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响三

作者:马卫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刘三响是土匪,不过他不像其他土匪总是偷袭、放火、奸淫、杀掠,而是明火执仗:每次抢劫前,都会放三次信号。

  第一次,离村庄三里地,放铁铳。

  第二次,离村庄二里地,放火药枪。

  第三次,离村庄一里地,敲铜锣。

  哪有这样当土匪的?所以,每次去了村庄,人早跑空了,没跑的是大户人家,有枪有炮有家丁碉楼垛子,抢不了。所以,刘三响收获甚微,五六十个兄弟全都面黄肌瘦,病病歪歪的。

  师爷向歪嘴给刘三响说过多次,自古以来,哪有这样当土匪的?可是,刘三响就是不听,我行我素,直到1949年底。

  那年,国军退到川西,胡宗南的队伍连抢带骗,把人民推向水深火热之中。一时间,很多难民生活无着落,干脆投奔刘三响。但刘三响缺粮,不收吧,这些人眼看着会饿死;收吧,自己又没有肉粮盐油养活他们,左右为难。

  他决定避开国军主力,到偏远点的苟家坪去抢劫一次。他已三年没有去那儿抢劫过了。

  还是老规矩,离村庄三里地,放铁铳;离村庄二里地,放火药枪;离村庄一里地,敲铜锣。

  没想到的是,这次村子里的人一个也没有逃,而是早早把粮、油、盐、猪肉抬到地坝,有的还捆了鸡鸭。

  然后人躲在屋内。

  刘三响令人收了东西,班师回巢。师爷向歪嘴百思不得其解—还有人自愿供土匪,并倾其所有,在所不惜?

  刘三响回到老巢,端着酒杯,慢悠悠地对师爷向歪嘴说,你现在明白了我为啥叫刘三响了吧?我们当土匪,也是为了吃饱饭,并不想伤害人,我们中哪个不是穷苦人出身?放了信儿,让他们人跑物留,免得误伤性命。

  没有人种地出粮,下次抢啥呢?

  师爷向歪嘴还是不明白,为啥这次人们自愿献粮献油献盐献肉呢?

  你啊你,真不是当军师的材料,只配在街上当算命先生糊弄人。你不见胡宗南的队伍,抢人、抢粮,杀人的事天天发生嘛。所以百姓们希望我们吃了他们的粮,也要保卫他们的安全。

  果然,刘三响的队伍抗击胡宗南的散兵游勇,不许他们骚扰百姓。

  新中国成立后,好多土匪头目因为罪大恶极,老百姓强烈要求枪毙,只有刘三响因为没有人命案,只被判了三年徒刑。出狱后,他成了个正儿八经的农民。

  刘三响活到九十多岁才寿终正寝。

  都说土匪坏,在我老家黑水凼,刘三响这位土匪,老一辈的人从不说他坏,都说他好呢。20世纪80年代修志,为了刘三响进不进志书,争执不休。最后一个我老家考出来的大学生,在县一中教语文,退休后被聘为县志办编辑,他说,你们去采访下活着的老人,就知道该不该写刘三响了。

  后来,《县志·人物篇》果然写了刘三响,其文甚约—

  刘三响,义匪也。劫民有道,三放其信,绝不伤害。民国晚年,抗击国军,保卫家园,百姓甚为感激。

上一篇:夜里的白衣人     下一篇: 影子焦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