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我心里乘风而去

作者:安清 来源:《故事林》

  从此我就放手了,郑煜。

  就这样吧,任我对你的喜欢散入这座城肆虐的风里。一如当初我乘风而来,如今你从我心里乘风而去。

  祝福你。【一】想说一句我喜欢你

  “洛妍!这还是你吗?你这不是来报到的,是来赴宴的吧!”

  新生开学,我和你刚见上面,你就嘴上损我。

  刚高考完和你通话时,是你说的:“臭丫头,趁这个暑假好好收拾收拾自己,总不能到了大学还像个男孩子一样。”所以我改变了要继续剪短发的决定,烫了齐肩卷发,把打篮球的时间用来跟朋友学化妆。

  而大一新生报到这天,我特意穿了新买的短裙套装,化了精致的妆容,踩着还不习惯的高跟鞋来见你。我记得你刚上大学时,很激动地跟我说过,看着大学里那些踩着高跟鞋穿着裙子的女生,觉得很是赏心悦目,以后就要找这种女孩子做女朋友。

  所以我这样来见你,希望得到你欢喜的夸赞,得到你的注意,并且,想说一句我喜欢你。

  但是你依然只会损我。损完我之后,你盯着我下面的短裙,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新乡这里风超大的……”

  老天爷似乎是为了证明你说的话,霎时狂风肆虐。

  我忙抬手按住裙子,你在一旁笑得满脸欠揍:“在新乡穿裙子,就准备时刻上演玛丽莲梦露的经典场景吧。”你略微一顿,眯着眼瞧我,“嘴也涂得像她那么红,跟喝了血一样。”

  我狠狠剜了你一眼,正想抬脚踹你,就又有一阵狂风从前面袭来,你忙闪身到我面前为我挡风。

  我还未来得及感动,身后和左右就都又有狂风直冲而来,我的发型彻底凌乱。

  你忍笑挑眉解释:“新乡西北有太行山,风力大风口还很多,刮风从来没有确定的方向。而且,”你一顿,继而咧大了嘴,贱兮兮地说,“这里一年就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让你报上海你非来新乡,现在后悔也晚了。”【二】为什么你偏偏喜欢她

  是啊,后悔也晚了。

  郑煜,我为你而来,但你心中已有他人存在。

  初见邓灿是在军训期间,她和你同为校电视台的成员,和你一起拍摄军训视频和照片。

  她身子高挑,和一米八五的你站在一起能到你的肩膀,巴掌大小的脸和不及耳的碎发相得益彰,眉眼间透着一股英气,举手投足洒脱利落,同你捶肩说笑,看起来很是亲昵。我看在眼里,忐忑难安直到下起雨来,我们军训临时散场。

  我被汹涌的人潮裹挟,目光却一直找寻着你,结果看到她护着摄像机,而你张开外套紧紧护着她。我心里一酸,但安慰自己说,你是男生,绅士一些是自然的。

  但是后来一起吃饭时你问我:“有没有看到跟我一起拍摄的女生?她叫邓灿,你觉得我能把她追到手吗?”

  我看着你傻笑的模样,心里咕嘟咕嘟冒着酸泡,佯装漫不经心地回了你一句不知道,端起饭盘就走。然而我刚一转身,眼眶就霎时一热。邓灿,名字这么中性,也不穿高跟鞋和裙子,而是简单的短T短裤运动鞋,并不是你“赏心悦目”的类型,但是为什么你偏偏喜欢她?

  那时我尚未明白,当一个人遇上真正喜欢的人时,是没有任何标准可言的。【三】对于人,怎么就不念旧呢?

  我自然不想见到邓灿,尤其是她和你在一起时,但是,郑煜,你却将她带来见我。

  邓灿是新乡本地人,当着她的面时,你说想让她带我转转新乡,吃一些特色小吃。但是甫一到第一个目的地——30年老字号志兴单锅烩面那里,你就悄悄对我说:“有些眼色啊,别老当电灯泡,多给我们制造些单独相处的机会。”

  我闷闷地哦了一声,你欢天喜地,而我的心里,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淋了一场大雨。而接下来的事,则像冰雹一样,横冲直撞进我的心里,冰冷而钝痛。

  没上大学之前,我们经常一起吃烩面,你知道我不吃羊肉,都会为我点素烩面。然而这次,你忘了我不吃羊肉,点了3碗羊肉烩面,却记得邓灿不喜欢吃蒜。

  志兴家的手工烩面很劲道,手工自制腐竹也很劲道口感极好。你我从前吃凉菜时,都喜欢放很多蒜泥,觉得这样才有味儿,但是这次,你特意叮嘱店家凉拌腐竹不要放蒜。

  那天我看着漂着羊肉的烩面,还有无蒜的腐竹,兴致缺缺。你问我怎么了,我闷闷地说不好吃,邓灿的神情有些尴尬,你忙打圆场,笑着对邓灿说好吃好吃,并用筷子狠狠敲了下我脑袋,说我太挑。

  虽然心里憋屈,但我还是强忍着情绪吃了几口烩面和腐竹,但到了后来的老字号目的地那里,我的情绪彻底爆发了。

  手里是得過金鼎奖的牛忠喜烧饼,眼前是国企老字号的春风包子,我仍旧一点也吃不下。你倒吃得津津有味,还酸我说瞎矜持,又不是真淑女。

  我瞪你了一眼,怨意明显,邓灿立刻屈肘撞了你一下,力道不大,但是你却夸张地捂住了心口,不断地咳嗽,说女侠功力深厚,小人认怂认怂,逗得邓灿拉着你又笑又打。

  你们两个人完全乐在其中,我局促地坐在一旁,垂头咬紧了唇,你们的笑声像千万根针扎在我心上。片刻之后,我拿起包冲了出去,直接坐上了恰好停下的公交车,没有给你们追上来的机会。

  透过窗户,我看着你和邓灿的身影渐渐缩为一个点,眼泪止不住地掉。对于食物,人们总是偏爱老字号,但是对于人,怎么就不念旧呢?【四】你有山有水,还有喜欢的人

  郑煜,那天是我们相识3年以来,闹得最僵的一次。你还记得我们初见那天吗?

  那时我刚上高一,你刚升高二,我们各带一拨人,在学校的篮球场上狭路相逢,为了争一个篮筐,来了场酣畅淋漓的大战。最后我们打成了平手,我也成为了你口中的“好兄弟”。

  之后的两年高中生活,出于对篮球共同的热爱,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我们一起看球赛互相切磋球技,而你明显比我技高一筹,在你的指导下,我的球技突飞猛进。不得不承认,最初我是崇拜你的,但随着相伴的日子渐久,我对你的感情,也渐渐变为了爱慕。可你从来,都不曾察觉到。

  而你考上大学之后,我孤注一掷地拼命学习,为你来到新乡期望团聚,却没想到,你为我预演了散场的结局。

  你还是把我当兄弟啊。我那天的行为在你看来,是那么无理取闹和莫名其妙。你发短信问我:兄弟,到底怎么了?是嫌我重色轻友了?

  怎么了,我喜欢你,可我却无法告诉把我当做兄弟的你。

  别无他法,我开始躲着你。

  但是你先斩后奏,替我和邓灿报了去八里沟的旅游团,直接给我发消息说不去钱就打水漂了。我去了,但是有私心,因为我不想你和邓灿单独出游。

  我主动和邓灿坐在一起,她热情地给我介绍新乡的景点,五龙山的动物园、游乐园和水上公园,还有冬季滑雪场,万仙山的奇峰险沟和郭亮村,以及这次要去的八里沟,都值得一玩。

  邓灿对八里沟轻车熟路,说先直接乘坐观光车从旁道公路上去,先到最值得一转的水帘洞一逛,然后一路慢悠悠地下山,如此观赏沿线风景,比爬山省太多力。而你我之间,一路始终无言,直到到达水帘洞。

  水帘洞很长,依山而建。落差近160米的天河大瀑布直泻而下,落在洞顶,蔚为壮观。我一时看呆,没注意脚下的路,踩进了石坑,一个趔趄要倒下时,是你及时扶住了我。

  那天天气阴沉,近水处冷,我的皮肤冰凉,而你手心灼热,烫得我立时推开。你以为我是故意的,没好气地走上前去追邓灿。我失落地摸了摸红到耳根的脸,瘸着崴了脚的腿,懊丧地慢慢跟在后面。

  而我刚刚进入水帘洞,就看到你在邓灿眉间落了一个吻,轻柔得如初雪亲吻大地,连我都觉得美好,而她更没有拒绝。

  刹那间,万籁俱寂,我的耳边只听得到瀑布倾泻在洞顶的哗哗声,眼前只看得到你欢喜的笑容和她娇羞的低头。我想,她也是喜欢你的。

  高中时你说过,喜欢旅游喜欢看山山水水,最大的梦想是和喜欢的人看遍大好河山。而那天,你有山有水,还有喜欢的人。

  而我踉跄转身,落荒而逃,只有满怀空荡荡的风。【五】我乘风而来,你乘风而去

  你是真的很高兴吧,郑煜,所以那天下山时才会主动叫我,即便看到我一言不发满脸阴郁,仍锲而不舍:“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该重色轻友的。你看看,你崴了脚,我就立刻赶来背你下山。”

  说完之后,你扭头看向邓灿征求同意,待她笑着点头时,不顾我的反对和挣扎,屈身一把将我背起。

  惊慌过后,我在你背上渐渐放松下来。回想起我高二那年,打篮球崴了脚,也是你把我背回了家。彼时我在你的背上,看着秋日高远明净的天空,听着你渐渐变粗的喘气声,一颗心怦怦跳个不停。什么时候动心的呢,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吧。可你那时煞风景地抱怨我说,臭丫头,你该减肥了。

  而这次,你背着我下山,却说:“臭丫头,你瘦了好多啊,是学校饭菜不合胃口?再这样瘦下去,还有力气打球吗?”

  不待我回答,邓灿就在一旁接了话,无比真诚:“我每周回家之后再回學校,我妈每次都给我做好多吃的带上,郑煜和我两个人吃都吃不完,洛妍,以后你也跟我们一起吃。”

  “嗯。”我鼻子莫名一酸,闭了眼逼退泪水,应了邓灿之后,闷闷地回你:“等我吃饱了,再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好兄弟,等你来战!”你说得豪情万丈,我和邓灿扑哧都笑了。

  或许,就像你教会我喜欢一样,邓灿教会了你喜欢。

  从此我就放手了,郑煜。

  就这样吧,任我对你的喜欢散入这座城肆虐的风里。一如当初我乘风而来,如今你从我心里乘风而去。

  祝福你。

上一篇:第八场雪的告白     下一篇: 金陵再无莽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