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指楼

作者:三点水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下》

  清朝康熙年间,北京城中有一家饭馆,名为“三指楼”,是父子三人合伙开的,父亲姓秦,大儿子叫秦大,小儿子叫秦二。父亲管收账,大儿子掌勺,小儿子跑堂。

  三指楼,名字虽然看起来和饭馆不搭边,但是来过的客人都知道,来这里不仅仅是品尝美味佳肴,更为重要的是观看“三指”,也可以说是看三项绝技。

  第一指,是说不管来多少客人,就算四面八方的客人一起点菜,只要随手一指想要的菜,秦二都会准确地上到桌上。

  第二指,是炒菜从来不用厨具,灶上同时支着十几个锅,秦大先净手,然后用手指炒菜,保证了一盘菜的每一部分,生熟恰到好处。不提这分精细,单说一天炒完菜,手指不红不肿,依旧白白净净,就是分功夫。

  第三指,是秦二能十指端菜,就是每一根手指上都有一盘菜,上楼下楼,如履平地,汤水不洒。

  因此,三指楼开张不到一个月,就名满京城。

  京城有个捕快叫老王头,他老伴死得早,也没有孩子,从三指楼一开张他就在这儿吃饭,和秦老掌柜是老熟人了。秦老掌柜还特意给他留了个座位,客人再多,也不会占老王头的座。只是这几天,老王头一直没来,秦老掌柜心里有些疑惑:没听说近来有什么案子啊?

  这天晚上,客人都走了,三指楼正准备打烊,忽然进来一人。秦老掌柜定睛一瞧,正是多日不见的老王头,连忙把他请了进来。

  秦老掌柜上了些酒菜,见老王头连连叹气,问道:“老哥,什么事这么烦恼,这几天也不来了?”老王头只是叹气,怎么问也不肯说。秦老掌柜有些急了:“咱们哥俩的感情,有什么事不能说啊?”

  老王头抬眼四处张望,见到确实无人才开口道:“唉,什么也别说了,你们爷仨赶紧逃命去吧!”

  “哦,不知何事如此严重?”秦老掌柜不动声色地问。

  老王头也有些急了:“只管逃命就对了,最好今天晚上就走,不要多问了!”

  “我们在这里奉公守法,为什么要逃命?”秦老掌柜抿了一口酒。

  老王头端起酒杯,猛地一口喝干:“好吧,实话告诉你,这两天我一直没来,是因为宫中一件宝物被盗了。”秦老掌柜平淡地说:“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老王头不知道是着急还是酒喝多了,眼睛通红,“贼人要盗走宝物,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第一是记忆力好,宫内道路众多,没有好头脑根本记不住路,更别提找到藏有宝物的宫殿;第二是手指灵活,能破解各种机关暗器;第三是轻功了得,宫里墙高三丈,没有功夫根本进不去。”

  老王头说完,看着秦老掌柜。秦老掌柜哈哈大笑:“莫非你是在说我的两个儿子?记忆力超群,能用手指同时炒十几个人的菜,还能十指端菜,楼上楼下送菜如履平地,是挺符合你说的三个条件的。”

  见秦老掌柜还在说笑,老王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上头已经开始怀疑你们了,明天就准备来抓你们入狱!我看在咱哥俩几年的情分上,冒险来通知你们一声,赶紧走,晚了真的来不及了!”

  秦老掌柜看到老王头真情流露,也不开玩笑了:“老哥,说实话,我的两个儿子是有些功夫,但是绝对不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这几天他们都在我隔壁睡觉,如果晚上偷跑出去,肯定瞒不了我的耳朵。”

  老王头看到秦老掌柜如此肯定,信了大半,不过又想到自己,上头给出半个月时间破案,到时候没有抓住贼人,自己就要受到连累。一想到自己被关进监狱,也没个亲人送饭,不禁又是愁色满面。秦老掌柜看在眼里,心中已然明白,说:“老哥,我知道你的难处,不就是限期破案吗?包在我身上了。”

  秦老掌柜说完,向楼上招呼一声,秦大秦二哥俩换上夜行衣,打开窗户,几个跳跃,就不见了踪影。

  快要天亮时,只见窗户翻动,秦大秦二哥俩绑着一个人,拿着一个包裹进入屋内。“老王叔,你看是不是这个人?”秦大问。

  老王头吓了一跳,仔细看这个被绑着的人,是个生面孔,以前从没见过。他打开包裹,里面正是丢失多日的宝物。废话不多说,老王头连夜把贼人和赃物交到刑部衙门。司官审讯一番,正是这个人偷盗的东西,此案算是完结了。

  笫二天,老王头兴高采烈地来到三指楼,告诉秦老掌柜,刑部准备表彰三指楼追回国宝有功,让他们三个去官府领奖。秦老掌柜和两个儿子兴奋地来到官府,刚刚叩头谢恩,没想到两旁出现了许多官兵,把他们三个弄了个五花大绑。

  跟来的老王头大吃一惊,反观秦家三人受惊之后,看到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也不挣扎,都是很平静地任官兵把自己拖走。快出门口了,秦老掌柜冲上面大声说道:“好汉做事好汉当,是我们做的,跟老王头没有关系。”

  上头的官员沉默一会儿,说:“好吧,事情到你们为止,如果再有别人知道,杀无赦!”

  秦家三人被抓之后,很快就被判处了死刑,罪名是盗窃国宝。行刑前,老王头在狱中见了秦老掌柜最后一面,泪流满面地说:“老弟,这到底是为什么?”

  秦老掌柜过了好久才道:“老哥,怪我开三指楼让他们哥俩练手艺,太张扬了。你什么也别问了,知道多了连你也跑不掉,只求死后,你把我们的尸骨安葬在家乡。”随即面朝墙壁,不发一语。

  秦家三人死后一个月,太子胤无故被废,康熙驾崩后,遗诏上立四皇子胤为帝。这时,从宫里隐隐约约传出些闲话,说是太子奉命刻造玉鼎,用来给康熙祈福延年,没想到功败垂成,皇帝一气之下,立四皇子胤为帝。

  此时正值深秋,京城已是黄叶满地。老王头意兴阑珊,辞了差事,把秦家三人的骨骸运回他们老家安葬。

  在这里,他才听到一个意外的消息,原来秦家是世代玉匠,平时以练武来辅助雕刻,不仅武艺超群,并且天下只有他们才能雕刻对指力有特殊要求的玉鼎。

  结合宫里传出的消息,老王头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康熙要求太子制作玉鼎,太子找到秦家三人秘密制作,只是秦老掌柜觉得两个儿子火候未到,所以开了一家酒楼锻炼他们的指力。

  三指楼出名以后,引起想争夺皇位的胤注意。所以他对秦家三人恨之入骨,但是知道他们武艺高超,一直不敢抓捕,怕打草惊蛇。后来有人禀报老王头和秦老掌柜交情莫逆,诡计多端的胤就利用老王头演了一场戏。

  老王头这时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被四皇子利用来争夺皇位。不管是谁,参与争夺皇位的事就是个死,怪不得秦老掌柜宁肯死也不告诉他真相。在新立起的三座坟前,老王头连连磕头,老泪纵横:“是我愚钝,害了你们啊!”

上一篇:一壶清水     下一篇: 聪明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