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祸的金钗

作者:未知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早年间,青州有年除夕迎财神的风俗。每年的除夕之夜,家里的男主人就会按照黄历上标示的财神方位,去迎财神。

  明洪武年间的一年年末,青州城里馒头房掌柜孙大旺,为了讨个好彩头,年三十晚上,跟媳妇包完饺子就提上灯笼,去城外迎财神。

  走了大约四五里路,孙大旺停住脚,再往前有座山,山上有伙土匪,这些土匪经常下山抢夺财物,掳走年轻女子,绑票杀人,官府屡次围剿,却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成功。

  孙大旺停住脚,放下灯笼,点起香烛,跪下拜了三拜,便提灯笼回家。转身时,他看到旁边树下,有一团黑物,便下意识举起灯笼照了一下。这一照,把他吓得“哦呀!”叫了一声,那树下竟然歪躺着一个男人!

  这大冷天的,是谁不要命啊!孙大旺推了那人一把,“嗨兄弟!”“哼!”那人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孙大旺仔细一看,那人棉袄的肩胛处破了个洞,露出满是血污的臂膀。看来又是土匪们做的“好事”!孙大旺叹了口气,背起那人往家走去。

  “娘,爹回来了!”孙大旺的媳妇刘氏正在厨房忙活,大儿子跑进来喊道,“娘,我爹背回一个身上有血的人!”“啊!”刘氏吃了一惊,赶紧把柴火塞进灶里,快步走进屋。

  孙大旺把人放到炕上,轻轻脱下那人的棉袄,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那人右臂被竖着砍了一刀,臂膀上的肉翻到了下面!

  见媳妇进来,孙大旺问:“饺子下没?”“没呢,刚烧开水!”“正好!赶紧舀盆热水,放把盐!”孙大旺用布巾蘸盐水清洗伤口,布巾一碰触到伤口,那人就疼得一哆嗦。孙大旺折腾了一身汗,才帮那人清洗完伤口,包扎起来。

  那人疼得满头大汗,哆嗦着嘴唇对孙大旺两口子说:“多谢大哥大嫂救命!”“要谢,你该谢财神爷!今儿我去迎财神,把你给迎回来了!”孙大旺笑着说。

  饺子煮好以后,刘氏先盛了一碗给孙大旺,“当家的,还没敬财神爷呢!”“哦,财神爷背回来,香烛和鞭炮还没点呢!”孙大旺说着跑到院子里,点起香烛,燃响鞭炮,虔诚地拜了三拜。

  “财神爷迎来了么?”老大老二一看爹在拜祭财神,赶紧伸着脑袋问。孙大旺喊道:“迎来了!迎来财神了!小日子起来了么?”三儿子一听爹问话,“噌”一下蹿到炕上叠得老高的被子上喊:“起来了!小日子起来了!”屋里大人孩子立时笑成一团。饺子端上桌,一家人开开心心吃起年夜饭。

  被救的人自称叫梁栋,在外做工,年底东家才结了账。他想在除夕赶回家,谁知路上遇到一群土匪,工钱被抢不说,还差点儿丢了命。“幸亏遇到大哥,我才捡了一条命!”梁栋感激地说。几天以后,梁栋伤势稍好,便离开了孙大旺家。

  梁栋走后一个多月,一天晚上,城外突然火光冲天。着火的方向像是土匪聚集的山上。有人说,这是老天发的天火,要灭那帮伤天害理的土匪。

  半夜时分,有人敲响了孙大旺家的门。孙大旺开门一看,来人竟是梁栋!

  梁栋告诉孙大旺,他跟一位朋友做生意,今晚路过,顺便看看恩人一家。梁栋从腰间解下一个钱褡裢,打开,里面有几两散碎银子。

  “大哥,要不是你跟大嫂,我早就冻死了。大哥、大嫂别嫌少,贴补点家用!”梁栋说。“兄弟,心意我领了,你做生意也不容易,这钱我不能要!”孙大旺把钱褡裢推到梁栋面前说。梁栋说:“大哥,这钱你必须留下,多少是我的一点心意!”两人推来推去,互不相让。

  “这事谁遇上都会伸把手,我要收了钱,味道就变了!这钱我是绝对不能要!”梁栋看孙大旺铁了心不要,也急了,“大哥,你这恩情不报,我心里过意不去啊!”孙大旺看梁栋真着了急,便拿起掺和在碎银子里的一支金钗,说:“我把这支钗给你嫂子留下,银子你拿走!”梁栋没办法,只好拿着银子走了。

  第二天传来消息,城外山上的土匪,一夜之间被一些不知来历的人全部剿灭。孙大旺对媳妇说:“这土匪要早点被人剿了,梁栋兄弟也不至于遭那样的罪。”

  不久,孙大旺老丈人的生日。早上,刘氏梳头的时候,想起梁栋送的那支金钗,便拿出来,插在了鬓边。可没想到,她这一戴,竟然引来了一场祸事!

  孙大旺一家走到半路上,遇到一个年轻男子。那男子瞥眼看到刘氏鬓间的金钗,立时脸色大变,他一把抓住刘氏,喊道:“天杀的贼人!我可抓到你了!”

  男子拽着孙大旺和刘氏去见知县刘老爷,告他们杀人越货。年轻男子说,那枚金钗是他自己要样子,让人专门打给新婚不久的媳妇的,金钗上还特意刻了媳妇的名字。几个月前,小舅哥牵着驴接媳妇回娘家,哪知道,姐弟俩被人杀死在半路。驴没了,新媳妇戴的首饰也不见了踪影。年轻人说完大哭道:“老爷,两条人命啊!你一定要严惩凶徒,为他们报仇啊!”刘知县让人拿上金钗一看,果然那金钗上刻着名字。

  孙大旺大喊冤枉:“冤枉啊老爷!这金钗是梁栋送给我的!”刘知县问梁栋是谁,孙大旺把怎么救了梁栋,梁栋报恩送他金钗之事,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刘知县问梁栋是何处人士,孙大旺跟刘氏相互对视,傻了眼。当初救人没想那么多,梁栋没说,他们也没问。

  说不出送金钗的人是谁,刘知县大怒,他一拍惊堂木,大声喝道:“大胆刁民,竟敢骗到本老爷头上!分明是你夫妻杀人掠财,还敢狡称有人馈赠!来人!把他们拖下去重重给我打!”差役得令,把二人拖下,一阵棒子打得皮开肉绽,痛不欲生,招了杀人之罪。

  案件递送到青州知州复审,知州王大人仔细查看审案过程。可看着看着,王大人就皱起了眉头。

  “老爷,少爷回来了!”管家走进门对王大人说。“知道了!”王大人答应一声,起身向后堂走去。

  “栋儿,你还知道回来?”“嘿嘿,舅舅!”梁栋自小父母双亡,是舅舅把他养大成人的。舅舅想让他读书为官,可梁栋却喜欢舞刀弄枪,结交了一群练武的人,整日不着家,说什么要去行走江湖。

  “跟舅舅说说,这段时间你又去哪里闹腾了?不许撒谎!”王知州严肃地对梁栋说。“嘿嘿,甥儿哪敢对舅舅隐瞒!”梁栋说着,扶舅舅坐下,然后把自己最近所做的一切大略说了一遍。

  “嗯,记住,出门不可惹是生非!也不可乱逞英雄!”王知州接着说,“中元节马上到了,栋儿,明天起程回老家,去给你爹娘修整修整坟墓,也尽点孝心!”王大人对梁栋说。“知道了舅舅!”

  第二天,王大人升堂,审理孙大旺杀人抢劫一案,孙大旺依旧说不出梁栋家住哪里,王大人大怒:“大胆刁民!竟然编造故事欺骗官府!来人!给我拖下去照实打!”

  招得死,不招也得被打死,还是来个痛快的算了!孙大旺牙一咬说:“老爷,我们招了!”

  孙大旺夫妻招了杀人一事,便被解往知府衙门。路上,夫妻两人站在木笼囚车里,泪眼相望。夫妻俩辛勤劳作,善心经营,从来没有和人起过争执,没成想到头来落了个被斩头。

  “大哥、大嫂,你们这是怎么了?”街边响起一声呼唤,孙大旺扭头,看到一个青年男子正向囚车奔来,这人正是送他金钗的梁栋!

  梁栋回老家时,遇到一位好友,在其家中盘桓两日,今日正要踏上回家的路程,没想到遇到了孙大旺夫妻。

  看到梁栋,孙大旺眼泪流出来了,“兄弟,我们可被你害苦了!”孙大旺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梁栋拉住孙大旺的裤脚哭道:“大哥,小弟害苦你们了!”

  青州城外的山上,有一伙打家劫舍的盗贼。这些盗贼时常窜下山抢夺百姓财物,掳走人家妻女,以及做绑票、杀人的勾当,附近老百姓深受其害,几次联名要求官府剿匪,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官府几次围剿,都没成功。这件事,引起青州当地一群热血青年的注意,这其中就有梁栋。

  山上匪徒多,人少武艺再高强也是寡不敌众,怎样才能集聚众人剿灭盗匪?他们以山上盗贼财物为诱惑,四处联拢武林高手加入,上山除盗。

  为了能一举成功,梁栋自告奋勇去山上侦察盗匪情况,但不幸在下山的时候,遇到一伙回山的土匪。梁栋被盗贼砍伤了右臂,幸亏孙大旺相救才得以活命。后来,梁栋跟众人杀上山去,烧了匪窝,杀了盗匪。

  分财物的时候,梁栋本没打算要,想起孙大旺一家时,他便拿了几两银子,但没想到孙大旺只收下一支金钗。更没想到,因为这一支金钗,惹出一场官司。

  “大哥,你等着,我这就去知府衙门击鼓喊冤!”梁栋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孙大旺,便直奔知府衙门。

  梁栋击鼓喊冤,知府大人升堂审案,他望着堂下说:“下边所跪何人,有何冤情,站起身来,跟本官一一道来!”

  梁栋磕头谢过知府大人,起身说:“大人,孙大旺杀人一事是冤枉的!”“‘哦?你凭什么说孙大旺是冤枉的?”知府大人看着梁栋问。“大人,那金钗是我送给他们的!”梁栋便把自己被砍伤,以及后来杀强盗分财物,一一告诉了知府大人。

  知府大人听完梁栋的诉说,沉思良久才说:“本府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你暂且下去,等一会儿本府会让你上堂作证!”说完让人将他带了下去。梁栋一心等着作证,谁知等来等去,没等到上堂作证,却等来了舅父王知州。

  见到梁栋,王大人一句话也没说,向身后一挥手,几个壮丁便拥上来,把梁栋五花大绑起来!

  “舅舅,你这是干什么?”梁栋大声质问王大人。王大人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对家丁说:“把他嘴给我堵上!”家丁过来往梁栋嘴里塞了条汗巾,把他塞进一顶轿子!

  回到知州府衙,梁栋被关进了后院一间书房,外面还有几个壮丁把守,连吃喝拉撒,都不许出门。

  这天,管家来送饭,梁栋抓住他的胳膊又哀求他放自己出去。“大叔,我是你从小看大的,你最疼我了,放我出去,我还要去救人呢!”管家叹了口气说:“少爷,你也体谅体谅老爷!老爷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管家说完就要出门。

  “大叔,舅舅有什么苦衷,你告诉我!”梁栋拉住管家问。“你就别问了!”管家无奈地说。“难道我被关跟孙大哥的事有关系?大叔,你知道些什么,求你告诉我!”梁栋抱着管家的腿跪在了地上,那架势,若管家不告诉他,他就抱着他的腿不起来。

  管家没办法,叹了口气,向外面望了望,压低声音告诉了梁栋前因后果。

  青州城外的盗贼之所以不能剿灭,最根本的原因就在官府!原来明朝剿匪官府都会下拨一笔不菲的资金。这些钱知府、知州、知县层层盘剥,到了真正剿匪的兵丁手里,也就寥寥无几。没有好处,谁还去跟土匪拼命?所以剿匪这事,压根就没有付诸过行动。

  梁栋等一帮愣头青灭了盗贼,断了一干人的财路不说,偏又出了有人认出金钗的事。梁栋把剿匪的事告诉舅舅,王知州担心拔出萝卜带出泥,让朝中知道剿匪的真实情况,这欺骗圣上,掉了头上的乌纱是小,搞不好皇上一生气,脑袋还会搬家!他衡量再三,觉得只要梁栋离开青州,别人不知道金钗的秘密,孙大旺一死,所有的事情也就销声匿迹了。

  听了管家的话,梁栋才明白,当日他们上山除匪,为什么觉得那些土匪并不像民间传说的那么厉害。

  管家叹了口气告诉梁栋,当日,他把除匪一事告诉知州大人,知州大人让他回老家,其实也是让他避开此事。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梁栋路上遇见孙大旺。知府大人跟老爷交情非浅,知晓梁栋是知州的外甥,梁栋喊冤,知府便差人告诉了知州。

  “少爷,你要为孙大旺伸冤,就得说出金钗的出处。这官府屡屡要钱,除不了匪患的事就会暴露出来,老爷的前程和性命又该怎么办?”听管家这么说,梁栋立时说不出话来。一边是有养育之恩的舅舅,一边是有救命之恩的孙大旺,梁栋作了难。

  几天后的凌晨时分,当守候门外的壮丁坐在墙边打盹时,梁栋悄悄翻上房梁,抽出藏在靴子里的短刀,割断房顶上的高粱秸,揭掉瓦片,钻出房顶,直奔南京而去!

  梁栋在皇宫外守了多日,终于等到了洪武大帝出宫的日子,他不顾生死拦路喊冤。洪武帝那天心情大好,听到有人喊冤,便叫侍卫把梁栋带到面前。

  梁栋把事情的经过一一诉说。洪武帝听了大怒,好啊!这帮小子竟然敢骗我!朱元璋最恨人家向他撒谎,立时着人查办此案。

  经过大量人证物证,孙大旺的冤情最终大白,被当场释放。知县、知州、知府贪占官银、草菅人命,革职查办。梁栋等人铲除匪患该当嘉奖,均分的土匪财产就算朝廷的嘉奖,不予追究。

  经历这一磨难,孙大旺十分敬重梁栋的仗义,主动与他结交为兄弟。通过此事,梁栋更加看透了官场的黑暗,自此,行走江湖,远走他方……

上一篇:宽的尺度     下一篇: 鬼疰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