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街怎抵千堆雪

作者:赵梓沫 来源:《故事林》

  Chapter1

  S镇的梅雨季持续了整整半月,整座城市被薄薄的雾气所笼罩。

  苏沉回国的这天,出现了少见的好天气。列车缓缓驶进站台,发出低哑的轰鸣,数天来的阴雨印湿了车站外墙,连带着自动扶梯也铺上了防滑地毯,被来往的步伐踩得脏乱。

  男生站在出站口焦急地等待着,已经超过约定时间许久,可他迟迟没有等到熟悉的面孔。

  手机铃声响过一阵,从听筒对面传来表哥低声的抱歉,他说:“苏沉,你自己回老宅吧,今天临时来了一名客人,我得帮祖父准备工具。”

  “好吧,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苏沉叹口气,认命地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目的地。

  老宅位于镇子边缘的山腰,一进一出,鲜少有人前去拜访,加上苏家世代的占卜师身份,这里更是神秘。出租车到达山脚便停了下来,苏沉付了钱,又再度拖着厚重的行李往上走,山里雾气更重,走了十来分钟,终于看见了熟悉的建筑物。

  他推开门,看见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女孩正与祖父道别,明明是异常平静的傍晚,空气中却有隐隐的波荡。

  听见动静,姜瑜随着长辈的眼神转过头,就在那一霎那,苏沉看见她白皙到近乎苍白的脸上,那双沉到寂静的眼睛。

  妖冶的光芒闪过,浓重的黑暗便包围了他。Chapter2

  触目可及的是不足百米长的街道,房屋破旧,人群熙熙攘攘地向着前方聚拢,神色惊恐地指着高处的单薄身影。

  天台楼顶,女孩颤巍巍地站立,灰白色的长袖衣裙,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人们随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形惊声尖叫,从遥远街道尽头传来急救车的鸣笛声。

  苏沉站在高楼的下方仰望,不过一个眨眼的瞬间,前面的景象全数改变,视线下方有乌乌泱泱的人头攒动,凛冽的风从身后涌过来,限制他后退,而后他便亲眼看见站在天台的自己坠落,“砰”的一声,地面上显出艳色的红莲,画面又再一次被全数斩断。

  汗水湿透后背,苏沉从幻境中清醒过来,剧烈地呼吸。他抬起头查看四周,这才发现自己被3个人围在中央,而刚刚那个女孩紧闭着双眼,乖顺地坐在一旁。

  他下意识脱口而出:“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话未说完,苏沉就被表哥一把捂住了嘴巴,他用眼神示意着,别问。

  反倒是姜瑜神色未变,回答:“很抱歉,伤害到了你。”

  尾音低沉。

  苏沉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倏地捏紧,成片的湖水淹没过,细微的酸楚经久不散。因为嘴被捂住,他没法开口,只能呆愣地听表哥解释:“冒犯了,他刚刚没有那个意思。”

  姜瑜摇摇头,说:“不怪他,是我的原因。”

  她站起身,有教养地与祖父道别,转身离开老宅。

  苏沉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渐渐将放在身侧的手握成拳,道歉的话哽在喉头,直至被松开了束缚仍没有出声,有太多的疑问悬上心头。他看向身后知情的两个人,可祖父却摇摇头,说:“这些事,以后你就知道了。”

  猛地想起占卜师所牵涉的其他次元禁忌,苏沉点点头,也不再过问。

  可他们都不会知道,这一次的相遇仅仅只是一个开始。Chapter3

  梅雨过后,苏沉的转学手续也顺利完成。

  因为入学测试成绩优异,苏沉被安排进了高二段的火箭班,已经是快要期末的最后阶段,大多数人也并不在意是否有新的转学生进入,每人的桌前摆着各个科目的模拟试卷,专心致志地做题。苏沉自我介绍完毕后,只有稀稀拉拉的掌声,老师试图化解尴尬,指着靠窗的一个空位说:“苏沉你就坐到姜瑜旁边去吧,她的眼睛不好,所以一直戴着保护眼镜,你注意点,别太过打扰她。”

  “好的。”

  这样的开头,照例有了一个戏剧化的经过,苏沉惊讶地看着戴着深色镜片的女孩,一时静止了动作,即便双眼被遮去,姜瑜身上不寻常的气息还是提醒着他那天的经历。

  苏沉将书本放置好,隔壁便推过来一张课程表,姜瑜直视着前方,声音冷淡,听不出喜好:“这是我们班的课程表,如果有其他问题,你可以再问我。”

  “谢谢。”苏沉低声道谢,许久,又小心翼翼地再度開口,他说:“那天,对不起。”

  姜瑜摇头,没再搭话。

  日子平稳度过,两人逐渐熟识,而彼时,意外在黑暗中缓慢生长,等待突然的某一刻全面迸发。

  姜瑜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带着苏沉熟悉整个学校。大概是相处时间变长,苏沉发现每到午休的时候,姜瑜就会一个人离开教室,直到课前再回来。

  除了是同桌关系,两人因为同为物理竞赛小组成员身份被多次组队。这天物理指导老师匆忙通知集合,苏沉不得不放下自己正在整理的错题集,去寻找再一次从午休中消失的姜瑜。

  打听到女生去往顶楼的消息,苏沉转身飞奔上了楼梯。

  推开虚掩着的木门,果然看见姜瑜站在栏杆前的样子,天色晴朗,有鸽群飞过的影子。

  “姜瑜,物理老师让我们一起去他的办公室。”

  被突然响起的声音惊到,姜瑜一抖,眼镜脱离了手掌自由降落,转眼消失在茫茫矮树丛中。

  她将头转向苏沉。

  又是沉得令人窒息的双眼,苏沉下意识退后两步,撇过了脸,不敢去直视她的眼睛。

  耳边传来姜瑜的声音:“别怕,在这个时间点,它在休息,是不会使你产生幻觉的。”

  “它?”

  姜瑜再次转头看向天空,鸽群逐渐散去,她停顿了几秒,解释道:“我的眼睛里住着梦魇。”

  苏沉用沉默来表示自己的不明白。

  姜瑜继续解释:“我的眼睛,有不属于我的个体存在……而我那天去委托你的祖父,就是前去请求帮助,让它离开。它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不再局限于夜晚,我害怕身边的人会受此影响……”

  “如果梦魇离开你的眼睛,那你的眼睛是不是就……”

  “对,我可能会再也看不见,所以你的祖父让我自己选择,是想要赌一把,还是说以他一己之力暂时压制。”姜瑜的声音越发的低,“但是,我不敢用时间去证实这暂时的压制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上课预备铃适时响起,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动作,最后,还是姜瑜先迈出脚步,她说:“我去楼下拿我的眼镜,一会教室见。”

  “嗯。”

  风顺着她的裙摆吹过,发出很轻很轻的“簌簌”声。声音落在苏沉的心口,变成薄薄的、灰蒙蒙的伤感。Chapter4

  又到了周末,S镇下了一场暴雨,厚重的雨声击打着窗户,填满整个寂静的占卜室。姜瑜安静地坐在3个人面前,她花了很长的时间说服父母,来进行这一场不知结局的赌局。

  只是对不知名的次元的生物仍是心有恐惧,墙壁上的明镜反映出他们4个人的脸,或凝重,或紧张,他们在等着夜幕降临,等待梦魇将醒未醒时,将其驱逐。

  时针一步一步走向5的位置,房间里又开始出现不寻常的气流运动,好像是在黑暗中匿藏许久的兽终于发出声响。他们清晰地看见有什么东西隐隐在姜瑜的背后出现,光怪陆离的景象直击每个人的大脑,苏沉再一次陷入黑暗。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刺眼的光芒撕破眼前景象,笼罩住试图逃窜的困兽,悲鸣声在房间里来回冲撞,而姜瑜因强烈的反冲失去意识,软软地跌落下去。

  光芒逐渐散去,因为气流的暴动,窗门被强力地推开,细雨夹杂着落叶吹进来,飘落在地板上。随后,云雾散去,余晖温暖了小片的地面。

  趁着姜瑜还在昏迷的时间,表哥开始对这一次事件进行记录,苏沉这才知道关于女孩的过往:

  姜瑜先天性弱视,医学上只能进行保守治疗,无法根治。一年前,她意外碰见受到重伤的梦魇,梦魇将她的眼睛当做栖息地入驻、休养,它带来清晰的视野,却也带来不可抗的残酷幻境,它在夜晚醒来,向每一个与它对视的人投掷噩梦。父母因女儿恢复正常视力而感到开心,小心翼翼地隐瞒她恢复视力的缘由,可没想到梦魇慢慢康复,不愿再屈居于狭小的影响范围,最后,姜瑜只好向苏沉的祖父提出委托。

  祖父给出的两个选择,一是选择冒险掠夺梦魇的双眼,强行将它封印在姜瑜的眼睛里,可假若有一天它完全康复,后果不可估量;二是选择将它驱逐,女孩从此回到曾经昏暗无光的世界。

  姜瑜眷恋这个色彩的世界,可又对身边的人感到抱歉,一时之间做不出决定。

  与苏沉相遇那天,她第一次在外來的力量中看见梦境的可怖,忆起父母时常苍白的脸色和恍惚的神情,她终于做下决定。

  就当这一年时间是上帝赠予她的礼物,而礼物的喜悦会过去,她终需带着这美好的记忆继续往前走。Chapter5

  姜瑜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漫天星斗,她眯着眼努力辨别身边的景象,却依旧看不清楚。她摸索着从柔软的床垫前起身,然后是温热的手掌,牢牢地扶住她的肩膀,苏沉熟悉的嗓音:“我送你回家吧。”

  “谢谢你。”

  女生身上有夏日清新的气息,透过漫长的光景靠近,苏沉突然开口:“姜瑜,你知道我们家族的传闻,那么你猜猜看,我继承了长辈什么血统呢?”

  毫无预警的话题,姜瑜疑惑地抬起头,模模糊糊地寻找对方的方向。

  苏沉轻轻拉过她的手,自顾自地接着说道:“我可以看见你未来的颜色,虽然没有办法看到真切的事情,但是我确信那是一个很好的将来。”

  姜瑜站在原地,毫无预兆地落下泪来,重新回归到黑暗的失落被小声地治愈。她知道这是苏沉的故意提及,他尝试着为她打开一扇窗,而窗子外雨停了,就会有阳光照进来。

  一如她曾听过的话语,时间是最伟大的治愈师,无论有过怎样的伤痕,它都能在流失的光阴中来回粉刷,变得释怀。

  即便你遇到浩大的暴雪,但你穿过长街旅途,一定能抵达温暖。

上一篇:香雪球听见爱     下一篇: 宅女GOGOGO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