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天大剩”的情感回归

作者:廖静 来源:《故事林》

  1、赠人玫瑰帮友脱剩

  许茜姐是我的远房表姐,以前没有太多交往,我来都市打工与她同住时才熟识的。当她说她已37岁却无婚史时,我一点也不敢相信,她健康端庄、打扮得体,为什么会不结婚?可当她说这套房子属于她,她在某报纸任副刊编辑时,我相信了。所谓 “高处不胜寒”吧,许茜姐符合都市剩女的基本特质:高收入、高文化、高年纪。情感生活五光十色的我,是不能允许身边有如此一枚剩女的。于是我主动担当起了许茜姐的媒婆。

  我发现许茜姐好像真的没人追,她整天沉迷于工作,闲时就读大本大本的小资腐文,也写一些春花秋月的小资腐文,不玩网络游戏,不出外旅游,除了工作圈子之外就没有朋友。我跟许茜姐闲聊,问及她的择偶要求,她淡然一笑:“没要求,不过我也没时间想那些。”

  所谓 “没要求”,其实是最高要求,“没时间”只是推脱之词,每一个被剩下的人都是有自身原因的。我说要帮她介绍对象,许茜姐有点不好意思:“算了算了,你小姑娘家不懂,我一个人挺好。”我一眼就看出她口是心非,就算60岁的女人也渴望爱情,“剩”只因为爱情未来。

  我不能让许茜姐剩得发霉,四处帮她物色合适对象。男友晓明说:“我的天!37岁还没嫁啊,是不是心理有问题啊?要不就是生理有问题。”如果是以前,我看大剩们也用有色眼镜,但现在时代变了,女性越发独立自主,择偶要求越来越高,尤其在大都市,许茜姐这样的剩女并不鲜见,她们精彩而孤独地活着。

  晓明很快帮我拉来一位,是他朋友的亲戚,38岁,未婚,是个钳工,虽是蓝领收入却不菲,我认为配得上许茜姐。可当我第一眼看到他,我心就凉了。许茜姐那么知性优雅的女人,会看上他吗?此君据说月薪过万,可他皮鞋里没有穿袜子,手指甲缝里藏着来自车间的污垢。

  晓明却说:“37岁了还有什么资格挑?我哥们还嫌她老呢,这么大了生孩子都是问题。”

  是啊,男人们可以不管女人是否漂亮年轻,但会在乎其生育能力,这就是剩女的最大劣势。

  相亲的结果是我预想到的,许茜姐没看上,而那位钳工也太过老实,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到点子上。男人 “剩”也有其原因。我与许茜姐开卧谈会,她告诉我:她身边好多人婚姻不幸,要么婆媳失和,要么丈夫外遇,要么孩子多病,很多都在奔赴离婚的路上。她对婚姻幸福抱的幻想越来越渺茫,而自己错过的对象也一个不如一个,于是抱着 “宁缺勿滥”的心态,慢慢—个人也就习惯了。

  我问她是否真的不向往婚姻,许茜姐想了想说:“也想,不是怕别人怎么看,主要是给父母一个交代,也想完成做母亲的愿望。”我暗喜,许茜姐还想做母亲,那她脱剩就有希望,我一定要把她推销出去。

  2、剩女寻爱 一路坎坷

  人家都说剩女最大的毛病是 “强势”,但许茜姐却温柔和善,她的确不善于卖弄风情,但这样的女人不正是找老婆的首选吗?许茜姐说:“你这样的女孩才最抢手,活泼开朗,主动热情,又年轻漂亮。”

  我自16岁起就抢手,身边不缺男人追,至今已积累了丰富的恋爱经验。晓明是我的第4任男友,最近我们又吵架了,原因是他再次辞职。我不奢望他有房子,但起码要工作稳定,这是我的最低要求。

  我渐渐知道了许茜姐的过去。她并没有过轰轰烈烈的爰情,大三时有过一次恋爱,后来工作中又遇到一位,都无果而终。我问她是否处女,许茜姐脸红了:“当然不是,但绝不是滥交的。”

  我大松口气,好歹证明她生理是正常的,大龄剩女要么背上 “老处女”的恶名,要么就被人说成是 “趟过男人河”。我相信,只要有更多的人脉资源,加上许茜姐放低姿态,就一定能嫁出去。

  可是看来要许茜姐放低姿态是不太可能的,“以前那么好的都错过了,反正也过了黄金年纪,拖就拖了吧。”这是她的观点,那只好我帮着开拓人脉圈子了。

  我到处打听,终于 “抓”到了赵先生。当我听公司老阿姨说有某男是国企高管,40岁未婚且相貌堂堂时,我顿时眼睛一亮:“此男在哪里?”害得老阿姨以为我犯花痴,是我要找对象呢。

  几经辗转,赵先生被我带到了许茜姐跟前。这回许茜姐眼睛开了桃花,她满意了。都这么大了,得赶紧结婚才对。我忙碌他们的事叫晓明知道了,他误以为我跟赵先生有什么,跟我大吵了一回。赵先生条件无可挑剔,但我是仗义的女中豪杰,我决不会抢许茜姐的所爱,何况我跟赵先生在一起,总有种 “代沟”的感觉。

  没想到,我认为 “天作之合”的姻缘也黄了。赵先生跟许茜姐约会了几次后,就对她冷淡了。后来我听说,赵先生嫌许茜姐年纪偏大,他的目标要求是25—28岁。这家伙还说:“给我做媒的那个小姑娘还行,就是看上去太毛躁。”哼!他嫌我毛躁,我还嫌他老呢!

  想想真是悲哀,优质剩女要在寻觅中消耗青春,优质剩男们中意的却不是同龄人,而是年轻妹子,哪怕她穷点俗点。这就是剩女存在的外因吧?

  许茜姐对此事挺伤心,她嘴上不说,但表情上我看得出来。我发狠说:“姐,天下未婚男人没死光,不止姓赵的一个,我相信金子总会发光的。”

  许茜姐告诉我一个意外的秘密:赵先生虽然外面说嫌她年纪大,但却在第三次约会时想与她上床,被许茜姐拒绝后才冷淡的。我气得连声大骂。

  我磨刀霍霍准备再为许茜姐找男友,她搬出周围不幸婚姻的例子来推脱,说:“女人一个人挺好,经济独立,思想独立,社会环境也在接受我们。与其被围城里的琐碎折磨,不如一个人自由自在。难道你和晓明在一起,就真的快乐多过烦恼吗?”

  我和晓明夜夜电话争吵,见面也剑拔弩张,许茜姐是听到看到的,我也算是她 “不幸”例子中的一位吧。但我并没打算做剩女,有句话说:虽然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好过成孤魂野鬼。

  3、谁也不是恋爱专家

  我决定用我的恋爱经验,帮许茜姐找到一条 “脱光”的出路。我和晓明和好了,他又加入到帮许茜姐脱剩的队伍中。我们为什么这么关心她的婚事?一则是我们住在一起,姐妹关系好;二是热心助人的我要满足一种成就感,自从为许茜姐操持婚事以来,我感觉自己充实多了,攻克 “剩女”,也算是一项功德无量的事业吧?

  晓明虽然帮许茜姐找对象,但他作为年轻男人,对剩女抱有偏激的观点,认为她们自视清高,属于豆腐渣一类。每当他这样贬损许茜姐,我就跟他开吵,他轻视剩女,就是在轻视女性。

  吵归吵,我们还是找来了一批适婚对象,晓明怕我借此给自己找男人,配合得也挺积极。我们组织派对,拉许茜姐也参加,但习惯当宅女的她不怎么合群。我们认识的人的确太年轻了,偶然有几个年长的,也均是她看不上的屌丝。

  我和晓明分析:以许茜姐37岁的年纪,虽然文化高,有房有车,模样也不错,但若要找条件好的,就得找离异但多金的男子。我们帮许茜姐抓了一把离异男子的资料。

  许茜姐哭笑不得:“难道我剩着就是公害吗?省省心吧,我不想自讨苦吃当别人后妈。”

  有两位离异男对许茜姐相当满意,但许茜姐的爱情之门始终紧闭。我的苦口婆心让她越来越反感,说我比她妈还烦人,我似乎越帮越忙。晓明也咬牙切齿地说:“那她就继续剩吧,变成老姑婆,农村80岁的光棍也不要她。”他甚至要我离许茜姐远点,怕我也向她学习。我闹不明白,在世人越来越接受 “大剩”存在时,为什么晓明这样的男人却如此憎恨她们。也许正是她们的清高自负折伤了男人的自尊了吧,所以才通过咒骂、污辱来发泄不满。

  折腾了快一年,我对许茜姐的婚事不抱什么希望了,也许她就愿意这样剩着。她虽然条件不错,但不愿意放低身段,没有自知之明,挑三拣四,更不愿意拓展人际圈子,我再努力也无可奈何。而此时我自己也失恋快成为剩女了,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我快成为剩女的原因是晓明不听我劝又辞职了,我们又大吵了一场。也许闹来闹去分手是最终结局,想想还是清静简单的许茜姐活得更快乐。

  11月光棍节来临前,社区、婚介所、媒体都在筹备 “相亲大会”。我报了名,问许茜姐是否也去报名。她笑道:“不报了,有人请吃饭。”

  我万万想不到,在我成为剩女时,许茜姐居然有对象了。那位比她小4岁,虽是白领但薪水不高,长得还凑合,丑男堆里还算帅哥一个,人活泼随和,不像剩得心理变态的那种。再细问,居然是许茜姐征婚网站弄来的。我说征婚网站不是龙蛇混杂吗?但许茜姐说:“鱼龙混杂,但总会有真龙吧?总得给自己创造机会。是我主动约他吃饭的,反正他不在我熟人圈子,被拒绝也不丢脸。”

  多年难嫁的许茜姐怎么就突然想明白了?敢于主动出击,敢于网上征婚,敢于姐弟恋,敢于找比自己地位低的?许茜姐笑道:“你成天啰里啰嗦地教导我,我怎能不改变?”是我影响了她吗?我却感觉是自己被她 “剩着挺好”的思想给潜移默化了。

  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在单身的许茜姐面前是 “恋爱专家”,然而事实是,谁都不是爱情专家。爱情未到,只因适合的人没有出现,就算没有爱情到来,也能活得挺好。该是我向许茜姐学习的时候了。

上一篇:拿不起屠刀何以成佛     下一篇: 一念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