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未满

作者:韩倚风 来源:《上海故事》

  恋爱中的人都是蠢货

  安雅哭丧着脸在李岩面前坐了下来,后者正专心致志地对付着一大盘海南鸡饭,听见动静头也没抬,继续以风卷残云的势头准备结束这场战斗。

  “我失恋了。”安雅盯着他那厚厚的眼镜片上反映出的两盘海南鸡饭,忧伤地开口。

  “这句话早上你不是说过好几遍了?如果再加上昨晚跟酒嗝一起打出来的,我肯定已经重复听过四十七次。你确定你的语言能力没出现障碍?不然怎么老是同样的四个字高频率重复。”李岩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用观察实验对象的眼神瞅着她。

  “还不是因为你老是这种反应?”安雅忍不住肝火上升,愤慨地敲了敲桌子,“给点同情心好不好?我失恋了,换了其他人说不定会去寻死。”

  李岩若无其事地又拿起了筷子:“你也说了是其他人,而且我相信就算其他人都死绝了你也还是会活得好好的。”

  “唉……”安雅无力地垂下头,虽然早就知道跟这个理科书呆子倾诉是浪费感情,但是除了这家伙之外,她竟然找不到别的人选。想到这一点,她更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谈恋爱如此,交朋友也是如此。

  对面那呆子听见了这声长得吓死人的叹息,抬起头又盯了她一会,然后开口:“再说,根据我的观察,你男朋友的功能不过是帮你打水打饭、搬运重物、去自习教室占座、当你的代步工具……总而言之就是大幅度减少你的运动量。所以你应该庆幸自己终于摆脱了他,这样以后你就不用老嚷嚷着减肥了。”

  气死了!这是安雅听了上面几句话后的第一反应,自己纯真的校园恋情,被李岩那张狗嘴一评价,立马堕落成了可耻的利用与被利用关系,她的境界也立即被拉低到跟社会中那些拜金女们差不多的层次。她张了张嘴,想申辩、想发飙,最终却还是不甘心地叹了口气。

  仔细想想,李岩的话说得没错。安雅努力回想自己跟胡平这一场短暂恋情的开始、过程和结束,自己确曾为找到了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标准男友而沾沾自喜过。至于胡平,她一直怀疑他的最终目的不过是诳自己上床,但还没有来得及验证这一点,那混蛋已经移情别恋了。

  “可是凭什么?”忽然想起了什么,安雅又义愤填膺地敲起了桌子,令坐在附近的几拨人都怀疑地朝他们这边张望,“凭什么他竟然为了那个抄书都会挂科的蠢女人甩了我?你说,她有什么比我强?”

  其实这才是令她想不开的关键原因,自己的男朋友被另一个女人撬了,而且那是个她根本看不上眼的蠢货,任何女人都会觉得这是一种奇耻大辱。

  李岩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她个子比你高,腰比你细,眼睛比你大。最重要的是,男生都觉得跟她上床的几率比较高,因为她蠢……这一点你没说错。”

  安雅气得脸都绿了:“这是你的看法,还是那混蛋的?”

  那家伙丝毫不在意她的愤怒,慢条斯理地开口:“这是对我身边的雄性进行抽样调查的结果,因此带有一定的普遍性。”

  安雅咬牙切齿:“所以男人都是蠢货。”只要女人年轻漂亮,即使智商为负数他们都趋之若鹜。

  李岩挑了挑眉毛:“错,应该说恋爱中的人都是蠢货,无论男女。”

  安雅哑口无言地望了他半晌,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李岩,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不然你迟早会心理变态。”

  “你是想把我的智商拉低到跟你一样,再用你的经验打败我?”李岩安然咽下了最后一口饭,虽然安雅正在心里诅咒他最好被噎死,然后他飞快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我下午还有课,先闪了。”

  安雅盯着他的背影,不死心地动起了歪脑筋。

  受伤的青梅竹马

  安雅和李岩是传说中的青梅竹马,从穿开裆裤时起就在一起摸爬滚打,巧的是从小学、初中到高中还都被编进了同一个班级,直到文理分科时才打散了他们,不过没多久,两人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重拾儿时的友谊。

  一个是以浪漫为天性的文科女,一个是逻辑思维占主导的理科男,如果不是曾经在一起厮混过那么多年,这两个性格南辕北辙的人八杆子也打不到一起去。

  入学以来一直忙于恋爱的安雅现在终于清闲了下来,于是头一次意识到李岩这家伙很不正常,跟他火箭一样上扬的智商相比,他的情商可怜到接近负值。身为他的好友(而且很可能是唯一的一个),安雅觉得有责任把他导入正常人的轨道。

  她开始卖力地把李岩推销给身边的女生,谁知道那些女生在见过李岩以后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没办法,这年头内在美哪及得上高帅富,生活大爆炸里的美女潘妮也要经过漫长的岁月才会爱上其貌不扬的莱纳德。更何况李岩还不是莱纳德,他那毫不圆滑的处世态度以及一针见血的毒舌,更像人憎鬼厌的谢尔顿。

  安雅有些沮丧地想:李岩甚至还不如谢尔顿,人家除了怪和宅以外,至少还迷恋星球大战蝙蝠侠cosplay什么的,而她的李岩同学竟连个像样点的爱好也没有。

  为了推销李岩,她卖力地回忆他身上有哪些优点。第一条应该是真实,从小到大,她还没听李岩说过一句谎话。当然,或许也是因为那家伙认为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是正当合理的,完全没有遮掩的必要。

  但这一优点立即被女生们批得体无完肤:连句甜言蜜语也不会,说出来的真话能把人气死,这么容易得罪人,还不如虚伪的好。

  安雅只有继续搜索记忆。啊对了,善良有爱心,还乐于助人。小学时每周得小红花最多的就是李岩,路上碰见受伤的猫猫狗狗他也总要把它们抱回去治好才安心,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更是倾囊相助。

  结果她还没说完就被那些女生一顿猛批:他的爱心和金钱都浪费在别人和小动物身上了,作为他的女朋友还能分到多少啊。

  这样她提出一条,她们就否决一条,再加上许多匪夷所思的评论。最后安雅忽然就火了:“我看出来了,你们想要的就是那种高大威猛浪漫多金懂得花言巧语的公子哥儿!关键问题是,就算有这样的人放在面前,能看上你们吗?”

  发泄完她头也不回地跑了,边跑边纳闷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男的是这样女的也是这样,而且这还是在有象牙塔之称的大学校园里。

  物质至上,功利主义,充斥在他们身边的每一立方空气中。安雅很为李岩抱不平,毕竟,他是个很好的男生,可惜无人欣赏。

  流星惹的祸

  半夜3点安雅被电话吵醒,她迷迷糊糊地按下接听键,立即听见了李岩那有些兴奋的声音:“快,我在楼下等你。”

  安雅看看窗外黑沉沉的天:“你吃错药了?”

  “不是说好今晚去看狮子座流星雨的吗?”李岩的声音里增加了几分怀疑,“你忘记了?”

  忽然想起来了,这家伙也不是一点爱好也没有,他的兴趣就是观测天体,而且喜欢揪上身边的人一起欣赏。安雅跟他认识还不到一年的时候,就已经被迫把这辈子能看的星都看遍了。

  安雅打了个哈欠,万般无奈地开口:“等我5分钟。”

  她一定是疯了或者喝醉了,才在几个月前就把今晚的时间预定给了李岩。但答应了的事情就要做到,5分钟以后,蓬头垢面、穿着睡衣、睡眼朦胧的她就出现在了李岩的面前。

  李岩对她那不修边幅的邋遢形象完全视若无睹,兴高采烈地拖着她就往学校后面的小山上冲,据他说那是附近最佳的天体观测场所。

  并排躺在山顶的一块空地上,李岩这家伙服务周到地带上了防湿垫、大毛毯甚至还有饮料和零食,安雅盯着夜空看了很久,连颗流星的影子也没捞到,情不自禁地又打起了哈欠。身边的李岩却不失时机地向她科普起了星座知识,甚至对有关的稀奇古怪的传说也如数家珍。

  安雅觉得这有点像他们小时候所度过的许多个夏天,两家人坐在一起纳凉。大人聊着家常,小孩子玩闹累了以后就躺到凉席上数星星。她怀念起了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完全放松,无需伪装。哪像现在,如果哪天她忘了精心打扮自己,就这样蓬头垢面地出现在任何一个男朋友面前,那结果只有一个——分手。

  她偷偷看了身边的李岩一眼,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许反而是这家伙最适合自己,因为只有他全盘接受自己的优缺点,容忍她的所有坏习惯。

  “李岩,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丑爆了?”头发没梳脸没洗牙没刷,穿着睡衣趿着拖鞋,这个形象安雅自己都懒得看。

  李岩停下长篇大论,向她扫了一眼:“还好啊,比起你那晚喝醉了酒又哭又笑还吐在了我身上……顺眼多了。”

  能由着她深更半夜这样折腾还耐心地帮她拾掇干净再送回宿舍的男生,也就只有他一个了。

  安雅感慨地开口:“除了我家里的人,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就是你了。你要是个gay就好了,我可以永远跟你这样厮混下去而不必担心产生爱上你的冲动。”

  事实上,这段不遗余力地推销他的日子里,她发现自己产生这种冲动的几率大增,一方面自然是因为空窗期的寂寞,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在推销他的过程中,她才重新回想起他是个多么好的男生。

  “开学前你爸妈交代过我要照顾你的,而且……”李岩的话忽然停顿了一下,过了半晌他才用疑惑的口气说,“你说如果我是gay的话,你就不必担心产生爱上我的冲动。但是我不是gay,也就是说……”

  “流星!”没等他用逻辑思维把这件事搞清楚,安雅已经及时地转移了话题。

  竟然对这家伙有好感?他知道后的反应会打击死她的,她可不想冒这个险。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安雅狼吞虎咽着自己最爱的黄金猪扒饭,从失恋的阴影走出来以后,她的兴趣就完全转移到了美食上面。去他的体重超标和淑女形象,李岩说的对,无论胖瘦美丑,她仍然是她。

  刚想到李岩,这家伙就端着盘子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而且反常地没有立即加入扫荡美食的战斗。

  安雅困惑地抬起眼睛看看他,然后发现这家伙正拧着眉盯着自己,脸上的表情既矛盾又困惑。她吓了一跳,急忙费力地把满嘴的食物咽下去:“看什么?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这样吃饭?”

  李岩似乎下定了决心,摆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我一直在想那天晚上你说的事情……”

  哪天晚上?安雅张张嘴,忽然又心虚地闭上了。

  李岩无奈地叹了口气:“因为我绝对不可能是个gay,而且又想维持跟你目前的关系,所以我不反对你爱上我。”

  安雅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

  看见了她的表情,李岩内心挣扎了片刻,终于又勉强地开口:“好吧,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够有安全感的话,我也可以接受你成为我名义上的女朋友。反正我答应了你爸妈要照顾你,也省得你老去招惹一些乱七八糟的男生然后哭得唏哩哗啦地收场最后还要我来收拾烂摊子。当然,你介绍女生给我认识的那些可笑举动也可以停止了。这样总算一举三得,大家满意。”

  安雅目瞪口呆地听着,开始还有些气恼,听到最后简直有想爆笑的冲动:“李岩,你以为男女朋友关系就这样简单?成为我男朋友以后,你还要承担许多额外的义务。”

  李岩有些惊慌地望着她:“都有哪些?”

  “比如说,”安雅不怀好意地看着他,忽然凶猛地挥动手中的叉子,从他的盘子里捞走了他最爱吃的鸡腿,“你的就是我的,要有这个意识。”

  从李岩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的内心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但片刻之后他镇定了下来:“好吧。”

  安雅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别勉强。”

  李岩义无反顾地摆了摆手:“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你不会因为担心爱上我而疏远我了吧?”

  这傻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他们之间的友谊,安雅感到好笑的同时又有些感动:“你说,我们会不会永远这么要好,不因为任何事而改变?”

  李岩沉思了片刻:“理论上不可能。不过,我觉得或许能行。那么说,你同意了?”

  尝试一下又何妨呢?纯洁的异性友谊,或许终将会有升华成爱情的那一天,只要面前这书呆子像她一样进入青春期。

  安雅笑着点头,李岩的表情放松下来,终于开始扒拉自己盘子里的饭菜。

  吃了两口,安雅忽然有些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你的青春期什么时候才能来?”

  “什么?”李岩像傻瓜一样盯着她。

  “算了。”安雅笑笑。

  在这方面,她才是专家,所以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打败他,像他所说过的那样。

  (责编/方红艳 )

上一篇:半块雪糕     下一篇: 血溅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