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富

作者:陈笑海 来源:《三月三·故事王中王》

  张丰在老家当装卸工时就学会了驾驶。几年来辗转南北谋生,钱没赚到,但他很容易就考了个驾照。无奈一个“月光族”买不起轿车,只是时不时外借驾照代扣分或者代驾,赚个好人缘,顺便上馆子吃几餐。

  他的租屋位于城中村,和一个花园小区毗邻,在阳台上即可看见那边进进出出的各式轿车。一辆红色奔驰引起他的注意,那款车至少也要七八十万。他做工的厂子的老板娘就开着那款车。张丰心里暗忖,车主不是有钱的主儿,就是个二奶小三。

  这天下午,张丰因一次操作失误,被突然闯进车间巡察的老板娘狠狠指责一番,还说要扣他工资。刚下班,他就满腹郁闷地回到租屋,站在阳台抽烟时,正好看到那辆红色奔驰停在下面,有个妆扮时尚的女子走出来,径直往小区大门方向走去。

  张丰抽完烟,怨气未消,神经质地从厨房捡来半截砖头,朝楼下扫视一圈,然后向车玻窗猛地砸过去。“砰”地一声爆响,顿时小区里的汽车警报声此起彼落。很多住户纷纷探出头来观望,见自己的小车没事便缩了回去。

  不一会儿,那辆轿车边围了一圈人,议论纷至沓来。业主们知道院落隔壁是城中村,有人说是那边的人仇富砸了车,有人说是车主冤家仇人所为,有人说是空中抛物意外砸中……那女车主和物业保安较上劲了,说自己刚去大门外收个快递,车玻璃就被砸了,要求他调取监控录像,寻找砸车凶手,如果查不到,物业必须承担全部损失。

  下班时间,进出小区的人很多,但是停车的地方正好是个监控死角,调取监控根本无法确定嫌疑对象。而女车主缠着保安,誓不罢休。保安正要拨打辖区民警电话请求帮助时,突然,人群中有位小伙往女车主面前一站:“你的车是我砸的,对不起……”

  “啊,是你砸的?”女车主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气势汹汹,暴跳如雷,“你可晓得,这车是刚买的,值多少钱吗!”那副模样,她恨不得将对方一口咬死,正欲扇上去一耳光时,被保安拦住。

  众人愣怔片刻,然后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那小伙。小伙一身休闲装打扮,显得挺镇静,操一口外地口音:“富姐,这车顶多也就百把万吧,赔偿你的车玻璃就是……”

  “嘿,你说得倒轻巧!”

  “我不是故意的,照价赔偿还不行吗?再说,你把车停在这地方,也应该承担一定责任。”

  “不管怎么样,你把我的车复原就行了!”女车主把小伙交给保安,大家商量了一会儿,最后,三方一道驾驶砸坏了前玻璃窗的轿车去了修理厂……

  虽然张丰不敢再往下看,但他坐在阳台里听得清下面的吵闹声。他犯疑了,明明是自己砸的车,怎么会有人冒名顶替去赔偿,对方出于什么目的?他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一切平安无事,也便将此事忘了。

  张丰做工的厂子不大,但经济效益不错,据说老板神通广大,还有其他衍生产业作为支撑。虽说他心里嫉恨老板娘,可这年头好工作难找,也只得硬着头皮干下去。

  有一天,张丰回租屋途中,忽然被人拍了下肩膀:“兄弟,有笔代驾生意,你做不做?”

  张丰回头见是个陌生男子,以为他认错人了就没搭理。不料,对方紧追不舍:“哈哈,我认识你,兄弟住兴盛花园旁的城中村,对吧?”

  张丰愣怔,瞪大眼睛:“你是?”

  “兄弟,我是经朋友推荐才找到你的,放心好了,保证不会骗你。”对方拍拍胸,脸上满是诚意。

  看对方不像戏弄人,二人就在路边谈了具体情况。代驾时间在晚饭后,正好是他下班休息自由支配时间,并不影响工作,也就答应去见老板。

  令张丰感到惊讶的是,请他代驾的主人住兴盛花园,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三十多岁年纪,打扮时尚得体,但不见其珠光宝气。代驾时间是每晚七点至十点间,行驶范围限于城区,每次三百元。这样的生意,就像捡钱一样,傻瓜才不干呢。按照协议,张丰接到女主人电话,就去指定地点把她接回兴盛花园,然后独自离开……

  这份意外工作,张丰干得挺卖力,每次接到电话后,就直奔停车地点,有时在酒楼下,有时在豪宅小区,有时在娱乐场所……张丰赶到指定地方时,大多时间她已在车边等待,即便自己提前抵达,也只需等几分钟,她就会赶到停车处。然后直接送她回兴盛花园,交车交钥匙,代驾费一次一结,真是赚个痛快钱。

  一般来讲,酒后才请人代驾。张丰发现女车主好像并没有饮酒,或许是担心疲劳驾驶,才请代驾吧。张丰对她充满神秘感,还是忍不住地问了女主人:“你又没饮酒,何必请代驾?”

  对方哈哈一笑:“我花钱请代驾,还需要理由吗?”

  想想也是,现在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和习惯可谓千奇百怪,网上还有国外富翁隔段时间就相互斗架一次的新闻呢……但身边这个女雇主勾起张丰强烈的好奇心,决意暗地探听她请人代驾的真正原因。

  张丰给那个中介男子打电话,对方总是处于通话忙碌状态。时间一长,张丰便和兴盛花园的保安混熟了。几经打听,得知女雇主名叫赵燕,是一家置业公司经理。张丰恍然大悟,现在有许多地产商让自己的小三经营一家小公司,对外名正言顺,又不失体面。张丰心里又顿生出另一个想法,那就是弄明白赵燕是哪个老板掌控下的经理。

  根据赵燕的住宅楼、车牌号,张丰很容易就搜集到有关她的更多信息,但并没有找到请人代驾的原因。而他从她的通话中得知,这辆奔驰就是曾被他砸了玻璃的车,心里难免生出几分畏惧和害怕。

  傍晚,张丰接到赵燕电话,去了指定的停车场。刚进院子,他就看到那辆红色奔驰,旁边却站有一个酒气熏天的男人。男人喷着酒嗝:“这是车钥匙,送我到兴盛花园。”出于谨慎,张丰假装先去方便一下,走到停车场公厕边打电话核实,赵燕只说了两个字“没错”就匆匆挂机。

  回到兴盛小区,张丰交车钥匙时,才看清楚,送的客人正是为自己介绍代驾工作的男子。他屏气凝神,稍作镇静,然后惊叹道:“哎呀,你不是替我介绍这份代驾工作的大哥吗?”

  “你终于认出我了,没骗你吧?以后,你叫我秦哥好了。”

  张丰握紧对方的手摇个不停,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秦哥,太感谢你了!”

  “既然你已经认出我,也就不必隐瞒什么。你应该知道代驾的奔驰就是你曾砸过的那辆车吧?”

  “你……”张丰刷地脸一红,噎得说不出话。

  “其实,我应该感谢你才对!哈哈,要不是你那天砸了赵老板的新奔驰,真还成就不了我现在的生意。”

  张丰一时蒙了,可接下来秦哥的一番话,令张丰茅塞顿开。

  秦哥以前是个水电工,尽管技术过硬,收入不菲,但帮人打工并非长远之计,后来自己开了家装修公司,几年打拼下来,也算小有成就。这个城市的装修业发展迅猛,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得知置业公司的赵老板和自己住在同一小区时,秦哥便想去接近她,承揽她所开发楼盘的装修业务。可人家是美女大老板,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秦哥住的房子的阳台正对着城中村方向,因他有摄影的业余爱好,没事时喜欢在阳台上拍摄城市风景。说来也巧,张丰举砖砸车的镜头正好被他逮到了。住城中村的人大多很穷,砸车的人要么怀有仇富心理,要么和车主有过节儿。回放画面时,他居然发现,被砸的那辆车正是赵燕的。当时他就怦然心动了,见保安在监控录像里没能找到嫌疑对象,秦哥觉得机会来了,如果自己去承担损失,岂不一下子就和她拉近了距离……

  “秦哥,你赔了她多少钱,我还你!”

  秦哥喷了个酒嗝,摆摆手道:“你有仇富心理当然可以理解,但你必须知道,多数富人也是通过多年拼搏创下的财富。如果一个人一味地仇富,而不努力地去缩短和富人的距离,那种人生未尝太失败太可悲了……”

  张丰低垂头,嘴巴嗫嚅了几下,没说话。

  “别以为赵燕是富二代,她现在的公司也是他们夫妻俩打拼创下的基业,可她老公去年突发心脏病去世,如今她独自一人同样把公司打理得红红火火。”秦哥拍了下脑袋,突然想起什么,“对了,赵老板准备成立一家代驾公司,缺一个部门主管,通过这段时间的考察,你是最佳人选。”

  张丰忽然明白什么,泪水潸然而下,心里说:我也要抓住机会,通过努力成为富人!

  这个夜晚,张丰认真回忆着自己所走过的路,失眠了。他走到阳台抽烟,心中的郁结渐渐解开。城市灯火,分外明亮……

  (责编/黄素萍 插图/卢仲坚)

上一篇:送水     下一篇: 无新客入住就不用退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