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漫长的欢喜里湮没于悄然

作者:淳子澄 来源:《故事林》

  1

  在我大学第二年的时候,韩黎去了远方的一所学校。那里天朗气清,山风任性,大雪落起来才是真正的纷纷扬扬。韩黎每天在碧空万里下笑得肆意昂然,假期坐上将近9个小时的火车,归来仍旧是那个眉眼弯弯的乐天派女孩。

  而与韩黎的相识,还要追溯到文理分科的春天。那时我和韩黎被分到同一小组,天生爱笑的女生,将课桌上厚厚的发了许久也还是崭新的书本摞得整整齐齐,在桌面上画满了各种精致又好笑的卡通画,但最显眼的还是“XQ”那两个大写字母。

  “向前?”我有意无意地读出声来,却也恰好道出了少女敛于其间的心事。看着做惊讶状的韩黎,我摆摆手,佯装无辜地坦言:“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向前走,奋勇向前,此向前非彼向前,无非就是韩黎心事里的少年,也是我分班以前的前桌。大概也是因为和向前坐前桌久了,所以看到“XQ”两个字母的时候,我首先拼出的便是“向前”二字。

  于是我和韩黎的故事便也从她同我讲起她与向前的故事那一刻开始。

  高一入学的第一次大考,韩黎被安排在我们班考试。课间,向前回教室去搬被遗落的那盆花时,韩黎正趴在桌上补觉,听到动静猛然抬起头来,在险些撞上刚举到她头顶上方的花盆时,向前眼疾手快地空出一只手来压在了她的头顶上。

  彼时班主任爱花,所以教室的窗台上摆满了各种我不得其名的花,只知道向前靠着的窗台上是一盆大丽花,到了9月末梢依旧招摇着。韩黎摇摇头,说压根没注意那是什么花,只记得那日向前用另一只手拿开了花盆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顶,对着她憨憨地笑,却也掩饰不了少年藏匿在眉目间的清朗和帅气。与向前的初遇花光了她所有的运气,所以韩黎说:“那次考试我还是没有逃过全军覆没的浩劫。”

  后来的向前便时常出现在韩黎的视野中,譬如每天早上一步两个台阶潇洒上楼,留给趴在二楼栏杆上仰望的韩黎一个帅气的背影。

  然而,我眼中的向前,却又是另一番模样:课前常常踩着铃声进教室,课上偶尔也会睡觉,有时还会很不光彩地被老师拎到楼道里罚站。饶是如此,但在少女的心中,喜欢的少年仍旧高大。

  2

  韩黎是个自来熟的姑娘,即使是慢热的我,到了初夏时分,也已经和对方变得无话不谈了。彼时我们两个最期待的是将近10天才轮上一次的值日,晚自习的课间,我和韩黎常常仗着值日生的名义,拎着垃圾桶走过向前的教室,晃到向前在的篮球场。微弱灯光下,几个高挑的男生仍然乐此不疲地打着球。我和韩黎贴在围栏外,一边向里面张望,一边自顾自地说着笑着,等回到教室,晚自习已经过半。后来次数多了,韩黎怕影响我的学习总是对此过意不去。我说没关系啊,只因为喜欢的高大少年也在其中。

  遇上某个少年,其后漫长而羞赧的喜欢,好像也只是从“我要喜欢他”的那个决定开始的。而那个少年呢,也常常会在那些羞赧的喜欢里变得愈发而莫名高大。

  无独有偶,和韩黎一样,第一次见到路炎的时候,也是在入学之初。一个日光晴好的午后自习课上,我从繁杂的习题册中抬起头来,侧目远望窗外的时候,恰好经过的路炎挑衅似地用食指扣了扣窗。我闻声转过头去的时候,只见身穿淡蓝色T恤的男生,正漫不经心地从窗外晃过。

  我所靠的窗子,在教学楼的外侧,对面是略古朴的充盈着俄罗斯风情的三层寝室楼,以及沿着寝室楼蔓延的大片草坪。从那以后,路炎便也成了窗外最常见的一抹风景。晨读课的铃声打响后,作为值日生的他才不紧不慢地从教学楼后路过回教室。午后时分,一众男生一字排开,抱着篮球从窗外经过,只有路炎的外套被随意地搭过肩,身上套着的仍旧是简单的T恤衫。

  秋色愈演愈烈的时候,昼渐短。晨读课上,我仍然习惯在固定的时间看向窗外,而身在明处,却早已是只闻人声而分不清暗处的哪个身影是路炎本人。玻璃上布满了水雾,就着窗外的漆黑一片,总让人不由地心生冷冽之感,而再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我早已搬到了楼上不再靠窗的位置。

  3

  后来,尽管10天一次的篮球场之行并没有停下来,但在考场上再一次全军覆没之后,韩黎还是决定要奋发图强了。因为之前落下的东西过多,韩黎让我帮她制订学习计划。我也喜于看到认真的韩黎,便每天监督和帮助她学习。虽然也少不了偷懒的时刻,但两个人一起努力起来,多数时候还是动力十足的。

  在夏日里为数不多的体育课上,我和韩黎喜欢绕着操场一圈一圈地走,向前在树荫下的铁架上落坐,悠闲地荡着韩黎口中的“大长腿”,而每一圈走下来,我们都会同他有一次自认为理所应当的擦肩而过。晚上,我们趴在寝室楼的窗台上,路炎和队友们打球回来,经过楼下的时候依旧打打闹闹,好像有着怎么也燃不尽的活力。我和韩黎踮起脚冲着楼下使劲地挥手。外墙上挂着的照明灯总是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错觉,周遭萦绕着许多飞舞的光亮,我说那只是贪恋光和热的小飞虫,韩黎却坚持那是她从未见过的萤火虫。而这些,后来没有哪一个不是记忆里闪闪发光的经历和见闻。

  只是韩黎远比我幸运得多,步入高三以前,开朗善谈的她,已经和向前成为了还算熟悉的朋友。因为两个人的成绩都不太理想,假期的时候,考试与升学便成了两个人隔着电脑屏幕就聊开了的话题。高三的时候,韩黎和向前跟各自班上的很多同学一样,为了降低高考的难度,临时选择了编导专业。

  之后,韩黎去了外地学习,我在学校的生活也开始归于平静。而路炎的QQ,也在我为其单独设立的联系人列表里静静地挨过了整个高中生涯。直到高考结束后的夏天,被路炎问起我是哪位的时候,我才怀着难以名状的心情回复了他,字斟句酌,也只是怕哪一句话会破坏自己在对方那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形象或是泄露了心绪。只可惜路炎说对我不太熟悉,不过却清楚地记得高一时那个坐在窗边的位置上,常常傻傻地望着窗外发呆,以及夏日夜晚里在窗边惹人注目的女生。

  但比起韩黎,我还算幸运的是,高考后我顺利地去了心仪的大学,而韩黎不得不选择再读一年。因为事实证明,想要通过艺考来走捷径的方法,并不是那么容易行得通。

  4

  第二年,韩黎去了大学。后来再有机会促膝长谈,韩黎说:“时常会想起那时候你和我讨论XQ,想起你为我制订的学习计划,只是我还是贪玩不争气。但是没关系,回忆里有这些美好存在,无论如何都不会后悔。”

  只是等到她说自己还留着我为她写过的诗歌时,我却莫名地想笑。在诗里,韩黎是向前窗前悄然开放的花儿。韩黎要把它找出来的时候,我急忙阻拦了。恐怕再看起来的感觉会如同那些往事的不堪回首一般。

  韩黎唏嘘:“现在做足了防晒工作也无心出门的我,已经不太理解当时那个完完整整地暴晒在操场上,却还要一圈又一圈地走,不肯停下来的自己了。”

  其实,有很多事后来我也早已记不完全。像“XQ”一样,路炎在我的世界里也有专属的称号,可是我早就忘记,在大学的军训中,我将其写在手臂上,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瞄上两眼便又能够使我重振旗鼓的那番力量到底是从何而生。以及,再也體会不到彼时向来倾向于按时睡觉的自己,只因为收到了路炎的一条消息,便抱着手机在深夜里小心地答复,最后寒暄到无话可谈时,还是难以入眠的紧张感。

  若我是你窗前悄然开放的花儿。也许比起向前,比起路炎,更加令人眷念的,其实是“我要喜欢他”的那个决定,以及过程中含苞欲开却还是未敢盛放的悄然。至于喜欢的少年,他的确会在那些羞赧的喜欢里变得高大,但同样也会在后来漫长的欢喜里湮没于悄然。

  可是没关系,回忆里有那些美好存在,大概真的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后悔的吧,除了当初的自己没有再努力一些。然而此时,在我正为了心之所向而奋力一搏的时候,韩黎只说自己没有太大的野心,只希望每一个现在都能安稳喜乐。

  但依然对每一个明天充满期待,然后奋勇向前。

上一篇:携世间所有诗词赠与你     下一篇: 宁忘初雪不忘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