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中案

作者:广龙竹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庆历年间,县丞张一清刚到古柳县上任,就有人击鼓鸣冤。来者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妇女和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妇女穿金戴银,杏花眼直往上挑,刁钻轻薄之态表露无遗,她一到公堂便扑通一跪,说自己叫陈李氏,状告儿子陈聪不孝。

  张一清见陈聪颔首低头,一副书生打扮,不像是不孝奸邪之人,心里狐疑,便问陈李氏,陈聪有何不孝之处。陈李氏说自己的丈夫陈天佑一年前患恶疾去世,陈聪在为父亲守丧期间,多次擅离灵堂,之后三番五次冲撞自己,几次劝导仍不思悔改。

  陈聪依旧低头不语,不为自己辩解,张一清问他陈李氏所说是否属实,陈聪说属实,愿听从发落。“大人,陈聪已认罪,按大宋律例可乱棍打死!”陈李氏道。张一清心中纳闷儿,从公堂表现看,陈聪倒像是有情有义之人,他想了想,宣判道:“陈聪收监暂押,待签字画押后乱棍打死,陈李氏三日后来收尸。”陈李氏谢过张一清,满意地退出了公堂。待陈聪被带到牢房后,张一清向一名衙役吩咐了一番,衙役听命退去。

  两日后的晚上,陈家大宅一片寂静,陈李氏的侍女守在后门,忽然后门传来敲门声,侍女开门,带来人进了陈李氏的房间,接着房里便传出男女调笑之声。这时,两名捕快从房顶跳下,一人踹开陈李氏的房门,一人快速把后门打开,县丞张一清带着师爷和其他几个捕快已在门外等候。张一清一行人把陈李氏房门堵住,发现与陈李氏私会的竟是县内灵真寺住持玄华。

  原来那日公堂断案,张一清知案件必有隐情,便派人跟踪陈李氏,果然,她出县衙不久便有一个头戴毡帽的男子接应。次日,张一清从学堂教书先生和陈聪同学口中得知陈聪仁厚善良,不会是不孝之人。于是他料定必是陈聪发现了陈李氏的苟且之事,陈李氏嫌他碍眼便想除掉他。之后,他派两名捕快暗中盯住陈家大宅,终于捉奸在床。

  张一清当即在陈家审问陈李氏和玄华,陈李氏承认自己诬告儿子,哭哭啼啼求张一清放过自己,玄华则比较镇静,只以“是”和“不是”回答张一清的提问。在带陈李氏和玄华离开陈家时,张一清看到了陈天佑的灵堂,眉头一皱。

  张一清回衙后便放了陈聪,陈聪不住地向张一清磕头,求张一清饶了陈李氏。张一清看着眼前这个孝子,不免为之动容,想起白天所见的灵堂,便问陈聪,陈天佑得什么病而死。陈聪说父亲在一次贩卖茶叶回来后,就感到头疼,郎中也诊不出是什么毛病,几天后便死了。张一清又问他何时发现母亲行为不端,陈聪说玄华和父母早就交好,父亲做生意常去灵真寺祈福,母亲也经常烧香拜佛。至于母亲和玄华不端,他第一次发现是在为父亲守灵期间。

  第二天,张一清又审问了陈李氏的侍女,从她口中得知,陈李氏早在陈天佑去世之前,就对玄华暗送秋波。张一清把整个案件思考了一遍,心中有了打算:陈李氏为了自己的私欲连儿子的性命都不顾,那丈夫的死因肯定也有文章,若要解开疑团,必须开棺验尸。

  次日,公堂重新开审。张一清看着堂下的陈李氏和玄华,心里依旧思考着昨天开棺验尸的情景:陈天佑尸骨乌黑,分明是中毒而死,而且他在验尸时发现,陈天佑有11根手指……经师爷提醒,张一清才回过神来,一拍惊堂木,朗声道:“本官已给陈天佑开棺验尸,陈天佑乃中毒身亡。陈李氏,你和玄华狼狈为奸,谋杀亲夫,还不认罪?”陈李氏刚刚还在满怀欣喜地等着宣判,因为按照大宋律例,陈聪为自己求情,诬告之事也就不了了之,男女奸淫之罪顶多打20大板,现在凭空多了一个谋杀亲夫的罪名,陈李氏立马急了,大喊冤枉。玄华一听开棺验尸,脸上飘过一丝慌张,但瞬间便恢复常态,和陈李氏一起大喊冤枉。

  由于陈李氏和玄华拒不认罪,张一清一时也无法,于是他挑灯夜读古柳县近年所有卷宗及资料:17年前,大户王家一夜间遭遇灭门惨案,家财尽数被劫,案犯“十一指鬼盗”千裘失踪;17年前,陈天佑来古柳县买下一栋大宅,做起茶叶生意,不久便富甲一方,同年玄华来到灵真寺剃度为僧,一年前,陈天佑去世,陈府管家(原王府管家)钱忠辞职……直觉告诉他,这件案子不简单。

  陈天佑、玄华、陈家大宅……似乎有一个地方忘了,对,灵真寺。灵真寺后山是僧人们的禁地,僧人们都说那是个不祥之地,谁进去了就会受到诅咒,曾有两个不知情的小和尚误入后山砍柴,出来当天就七窍流血而亡。想到这里,张一清指示捕快换了夜行衣,进入灵真寺后山,果真搜到了不寻常之物。

  三日后,公堂又一次开审,陈李氏和玄华仍不住喊冤。“你不冤,耿泉!”张一清言辞肃正。玄华听到张一清喊耿泉,着实吃了一惊,这是他剃度之前的俗名。

  按照张一清的吩咐,衙役从后堂抬出五个大箱子,里面全是金银珠宝。玄华看到财宝,自知身份再也隐藏不住,想挣脱枷锁,不料怎么也用不上力气。原来张一清自从知道了玄华的身份,便知他功夫深厚,为了避免他狗急跳墙,特意在他的饭菜里下了药。

  “陈天佑就是十一指鬼盗千裘,你就是他的同伙耿泉!17年前你们制造王家灭门惨案,然后一个化身为富商陈天佑,一个成了灵真寺住持玄华,你们把抢来的钱财放在灵真寺后山,还杀死两个和尚以应鬼神之说,为的就是不让其他人进入后山。”张一清直视玄华,字字入骨,继续道:“陈天佑每次做生意前都要去灵真寺,名为祈福,实则是取做生意的本钱。后来你私欲暴涨,看上了他的老婆,又想独吞财宝,便在一年前毒死了他!”

  玄华不承认是他杀死了陈天佑,正争辩时,忽然从衙门外人群中走出一个白发老翁,老翁说是自己杀死了陈天佑。陈李氏一下认出老翁是她家的前任管家钱忠。张一清见此人终于露面,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翻阅卷宗时了解到陈天佑死后钱忠便离开了陈府,而钱忠曾做过王家的管家,于是他怀疑钱忠为了替王家报仇,杀了陈天佑,所以在开堂前他对外宣称捉住了王家灭门惨案元凶,以引钱忠来衙门了解情况。

  老翁道:“17年前,王家一夜间家毁人亡,正是十一指鬼盗所为,我因不在府中,逃过一难……”钱忠越说越激动,张一清感到不妙,给身旁的捕快使了个眼色,捕快一把夺下了钱忠从怀里拿出来正准备刺向玄华的匕首。

  “你没想到凶手其实是两个人,千裘还有同伙,你在陈家待了十几年,为什么在去年才知道他的身份?”张一清问。“陈天佑知道我做过王府管家,自然将他的身份对我隐藏得很深,但就在去年,玄华却故意透露给我陈天佑有11根手指……”玄华见彻底暴露,仰天大笑道:“我和千裘同伙多年,每次都是一起作案,凭什么江湖上他名声大噪,我却名不见经传?凭什么我入寺当和尚,他却娶妻生子?我不服!我要占他的女人、他的财产,我要他的儿子死!”案情至此大白,张一清将钱忠和玄华收监,按律处斩。

上一篇:杀人魔指     下一篇: 悬崖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