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女GOGOGO (三)

作者:绯帘夜 来源:《故事林》

  第五章

  1

  说到追星,陈雅歌劲头十足,早早便在操场上等安天宇他们。

  尽管穿着千篇一律的校服,但闪亮的水晶发卡、刻意卷过的刘海、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处处都透露着她的小心思。

  她抱着两瓶矿泉水,先扔给舒沫沫一瓶,又走向安天宇,大大方方地递过去:“安队长你好,我是沫沫的同桌,叫陈雅歌。”

  “谢谢。”安天宇点点头,视线转向旁边的思甜,皱眉道,“你怎么也来了?”

  千树满不在乎地开口:“我告诉……”

  “是我自己要来的。”思甜打断了他的话,第一次勇敢地直视安天宇,“我也要参加特训,因为我不想拖大家的后腿。”

  她眼下泛着青黑,夜里辗转反侧,想通了一件事。

  不管千树出于什么目的,非要把自己弄进定向越野队,她都希望能靠自己的努力留下来,而不是像在广播站那样,轻易就能被人赶走。

  没想到一贯怯弱的思甜能说出这样的话,安天宇意外之余,也觉得十分欣慰,要是新队员都像她一样就好了。

  陈雅歌忍不住凑热闹:“队长,你们还缺人吗?其实我……”

  “舒沫沫、思甜,8圈,现在开始。”

  听到安天宇的话,陈雅歌吓得立刻把没说完的话都咽了回去。

  她有自知之明,就算再喜欢对方,跑3000米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何况还是每天。

  算了,就这么看着,也好。

  陈雅歌的目光停留在少年青涩的脸庞上,嘴角不知不觉地扬起了微笑。

  千树看到这一幕,快跑几步追上舒沫沫,惋惜地说:“啧啧,你那个同桌是不是眼光有问题?居然看上了安天宇?”

  事关陈雅歌的秘密,舒沫沫瞪了他一眼,低声道:“别乱说啊,也别告诉队长。”

  “我才没有那么八卦。”千树顿了顿,还是有些不服气,嘟囔了一句,“他到底哪里比我好?”

  听到他这种酸溜溜的语气,舒沫沫“扑哧”笑了:“怎么,羡慕嫉妒恨?可惜现在不流行你这样的校园star了。”

  按陈雅歌的话来说,安天宇人长得帅身材又好,新晋校草非他莫属。

  “身材?”千树冷笑一声,“你们是没见过他小时候,两百斤的肉球有什么身材?”

  舒沫沫只当他在开玩笑,又看思甜摇摇晃晃地跟在后面,注意力不禁被吸引了过去:“思甜,你没事吧?”

  “没,没关系,我可以的。”

  思甜的状况确实不太好,她平时很少锻炼,昨晚又没睡好,一圈跑下来已经头晕眼花,但还在咬牙坚持。

  “别跑了,”千树停下来拉住她,蹙眉道,“好好的干吗跟自己身体过不去?”

  又是这样。

  每次都是这样。

  他总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伸出手,谁又会想到他就是那个将自己推落深渊的始作俑者?

  积蓄已久的委屈和愤怒一下子爆发出来,思甜用尽力气,狠狠甩开他:“不用你管!”

  2

  舒沫沫吓了一跳,思甜今天实在太反常了。

  虽然只见过几次,但她了解的那个思甜温和又胆小,别说大声说话了,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

  千树怔了怔收回手,英俊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冷漠,然后活动着手臂离开了跑道:“不跑了,没意思。”

  思甜眼圈微红,挣扎着还想继续跑,却两腿发软,一下子扑倒在地上。

  舒沫沫刚把她扶起来,安天宇也赶到了,张口便是呵斥:“看你的脸都白成什么样了,还跑什么跑,回去休息!”

  被他这么一骂,思甜的眼泪就下来了:“对……对不起,是我没用。”

  看她这副柔弱的模样,安天宇不禁有些头疼。

  两圈都跑不下来,换作是他手下那些皮糙肉厚的老队员,至少要罚100个俯卧撑。

  “思甜这会儿不舒服,队长你就别说她了。”舒沫沫扶着思甜往外走,忍不住又回头帮她说话,“她虽然体能不行,但记性很好。地质公园那次幸亏有思甜看地图,我们才能走出来。”

  “不用说了,沫沫,”思甜把手轻轻按在她手上,细声细气地说,“我没事的,只是昨天没有休息好。”

  “你这个性子真是……”舒沫沫摇摇头,迟疑了下还是开口,“对了,你跟千树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之前自己私下吐槽千树的大少爷作风,思甜还一直替他说好话,说多亏他帮忙自己才能进定向越野队,完全不是今天对他避若蛇蝎的样子。

  见思甜沉默不语,舒沫沫清清嗓子,给自己找了个理由:“那个,你别误会我多事。但既然现在大家都是队友,有什么误会还是说开了比较好,免得比赛时互相别扭。”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误会。”

  思甜的心沉甸甸的,太多的情绪迫切需要一个出口。

  即使被千树欺骗,但她依然信赖同样帮过自己的舒沫沫,把无意中听到徐佳音打电话的事情告诉了她。

  “他是不是太闲了?”舒沫沫对千树的幼稚行为简直无语,“学校是他家开的吗?凭什么不让你留在广播站?”

  这个问题思甜也想不通,只能猜测:“或许是他自己想进定向越野队,又怕自己一个人,队长不愿意收?”

  这并不算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能白白被欺负了。”舒沫沫愤愤不平,“明天训练的时候,我们找他问清楚!”

  思甜拉了拉她:“算了沫沫,你能不能替我保密?其实站长早就想赶我走了,现在能加入定向越野队也挺开心的,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

  这的确是“思甜式”的息事宁人的处理方法,舒沫沫也不好勉强她,只能點头答应下来。

  3

  “今天我们又去地质公园训练了。”舒沫沫坐在电脑前,给会长发了一条私聊。

  自从两人加为好友后,她打开《苍穹之城》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做任务,而是查看有没有来自“金刚爸比”的消息。

  连续几次兴趣班上完,从认识地图、地形,再到辨别方向、路线,舒沫沫对定向越野了解了许多。

  在安天宇的带领下,他们几乎跑遍了市里的公园。每次拿到新的地图,就像是得到了一张藏宝图,经历千辛万苦才能到达终点,舒沫沫对这项运动的兴趣也越发浓厚。

  “金刚爸比”自称是定向越野的爱好者,舒沫沫碰到不懂的地方,便时常向他请教。

  安天宇注重实践,不爱讲理论知识,个性又严肃古板。而会长就不一样了,每次都很耐心地为她讲解,两人很快就熟悉起来。

  在舒沫沫心中,“金刚爸比”像是一个平易近人的邻家大哥哥,让人不知不觉就对他产生了依赖之情。

  “要是现实中能跟游戏一样自带定位就好了。”她把最近的苦恼都发给了会长,“经常跑着跑着,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哪了,又要停下来重新找站立点,很浪费时间。”

  会长并不是每天都在线,但只要看到消息都会给她回复。

  果然等舒沫沫第二天登录游戏时,收到了一条长长的消息:“这是你对地图还不太熟悉的缘故。一般来说,我们要按前进顺序分段记住路线的方向、距离、经过的地形点和两侧的参照物。有句话叫做‘人在地上跑,心在图上移’,行进时应该不断将现实图像与脑海中地图的内容互相对比、印证……”

  后面又详细写了几个其他的方法,如拇指辅行法、接线法、借点法等,都是一些能帮她确定行进方向的技巧。

  “人在地上跑,心在图上移。”舒沫沫重复了一遍,心头不禁涌上一阵暖意。

  尽管两人素不相识,即使以前她在公会时也没有什么交集,对方却一直这么热心地帮助自己。

  她忍不住夸张地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真的太感谢你了!你一定是上天派来帮助我的天使!”

  对方正好在线,发来一连串大笑的表情,然后才补充了一句:“其实这些都是定向越野的基础知识呀,你是不是从来没看过规则书?”

  舒沫沫心虚地回忆了下,安天宇扔给自己的那本《定向越野》,看几行字就犯困,早就不知道丢哪去了。

  “很快就要参加比赛了,也不知道我们学校能不能晋级。”她还是有些担心,“万一输了,魔鬼队长一定会骂死我的。”

  会长又发了一个“加油”的表情:“你有天分,要相信自己!我也会为你加油的!”

  看着聊天记录,舒沫沫情不自禁地笑了。

  她知道“金刚爸比”跟自己在同一座城市,忽然有种冲动,想见一见他。

  “如果赢了,我就请你吃饭当作感谢,怎么样?”她鼓足勇气,才把这句话发了出去。

  一秒、两秒、三秒……在漫长的等待后,终于有了回复。

  “好啊。”

  舒沫沫的心头仿佛炸开无数烟花,剧烈地跳动起来。

  4

  离市级比赛正式开始还有两天,比赛地点终于公布,居然是在XX大学里面。

  X大是百年名校,校园风景秀丽,有山坡有池塘,有花草有树林,但地形又不会过于复杂,确实很适合定向越野。

  这次比赛采取接力式赛制,每个学校派4名选手参加,4段路线略有不同,最后按团体算分,耗时最少的3个学校才能选送下学期的省级比赛。

  尽管比赛路线已经封闭,但安天宇还是带队员们前来熟悉环境。

  新加入的队员里,他只选了舒沫沫一个人参赛:“这次你跑第4轮,可以吗?”

  如果前3轮能跟其他学校拉开差距,最后一轮的压力就会小很多。但相反的,如果之前就出现失误,全部的期望都会落在她一个人身上。

  “我没问题。”舒沫沫对自己很有信心,又开玩笑道,“不过,你们可别全指望我,自己偷懒啊。”

  吴泽和另外几名老队员都笑了起来,原本紧张的氛围不禁轻松了许多。

  “安天宇!”突然,一个清脆的女声闯入他们耳中。

  舒沫沫吃惊地发现,安天宇常年严肃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容,而且还不是招新时那种尴尬的假笑。

  “明颜,”他迎上去,与对方握了握手,“你们也来了。”

  叫“明颜”的少女确实名如其人,火红的发带束在披肩长发上,一双大眼睛顾盼流转,神采飞扬。

  她身后还跟着几个差不多年纪的男生女生,略带敌意地望向舒沫沫他们。

  舒沫沫的第一反应是:不好,陈雅歌恐怕有情敌了。

  “咳咳,這个漂亮女生是谁啊?”她悄悄拉了拉吴泽,小声问,“安天宇跟她很熟?”

  “她啊……”吴泽跟老队员们交换了一下目光,神情沉痛地回答,“是我们队长的最强对手!”

  明颜是隔壁树人中学的定向越野队长,对这项运动的热爱不亚于安天宇,两人从认识之初就开始不断较劲。

  “那,最后谁赢了?”看着队友们的表情,舒沫沫就知道了答案。

  当时安天宇虽然一言不发,但回去后给大家都加了双倍的训练量,操场上每天都回荡着他们的鬼哭狼嚎。现在回想起来,吴泽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拍了拍舒沫沫:“总之,相信我,这次真的不能再输了。”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魔鬼队长的克星,舒沫沫顿时觉得明颜亲切起来,偷偷地看了她好几眼。

  明颜注意到她的视线,扬唇回了一个明朗的笑容,又对安天宇说:“连新人都派出来了,看来安队长这次很有信心啊。”

  “信心不是靠嘴上说的,”安天宇严肃地说,“但这次我不会再输给你。”

  这个人啊,永远都是这么一本正经。

  “拭目以待。”明颜轻笑一声,同他击掌为誓,“那我们省级比赛再见。”

  5

  比赛当天,陈雅歌组织了一帮啦啦队去给他们加油:“青空中学,必胜!安天宇,最帅!”

  这样声势浩大的阵仗使得经过的人纷纷侧目,指指点点。

  连明颜的队员也忍不住跟她吐槽:“队长,你看他们学校也太夸张了吧。”

  明颜绑好鞋带,原地跳了几下发现没有松开,这才淡定地说:“不要因此小看他们的实力。”

  队员立刻收起笑容:“是,队长。”

  赛场另一边,安天宇僵硬地望向舒沫沫:“你能不能让你那个同学……别再喊了。”

  见他脸色发青,舒沫沫连忙答应下来,远远冲观众席上的陈雅歌做了个手势。

  陈雅歌不明所以,生怕他们听不见自己的加油,干脆举起了旷音器,继续大喊:“青空中学,必胜!安天宇,最帅!”

  替补席上的千树忍不住大笑起來,幸灾乐祸道:“队长今天可是大出风头啊。”

  坐在他身边的思甜就没这么轻松了,担心地说:“希望不要影响他的发挥。”

  “没事的。”千树不以为然,“那家伙的毅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那次跑道上短暂的争执,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再提,平时在兴趣班上就维持着普通队友的关系。

  思甜是不想再追究广播站的事情,而千树则是根本不在意。

  第一轮比赛,安天宇和明颜不约而同都亲自出马。大约过了10多分钟,两人几乎同时返回起点,将自己的徽章交给了下一名选手,然后相视一笑。

  “请选手速速离开,不要逗留在比赛场地。”

  被工作人员催促着离场,安天宇只来得及同自己的队员们点点头,表示一切顺利。

  随着第二轮比赛结束,舒沫沫开始紧张起来,一边热身,一边张望着吴泽的身影。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比赛,当然不想输。

  现场的大屏幕上实时显示着每个学校的分数,青空中学和树人中学目前领先于其他学校,只要她发挥正常,进前三名十拿九稳。

  舒沫沫没有等太久,就见吴泽跑出来,气喘吁吁地把3枚徽章都塞给自己:“加油!”

  她顾不上回答,攥着地图和指北针就冲了进去。

  最后一轮比赛的路线跟之前不同,选手无须再返回起点跟队友交接,而是到第4个记录点交上全部4枚徽章,直接从观众席附近的出口出去。

  舒沫沫大致看了下记录点的分布,再按“金刚爸比”教自己的办法,边跑边将周围景象与地图对比验证,很快便到了第一个记录点。

  老实说,和平时的魔鬼训练比起来,这次比赛的难度根本不算什么,地质公园的地形可比X大复杂多了。

  后面越发顺利,舒沫沫轻轻松松就完成了全部路线。

  工作人员记录完成绩,冲后方指了指:“同学,麻烦你从那边出去。”

  “谢谢。”舒沫沫抬起手腕,准备看下时间,突然脸色大变,“我的手链呢?”

  一直戴在手表旁边的,冯颖寄来的手链不见了。

  “喂,同学,你不能回去!”工作人员着急地喊着。

  舒沫沫只当没有听见,像一只慌里慌张的兔子,身影一下子就消失在了树林中。第六章

  1

  天色渐黑,定向越野比赛早已结束,连工作人员都收拾好东西离开了,舒沫沫却一直没有出现。

  “队长,我看大家还是先走吧。”千树大大咧咧地说,“或许舒沫沫已经回去了。”

  “你们走吧,”安天宇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就在这里等。”

  队员们看着他比夜空更黑的脸色,一个字都不敢说。

  路灯照在树丛上,投下斑驳的倒影。知了声声,叫得人越发烦躁。

  也不知过了多久,出口处才出现一个娇小的身影,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沫沫,是沫沫。”思甜跑上去迎她,小声问,“你怎么了?我们都担心死了。”

  “没事……”舒沫沫倒吸着凉气,有些疑惑地问,“咦,怎么大家都没走啊?”

  她不仅没有找到手链,还不小心绊了一跤,腿上青了一大块,衣服上也沾满了泥土。

  安天宇没有发觉她的异常,往前迈了一大步,双手紧紧握拳,冲她吼道:“舒沫沫,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大家的努力全白费了!”

  “怎么了?”舒沫沫不明所以,望向他身后沉默的队友们,“发生什么事了吗?”

  “跑完你还待在里面干什么?”安天宇冷冷地望着她,“我们学校的成绩被取消了。”

  舒沫沫惊呆了,她没有想过会是这么严重的后果,徒劳地解释:“我……我就是回去找个东西。”

  “你到底有没有一点集体责任感?有没有一点团队精神?”愤怒之下,安天宇口不择言,“我看你根本不适合待在我们队里!”

  “队长,舒沫沫也不是有意的。”吴泽连忙开口,“她也是第一次参加比赛,没经验。”

  “是啊,”思甜也劝说起来,“你看她膝盖都摔肿了,肯定是受伤了才没能及时出来。”

  平时训练的辛苦,丢失手链的委屈,腿上的疼痛,安天宇当众的训斥……种种滋味混杂在一起,舒沫沫脸涨得通红,心头涌起一阵绝望。

  “你们不用帮我说话。”她忍痛扬起头,倔强地瞪着安天宇,一字一句地说,“不就是兴趣班么,我!不!玩!了!”

  安天宇没想到她做错了事还这么硬气,眸光也冷了下来:“舒沫沫,你现在什么意思?”

  “你刚刚不就是要赶我走吗?”舒沫沫的声音比他的更大,“不需要这么麻烦,我自己退出!”

  她挣开思甜的手,脊梁挺得笔直,一瘸一拐地向外走去。

  “沫沫……”

  “别管她。”安天宇的双眸中闪动着怒火,“简直……无可救药!”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沉默不语。

  只有千树不怕他,还敢出声抱怨:“饿死了,我请你们去吃大餐怎么样?”

  

  少女叹了口气,用报纸和塑料袋把地上收拾干净,这才注意到旁边的舒沫沫:“不好意思,没吓到你吧?”

  看着那张熟悉的明丽面孔,舒沫沫有些局促地打了个招呼:“你好,明队长。”

  “是你啊。”明颜灿烂一笑,“也住附近吗?”

  金毛在她们前方撒着欢,两名少女并肩而行,话题不可避免地转向了那天的比赛上。

  明颜所代表的树人中学夺得第二名,毫无疑问地进入了省级比赛。

  “我看过你的成绩,应该是最后一轮中的第一,”明颜有些疑惑,“为什么最后反而没能晋级?”

  舒沫沫无意识地摸上空空的手腕,轻声说:“我回去找手链了,但一直没找到……”

  明颜怔了怔,然后温柔地说:“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嗯,是一个曾经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送的。”舒沫沫低头踢了踢脚下的碎石子,“但现在已经见不到了。”

  她并不是因为冯颖要移民而生气,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一直瞒着自己。舒沫沫一直以为,她们之间是没有秘密的。

  明明只是一件小事,却因为她的倔强固执,弄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想告诉冯颖自己已经原谅了她,但现在又丢了手链。

  “真是太可惜了。”明颜遗憾地说,也不知道指的是手链还是比赛,又或者二者都有。

  面对个性刚强的安天宇,舒沫沫还可以死鸭子嘴硬,但现在对着明颜,她实在无法再推卸自己的责任。

  “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错,但我也不是故意的。”舒沫沫有些懊恼地说,“我没有仔细看过规则,不知道这样会被取消成绩。”

  “不过,没有什么错误是不可挽回的,友情也是。”明颜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然后望着她微微一笑,“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5

  放学后,陈雅歌非要拉着舒沫沫去操场送水。

  “你又看上谁了?”舒沫沫太了解自己同桌了,追星永远只有3分钟热度。

  “拜托,我是这样的人吗?”陈雅歌气得翻了个白眼,“我听说莫老师回来了,今天要给定向越野队开会。”

  舒沫沫不得不佩服她的八卦能力,比自己这个前队员都了解。

  她不愿再出现在安天宇面前,但禁不住陈雅歌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陪她躲在长廊上偷偷看两眼。

  莫老师瘦瘦高高,看起来十分斯文,不太像一名体育老师。但显然在队员面前十分有威信,他开口说话时,除了千树之外的人都站得笔直,纹丝不动。

  他宣布了学校关于定向越野队的决定,除了早就知情的安天宇外,队员们脸上都现出了惊愕的神色。

  “凭什么?”千树霍地抬起头,一改之前懒散的站姿,皱眉问道,“是哪位校董决定的?”

  莫老师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继续温和地说:“希望最后几个月,大家能坚持下来,给定向越野队一个合格的收尾。”

  舒沫沫离得远,听不清那头说了什么,只见大家紛纷散开,连忙又往后躲了躲,可惜还是被思甜发现了。

  “沫沫,”她一把抓住舒沫沫的手,脸上现出惊喜之情,“真的是你!”

  “不不不,我只是路过……”舒沫沫一边摇头,一边想挣脱她。

  思甜却固执地拉着她不放:“队长只是一时气话,你就回来吧。”

  陈雅歌也在一旁劝说:“是啊,沫沫,做人能屈能伸嘛。”

  “你们不用再劝我了,”舒沫沫避开思甜期盼的眼神,小声说,“是我害大家成绩被取消,还有什么脸回去。”

  “可是,可是莫老师回来了,”思甜急切地摇了摇她的手,“他没有批准你退出,你现在还是定向越野队的人啊。”

  “那……那也不关我的事。”舒沫沫丢下这么一句,就逃跑似的头也不回地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初她下定决心退出游戏公会时,并没有太多犹豫和不舍。但现在同样抱着绝对不会回头的念头离开定向越野队,却有一种怅然若失的心情,时时刻刻笼罩在舒沫沫心中。

  思甜失望地站在原地,直到千树走到她身边,轻轻问了一句:“怎么了?”

  她不安地绞着手指,喃喃道:“怎么办啊,沫沫不肯回来,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兴趣班要解散的事呢。”

  “不会解散的,”少年英俊的脸上难得流露出坚定,“我会想办法解决,一定。”

  另一头莫老师含笑喊住安天宇:“我有一个好消息,虽然还没正式公布,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可以参加省级比赛了。”

  安天宇眼中闪过喜色,同时又有点疑惑:“莫老师,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我们……”

  “说来话长,听说有个学校赛后主动汇报了自己的违规行为,好像有的队员为了抄近路,从禁止通行的区域穿越,因此被赛委会取消了名次。”

  青空中学这边虽然也违背了规则,但程度相对较轻,而且成绩确实优秀,作为第一替补顶上了这个名额。

  “最近大概就会发正式通知,”莫老师拍了拍安天宇的肩,鼓励道,“好好准备吧,这可能是我们队最后一场比赛了,赢得漂亮些。”

  安天宇这才明白,他之前说的那句“给定向越野队一个合格的收尾”是什么意思。他刚走出学校,手机就响了,屏幕上闪动着两个字:“明颜”。

  “安队长,恭喜你们晋级。”电话那头的女声清脆动听。

  “你的消息怎么比我还灵通?”安天宇心情不错,难得舒展了眉眼,“这回我们又能在省级比赛里一较高下了。”

  明颜顿了顿,语气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我有两件事想告诉你。”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

  明颜要告诉安天宇的事情是什么?离开了定向越野队的舒沫沫还会再回去吗?兴趣班面临解散危机,安天宇能否想出办法保留定向越野队?而丢了手链的舒沫沫是否还能解开心结,原谅自己曾经的好友呢?

上一篇:长 街怎抵千堆雪     下一篇: 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