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不只是为了平安

作者:薛晓莎 来源:《故事林》

  

  生活或生存,有人前行有人迷茫,如若生命的给予本是一场未知,明天与意外,也许惊,也许喜。地球是圆的,总会回到原点,人的初心呢?

  (一)喜乐平安

  “我要回来了,森子。”收到消息我愣了几秒,能够这样叫我的只有陈平安,彼时我正苦战于马上来临的期末检验。

  三明,位于福建中西部,出名的有遍布全国的沙县小吃。陈平安和我牵牵绊绊的家就在三明。1994年5月2日的特大洪灾,一夜间,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十室九空。避灾大厅临时搭建的产房,打着烛光的艰难生产,女人的声嘶力竭和窗外的雷雨交加,男婴呱呱坠地,母子平安。期盼灾难不再,平平安安,故名陈平安。

  平安喜乐,喜乐平安。

  1999年7月世界末日的预言闹得沸沸扬扬, 6岁的陈平安忽然问:“爸爸,末日的结局是什么?太阳真的不会出来了吗?”

  太阳还是出来了,平安还是平安。

  (二)平安归来

  认识陈平安9年有余了,我们整个青春期都在一起成长,读书、游戏、打球,也有过一言不合就干架。陈平安长得很是帅气,而我比较普通。再加上陈平安自学了一手好吉他,又弹又唱赚了一票女生的好感,其间我做了多次的牵线人。

  高中毕业时陈平安丢下一句“我去找我想要的了,兄弟”,便远走他乡从此音讯全无。我则到了北方的一所大学,以前的同学大多没有了联系,出了校门便各奔东西,当年说好的再聚如数到场,有了天南地北的借口。

  收到短信后不久,陈平安出现了,远远的我就看到了他的笑——嘴角有着深深的青渣。一阵嘘寒问暖以后,我问他:

  “陈平安,你过得怎么样?”

  “陈平安,家里和我为什么都不联系?”

  “陈平安,你的父母不会越来越年轻,你到底在想什么?”

  (三)影视江湖

  陈平安有深刻的电影情结,自然我也跟着看了不少电影。《英雄本色》百看不厌,那时我还同陈平安打趣:“如果你将来和宋子豪一样,我也会不当大哥擦车等你。”年少时骨子里的英雄情结大抵就是小马哥的侠肝义胆,宋子豪出狱时小马哥搭着肩膀说:“我等了你3年,3年了,我要重新再来。”着实给我们的青春带来一场热血的江湖梦,可涌动的江湖没有平安。

  陈平安关于电影有一段这样的感慨:“艺术来源于生活,也会归于生活。电影演绎的是别人的生活,呈现给观众的却是人世百态,无情又多情,有时生活还比电影戏剧。我们需要记住,现在所经受的电影情节般的苦难,都是为了人生里的平安喜乐。”

  高三报填志愿时,陈平安偏爱河北大学的编导专业,陈家父母则希望陈平安考虑金融等专业,于是争吵不断。

  “我自己的事我能做主,你们别管了。”

  “你能做主?管你是为你好,天下哪个父母不盼孩子好?”

  “我已经成人了,很多事情我可以自己判断。”

  “你能够像个成人一样为自己负责吗?我和你妈没多少盼头,读完书回来找个好工作,就安生过日子脚踏实地别去折腾。”

  数日红脸,最后陈平安妥协了。陈平安说:“我上次看到我妈哭是在姥姥去世的时候,她一直是个坚强的女人。”

  录取通知书到了,陈平安却走了。陈平安留下了一封信:爸妈,我一直按照你们的希望去努力,但我从来没有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爸说成年人该对自己负责,我想看看我能不能够为自己负责。我会回来,照顾好身体。

  (四)旅途平安

  陈平安背着吉他带着相机向北出发没有终点,日租房、地下室都住过,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呆到天亮,地铁卖唱以及当临时工赚了钱就继续上路。

  遭过冷眼也遇过热情,有些相识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陈平安懂得了相遇即是别离,于是用相机把他们一一记录,好让时间别空白了记忆。

  在西塘,第一次没有回家过春节。在客栈院落里和五湖四海的陌生人围坐着分享在外漂泊流浪的心,送上新年的祝福。演奏扎木聂的西藏小伙唱着藏歌声音洪亮,大多人是听不懂歌词的,但还是乐呵呵地鼓掌,陈平安也跟着拍手。哈尼族的女孩吹着巴乌幽绵情长,伴舞的姑娘一身红火面带桃花特别好看。陈平安弹唱了首 《春天里》,没有人伴舞所有人就坐着听,那时旭日阳刚火了有一段时间,陈平安没有什么经历也没有故事唱起来真的是平淡如水,好在陈平安因为感冒嗓子哑哑的唱出来的 《春天里》也哑哑的,给他添了几分韵味。

  在周庄镇,离家两年,街上在放筷子兄弟的 《父亲》,陈平安停下来听了整首歌,才想起原来今天是父亲节。听到“我是你的骄傲吗,还在为我而担心吗”,陈平安心口一颤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听到母亲的声音陈平安鼻子酸酸的马上挂了电话。陈平安给家里寄了信还有些钱:爸妈,我很好,孩子不孝,您二老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会回来。原本从家里带出来的积蓄花了不少,后来靠唱歌赚了些钱,也写了一些故事,放在网上的纪录片里,点击率挺高。

  后来继续向北,济宁、滦州、平遥......在鄂尔多斯草原给牛羊唱歌和骏马看星星,希拉幕仁的蒙古包里羊肉就着马奶酒。在辽宁周边兜兜转转,遇到一个唱民谣的老大哥:

  “哥,我真羡慕你。”

  “最开始拥有的就已经是最好的,想要得到的越多,发现后悔和遗憾便越多。”

  “遗憾什么?”

  “日子苦的时候咬咬牙坚持坚持,名利得到了身边的人却都不在了。”

  陈平安忽然想到高中课堂语文老师说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当时没有去记,现在却一下子背出来了。

  (五)不是结局

  北方的晚风带着凉意,陈平安讲了这么久的故事嗓子变得哑哑的:

  “我会拥抱太阳不怕被那炙热融化,我会遥望月亮分享那秀丽的太空,我会坚持信仰即使梦想已经遥远……”

  “森子,我打算回家的”

  “我等了你3年,3年了。”

  “我要重新再来。”

  陈平安回到三明,陈父陈母对陈平安说“回来就好”,陈平安重新报名参加了高考,电影里本该是这么上演的。但生活终究不是电影,陈平安回到三明,陈父还没来得及对陈平安说“回来就好”便撒手人寰,而陈母一夜白了头。

  陈平安深刻地明白了,那些错过的不会重新再来了。

上一篇:融 化     下一篇: 在每一个有花开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