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银

作者:郑武文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明朝正德年间的一天黄昏,益都县副都头李豹满头大汗急匆匆地跑进县衙,向县令汇报剿匪之事。

  县衙里走出来的却是县令的小妾嫣红。嫣红说:“全县蝗灾严重,老爷自你们离开就去视察灾情了,至今尚未回来。李都头战况如何啊?”李豹长叹一口气,知道多说无益,一下子瘫坐在衙前。

  此时众衙役也气喘吁吁抬着一具尸体来到衙前,将人放在台阶之下,呼来仵作验尸。仵作说:“张都头武功盖世,方圆数百里无人能敌,却被人一刀砍下脑袋,丝毫没有反抗,可见杀他的人武功之高,高不可测啊!”原来衙役们抬来的断头男尸正是都头张虎。

  李豹不禁冷汗直流:“难道土匪当中真有如此武功之人?那我等是无力剿匪了,只能再求救知府大人派兵围剿。”仵作叹一口气:“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张都头在毫无防范的情况下,被人一刀砍掉了脑袋……”

  大家正在议论纷纷,县令何其远带着两个随从风尘仆仆赶来。看到眼前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转身对李豹说:“益都县西邻群山,连年匪患不绝,抢掠百姓,打劫客商。知府大人屡次责备本县办事不力,特派你和张虎二人前来协助剿除匪患。本县也对你二人深怀期望,委以重任,没想到初次剿匪,就让张都头为民殉难,让我如何向知府大人交代?对了,李豹,你先说说怎么个情况。”

  李豹说:“今日凌晨,我等辞别大人,清晨即到方山脚下,想要打匪首王麻子一个措手不及。怎奈山高林密,地势险峻,硬攻肯定损失巨大。而且土匪好像得到密报,戒备相当森严。我们正在踌躇,张都头得到密报,然后孤身一人去了侧面山头。天已近午尚未回来,我们就安排几个衙役前去寻找,却发现张都头早已身首异处倒在血泊之中,大家无心恋战,只好暂时回来,再作打算。”

  何县令怒道:“这些土匪甚是可恶!本县恨不得即刻出发铲平他们的匪窝。只可惜事有轻重缓急,益都县遭遇蝗灾,庄稼几近绝收,百姓饿殍遍野,承蒙朝廷拨下赈灾款银,明日即到,还望李都头全权管理灾银,以待逐步拨放。剿匪之事,我们再从长计议。”

  第二天,朝廷钦派的赈灾款由锦衣卫袁成带队运到益都县。县令何其远亲自带领县里官员叩谢皇恩,并委派李豹全权管理发放款项。县令还设宴招待了袁成,对于县里所遭变故痛哭流涕地做了汇报。袁成说道:“因为朝廷另有安排,所以袁成不敢耽搁,不过我所带来的一千精兵可以暂留县里,由何县令全权指挥,先完成剿匪大事,而且随行还有两门火炮,对于剿匪定能派上用场。”何县令一揖到地,对袁成感激涕零。

  第三天,袁成回京。何其远忙完县中杂务,带领衙役、士兵浩浩荡荡开进方山。到了山下,二话没说,先支起大炮,轰隆隆打了几炮,山门顿时坍塌,众军士一鼓作气,冲上山去……却发现是一座空山,哪里还见王麻子半点儿踪影?既然进得山来,又有精兵相助,何县令便趁热打铁,又端掉了几个匪窝。最后自然是大获全胜,一伙人浩浩荡荡返回县衙,准备向朝廷请功。

  可是刚进县城,就发现遍地狼藉,在家留守的李豹哭哭啼啼跑来,一下跪倒在何县令面前磕头:“老爷啊,大事不好。你们去剿匪,王麻子却早已经得了消息,带领一千土匪,骑着快马,直接抢走了赈灾银两!小的无能,还求老爷饶命啊!”何县令长叹一声:“赈灾银两乃是朝廷发放,我想饶你,怕是也饶不了啊!为了大家活命,我也只好挥泪斩马谡了。来啊,先把李豹绑了,待我奏明朝廷,秋后问斩!”

  何县令回到县衙,紧闭大门,温上一壶老酒,小妾嫣红扭扭捏捏出来,坐到何县令腿上,边喝边唱,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声未毕,老管家慌慌张张跑进来。

  何县令把脸一沉:“真是不懂规矩!谁叫你进来的?”老管家却一下子跪倒,结结巴巴说:“老爷,大事不好了,朝廷那一千精兵把我们县衙包围了!”

  正说着,传来咚咚的敲门声,何县令叹一口气,对嫣红说:“看来我们还是高兴得过早了,把那一千精兵忘了。还好老爷我做得天衣无缝,谅他们也看不出什么破绽。”于是气定神闲地去打开大门,却发现站在面前的是锦衣卫袁成和青州知府。

  何县令急忙跪下给两位上司见礼,并顺口问道:“袁大人不是回京了吗?怎么又回来了?”知府厉声喝道:“何其远,你可知罪!”

  何县令说:“下官奉命剿匪,导致李豹丢失赈灾银两,有不可推卸的连带责任,还望知府大人明察!”

  袁成呵呵笑道:“何其远,你看这是何人?”身后兵士推出一人,看到那一脸麻子,何其远顿时战抖不止,急忙磕头如捣蒜:“大人饶命啊!下官该死!”

  知府说道:“这几年益都县匪患严重,我只道是你剿匪不力,把我的得力助手给你,却万万没想到是你勾结土匪。想那张虎,一身武艺,若不是给你磕头行礼,又有谁能一刀砍下他的头颅?”

  袁成又说:“受青州知府委托,我送来赈灾银两,假意回京,麻痹于你,实则藏在县城,将那王麻子抓获,让你罪行大白于天下!”

  随后,袁成将何其远押解进京,并在县衙后院搜出赈灾银两,由知府大人亲自督办,发放到灾民手中。

  选自《佛山文艺》2016.6

上一篇:兄弟盒     下一篇: 雨神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