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名人故事

铁证:“狼牙山五壮士”的真实细节清明祭英烈

2022-05-13 19:34:04

铁证:《琅琊山五壮士》真实细节不容置疑

为了庆祝清明节,有一种记忆叫做守护者

又是一个清明年。万物生长,思想生长。

在我们缅怀先人、哀悼逝者、哀悼逝者的同时,也不能忘记那些为民族解放和人民幸福英勇牺牲的英雄。但这绝不是淡淡的悲伤,也不是泪水浸湿的悲伤,而是需要深深的怀念和坚定的保护。

因为,只有记住,才能感知英雄的力量;只有守护,才能守护中国人民心中的精神高地,守护民族的希望和未来。只有这样,生前的英灵才能永远留在人间,英灵死后才能安然入睡。

谁在抹黑?

2016年3月3日,“琅琊山五壮士”后裔致函全国人大,呼吁尽快制定相关法律,保护英雄烈士的名誉。 20多年来,有这样的人别有用心地质疑甚至抹黑这段被英雄的鲜血染红的历史,但层出不穷的争议和恶意诽谤却永远比不上真实的存在。

1994年7月9日,某报刊头版头条——“五人重于泰山,一人轻于羽毛——琅琊山六人。”文章写道,当时的“五壮士”不是五个,而是六个小队中的六个。其中,小商贩副班长吴锡顺被敌伪说服投降后投降。

真的有这种事吗?不!这句话出自一部名为《五勇士》的剧。该剧借鉴了苏剧中以汉奸衬托英雄的表现手法。当《琅琊山五壮士》的故事上演时,一个名叫吴锡顺的叛徒被处理。文章将文学加工的戏剧作为真实的历史发表。不料谬论传开,河北、浙江、广东、广西、湖南等地媒体纷纷转载。 “五壮士”之一的葛振林和最先采访幸存战士的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区政治部宣传官钱丹辉立即挺身而出得知此事后,证明六班二排七连都不是这样的人。很快,有关报纸进行了自我批评。

就在一年之后,关于“琅琊山五壮士”的又一负面新闻出现在报纸上。这篇题为《庄歌唱琅琊山》的文章认为,两位幸存者之所以能在这场灾难中幸存下来,是因为他们没有“跳崖”,而是滑下悬崖。这一说法也遭到了葛振林和目击者的解放军报的驳斥。

此后,对“琅琊山五壮士”的抹黑沉寂了许久,直到葛振麟去世,海外华文媒体“失去了机会”,刊登了一篇题为《琅琊山五壮士》的文章。被炒作”的真相! ”帖文,称这五名壮汉是雨柔乡逃兵,村民通知日军镇压,将五人骗至琅琊山。是新的,但是真的没有历史依据找,绝对是谣言。”

微博兴起后,对“狼牙山五壮士”的抹黑猖獗。 2013年9月19日,北京某杂志发表文章《琅琊山五壮士小学教材有很多不准确之处,迅速被一些新媒体转载,影响迅速扩大。11月8日同年,杂志发表文章《琅琊山五壮士细节差异》(以下简称《细节》),用“挖墙”的方式质疑这群英雄。

《琅琊山五壮士》的负面信息发布者几乎都以“言论自由”为挡箭牌提问。但“言论自由”不能无边无际,胡说八道可能招来官司。 2013年11月23日,网友鲍迪克在“详情”中截取了一个“详情”并在微博上发文:“炎黄春秋:狼牙山五壮士拉了群众的萝卜”,并附上文章链接“详情” ”。随后,商务部研究所梅新宇、《国企》杂志社研究部主任郭松民先后就此事发表评论,对走私者进行了声讨。

怀疑疑点

在对《琅琊山五壮士》的质疑中,“最重要”的应该是属于“详解”一文。文章引用了大量档案资料,主要质疑从哪里跳崖、如何跳崖、敌我双方伤亡、萝卜是否从群众中拉出来等细节。此处作者敢于出几招。

地点:“小莲峰”VS“棋盘陀”VS“小莲瓣峰”文章《详情》中写道:“至于跳崖地点,‘五壮士’幸存者还活着的时候,没有完全的共识。”葛振林说跳崖是在七盘沱山顶附近的一座小山上,宋雪怡也说是七盘沱山顶,这是怎么回事?

要回答这个问题,看很多文件是没有用的。最好在现场走一圈,看看,问问题,然后你就会明白。琅琊山属太行山脉,自西南向东北延伸,最高峰1105米。它不是一座孤立的山。共有5座山,其中大小山包36个。远远望去,犹如一排狼牙刺破天际,故名。不过,除了七盘陀、莲花峰等少数山包因为“时髦”的外表而有形象名称外,大多数平庸的山包都是“无名之辈”。因此,葛振林在1957年回忆往事时,将跳崖附近描述为“连成三座小山丘”,但又说不出具体名称。 “陀”是一个比较大的地理概念,范围很广,往往包括几座山丘,棋盘包括小莲花峰。作为副班长,葛振林的回忆比较准确,而宋雪怡的说法稍有错误,但也不能错,因为在宋雪怡眼中,靠近悬崖的几座小山都可以称为“棋盘拓”。

《详情》一文称,发现“五壮士”跳崖并非在七盘陀之巅,而是在“小莲瓣峰”。事实上,在此之前,官方已经确定,那个壮汉是在小莲峰跳崖的。 1999年,易县政府经过多方考察,将“小莲花峰”确定为跳崖地点,并搭建了铁架标志。 2014年9月1日,国务院发文确认小莲花峰是权威的“官方认证”。在人民日报等媒体公布的《国务院公布的首批80座全国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中,“小莲花峰”的名字也很容易找到。矗立在七盘陀山顶的“琅琊山五壮士纪念碑塔”于1986年落成。当时官方并没有确定五壮士跳崖的地方是小莲花峰,所以在七盘陀上搭建是没有错的。

“细节”给人的感觉是作者发现了“新世界”,但他发现它的必要性是什么?反倒是作者担心《细节》的作者是“因小而无大”,没看出来。否则,“小莲峰”怎么会写成“小莲瓣峰”?

《详情》对这个细节的质疑,暗示官方在“撒谎”,事实证明,无论是当地政府的架塔作业,还是国务院的公开认证,官方都符合时代要求进步和现实。

动作:“跳崖”还是“跳崖” 《详情》引述1995年发表的《庄歌唱琅琊山》一文,称葛振麟和宋学义“活下来”是因为没有。 “跳崖”,却是“滑下悬崖”。这篇文章的依据主要来自“五壮士”所在第一团政委陈海涵的妻子陈寻,但她既不是目击者也不是目击者。三手”信息。因此,文章在细节上漏洞百出。而这篇文章没有命名,可能是因为心虚,怕被骂,毕竟涉事的人还活着。

《详情》称葛振林等人对文章进行了全面批驳,“但对‘滑倒’的说法没有任何反驳”,大概是无知。当时,葛振林针对“三跳二滑”的说法发表了如下郑重声明:“这就像去年的《琅琊山六人谈》,纯属捏造,是攻击诽谤。对抗五位英雄。”

《详情》试图进一步证明葛振麟和宋学义是“跳崖”而不是“跳崖”,所以引用了葛振麟的几段自述:“跳下后,作为他的身体一碰到一棵树,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出去抓住了它。树枝……”(1957); “当年,我和宋雪怡从悬崖上跳下,醒来,忍着痛苦爬上山坡……”(1995); “我往这边跳,跳下啊,层层叠叠的树……”(2005)

每次回首往事,葛振林明明说自己是在“跳”下悬崖,但“细节”却选择性盲目,坚持要走“滑倒”二字,真是让人无法理解。“细节”引用当地报纸20多年前一篇不靠谱的旧文,重申“滑崖论”,有意无意地传达一种感觉:葛振麟和宋雪怡胆小,不够英勇,伤害了两位幸存的勇士闪亮形象.

其实宋学义事发后腰部一直没有伸直,左眼被划伤,1944年退伍,靠“腰牌”(缝制的帆布子弹袋)度过余生进入钢板)。制作)来支撑上半身,并在农业中度过一生。当他去湖南看望老战友葛振麟时,葛振麟夫人王桂柱对宋学义的印象是:“我腰不好,走路很慢,还得靠在墙上。 。” 1971年,宋学义去世,享年53岁。

伤亡:5500或84、224 关于日军1941年突袭晋察冀军区双方伤亡情况,《详情》援引两组数据。一组来自中方:“歼灭日伪军5500余人”;另一组来自日方:“84死224伤”。这样的对比似乎在告诉人们,八路军在吹嘘自己的战绩。

“细节”喜欢挑细节,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细节——档案资料中的“伪”字。日军是出了名的难打,所以八路军歼灭的敌军大部分是伪军。在计算战斗结果时,出于提振士气的需要,日军和伪军一般是合二为一的。当时参战的日军有6万多人,伪军有1万多人。 《聂荣臻编年史》记载“全歼日伪军5500余人”,日军称伤亡308人。数据不一致也不足为奇,因为“失踪者”大多是被歼灭的伪军。

此外,《详细》中引用的日军伤亡数据仅来自第110师,日军至少有3个师。其他2个师(21、33个师)的伤亡没有在“华北安全战”中记录,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人员伤亡。 “详情”引用中国数据,使用“全部数据”,同时引用日本数据,但只使用“部分数据”。一致的结果只能是不一致的结果。

退一步说,战争双方伤亡人数统计不一致,这其实是军事战争史上的常识。不要只用显微镜看狼牙山,还不如带上望远镜看看古今中外战争史。你会发现,战争双方在同一场战争的伤亡数据上往往有不同的统计数据,而且完全一致的情况极为罕见。

萝卜:挖?已经吃了? 《详情》援引葛振林回忆说:“我刚才忙着打架,不觉得累,但停下来就又饿又渴,特别是不愉快的口渴。恰巧山里有一些零散的萝卜。 ,我们也顾不得了,大家都拔出来吃……”《细节》捕捉了当事人记忆中的宝物、无限遐想的鳞片和半爪,将“挖胡萝卜”事件提升为八路军违抗群众纪律的高度。

葛振林早在1957年就留下了上述说法。半个多世纪以来,没有人觉得八路军与日军不战而退时,挖了几个零散的萝卜吃是多么严重。食物或水。问题。但说到“细节”,就变成了八路军不顾群众纪律。网友“令狐边疆之一剑飘红”说:“作为一个在琅琊山脚下长大的人,我知道我们的祖先为抗战牺牲的惨烈。萝卜是什么?萝卜"

值得一提的是,已经有人去狼牙山实地考察,得到的情况是:“只要有种子,就会结果。萝卜不是普通人专门种的。”人。”

《黑历史》的“黑技术”

《细节》质疑《琅琊山五壮士》的四个细节,本身就值得质疑。更重要的是,《细节》虽然质疑了一些细节,但并没有也不敢否认一个最基本的事实——五强者宁死不屈。 《详情》为什么是“扔西瓜摘芝麻”?郭松民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用细节否定本质,用细节差异否定历史的大是非。”

此外,“细节”还习惯于使用当事人的不一致来陈述同一件事。所谓的提问。然而,人类的记忆会出错也就不足为奇了。此外,这些不一致之处大多是微不足道和无关紧要的细节。葛镇林和宋雪怡,一南一北狼牙山五壮士故事,只见过4次。

根据一些人的假设,如果目击者没有一致的记忆,共产党的宣传人员就会“补救”。那么,葛振麟、宋雪怡等人的记忆为何会出现不一致?殊不知,共产党为了维护历史的全面性和客观性,允许这种“不一致”。

作者手头有例子。比如1936年的“南洋事变”中,叶飞和支队队长陈婷身陷险境,侥幸跳崖脱险,但细节不同。很多文章说陈婷背着叶飞跳崖,也有人说陈婷开始躲在茂密的森林里,等待敌人散去救叶飞,但叶飞和陈婷的都没有回忆录是这样的:叶飞河说陈婷也跳了下来,但陈婷说他和叶飞在危难时没有在一起。他先回部队,第二天叶飞就到了。可见,这件事比“琅琊山五壮士”的“矛盾”要复杂得多。

针对这一分歧,1982年12月7日,叶飞在闽东会见党史学家时说:“我和他(陈婷,作者注)核实过,他仍然坚持他的……。 ..记忆的问题不是绝对的。所以建议大家整理史料的时候,不要坚持不变,但要注明是谁说的,没关系。说的人有责任,保留这些材料是有好处的。”

日本人怎么说

详情用非常积极的语气说道:“敌方人员,他们也是目击者,但目前缺乏他们对此事的陈述。”然而,在文章中引用的日本人编纂的《华北政治战争》一书中,有两名日军总结了“共军”“横扫”印象的细节——“负责掩护撤退的部队”主力军,就算兵力再弱,也要顽强抵抗。” “当共军哨兵撤退时,他们往往会向与主力相反的方向撤退。”日方在撰写这两篇文章时,虽然没有直接提及“狼牙山五壮士”,但肯定了此类事件的普遍性。

笔者电话采访了以搜集日军史料着称的国内知名专家萨苏,意外从日方免费获得了一些关于“琅琊山之战”的资料。

在萨索提供的8份文件中,最有价值的是当年的两份日本报纸。其中一份报纸的标题是《山西大扫除——狼牙山大败战败》,作者是驻石家庄特派员矢岛。报告描述了日军动辄歼灭八路军游击队七千、三千人的英勇战功。至于那些零散的,他们都没有“资格”进入限定页面——包括“琅琊山五壮士”。这不难理解:八路军在琅琊山有一个宣传纪念三烈二壮士的过程。日军将五人逼下悬崖时,他们并不知情,也不可能在即时报告中特别注明。 直到 1943 年 9 月日军再次横扫,狼牙山有一座“三烈塔”(1942 年 7 月竣工),才知道并用大炮将其摧毁。

萨苏告诉笔者,1941年,晋察冀军区在抗击日军的斗争中产生了许多英雄人物和感人事迹。 “琅琊山五壮士”只是其中之一。只能是一个,再怎么感动别人和其他事情,也只能受一点“委屈”,结果鲜为人知。萨索提供给作者的另一份报纸《朝日新闻》记录了当时发生的一件感人事迹。这篇题为《连婚戒都有抗日文字》的报道称,日军击毙一名八路军干部,发现他戴的婚戒内圈刻着四个大字——“抗日救国”。国家”。

如果把目光从狼牙山转向广阔的抗日战场,你会发现我军中还有不少“跳崖英雄”:

1940年夏,天津丰集县盘山莲花基地,八路军7名战士跳崖,仅马占东幸存;

1942年12月,5名八路军士兵在河北省涞水县草坝岗村丹丹坨跳崖,一名排长未跳崖中弹身亡,其余4人继续跳下悬崖去死;

1943年春,在北京房山十渡镇老猫山,6名八路军士兵跳崖而亡,无一人留下姓名;

1944年3月,50余名八路军士兵在内蒙古宁城县汕头乡李营子千山跳崖。

其中,最感人的是1942年底在河北省涞水县跳崖的王文兴,年仅18岁。他怕高处跳起来,用白毛巾捂住眼睛……躲在对面洞里的人目睹了这一幕。第二天找到尸体时,白毛巾还蒙着眼睛。优越。

如果“琅琊山五壮士”只有一个,可能是偶然的,但“跳崖英雄”这么多,绝对不是偶然的。这是一个民族不朽灵魂的地位,这是一个军队铁血基因的传承。

面对射向英雄的“毒箭”,我们不能无视他们,更不能成为同谋者的帮凶。守护英雄的精神和荣耀,为英雄形象筑起坚实的屏障,是我们对他们最大的尊重和纪念!

徐树堂文超

相关推荐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由编辑从互联网收集整理,如果您发现不合适的内容,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 就爱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冀ICP备2022007662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