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士大夫们仪表如何

作者:刘黎平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古代士大夫仪表如何?大众一般从评书和通俗小说上获知相关信息。书上讲到男主人公时,颜值都比较高,出场便是“身长八尺,面如冠玉”,一个个貌比潘安,才高八斗,是高颜值和高智商的结合。尤其是状元,没有一个不是美男子。

  但那都是戏曲小说,事实上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状元郎、士大夫也是美丑不一,各具情状,我们来看看史料里记载的明朝士大夫吧。

  进士长得像蜘蛛

  明朝笔记史料《万历野获编》第十二卷之《士大夫伟状》记载,明朝万历年间,京城有位名叫王文迈的官员,长得奇形怪状,像只蜘蛛。王文迈是京城人,也就是北方人,按道理应该比较高大,实际身高却不满四尺,远远低于“身长七尺”的男儿标准。王文迈才华不错,是万历辛丑年进士,会写诗,然而他的外表有时候却掩盖了他的才华。据记载,他腰背都不直,是个驼子,走路蹒跚摇摆,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大蜘蛛。外表确实有点拿不出手,但偏偏每次上朝、出巡都要他出面,位列在一群士大夫和御林军当中,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引得看热闹的人挤满道路,蔚为奇观。

  不过,王文迈人虽丑,却不自卑,性格豪爽幽默,喜欢说笑。每次在公共场合遇到高大的同事,王文迈都会跑上去闲聊,于是出现了一个奇特的场面:王大人总是仰起身子和同事们交谈,而同事们为了照顾王大人,不得不俯下身来,有时候还要拉着王大人的手,一俯一仰,“笑果”顿出,“旁人无不绝倒”。

  南方籍士大夫也有高大善饮者

  按照一般的逻辑,北方人的身高要稍长于南方人,《万历野获编》的作者沈德符,长年生活在京城,他也看到这样一个事实:西北籍的士大夫大多高大伟岸。这可能是水土决定的。

  不过,也不尽然,沈德符就认识一些南方籍士大夫,长得也很高大伟岸。他举例说,有两位浙江籍的京官,一位名叫王士昌,浙江临海人,一位名叫朱燮元,浙江绍兴人,都很高大雄壮。据沈德符目测,这两个人都是身高八尺,腰围粗壮的彪形大汉。

  身体长大之辈,似乎都很善饮,这两人都是海量。沈德符就曾经领教过王士昌的酒量。某日,他们在一个叫马仲良的官员家里饮酒,当时在座的十多个客人都特别能喝,但是,十几个人加起来居然灌不倒一个王士昌,酒宴结束,大伙都东倒西歪,王士昌还清醒着若无其事地离去。

  更令人叫绝的是,王士昌第二天又来叫板饮酒,这回还拿出了“神器”,叫作蟠桃杯,这玩意儿容量大,一次能装下一升酒水。王士昌饮酒“神器”一出,大家都惊呆了,但是为了面子,不得不硬着头皮陪喝。王士昌提出的条件是:我一杯喝多少,你们就得喝多少。沈德符回忆说:他陪王士昌喝完第一杯,结果整个人就不好了,已经处于半醉状态,王士昌却若无其事,满饮其酒,简直跟喝水似的。撂倒沈德符后,王士昌又撂倒了一大批人,此后王士昌才有点醉意。

  士大夫注重仪表着装

  先说说宋朝的王安石,这位史上一流的文学家、政治家,据说生活很邋遢,经常蓬头垢面,脸都懒得洗,吃饭也很古怪,只知道埋头吃眼前的那碗菜,如果抽开那碗菜,基本上就只吃白饭了。当然,传闻居多,不可考据。

  跟王安石差不多历史地位的张居正则不然,对穿着很讲究,《万历野获编》里的“士大夫华整”记录,张居正穿的衣服一定要“鲜美耀目”。其实,这未必是张居正的个人爱好,整个明朝万历年间的生活都比较讲究多姿多彩,因为毕竟是繁华时代,上下都如此。稍稍有点奇葩的是,张居正喜欢化妆,尤其喜欢用护肤品,每天都要美容、装扮,化妆品和护肤品早晚都要递进张府。这段记载估计是张府的仆人泄露出来的。当时沈德符就在京城工作,闲来和张居正身边的人闲聊饮酒,才能听到这样的传闻。

  张居正的喜好在京城蔚然成风,大部分士大夫都很注意仪表和着装,沈德符举例说,工部侍郎徐泰时平时在家穿得随便,但如果来了客人,那就不然了。客人还在外面候着时,他就叫人打听客人穿的是什么衣服,什么样式,什么颜色,然后精心选出一套,穿好之后才出来迎客。主人和客人的着装很搭配,不只是给足了客人面子,也让自己很有神采,很有修养。主客二人坐在一块儿,也很有气场。看来,这明朝人的美学视野既高大上,又贴近生活。当然,这徐大人家里的时装也挺多的,不然怎么能根据实际需求一一搭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