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证那些事

作者:半边胭 来源:《故事林》

  1

  倪静经过努力打拼,在直销行业取得突出成绩,荣升到红钻级别,事业爱情双开花,前不久她又钓得高富帅白马王子徐宇峰。

  倪静聪明伶俐,能说会道,人也长得不错。可准婆婆对她一点也不欣赏,商量婚事时,竟然对倪静说:“我是坦率人,丑话讲前面。我儿子有房有车有公司,你有什么?要结婚就得办婚前公证。”

  素日能言善辩、思维敏捷的倪静,被呛得气差点上不来。她强撑笑容:“您读过《新婚姻法》没有?婚前财产各归各,别担心您儿子的财产。”

  徐妈妈背书般地说:“不动产如房子汽车,实行登记制度,产权明确,当然不需要婚前财产公证。而那些随时在变动的财产,像存款、古董、金银首饰等贵重物品,为避免离婚时无法说明白,就需要婚前财产公证。”

  看来徐妈妈早有准备,志在必得,倪静当时只得忍下这口气,之后向徐宇峰哭诉:“你妈太过分了!谁稀罕你的钱了,等我发展成皇冠级,买了豪车别墅,比你更有钱时,你们可别后悔。”

  徐宇峰忙说:“我妈从来就把钱看得很重,我又离过一次婚,你要站在她的位置体谅她。”看来徐妈妈事先给儿子洗过脑了,徐宇峰有过一次失败婚姻,已不是头晕脑热、爱情第一的小青年了。

  其实徐妈妈就没看上倪静,徐宇峰有房有车还有自家公司,家里估不清价的古董名画不少。而倪静家境平平,曾闪婚闪离,直销的职业又疑似传销。当初凭她三寸不烂之舌,骗徐宇峰买了她上万元没什么用的保健品,并引诱得他失身。所以她经常对儿子唠叨:“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倪静就是一江湖女骗子,你离过一次婚,该吃一堑长一智学乖了。你们非要结婚我没办法,但一定要做婚前财产公证。”

  徐宇峰上段失败的婚姻让他损失了不少钱,也见证了爱情的脆弱,他内心也认为,对于财产悬殊的男女,婚前公证确实有必要,母亲这也是用心良苦。只是,这样做太伤感情了,徐宇峰开不了口,徐妈妈于是就自己打头阵了。

  2

  倪静一腔怒火,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她的遭遇得到众多同事的同情,这是个女性居多的集团,信奉自力更生实现自我价值。同事A说:“公证就公证,反正又不是图他的钱,就把这事当作奋斗的动力吧。”同事B不赞同:“还没过门就小瞧了咱们,是娶妻子又不是买丫环,得拿出架势来,不然结婚后任由他们欺负了。”

  徐宇峰也很矛盾,他爱倪静,但又不得不保护自己,小心点总没错,何况还要顾及母亲的想法。倪静也很矛盾,以她的个性是不屑财产公证的,只是她咽不下这口气。

  倪静父亲早逝,这事只能跟母亲商量。母亲软脾气没主意:“女儿啊,谁叫你条件比徐宇峰差一截呢?公证就公证,也让他们瞧瞧咱的骨气。以后自个要争气啊,还有,这事别告诉你哥,他那直头货,别又惹事了。”

  虽然倪静认同了公证,但心里实在窝火。徐宇峰不敢打电话,在短信、QQ上说尽了好话,倪静心软了,她真的喜欢徐宇峰,这样的钻石男奇货可居,再不抓紧就会被别人抢走。她那个“红钻”确实不如徐宇峰这个“钻石王老五”,对自己那个直销“事业”,倪静别看表面上神吹,其实内心深处没底气。

  倪静在QQ上说:“那你能放弃公证吗?以后我挣的钱全给你。”徐宇峰回答:“婚后你就辞职,我养你,你还挣什么钱呢?公证也是为了哄我妈嘛,以后我的存折你来管。要不,我再找我妈商量下。”

  总之,徐宇峰东绕西绕,好话说尽,就是不在公证的事上松口。他还在QQ空间转载了一段婚前财产公证的转帖,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婚前财产公证,在外国和上流社会司空见惯,意在保护男女各自的利益。在离婚率如此高的现代社会很有必要,有了保障、无后顾之忧才能大胆放心地去爱。公证中,一般都是钱少的那方才会感觉委屈。”

  倪静长叹一声:公证就公证,姑奶奶我怕过谁靠过谁?她发话过去:“明天就公证,立刻马上,叫上你妈,让她亲眼看着。”徐宇峰忙说:“急什么啊,明天先给你买几件好衣服。”

  本来与倪静势不两立的徐妈妈听儿子说女朋友同意做公证,一下变得慈祥可亲,送给她一条过时老气、好似狗链子的金项链,并声明此物不在公证范围内。倪静表面笑着,心里在骂:老奸巨猾的老东西,见钱眼开的守财奴!

  3

  公证的事出波折了,倪静妈妈担心女儿吃亏,把这事告诉了开餐馆的儿子倪传。脾气刚烈的倪传当即发火:“公不公证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尊严问题!亲朋好友会怎么看你?他徐家把你当啥了?到时烦了一脚踢开半分钱不损失,你老了可姓徐的正当年,你不看好他的钱,就由着他换老婆包二奶了。”

  钱是男人的“七寸”,管好男人的胃,不如管好男人的钱。哥哥历经沧桑,见多识广,他的话不无道理。

  倪传把徐宇峰慎重地约来谈判:“宇峰,你有点家底我知道,可我妹也不差,人不能光拿钱来衡量吧?她以后要为你生养孩子,孩子姓啥?姓徐不姓倪。作为男人别这么小肚量,若说家产,我的饭馆也值不少钱吧?我没老婆孩子,我的财产也是我妈我妹的。”

  徐宇峰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只能苦笑。倪传一大杯酒灌下肚:“我家不是贪财的人,我保证万一以后你们离婚了,我不让我妹要你一分钱。公证,哼!你徐家不要太糟践人!”倪传把架势拉上了,就算徐宇峰老娘来,他也不怕。

  那边,倪静被一群三姑六婆同事说得思想松动了。她们说:“这种男人压根就爱的不是你的人,早分早安心,别还没进门就低人一等,世上好男人多得是,再说女人不是月亮,靠男人才能发光发热。”

  倪静烦得上火,徐妈妈偏又火上浇油,电话里怒气冲冲地质问:“倪静,你什么意思?说好的事又突然变卦,你真狡猾啊,几句话就骗了我一条金项链,你就是一江湖骗子,别再想耍小伎俩骗我家宇峰了……”

  徐妈妈誓死捍卫儿子的财产,倪传坚决维护妹妹的尊严和利益,这场硬碰硬的仗,不知如何收场。倪静和徐宇峰的疙瘩也越结越大,徐宇峰认定她前后两种态度是个阴谋,倪静认定徐宇峰心眼小、守财奴,一开始就没想跟她厮守终身。

  倪静生日这天,徐宇峰没礼物没电话,连QQ都没留言。“一谈钱就伤感情,一谈感情必伤钱,不如结束吧。”倪静虽想这样的男人不值得爱,但心里依然像拧麻花一样难受。

  4

  情场失意,事业就得意。倪静因工作出色,被公司奖励去东南亚旅游。去东南亚的十来天,各色活动排满日程,在那种亢奋的环境下,倪静渐渐淡忘了伤痛。

  回来后第二天,倪静接到徐宇峰好友的电话,说徐宇峰醉在他那里不省人事,让倪静来接。

  迫于面子也迫于思念,倪静去了。一月不见,徐宇峰胡子拉碴一副颓废状,怎么会变成这样?

  朋友说,徐宇峰的公司出了严重状况,生产的食品发现有毒成分,被工商局查封,可能还要受法律制裁。更令他雪上加霜的是,他的会计又在此时卷款逃走了。朋友叹息道:“所谓呼啦啦大厦倾就是这样,一夜之间宇峰就一无所有了……”

  倪静傻了眼,这种破产故事,新闻、连续剧上天天有,没想到会发生在心爱的人身上。她抱着憔悴不堪的徐宇峰,忍不住滚下了眼泪。

  倪静去找徐妈妈问情况,徐妈妈呆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两眼无神:“现在轮到你看笑话了,我准备卖了这房子,把员工工资和货款付了,还要打点宇峰不要坐牢。总之,我家没钱了,你也没啥好图的了,你走吧。”这时,两个壮汉推门进来:“大姐不好意思,我们要搬东西了……”

  再也不用公证了,因为徐家成了穷光蛋。徐宇峰酒醒后,看到倪静哽咽了:“这么多天也没个音讯,你不知道我多想你。可我给不了你幸福生活了,对不起。”倪静定定地看了徐宇峰半分钟,豪气地说:“我们结婚,我养你。”

  5

  几天后,倪静和徐宇峰领了证。不是公证,而是大红结婚证。

  徐宇峰把倪静领到自家的二层别墅:“妈,您的儿媳来了。”

  别墅依然,家具依然,这房子不是要卖掉抵债吗?徐宇峰摊摊手:“一场误会,说是我的食品有毒,结果查出来没问题,卷款潜逃的会计也被抓获了,所以我什么也没失去,还多了你这位好妻子。”

  徐妈妈皮笑肉不笑,她终是没把公证的事办成了,终是让倪静有卷她家财产的隐忧进门了。

  怎么像戏里的狗血情节?倪静半信半疑。她先去徐宇峰朋友那里,结果没套出话。她又托在工商局工作的同学查,答复说工商局没有调查过徐家食品公司。

  倪静冲到徐宇峰郊区的食品加工厂,里面热火朝天忙忙碌碌,再问厂里的人,说是公司从来没停过产,也没出过状况。

  好啊!你们在耍姑奶奶我!倪静气得把地上石子踢得老高,想必公证一事让徐宇峰骑虎难下,他便和母亲设了一计假装破产,若倪静不嫌贫爱富,就不再与她谈公证一事,那些打电话的朋友和搬东西的男人,都是演戏罢了。

  “王八蛋!居然戏弄姑奶奶的一片真心,死老太婆演得还真像。”倪静真是既生气又伤心。

  这时,母亲打来电话,跟她唠叨哥哥的事:倪传跟个小他十几岁的姑娘好上了,那妹子赤贫,就是长得漂亮,她心眼贼多。母亲唉声叹气:“她准是看上了你哥的钱,你哥平时聪明,一遇到这事就糊涂了,非要娶这小妖精,你说咋办?”

  “年轻人遇到感情就是鬼迷心窍,要结婚也行,但是……但是……”要“婚前财产公证”的话堵到嘴边,倪静咽着没说出来。一瞬间将心比心,她对徐宇峰和徐妈妈的怨恨释然了。

上一篇:砍价师     下一篇: 跟着父亲去挖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