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的规矩

作者:裴文兵 来源:《民间故事选刊.上》

  宣州城里有一家“刘记”铁匠铺,铺主名叫刘大柱,他很小气,铺子里的几位伙计受不了,都离开了。于是,他决定收个徒弟,可以让他干活,还不用付工钱,比雇用伙计合算多了。

  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这天,一位名叫杨小勤的小伙子来到铁匠铺中,要求学手艺。刘大柱一问才知,杨小勤家住乡下,他爹让他上宣州城里来,找个师傅学手艺,谋个出路。刘大柱见杨小勤长得壮壮实实,料定他有把子力气,便一口答应收他为徒。

  转眼,杨小勤在铺中干了一个多月,每天使着大锤打铁,毫无怨言。刘大柱乐得嘴都合不拢,心说这个徒弟算是收对了,可他万万没想到,杨小勤竟要做他的主。

  这天,师徒俩正在铺子里干活,一个男子走了进来,说自己姓周,想在“刘记”铁匠铺中定制八只马掌。说好尺寸、谈好价钱后,那男子走了,说明天上午来取走马掌。

  师徒俩打制起马掌来,工夫不大,便打好了六只。这时,刘大柱放下铁锤,在一堆铁料中仔细翻找起来。不一会儿,他找出了两块边角料。刘大柱量了量那两块铁片的大小,满意地说:“行,就用这两块铁片打制剩下的两只马掌!”

  杨小勤听明白了:边角料留着没用。可它们那么小,怎么够用呢?

  杨小勤连忙把自己的担心说给刘大柱听了。刘大柱胸有成竹:“把铁片锤薄,它们的尺寸就够大了。”

  杨小勤吃了一惊:“这样做成的马掌必然厚度不够、不耐磨,哪能卖给人家?师父,您这是在占人家的便宜啊!我爹说,人在世上,不能占别人的便宜,这是规矩!”

  刘大柱眼一瞪,示意杨小勤给他打下手,用那两块铁片打制马掌,可杨小勤就是不肯上前,并说愿意用自己的盘缠买下那两块铁片,就是不能占别人的便宜。

  刘大柱见杨小勤如此固执,只好放弃了自己的打算,因为他担心自己如果继续坚持,杨小勤会一气之下离开铁匠铺,到那时,上哪里去找干活不拿工钱的壮小伙子?

  刘大柱重新找了两块大些的铁片,杨小勤这才走上前去,帮着刘大柱,敲敲打打起来。

  第二天上午,周姓男子又来到了铺中,他仔细观看那八只马掌,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他告诉刘大柱说,他是一位掌柜,在城郊开了一家“周记”马行,需要大量的马掌。昨天,他之所以只定制了八只马掌,是想试一试“刘记”铁匠铺是否靠谱。周掌柜还说,他已经决定,以后马行里的马掌都在“刘记”铁匠铺里购买。

  周掌柜走了,刘大柱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心说:好险啊!杨小勤那不能占别人便宜的规矩,还真是个好规矩呢!

  两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周掌柜又来到铁匠铺中,刘大柱忙问他这回想定制多少马掌。周掌柜却说这回不定制马掌,来打制一把大砍刀,价钱好说,但刘大柱必须立即为他打制,他等着急用。

  刘大柱立马找来一块大铁料,招呼杨小勤为他打下手。杨小勤却把他拉到一旁,小声道:“师父,咱不能为周掌柜打制大砍刀啊!”

  刘大柱不解道:“傻小子,这银子为什么不赚?”

  杨小勤接着说:“师父,我看周掌柜的脸色不对啊!以前,周掌柜进了您的铁匠铺,是眉开眼笑,可是今天他气鼓鼓的。他来买大砍刀,恐怕是为了去与别人拼命!如果他闹出人命来,我们可就害了他啊!我爹说,人在世上,害人的事情不能做,这是规矩!”

  刘大柱见杨小勤又说起了规矩,顿时想起上回杨小勤所说的规矩给他带来了不少的生意,于是觉得再听从一回杨小勤的,倒也不见得是件坏事,便拒绝了周掌柜。

  周掌柜失望地走了。当天傍晚,刘大柱正准备关上铁匠铺的大门,周掌柜与另外一位男子闯了进来,双双向刘大柱深施了一礼。刘大柱正在纳闷,周掌柜指着那位男子,激动地说:“大柱,这位是许老板,今天,你算是救了我与许老板两条性命啊!”

  原来,许老板开了一家“许记”杂货铺,“周记”马行里的马缰绳都是在“许记”杂货铺里购买的。昨天,“许记”杂货铺里的伙计一不留神,竟将几捆已经有些腐朽、准备扔掉的麻绳卖给了周掌柜。不料,昨天夜里,周掌柜有十匹马挣断了缰绳,不见了踪影。周掌柜连夜找许老板理论,许老板却说,他的杂货铺根本不可能卖出腐朽的麻绳。两人言语不合,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周掌柜越想越生气,一夜未眠。今天一早,他竟然恶向胆边生,于是匆匆赶到“刘记”铁匠铺,想打制一把大砍刀,劈死许老板。不料,刘大柱竟然不肯为他打制砍刀。

  回到马行后,周掌柜的气慢慢消了。这时,许老板忽然走了进来,告诉了他一件事情。

  今天上午,许老板一觉醒来,想起了昨天晚上与周掌柜吵的那一架,觉得可能事出有因,于是在自家的杂货铺里查了起来,这一查,便发现伙计误将那几捆有些腐朽的麻绳卖给了周掌柜。许老板连忙领着伙计,出城四下里找起马来,并终于在一片树林里,发现了那十匹正在吃草的马,然后将马牵到了周掌柜的马行。

  周掌柜十分感动,后怕似的将他今天早上去买大砍刀一事说给许老板听,许老板大吃一惊。接着,两人一起来到“刘记”铁匠铺,感谢刘大柱。

  刘大柱也很后怕:“周掌柜,如果我为你打制了砍刀,出了人命官司,不仅你要偿命,我肯定也会被官府追究……说到底,是杨小勤的规矩,救了我们三个啊!”

  半个月后的一天,周掌柜再次来到“刘记”铁匠铺,与刘大柱一阵嘀咕,然后,刘大柱冲着杨小勤说出了一番话来。

  原来,许老板有个独生闺女,还未嫁人,许老板正要给她找婆家。那天,许老板见杨小勤长得壮实,人也实在,并且有“规矩”,就产生了将闺女许配给杨小勤的想法,于是,他请周掌柜、刘大柱做媒说合。

  听完刘大柱的话,杨小勤抓了抓头皮,说他找媳妇有个规矩,那就是不管对方美丑、贫富,但一定要对脾气、合心意。

  从次日开始,一位年轻的姑娘,经常来到“刘记”铁匠铺里,购买火钳、锅铲之类的小铁器。一个月后的一天,刘大柱问杨小勤:“那位姑娘便是许老板的闺女,她对不对你的脾气?合不合你的心意?”杨小勤红了脸。

  半年后,杨小勤与许老板的闺女成了亲,并去“许记”杂货铺当起了少掌柜。刘大柱重新收了两位徒弟。两位徒弟来到铺子里的头一天,刘大柱便一脸郑重道:“你们的师兄为咱们的铁匠铺立了三条规矩,这三条规矩是……”

  选自《故事会》2015.2下

  (段明 图)

上一篇:缘定三生     下一篇: 面盲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