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落雪掩埋沉沉心事

作者:陈小艾 来源:《故事林》

  1

  林辰泽电话打来的时候,我正在慢吞吞地刷牙,卫生间的镜子上蒙了一团雾气,我拿手擦了擦,露出一张满嘴挂着泡沫的脸。我把手机开到免提,懒洋洋地对他喊:“你再等等,我马上就下楼了。”

  “好,不用着急,别丢三落四。”他永远都是这样,哪怕有火急火燎的事,也会妥帖耐心地对我。

  这是我跟林辰泽之间经常出现的对话模式。

  还躺在床上的舍友陶媛媛探出半个身子对站在衣柜前发呆的我说:“沈岚之,你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交到林辰泽这么好脾气的男朋友,感觉自从你们在一起,他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浪费在等你这件事上了。”

  我朝她吐了吐舌头,最后揪了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套在身上,踩上帆布鞋便出了门。从五楼跑到三楼时意识到手机忘了拿,等我全部收拾妥当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林辰泽面前时,距离他给我打电话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小时。

  由于林辰泽经常在女生宿舍楼下等我,而且每次持续时间都比别人长,时间久了连宿管阿姨都认识他了。每次见到我,阿姨总是操着一口我听不太懂的口音认真地对我讲:“姑娘,你男朋友对你真的不错嘞。”

  跟林辰泽在一起一年多,我已经习惯了这句话,身边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对我的好,而我也渐渐沉溺在他给我的这种爱里,理所当然地享受着、消耗着他的爱。2

  说起我跟林辰泽的相遇,还有些戏剧性。作为全校出了名的宅女加才女,除了上课,我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窝在宿舍里抱着笔记本电脑给花花绿绿的杂志写长长短短的小说。平时我会随身携带一枚银光闪闪的U盘,里面塞满了我写的小说,那天在公共机房上完计算机课我因为着急去食堂打饭而忘了把U盘拔下来。

  意识到U盘丢了时我出了一身冷汗,在恨不得把校园翻个底朝天、多番寻找未果后,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学校论坛上发帖寻找。我在帖子里声泪俱下的腔调果真十分奏效,那条帖子很快被顶上热门,很多人都加入到帮我寻找U盘的队伍中来。

  当晚我的QQ大概收到四五十个好友申请,在一一聊完却沮丧地发现U盘依旧不知所踪时,我开始拒绝任何人再添加我为好友。林辰泽的QQ头像就是这时开始跳跃起来的,他没有跟别人一样加我好友,而是通过我们共同在的一个群组向我发起了临时会话。

  “沈岚之是吗?你的U盘在我这里,我简单数了下里面大概有217个长短不一的文档,有时间来找我拿一下吧。”没有任何的自我介绍,他开门见山地跟我说。

  很快又发过来一张握着我U盘的照片:“机房里捡到的,觉得很重要,就擅自拔下来替你保管了。”

  我们约在学校西门的咖啡厅见面,我在比约定时间晚了近半个小时后到那里时,林辰泽已經喝完了一杯咖啡。

  “沈同学,你来认领失物都能迟到,你就不怕我中途缺乏耐心走掉再也别想拿回你的U盘了吗?”他笑着问我。

  “我有你QQ号啊,大不了再去发个帖子寻物的同时顺带一起寻个人。”我嬉笑着回应他。

  我拿回了我的U盘,并且喝完咖啡后我又成功地混了他一顿火锅吃。我们面对面隔着一锅不断翻滚的火锅聊得热火朝天,以至于不久后我成功地将他招至麾下,摇身一变成为他的正牌女朋友。

  当我挽着林辰泽的胳膊在校园里出现时,身边围绕了不少探询似的目光。在大家眼里,林辰泽属于那种很早就迎来自己黄金时代的人,他好像不用费太多力气便能一直走在前面,只是身边的位置却一直空着,不少女生一直揣着隐秘的心事在他前后左右等着,但没想到最后他会把爱情给了我。3

  林辰泽热爱摄影,平时脖子前总少不了要挂一台重重的单反相机。我们在一起时,他总是要变着花样哄我出门,而原本誓死要跟床相亲相爱的我最后总会在他准备的零食和大餐里缴械投降,顶着蓬松的头发和惺忪的睡眼从宿舍里出来见他,然后被他拉到操场、湖边、花园里拍下一组组照片。

  而我也将我们之间的故事拆分组合塞到不同的故事里面,在得到读者认可的同时也作为我们爱情的点点纪念。那段时间,我格外高产,每次写完一篇新小说,总是迫不及待地发给他看,希望他能明白那些浅浅字句下的种种深情。

  那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二年,我的生活一下子被两件简单又美好的事占据:跟一个喜欢的人谈一场舒服的恋爱,和随心所欲地写一些自己想讲的故事。

  我从未想过会在人生只走了这么一小段时便这么死心塌地地认定一个人就是自己的余生,直到遇上他,我相信,他也一样。

  那一年,开始有喜欢我的读者往学校里给我写信寄礼物,也有喜欢他摄影作品的网友在微博上发私信向他约片,我们看着彼此的微博粉丝从几百涨到几千最后破万,微博给我们每个人的名字后面加了一个黄色的小尾巴。

  曾经我们仅有的几条微博里,字里行间都是关于彼此,他那些饱含着宠溺和玩笑的评论就那么赫然挂在我那为数不多的微博评论里,我也一样。曾经我们并未觉得这有何不妥,直到我们发完一条微博很快会收到几十、几百条评论、点赞时,我们才开始意识到,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粉丝里的评论褒贬不一,有人觉得我们无比登对,会给我们送上真诚的祝福,也有人觉得我们并不是彼此的最佳选择。我比较后知后觉,曾经我以为这些声音只构成这世界的一部分,终究会在我们炙热的爱里冷却下来,却从未想过,无论多丰饶的爱情,在那些反对的声音面前,握紧的手也有犹豫要松开的时候。

  4

  直到有一天,我在纠结周末要继续宅在宿舍度过还是陪他出门采风时,他忽然告诉我买了去杭州的高铁票,并不是邀我一同前往,也不是征求我的意见,而仅仅只是告知我。

  那是我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跟他吵架,在午饭饭点人来人往的食堂里,我不留颜面地吼了他,朝他摔了筷子,在众人错愕的眼神里跑了出去。而林辰泽并没有追出来,只是在晚上9点多时我手机收到一条他发来的短信,告诉我已经平安到达杭州。

  我没有回复他。

  我生气的是对于这番远行他竟然没有事先告诉我,我不知道他去干什么,跟什么人在一起,甚至连他出发的时间都是在他临行前的最后时刻才知道。而他则开始厌倦被一个人束缚,在他眼里,前一天想去的地方第二天醒来就应该在路上,他不要把未知的精彩全盘交付到另一个人手里,等待着她的判决。

  林辰泽此行是因为在微博上接下了帮一个粉丝拍片的工作,对方是那种灵巧生动的南方姑娘,这都是后来我在微博上看到林辰泽发出来的照片时才渐渐明晰的事。

  那组照片一出来,便在微博上引起了一阵不错的反响。坦白地说,姑娘生得美,林辰泽摄影技术佳,好的模特遇到好的摄影师,的确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我那条不咸不淡的评论混杂在粉丝们狂热的“在一起”的起哄声里,很快便被淹没,刻意去寻找时显得格外伶仃。

  那时北京已经迎来了冬天的初雪,我裹着羽绒服坐在暖气不太足的宿舍里瑟瑟发抖,看着屏幕那端穿着翩翩长裙的娉婷女子,眼泪潸然。5

  林辰泽回来后,我们之间的冷战又不声不响地维持了数日。直到平安夜的烟花在学校上空绽放时,他在宿舍楼下喊我下去看。

  我裹上外套便冲了下去。那晚的操场上有很多人,我们站在热闹的人群里却格外安静,直到最后,我扯了扯他的衣角,轻声问他:“你肯原谅我了吗?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其实在这句话说出来时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因为在此之前,我在心底一直拗着一口气,我固执地觉得错的人是他,应该道歉的人是他,但他迟迟不说那句话。我的心开始松垮下来,我不介意做先认输的那一个,只要他肯一直陪着我。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攥紧了我的手。

  在那之后一段時间,我们都默契地对这段经历闭口不提,直到后来这件事发生。

  林辰泽去杭州拍的那组照片在网上火了。一时间各大摄影网站、杂志上都是那组照片,甚至有电视节目制作人来找林辰泽,他这种青春气息非常浓的摄影风格在摄影圈里掀起了一股风潮。

  开始有很多人来请林辰泽跟他的南方姑娘拍照片,这些照片被放在杂志、网站以及各大论坛的显眼位置上,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从我的生活里冒出来。

  甚至有粉丝爆料说林辰泽跟他的御用模特南方姑娘是情侣,这样的爆料一出来,跟风附和的人越来越多。我默默地点开他的微博,一条条看那下面成百上千条回复,觉得其中的每一个字都在呲牙咧嘴地嘲笑着我。6

  决定跟林辰泽好好谈谈是在一个周日的下午。陶媛媛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我:“岚之,你跟林辰泽之间是发生什么不愉快了吗?”

  就好像一直拼命捂紧的秘密终于还是被人窥探到一样,我知道身边很多人已经通过网上的消息看出了一些端倪。

  见到林辰泽是在火车站旁的咖啡厅,两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依旧清晰如昨。那时,我丢了生命中重要的东西,他跨越人海而来将之归还;而如今,这个我爱了这么久的男生就坐在我对面,我却觉得可能再也把他找不回来了。

  林辰泽买了去外地的车票,我们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捏着手机屏幕看了看时间,最后缓缓开了口。

  “不要再四处跑了好不好?陪在我身边好不好?”我低沉的声音中带了不少乞求的语气。

  他沉默了一会,像是在做一个重要的决定,最后推开了我抓着他的手:“岚之,我要赶路了。”

  看着他的背影从玻璃门那里消失时,我知道,生命中是有什么东西从此不一样了。这个曾捧着温柔爱意与我朝夕相伴的男生,终究要与我踏上不一样的征途,从此,他有他的灿烂星空,有他的诗和远方,只不过,统统与我无关了。

  我拿着手机,看到林辰泽更新了微博:对不起,我们就到这里吧。

  窗外的阳光热烈得过分,但我却觉得心里像是骤然落了一场雪,又冷又疼。

上一篇:望南,边关有冷月     下一篇: 他曾踏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