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的声音

作者:林一的鹿 来源:《故事林》

  1

  9月的风,带着温热,叶皎坐在缠满藤萝的长廊上,闭上眼静静地聆听广播。广播里传来好听的男声,像大海般广阔低沉,又像浪花似的温柔清澈,叶皎的心就像飘在水里的船,随着音调的起伏,摇晃动荡……

  “嗨,叶皎,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叶皎被忽如其来的喊声惊醒,看到面前仰着灿烂笑脸的曲薇薇,这才呼了口气,娇嗔道:“薇薇,你真是吓死我了。”

  曲薇薇倒不在意,坐在叶皎身边,语气里尽是欢愉:“我刚看到消息,学校广播台要招人啦,新生都可以参加选拔。我已经报名了,你要不要一起?”

  叶皎心神一动,如果进入广播台就能认识那个声音的主人了。只是,她能顺利通过选拔么?叶皎垂下头,她像生长在角落的小草,太过平凡,没什么自信。

  “哎呦,小叶子,你在犹豫什么啊。刚进学校,你就被这个声音迷得神魂颠倒,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好奇这个主人是谁么?”

  怎么会不好奇呢?刚入校的午间,16岁的叶皎第一次在校园听见这个男音,周围的嘈杂忽然消散,声音顺着耳朵,流淌到心间。此后,每个午间,她都会快速吃完饭,躲在这个长廊,一个人安安靜静地听他的每一言,每一语。

  略一思量,叶皎咬了下嘴唇,用力点点头:“好!我要参加。”2

  3天后,就是广播台选拔。本以为高中生对校园社团没有很大的兴趣,所以当叶皎看到小礼堂坐满了选拔的人时,紧张到腿抖。她偷偷拉了下曲薇薇的衣角,说:“薇薇,我看我还是算了吧。”

  “别慌,有我呢!”曲薇薇拍了拍叶皎冰凉的手,鼓励她,“你能行的。”

  叶皎看到前排坐了5个评委,可能其中有一个会是他吧。叶皎定了定神,摊开手里的本子,这次选拔赛,她打算朗诵一首自己写的诗。

  “同学们,大家好,我是校广播台的负责人沈萧辰,感谢大家来参加校广播台选拔赛,本次选拔赛的规则是……”

  最中间的男生起身,拿着麦克风介绍规则,他刚一出声,叶皎心跳如擂鼓,就是他!不会错的。她抬起头,看清了那个少年:蓝白的校服干净妥帖,头发短短的,一张脸盛满了阳光朝气,像是最挺拔的那颗白杨。

  沈萧辰,叶皎在心里默念着。台上谈笑风生的人仿佛发着光,那么平庸的她只能仰望,无法靠近。叶皎越发胆怯紧张,最后将笔记本交到曲薇薇手上:“薇薇,等会儿,请你一定要念这首诗。”说完,她猫着腰从边上快步离开了小礼堂。

  离开礼堂,叶皎才找到了呼吸的节奏,她懊恼地踢着碎石子,生平第一次讨厌自己内向腼腆的性子。终归,还是临阵脱逃了。

  快到上课时,曲薇薇才回到教室。叶皎紧张地问:“怎么样?录取了么?”

  曲薇薇比了个V的手势,骄傲地说:“那当然了,沈萧辰还夸我念的诗很好呢。”

  “真棒,继续加油。”叶皎说完,便沉默了。她真的很羡慕曲薇薇这种性格,从不怯场,比她勇敢多了。

  叶皎看向窗外,风在摇它的叶子,草在结它的种子,而她只看过他一眼,就觉得十分美好。3

  叶皎未曾想到,有一天,她的名字会被沈萧辰喊出来。

  雨天,叶皎和曲薇薇在车棚里躲雨,正巧碰见同样是避雨的沈萧辰。曲薇薇已经和沈萧辰很熟悉,两人很自然地打招呼。沈萧辰看见了一旁的叶皎,摸着下巴问:“曲薇薇,这是你的朋友?”

  “对啊,她是我的闺蜜叶皎。”曲薇薇将叶皎拉上前,“我们都喊她小叶子。”

  “叶皎,小叶子。”沈萧辰轻笑,看向她,“看起来,很眼熟啊。”

  叶皎被曲薇薇拉到沈萧辰跟前,对上他含笑的眼,脸立刻涨成熟透的番茄,嗓子里像是塞着棉花,她低着头,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好。”

  经年之后,叶皎回忆起他们的初见,总会回想起一句歌词: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与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

  晚自习时,曲薇薇难为情地拜托叶皎:“小叶子,我对不起你。”原来,沈萧辰在选拔赛上问曲薇薇,这首诗是不是她写的,曲薇薇见沈萧辰如此欣赏这首诗,想以此作为自己的加分项,回答了“是”。现在,沈萧辰想做一档新栏目,朗读学生优秀作品,让曲薇薇提供些诗文,她不得不向叶皎求助。

  “没事,是你让我的作品被他知道的。”叶皎没有生气,反而羞涩一笑,“我挑几篇好的散文诗歌给你。”被冒充了作品,叶皎并没有生气,更多是能间接接触沈萧辰的喜悦。

  暗恋大抵是感情里最卑微的一种,即使她无法站到他面前,但她想到沈萧辰喜欢她的文字,她写的字,被他的声音念出来,心中就充满了欢悦。4

  风不再温热,渗透着凉意,新的一年又要开始了。

  曲薇薇这几天很忙,她真的非常出色,是元旦晚会主持人里唯一一个新生。听着曲薇薇每天说排练的趣事,神采飞扬,她总是很认真地听着,希望听到关于沈萧辰的只言片语。

  通过曲薇薇的描述,叶皎知道,沈萧辰是很好的人,对长辈谦和有礼,对新生照顾指点;沈萧辰成绩也很好,他的目标大学是中国传媒大学;沈萧辰爱好广泛,唱歌很好听,还是篮球队的主力……

  那样优秀的沈萧辰,自然有很多人爱慕,叶皎不是没有沮丧过。但是,每个午后,只要叶皎坐在无人的长廊上,听到那个声音,她就会安心地想:再也没有人像她那样眷念他的声音,是属于她的唯一。

  晚上,叶皎下楼扔垃圾,在宿舍门口,她看见沈萧辰送曲薇薇回来。叶皎本想喊曲薇薇一起上楼,话还在嗓子里,便看见曲薇薇踮起脚尖,伸手抱了下沈萧辰,又飞快地松开。叶皎手里的垃圾桶落在了地上,顾不上捡,转身跑上了楼。

  寂静无声的夜,叶皎睁眼面对着深沉的黑暗,忍了很久,一滴清泪从眼眶滑落。她自知就算曲薇薇和沈萧辰恋爱,也没有什么对不起她,毕竟她的心事从未示人,可内心的难过却越潜越深。

  两天后,就是元旦晚会。叶皎在台下,看着曲薇薇和沈萧辰搭档,妙语连珠,默契十足,她低眉苦笑,接受了命运所有的安排。

  他是耀眼的星河,在某刻照亮了她,这就是故事的全部开始和结局。她对他的情愫,是一场光与影的追逐游戏,永远不能存在于同一个平面。5

  叶皎这一届,高一下学期就分文理班,她选择了文科班,和曲薇薇不再是同桌和舍友。

  马上要进入高三,沈萧辰退出了校广播台。此后,叶皎再也没有午后听广播的习惯了,她重新退回自己的小世界,不再期待,平淡生活。

  仔细算来,叶皎与沈萧辰还有过一次很小的交集。在图书馆里,叶皎与沈萧辰同时握住了一本书,沈萧辰很绅士地谦让:“你先看吧。”

  “嗯。”叶皎低着头,小声道谢,“谢谢。”

  叶皎拿着书,转身要走,听见沈萧辰的声音响在身后:“叶皎,请等等。”

  听到沈萧辰喊她的名字,叶皎心中一震,他居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她回过头,看着逆光而立的沈萧辰,真是个干净阳光的少年啊!

  “嗯?学长还有什么事情么?”“请问,”沈萧辰犹豫片刻,郑重地问,“你会写诗么?”

  叶皎低垂眼睑,沉默半晌,摇了摇头:“不会。”转身之际,她似乎听见了沈萧辰失望地叹息,却没有回头。

  他若清风朗月,而她微不可言。叶皎宁可守着这份秘密,小心翼翼,害怕结束,索性避免了一切开始。6

  叶皎的高二快要结束时,沈萧辰也结束了高考。如他所愿,沈萧辰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名字就写在学校墙外的红榜上。

  叶皎盯着沈萧辰的名字看了很久,此后他就要离开这个学校,去往冬天有雪的北方,那个从初进校园就喜欢上的声音,再也不会重回耳畔了。叶皎最后悔的是,没有将沈萧辰的播音录制下来,声波沉没在时光的河,再深刻的记忆仍无法打捞。

  所以,當沈萧辰出现在高三动员大会时,叶皎心里睡了很久的小鹿又开始砰砰乱跳。沈萧辰作为优秀学长给大家鼓气答疑,在提问环节时,有人问他:“学长,在高中时,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情么?”

  沈萧辰思考片刻,先笑起来。他回答:“记得高二的时候组织校广播台选拔赛,我开口说话没多久,就有一个娇小的妹子跑掉了。这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我到底是哪方面吓跑了她,我挺想找到她的,问问她,我到底哪里吓到了她。”

  沈萧辰的话逗笑了台下的学生,也许大家都只当是学长讲的一个笑话。叶皎捏紧了衣角,垂着头,尽力平复颤抖的双肩,她不想让人知道她在哭泣。叶皎多想在18岁时做一件疯狂的事,勇敢地站起来,大声说:“沈萧辰,你不是惊吓到我,是惊艳。”

  可她是叶皎,连站在他面前朗诵都不敢的叶皎,那个连自己的文字都不敢承认的叶皎。她静默着,将深情藏于内敛。

  最后,主持人拿出一个小箱子,告诉沈萧辰:“这是学弟学妹给学长亲手写的祝福,你现场抽几个祝福念一念吧,重现当年的‘低音炮’。”

  沈萧辰有些意外,语调里透出惊喜:“非常感谢大家,那我就挑几张念一念。”

  叶皎紧张地手抖,因为当初老师让给毕业的学长写祝福,她也写了。她紧张着,期待着,她当时写祝福时,一往情深,就是写给沈萧辰的。

  “赠沈萧辰:愿你深夜独行,有灯火为你而亮;愿你前程似锦,有人共享荣光;愿你出走半生,归来时仍是少年。”

  时光仿若倒流,叶皎又回到温热的夏日午后,她坐在长廊上,温柔的音调响起,心扉荡起一圈涟漪。沈萧辰抽到了她的祝福卡片,念了她写给他的祝福。

  “写得真好,我很喜欢。”沈萧辰念完后沉默片刻,遗憾地说,“只是没有署名。”

  是的,叶皎原本写上了她的名字,可是在最后提交时,又将名字重重涂掉了。她能写上“赠沈萧辰”已是莫大的决心,再不敢将她的名字放在一起。

  那是叶皎与沈萧辰的最后一次遇见,他在麦克风前说:“谢谢你的祝福,我会越来越好,你也要加油!”

  叶皎笑了,她听到了。7

  又一个盛夏来临,叶皎高考完,即将离开这个学校。很意外,许久不联系的曲薇薇在QQ上找她,发给她一段音频。

  曲薇薇说:“这是沈萧辰离开前交给我的,他说我不是创作出那些文字的人,希望我能将这段音频交给真正的作者。沈萧辰从来没喜欢过我,他一直欣赏认可的人是你。抱歉,当年真的很嫉妒你,才一直没有给你。”

  叶皎戴上耳机,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流转,她从未离沈萧辰的声音那么近过,仿佛在她耳畔呢喃。录音里,沈萧辰朗读了她写的每一首诗,每一篇文章,深情缱绻。她以为会与他的声音永别,竟然失而复得,真是世间最幸福的感受。

  听到最后,沈萧辰说:“嗨,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想,如果遇见了,一定不会错过。”

  叶皎隐忍了3年的眼泪,终于倾泻而下,畅快淋漓。她和他,看似从来没有过交际,却有最深的默契和机缘。

  叶皎将这段录音妥善收藏,却再未曾听过。她想,如果重来一次,她还是会走同一条路,毕竟,这条路的尽头依然十分美好。这并不是一场无疾而终的青涩暗恋,而是定格为永恒的少女时代。

上一篇:坐贡多拉的少年不会哭     下一篇: 香雪球听见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