整装待发。

  铁证如山,唐斌的财产几乎毫发无损,便顺利地休了余莉。

  4

  在绵州市一家豪华、气派的五星级酒店,唐斌和晓雯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唐斌和晓雯相互勾手,喜喝交杯酒之际,唐斌凑近晓雯的耳鬓,揶揄道:“但愿今后你不再给什么人发‘晕’的短信了!”晓雯满脸灿烂:“瞧你说的,谁还比得上你这个大英雄呢?”两人相视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在众多来宾雷鸣般地掌声和欢呼声中,一队花枝招展的礼仪小姐,每人手捧一只景泰兰托盘鱼贯而入,在每个餐桌上摆放了一张异常精美的菜单。这个程序是唐斌亲自设计的,那菜单上的道道美味佳肴,对不少见过大场合的人来讲,也是闻所未闻。顿时,宴会厅惊叹之声此起彼伏……

  突然,几位女士掩面尖声惊叫起来,紧接着,众来宾惶惶地盯着菜单,有的交头接耳,有的面面相觑,然后,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晓雯。

  唐斌备感诧异,脸色骤变。他就近拿起一张餐桌上的菜单,见并无异样,但翻到背面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哎呀”一声差点昏厥于地。菜单的背面,是一对半裸的男女在昏暗的咖啡厅里狂吻的照片,那女的,正是晓雯。而照片右下角显示的拍摄时间,距今天这个婚礼的日子还不到一周。自然,那男的不是唐斌,有人认出,是本市的网球高手王彪。

  原来,余莉知道自己迟早有失宠的一天,却未料到唐斌休掉自己的手段会如此阴毒。绝望之中,她怀着强烈的报复之心,跟踪王彪和晓雯的最后一次幽会,并拍下了那张照片。然后,将原来的菜单偷梁换柱……

  恶有恶报。与此同时,同样身败名裂的王彪,为了摆脱身无分文的余莉的死缠,黯然登上了远去的列车……

上一篇:爱因斯坦来上海     下一篇: 让岳父去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