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

作者:葛闪 来源:《三月三·故事王中王》

  任儿子多次央求,执拗的母亲还是宁愿老死在故土,也不愿跟着儿子去南方享受荣华富贵。母亲告诉儿子,老家有她喜欢的小河,有她眷念的村头的老柳树,还有院子里一只只丰腴的芦花鸡、小鸭、小狗、小兔……当然,最重要的是,这里还有儿子父亲的坟茔。母亲说,她得一辈子守着他,不离不弃。

  起初,儿子始终不能理解母亲,农村有什么好?城市里灯红酒绿、热闹繁华,比农村的寂寥荒凉要强上一万倍。随着时间流逝,儿子慢慢也就明白:故乡对于母亲来说,就好像终生存在于身上的胎记,外面的诱惑,也无法让母亲割舍掉对故乡的眷念。

  儿子怕母亲寂寞,所以尽量每天都给母亲打电话,但尽管如此,因为生意繁忙,交际应酬也多,难免有时会把打电话的事给忘记。聪明的儿子想到了一个招儿:老家的小河、小鸡、小鸭、小狗毕竟不能言语,如果给母亲买只八哥,跟着母亲学说话,听着母亲唠叨,时间久了,再模仿母亲说话,肯定能把母亲乐得前俯后仰。想到就做,儿子立即驱车到了花鸟市场,花了上千块买了一只八哥鸟。当然,送到母亲手中时,他说,不贵不贵,才二三十块买的!

  儿子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事业做得越来越大,在全国都开了好多家连锁店。以前,一年还能回家好几次,现在一年都难得回家一次。他常在电话里安慰母亲,等他把事业做到最大时,他就举家回老家,在老家的县城买幢房子,和她老人家一起住。每一次,母亲都是在电话那端只顾呵呵笑着,说儿子尽管做你的事,别担心妈!他还记得最后一次回家,母亲比以前仿佛要苍老很多,瘦小的身影在光影里更显得无比孱弱,让他愧疚得落下了眼泪。临走时,他用巴掌甩了一下那只笨笨的八哥,笑骂它说:“笨蛋,快点说话,陪妈逗乐!”那八哥只是嘎嘎叫了几声,表达对他的愤怒。

  他已经看到最灿烂的曙光在前方了,顶多再几年,他的公司就可以成功上市了。他一刻不敢停步,几乎每天都马不停蹄地忙碌。就这样,除了那次他回过老家,后来就连续五六年没回家了。他常在电话里问:“妈,那只八哥怎么样,会说话了吗?”母亲总是乐呵呵地说:“会了,会说很多话呢。”他心里高兴,这下好了,母亲有个能言语的伴了。

  六年后,他突然接到老家来的电话,是邻居打来的,说他母亲昏厥在地,幸亏被邻居发现,及时送到了医院,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他如闻晴天霹雳,立马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带着妻儿一起风驰电掣般地驾车向家里赶去。

  到了医院的第二天,尽管医院全力抢救,但最终母亲还是离开了人世。伤心欲绝的他为母亲料理完了后事,默默地坐在院落里沉思。村里的孩子来看母亲的八哥鸟,都说母亲的八哥鸟好笨,养了这么久就只会说一句话。他吹胡子瞪眼地朝着那些孩子,让他们别胡说,母亲早说了,八哥鸟聪明着呢,会说好多话哩。

  孩子们笑嘻嘻地不理他,只是走到屋檐下的鸟笼前,吵着嚷着让八哥鸟说话。八哥鸟倒也听话,听到人声马上就张开嘴,叽里呱啦地叫了起来。但果真如孩子们所说,翻来覆去却只会说一句话。他在旁边听着,陡然间整个人都傻愣住了,眼泪像是决了堤的洪水,刹那间就泛滥成灾了。

  那只八哥鸟说的唯一一句话是:龙龙,妈想你了!

  龙龙,正是他的乳名。

  (发稿编辑/周婷婷   插图/卢仲坚)

上一篇:妻子的鞋垫     下一篇: 送不出去的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