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和一只胖子相恩爱

作者:刘淼 来源:《故事林》

  chapter 01

  林果果在母亲12年的唠叨声里终于开始努力吃东西,直到胖乎乎的肉掩住了瘦骨嶙峋的小身板。但是从那以后,林果果贪吃的毛病一发不可收拾。

  12岁之前,她从没觉得一个瘦子所带来的自卑感。12岁之后,她却在一次次的嘲笑里变成内心强大的变形金刚。

  是的,她自卑了,从12岁开始,从遇见那个喜欢的男生开始。

  然而没有任何人或事可以阻止一个少女的情窦初开,这种感情就像沉寂多年的火山口,一旦爆发,那便是卯足劲儿地喷发。

  当然,林果果并未意识到自己这份坚持到底给当事人带来怎样的烦恼和不安,她只顾着自己,她也只能顾自己。

  直到某一天,被喜欢的男生再也受不了这种精神凌迟而果断地向林果果摊牌。

  “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

  陆木问林果果这句话的时候,林果正拿着一个圆筒冰激凌吃得开心。她一怔,蹭了一嘴巴圈的冰激凌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

  她从没想到自己喜欢陆木这件事会被陆木知道,更没想到陆木会不喜欢自己的那份喜欢。

  屈辱、不安顷刻间吞噬了她,那时的林果果一语不发,盯着鞋子想把地面看出一个大窟窿。

  若是多年以后,林果果一定豪气冲天地冲陆木喊上一句:“我喜欢你不喜欢我这一点,有本事你改呀!”

  只是那是多年以后,只是那时的林果果已经不喜欢陆木,只是那时候的林果果也已经不再胖乎乎。

  林果果的这场暗恋在那个阳光正好的午后华丽地无疾而终。陆木说完这句话后毅然而去,林果果舔了舔自己的嘴角,扭捏着一种奇怪的姿态慢慢踱回家。

  那个晚上,林果果砸了积攒多年有着132块7角的储蓄罐,狠狠地买了一大堆的零食吃了起来,就像是一场隆重的青春告别仪式。

  她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要减肥,这个青春对林果果来说有些不美好。

  chapter 02

  林果果终于不用局促不安地和陆木搭话了,两个人在一场分离考试后相继进入了同一所高中的不同班级。

  陆木进入高中后高调恋爱,狂妄张扬,他竭力地宣示着那张帅气皮囊带给自己的成就感。躲在一角的林果果低调得要命,两人过着天壤之别的生活。

  可是这对林果果不公平,比如那些关于陆木的传说像无孔不入的分子和离子一样,在果果极力躲避的时候充斥着她的神经和大脑。

  陆木是林果果的噩梦,林果果这样想着,就再也忍不住不顾形象地大哭起来。

  减肥这件事在林果果的脑海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叉,她判了它“死刑”,甚至没有给它任何申诉和反抗的机会。

  林果果还是胖胖的,可这不影响老师和同学对她的喜欢。她一个随便的动作在别人看来都是搞怪和滑稽的欢乐;她肉肉的双手捂住一双冻得紫红的小手,女生会感激地送她一颗巧克力;她愿意和男孩子打成一片,即使勾肩搭背也不会被男孩子的女朋友误会。

  她过着每一个别人眼里快乐的日子,她没有难过,没有伤心,她仍捧了一大堆的零食吃得心满意足。

  林果果在篮球场转角的地方遇见陆木和他第N任女朋友,想躲闪已经来不及,林果果定了定神,缩了脖子像鸵鸟一样准备混过去。

  突然一个踉跄,被一股强大的力冲击得失了平衡,眼看就要向陆木的身上撞去。但是她急中生智,在快倒下的前一秒踩了自己一脚,顺着另一边摔了一个屁股墩。

  林果果在一大帮男生的哄笑声里狼狈地站起来,目光循了一圈又低下头准备走掉,后面传来陆木的声音:“没想到她还那么胖呀!”

  林果果终于停住了脚步,她承认,没有任何一刻让她比此刻还要感觉到屈辱和不堪,即使她的内心再变形金刚,也在一片哄笑声里土崩瓦解。

  她咬了咬嘴唇,用带了点颤音的别扭声调还击给陆木一句:“对!我还是那么胖;而你,还是那么风流。”林果果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陆木旁边的女生,在女生一阵白一阵红的脸色中英勇离去。

  此刻的林果果就像只发怒的小豹子,她把所有的隐忍和谦卑全部还给了陆木。

  是的,嘲笑可以饶恕,错误可以饶恕,不屈可以饶恕,一切的一切都可以饶恕,唯独青春不可饶恕。

  陆木碾轧了林果果的全部青春,不带一丝怜惜。

  chapter 03

  林果果再也没有遇见陆木,大概是避着她,否则巴掌小的一个校园他们难免 “偶遇”几次。倒是她,落落大方,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带着一丝神圣不可侵犯的骄傲。

  其实,林果果对陆木没有那么讨厌,即使被他拒绝过,嘲笑过,伤害过。可陆木认为林果果是讨厌自己的,不然林果果出现的地方,他怎么不敢露面呢?

  高三的时候,学校给学生增加了晚自习,大家在一片哀嚎声里表达了对学校安排的不满和抗议。

  林果果哀嚎得更起劲,像是一帮干坏事的头头一样,细数了学校对高三毕业生的各种虐待和摧残。

  甄瑶来找林果果的时候,林果果正在上被自己称为 “摧花辣手”的晚自习。林果果在一声 “果子,有人找”的喊声里,放下一道纠结了半节课还没算出来的数学题走了出去。

  “啪——”的一声,还没从数学题里反应过来的林果果,一出教室就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那一声有多响呢?反正足以让教室里认真写作业的学生跑出教室来一探究竟。

  “请你以后离陆木远点!”对面的女生甩了一巴掌后转身就走,林果果捂着火辣辣的脸,在同学们的一阵唏嘘声里走进教室。

  她叫甄瑶,一个月前刚转入本校,陆木的第N+1任女友。可林果果纳闷了,自己和陆木之间,究竟有什么值得他的女朋友如此大打出手?

  在这件事林果果还没想清楚的时候,传来了又一件对林果果觉得很重大的新闻。

  陆木因为打架住院了!

  就在甄瑶打了林果果的那个晚上,陆木送甄瑶回家,不知从哪冒出一个人阻拦在甄瑶回家的路上,声明要为林果果挨的那一巴掌伸张正义。

  陆木惊诧地看了甄瑶一眼,他当然不知道甄瑶打了林果果,但大男子主义作祟的陆木也绝对不允许这个人伤害甄瑶。

  于是一场殴打事件上演,直到最后两败俱伤,陆木和那个人都进了医院。

  chapter 04

  林果果在学校的批斗大会上,终于看到了那个为自己强出头的男生。

  左飞,旷课无数,打架无数,上次考试不及格下次在老师的批评中立马可以满分的奇葩少年。

  林果果认识左飞吗?答案很明确,林果果不认识,她对他只是耳闻。

  林果果被当成事件人物之一请上了批斗会,她在老师们的叹息声里听见了自己的心碎。

  认识林果果的人都知道,林果果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老师对自己的失望和放弃。一直坚强了许久的林果果哭了,当着陆木的面儿,当着左飞的面儿,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儿。

  如果说这些都是故事的前奏和发展的话,那么高潮部分更让林果果措手不及。左飞抢了校领导的话筒,当着林果果的面儿,当着陆木的面儿,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儿,给了林果果一份表白。

  “果果,我嘴笨,不知道说什么能让你开心,但是我希望以后有我陪你的日子,你都不会哭泣。”果果在左飞的告白声里,在其他学生一片哗然中迅速逃离。

  是的,曾经的林果果期待有一个人可以救她脱离陆木的这片苦海,可当这份告白一丝不挂地裸露在林果果面前时,她逃得仓促而又狼狈。

  林果果后来想自己当时逃跑的样子一定丑极了,胖胖的身子如同笨拙的鸭子。

  一周后,左飞退了学,这个说不会让林果果哭的男生,在和林果果打了一个照面后就从林果果的世界里消失了。

  林果果没敢分心,她把所有精力投入到了高考前的冲刺上,只是偶尔她会想起有个少年,曾像个英雄似的在镀了金光的午后对所有人讲喜欢自己,然后又埋头于一堆书本里。

  高考结束后,林果果失利了。林果果在很多人不能再复读的劝说里毅然走上了复读的道路。

  人总有不甘心,赚钱的不甘心钱少,当官的不甘心权小,而林果果不甘心落榜,或许,还有别的一丝不甘心。

  chapter 05

  “我是左飞。”林果果收到这条仅有4个字的短信时,左飞已经消失在林果果世界里4个月。

  那天,果果的心情出奇的好,天蓝了,草绿了,眼不花了,耳不鸣了,果果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亮了。

  退学后的左飞正好赶上了9月份招兵,一体检,一政检,不到一个月左飞就背了行囊去遥远的边疆当兵。

  在新兵连的时候,左飞任由思念疯狂蔓长,却什么也做不了。等到下连,左飞终于借了手机给果果发了一条证明他还思念她的讯息。

  左飞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林果果的呢?左飞不说,林果果也不问,等到想起的时候,林果果觉得左飞的那张脸似曾相识。

  林果果12岁那年,她记得有这样一张脸打碎了自己班的教室玻璃,被老师罚站在教室走廊许久许久;林果果13岁那年,她记得有这样一张脸在校运动会上拿了3000米长跑第二名,得到了林果果梦寐以求的一支英雄钢笔;林果果14岁那年,她记得有这样一张脸在汶川地震的时候递给自己一瓶葡萄糖;林果果15岁那年,她记得有这样一张脸推了自己一下害自己摔了一个屁股墩,在陆木和一大帮男生面前完成生命里最勇敢的一次还击;林果果16岁那年,她记得有这样一张脸在自己回家的路上曾鬼鬼祟祟地尾随过自己,直到后来父亲接送自己这才作罢;林果果17岁那年,她记得有这样一张脸站在全校师生面前,给了自己一份表白。

  “如果我能考上一本,我就答应做你的女朋友。”林果果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有了略尖的下巴,一个高考再加一个复读,让滚圆滚圆的林果果从140斤瘦到了125斤,虽然还是胖胖的,可是少了滚圆滚圆。

  左飞长到了1米8的个子,42码的鞋,喜欢军绿色,喜欢香芋奶茶,不爱吃蛋黄,总爱吹牛。

  左飞从一个陌生人变成了林果果的口头禅,但林果果任由左飞的那些信息像入侵者一样入侵自己的生活,搅乱自己的一湾静水。

  原来总有这样一场爱情,需要她去触碰,去聆听,去正襟危坐,去感同身受。

  chapter 06

  果果大二的时候,高中同学聚会,左飞因为转期没能回来。

  林果果从聚会开始就一个人静静坐在一个角落里,不说话也不聒噪,仿佛可以忽略的路人甲乙丙。

  这些年,林果果变了很多,蓄了长发,化了淡妆,一袭长裙,疯疯癫癫的样子荡然无存。同班的男生们一个个捶胸顿足,说他们失去了一个好兄弟。

  果果笑,浅浅的,露出了左脸颊上的一个酒窝。

  眼尖的陈浩一进门就瞅见了窝在角落里的林果果,然后林果果看见了许久不见的陆木。

  时隔3年,陆木依旧那副好皮囊,只是当年的少年胡茬泛青,在时光的印记里添了几分成熟和英气。陆木再看到林果果时有一瞬间的失神,也就一瞬间又恢复了以前的吊儿郎当。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多年不见的同学细说这些年的艰辛与变化,不禁感慨万千,思绪纷乱。

  陆木在一大帮人的起哄下喝了个酩酊大醉,又哭又笑,像一个耍赖小孩子,他扯过自己的鞋子当话筒对着一桌饭菜大唱 《那些年》。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那些年错过的爱情,好想拥抱你,拥抱所有的勇气……”

  林果果借口去洗手间避开了所有人,独自去了酒店的天台。远处灯火辉煌,霓彩绚烂,看得果果一时迷了眼睛。

  陆木从身后抱住林果果的时候,林果果的泪就簌簌地流了下来,陆木从来没想到林果果的泪这么凉,她就像一团火,在别人以为谁都可能难过唯独她不会的年纪里,满目疮痍!

  陆木放开林果果,满身酒气的他小心翼翼地捧起林果果的脸,像对待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贝:“对不起,果果,我……”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叫左飞。”果果推开陆木,离开的背影有些决绝。

  从12岁到22岁,林果果认识了陆木10年。即使在她和陆木没有联系的那些年,林果果还一直关注着陆木的微博,她知道他所有的消息,就像知道自己的一样。

  当然,这件事她没有告诉过左飞,一对恋人再怎么毫无保留,也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

  在那晚以后林果果看见陆木的签名从“已觉不爱”,变成了“那一刻,我只想吻吻你的脸!对不起,我曾经伤害过的女孩”。

  “我并非不美好,只是你不愿意做那个让我变美好的人。陆木,只愿此后经年,你的每一天都精妙绝伦,安然无恙。”林果果想着,毅然决然地将陆木拉黑,删除,不带一丝犹豫,就像年少时那场隆重的青春告别仪式。

  两年后,林果果顺利毕业,进入一家待遇不错的公司上班。

  3年后,左飞提干,成为部队骨干。

  4年后,两个人结婚,水到渠成。

  婚礼上,林果果笑着说:“左飞,上学那会别人都不喜欢胖子,唯独你!你不是傻,你是逗比。”左飞笑着吻了吻林果果的睫毛,晶莹剔透得像是美好的露珠。

  5年后,多年后,甚至更久……

  林果果一直都觉得这辈子最幸运的两件事,一个是错过了陆木,一个就是遇见了左飞!

上一篇:人生是条单程线     下一篇: 被爱的人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