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宝走龙宫

作者:张保学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山海关西北有个长城口子叫义院口,口子外有条河叫起河,起河上北山根子有一个很深的汀,叫蛤子汀,旁边的村子就叫蛤子汀村。清顺治年间,村里有一帮挑货郎做小买卖的,他们挑着挑子经常到口子里的骊城、山海关一带跑买卖,他们从家乡口子外挑一些地方土特产到口子里叫卖,再从口子里趸一些时新的日用品到家乡兜售,有时还出山海关到奉天去做买卖。

  蛤子汀村有一位小伙子姓翟,小名叫石头,老实巴交,父亲去世得早,他从六岁起就跟寡妇娘一起过日子,娘儿俩没啥来钱道儿,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石头二十大几了还没说上媳妇。一日,老娘对石头说:“儿啊,咱庄上几个跑小买卖的挺挣钱的,你也跟他们搭帮跑跑,万一能跑出个样儿来,也好娶个媳妇,生个一男半女的,到老好有个依靠。娘都奔七十了,说不定哪天一口气上不来,你可咋办呢。”

  石头说:“娘,我不去,我在家种地陪娘,不是说有娘在,儿不远游吗?” 老娘笑笑说:“做小买卖,三天两头就能回趟家,哪是远游啊。就咱家那点薄地,赶上好年景能将就够咱娘俩糊口,若遇上灾年就得吃糠咽菜,这个样子哪家的闺女肯进咱家门呀!去吧,趁着现在娘还能动,还能给你看着家,等娘爬不起来那天,啥都晚了。出去挣俩钱,好把日子过起来,等娶上媳妇,生个孙子,娘死也无憾了!”

  石头有些犯怵地说:“娘,可我啥也不会呀?”

  老娘说:“看人家咋做你就咋做,要不让你老舅家你表兄带带你,你表兄赵义就是那帮人里边的。”

  石头说:“娘,我听您的,只要我表兄肯带我,我就去。”

  老娘高兴地说:“好!我这就找你表兄去。”

  后晌,老娘就回来了,她兴冲冲地说:“儿啊,你表兄同意带你,娘给他留下一些银子,让他帮你置办货郎挑子和这次出门的货物,你表兄说后天就起程。”

  石头激动地说:“娘,后天我就跟他们去。我不在家,娘要处处当心。”

  隔一天后,石头挑起货郎挑子就和村里的货郎帮上路了。因是秋末冬初季节,这次他们置办的货物是皮张。东北较冷,他们就往奉天方向奔。他们过了义院口,沿海阳、榆关,到山海关的老龙头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大家都觉得肚子饿了,几个人把挑子一撂准备吃饭去。

  赵义说:“石头表弟,咱们吃饭去吧。”

  石头说:“表兄,你们去吧,我娘让我带黏饽饽来啦,我就不去了。”

  赵义说:“城里边有家古城包子铺很有名,可好吃呢,你也去吧,表兄给你掏钱。”

  石头就从挑子里拿出一个布包,说:“我就吃这个了,你们去吧。”

  看石头真不想去,赵义说:“中,你不去,就看着货挑子,我们几个去。”

  石头笑着说:“中,那你们可早点回来呀。”

  几个人都吃饭去了,只剩下石头一个人,他从布包里拿出老娘给他带的烤得亮黄亮黄的黏饽饽,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静下来后,他听到不远处传来轰隆轰隆声,细听又有哗啦哗啦声,听声音好像是从南面传来的。年轻人好奇,他就向南寻去。石头长这么大没看过海,他望见南面蓝莹莹的都是水。他走过去,只见波涛滚滚,触天接地。他心里叹道:“妈呀!这大河咋这么大,无边无岸的,还哗哗响,怪吓人的!”

  他瞧着海浪涌动,一波一波地泛着白沫沫,很是好看。这时,他忽然看见海边的沙地上有一个小锅似的绿古沾沾的东西,他捡起来看了看,嘟哝着说:“啥玩意儿呢?拿回家盖酱缸还挺好的。”他忽然想起,他还看着大家的货郎挑子呢,于是拿起这东西往回走,还好,那时人烟稀少,货郎挑子没人动过。

  等到同伴吃饭回来,看到石头捡了个大王八盖子,表兄赵义就说:“石头,从哪捡个这么大的王八盖子?”

  石头回答:“从那边的大河边上捡的。”

  大家都笑了,说:“你们家的河有那么大呀?那是大海。”

  石头憨憨地一笑,说:“哦!是大海呀,怪不得看不到边呢。”

  他们又起程了,石头把王八盖子挂在挑子上。赵义说:“石头,那破王八盖子你还带它干啥?有啥用,挺沉的,还不快扔了。”

  石头说:“不沉,扔了怪可惜的,拿回家去盖酱缸挺好的。”

  几个人挑着挑子出了山海关,往奉天去,沿途叫卖,晓行夜宿。石头的王八盖子晴天挂在挑子上,赶上雨天扣在头上当帽子戴。自从有了这个王八盖子,雨天,石头身上一滴水都没有,遇上刮风,别人的货郎挑子被刮得东倒西歪,他的挑子纹丝不动。由于他总在后边走,谁也没有发现,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是王八盖子的作用。

  话说这一天到了奉天,真是繁华之地,叫卖声不绝于耳,各路商贾买办有的是,推车的,担担的,骑马的,坐轿的,熙熙攘攘;唱戏的,卖艺的,歌舞升平;各种点心、小吃比比皆是。石头的眼睛都不够用了,东瞧瞧西看看,甚觉热闹。他从一家珠宝店门前经过,珠宝店的掌柜一看到他挑子上的王八盖子,急忙迎出来,说:“老乡,把你这个东西给我看看中不?”

  石头说:“中,你就看呗。”

  掌柜将王八盖子拿在手中,翻过来掉过去看了好一阵子,抬起头来说:“老乡,把你这东西卖给我吧,要多少银子给你多少银子。”

  石头是个实诚人,说:“我这也是白捡来的,没啥大用处,想带回家去盖酱缸,你要是用得着,就送给你吧,还要啥钱哪。”

  掌柜说:“那太感谢你了,听你的口音,是口子外起河一带的人吧?”

  石头说:“是的,我是起河边上蛤子汀的,到这里做点小买卖。”

  “那正好,我家离你家不远,你回去给我捎封信呗?”

  石头有些为难地说:“行是行,可我等不及了,我的伙伴都走远了,我得赶紧追他们去,我头一次来奉天,我怕走散了,找不到家,我得走了。”说完挑起挑子飞也似的跑了。

  掌柜在后边喊道:“别忘了给我捎信,我会找你的。”

  到了晚上,货郎帮的几个人把挑子里的货物卖完了,找个小客栈住了下来,几个人简单地吃过晚饭,就睡觉了。劳累了一天,他们躺下便“呼呼”睡着了。

  石头感觉有人和他说话,他睁眼一看,原来是珠宝店掌柜来了。掌柜说:“明天你们就要起程回家了吧,信我带来了,你给我捎回家去。”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封好的信。

  石头说:“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儿啊?”

  掌柜说:“我家也在蛤子汀。”

  石头看看掌柜,说:“你是蛤子汀的?那以前我咋没见过你呢?”

  “我不是长年在这儿做买卖吗,很少回家的,你哪能见过我呢。”

  石头说:“你姓啥呀?你家是庄东还是庄西呀?得告诉我清楚。”

  掌柜说:“这些都不用,你到蛤子汀边上喊‘有信来呀’,连喊三声,就会有人来接你。”说完掌柜就不见了。

  石头一下子就醒了,原来是一个梦,可他向枕边一摸,还真有一封信,跟梦里的一模一样,他悄悄地把信掖起来了,没对任何人说。

  石头等人从奉天做买卖回来,到了家里,好好睡了一夜的觉。早晨起来后,石头想起了那封信,便对母亲说:“娘,我出去走走。”

  石头走出家门,直奔村外的蛤子汀。说起这蛤子汀,并不是很大,比一个院子大不了多少,可是深不可测,水面泛蓝。石头来到汀边,连喊三声:“有信来呀。”不一会儿工夫,就从水里钻出一个穿得很漂亮的中年男人,走水如履平地来到石头面前,说:“你是从奉天回来的吧?我家主人有请。”

  石头说:“那么深的水,我进去还不淹死呀。我可不能下去,把信交给你我这就回去了。”

  中年男人说:“我家主人要见你,有事跟你说。没事儿,你闭上眼睛,我就能带你下去。”

  石头只好闭上眼睛,只听耳边“哗哗”响,一阵响声过后,男人说:“你睁开眼吧,到了。”

  石头把眼睛睁开一看,眼前是座很漂亮的房子。中年男人领他往屋里走,只见迎出来的是奉天珠宝店的那位掌柜,掌柜笑呵呵地说:“你可来了,我恭候你多时了,快进屋吧。”传说过去在城市里开珠宝店的都是江河湖海里的水族,他们想通过开珠宝店,把属于他们的东西都收回去。

  石头很纳闷:“你怎么在这里呀?”

  掌柜说:“这里是我的家呀,你把你捡到的东西送给了我,又不要报酬,我们也得够意思才是。我没有别的可报答的,请你到我们家吃顿饭,这顿饭会对你有好处的。”

  这边说着话,石头斜眼一看,看见厨房里正在做饭,一位老太太端着一个大海碗,从鼻孔里往外拉鼻涕,到碗里就成面条了。不大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就端上来了,闻着好香好香,馋得石头直流口水,可一想到是从老太太鼻孔里拉出来的,又想吐。最后他一口也没吃。

  掌柜问:“你咋不吃呢?这是专门给你做的。”

  石头回答说:“我一点都不饿,不想吃。”

  “那太可惜了,这不是普通的面,你不吃会后悔的。这样吧,我给你带一坛小米回去吧。”

  石头忙阻拦说:“带那玩意儿干啥,我们庄户人不缺小米。”

  掌柜摆了一下手说:“我的小米好,且不是一般的小米,和你们家的不一样。”

  “我家的小米也好,我种地不偷懒,人家耪三遍,我都耪四遍,耥两遍,全庄的谷子,哪家也没我家的长得好,碾出的米粒大又黄,可好呢。”

  掌柜说:“你就别说啥了,走时务必拿上一坛。”

  “我这就走了,出来时间长了我妈不放心。”石头说着抬起屁股就要走。

  掌柜说:“到我这儿来一趟,别空手回呀,把小米带上。”

  石头说啥也不肯带,掌柜示意接石头来的男子给带上。

  石头被那中年男子领出来,说:“你还闭上眼,我送你回去。”

  石头闭上眼,耳边又“哗哗”一阵响后,睁开眼,已到了蛤子汀的岸上了。送他的中年男子从怀里拿出坛子说:“这是送给你的,你拿着吧。”说着就往石头的怀里塞。石头往后一闪身说:“我说不要就是不要。”他这一躲不要紧,只听“扑通”一声,坛子掉在了河里,小米也撒到了河里。

  中年男子惋惜地说:“你这个人咋这样没好命啊!你知道不,你捡的那只大王八盖子是万年老龟脱下来的,里边有夜明珠、避水珠、避风珠,价值连城啊。你把它送给了我们的小龙王,小龙王为了感谢你,把你引到了这里,给你做长寿面,你一口都没吃。你知道不,那面是龙涎,吃了可以长生不老。小龙王看你没吃,又送你一坛米,你却把它弄到河里去了,你知道不,坛子是聚宝盆,小米是金粒子呀!唉,你没有那个命啊!”

  石头迟疑地问:“什么?他是小龙王?”

  “是啊,他是东海龙王的六太子,他平时在奉天开店,闲时就来起河的小龙宫。”男子说完就不见了。

  “啊!我进龙宫!看到小龙王了!”石头因为和小龙王打过交道,自然就有些仙气了,就不想娶妻生子了。他在家种地侍候娘,他家的地天干不旱,雨多不涝。老娘去世后,他就出家了,到板石峪山洞里出家修炼。据说他寿命很长,最后坐化成仙了。

上一篇:影子焦炭     下一篇: 蚊子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