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情人

作者:孟宪歧 来源:《故事林》

  文洲听说单位的几个男同事都有了情人,就觉得自己挺掉价的。论长相、论工作能力,他文洲在单位里绝对无可匹敌。况且,他还是个科长,迎来送往的事是经常的。怅惘之余,他也想找个情人耍一耍,不信自己会比他们差。

  这情人说找就找了,给他当情人的女人叫小乔,跟文洲是初中同学。以前没有什么联系,一次同学聚会,才又接上了头。那天,文洲第一次约小乔去了市里的一家咖啡屋。文洲开了一个小包间,只能容下两个人坐着。文洲又要了几样干果、两杯咖啡,还要了两瓶啤酒。虽然是白天,但咖啡屋里的灯光幽暗,红红蓝蓝的,轻音乐不紧不慢地响着,显得很神秘很暧昧,文洲问小乔:“咋样?这里是不是挺温馨的?”小乔点点头,小鸟依人般地靠在文洲身上,文洲刚想亲近一下,外面的服务生走进来问:“请问先生小姐,有什么吩咐吗?”文洲赶紧松手说:“你出去吧,我们有什么事会喊你的。”文洲随手把门关上,准备从里面反锁住,可是,门既关不严实,也反锁不上。文洲喊:“服务员,你过来一下。”一位男服务生走过来问:“先生有什么事?”文洲指着那门锁说:“那锁不好使,这门也关不严。”男服务生就微笑着解释:“先生,对不起,我们是为了对您及家人的幸福负责,才实行公开透明的消费,那锁是故意安的,那门也是故意弄的,相信您能理解我们的善意。”服务生说完就退出去了,文洲听了服务生的话,心里感觉特别不是滋味,好像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他偷偷看看小乔,小乔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文洲就拉着小乔的手说:“我还以为这里是个封闭的小世界呢,原来如此。咱们走吧。”小乔轻轻在文洲的脸上亲了一下,就跟文洲走出了包间。

  文洲到吧台一结账,250块。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说:“怎么搞的?傻子数!就给你240吧。”

  从咖啡屋刚出来不远,文洲跟小乔并肩走着,迎面突然驶来一辆轿车,在他们身边停住。司机打开车窗玻璃问:“文科长,去哪里?你们回去不,我拉着你们。”文洲一瞧是单位的司机老张,就笑笑说:“局长来市里啦?要不,你咋也来了呢。我和表妹来挑几件衣服,你先走吧。”老张瞅瞅小乔又瞅瞅文洲,“嘿嘿”笑着说:“那你们忙,你们忙。”轿车徐徐开走了。文洲跟小乔说:“这世界也太小了,偏偏就碰上了老张。他可是我们单位出了名的广播喇叭,啥事到他嘴里就算找到地方啦。”小乔问:“他不会乱说吧?”文洲答:“咱们又没做啥,他说什么呀?”话虽是这么说,文洲其实心里也没底,万一被他嚷嚷出去了呢?别人知道了无所谓,让老婆知道了就麻烦啦。

  到了公园门口,文洲说:“我陪你去公园转转吧。”小乔答:“好啊,我已经好几年没有来公园了。”一问,还收费呢。文洲花了80块钱买了两张票,就和小乔进去了。说实在的,这个公园面积很大,名气也很大,是皇帝当年修建的避暑胜地。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假山池沼,绿树草地,美不胜收。文洲觉得这儿不会碰见熟人了,就放心大胆地拉起了小乔的手,两人很亲密地漫步在林荫小路上。

  俗话说怕啥来啥,文洲倒没再碰见熟人,可小乔却碰见了熟人。

  他们正坐在假山上休息,一位女人走了过来,朝小乔喊:“小乔,你啥时来的呀?”小乔忙和文洲拉开些距离,站起身来答话:“哟,是董姐呀,怎么就你一个人啊?”董姐嘻嘻笑着答:“就我一个,他出差了。今儿闲着没事,就过来溜达溜达。”董姐边说边朝文洲看,小乔连忙介绍说:“这是我表弟文洲。”文洲只好也站起来说:“董姐好。”董姐冲小乔做了个鬼脸,问:“是什么含义的表弟呀?”小乔立刻脸红了说:“没什么含义,就是我舅舅家的表弟。”董姐说:“逗你玩呢,别介意。啥表弟我都不管。你们玩吧,我走啦。”董姐扭着肥胖的屁股走了。小乔的额头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来,小声说:“可吓死我了!”

  中午,两个人在一家小吃部吃了饭。文洲说:“咱找一家旅馆休息休息。”小乔默默地点点头,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地来到一家宾馆。文洲把身份证递给服务员说:“开房间休息一下,下午5点的火车。”服务员问:“几个人?”文洲答:“就我们两人。”服务员看看小乔说:“带结婚证吗?”文洲不自然地咧嘴笑问:“午休带啥结婚证呀?”服务员把身份证还给文洲说:“对不起,没有结婚证我们不安排男女住在一处,除非开两个房间。”

  文洲和小乔只好很尴尬地走出这家宾馆。文洲悄悄说:“正规的宾馆管理太严,咱去个体旅馆吧。”小乔说:“个体旅馆不安全,再说也不卫生呀。要不咱回去吧。”文洲说:“好不容易来了,什么也没做,冤枉啊。走,找一家干净的个体旅馆。”他们来到一家装修很新的个体旅馆,服务员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满脸肥肉,警惕地打量着文洲和小乔却不答话。文洲问:“我们想休息一下,你们的房间干净吗?”女人答:“你先进去看看,干净你就住,不干净就走。”女人领着文洲和小乔到里面一看,确实不错。屋子洁白,床单洁白,跟新的差不多。文洲说:“我们休息4个小时,收多少钱?”胖女人答:“一小时20元。”交了100块钱的押金,文洲和小乔住了下来。

  小乔说:“你先洗个澡,你洗完我再洗。”文洲就进卫生间冲澡。小乔在里屋看电视。文洲冲完澡,赤裸着身子刚从卫生间出来,门猛然被撞开,几个公安人员冲了进来。为首的大个子问:“你们有没有结婚证?”文洲答:“结婚证忘在家里没带,但我们是夫妻。”大个子又问:“你怎么证明你们是夫妻?”文洲和小乔谁也不说话,小乔只是一个劲地哭泣。大个子对文洲说:“说说你们单位的电话,我调查一下。”文洲却死活不说,说了不就露馅啦?大个子最后说:“你们涉嫌卖淫嫖娼,跟我们去公安局说清楚。”

  文洲问:“在这不能说吗?”大个子说:“能说啊,你带着罚款呐?”文洲问:“罚多少?”大个子说:“5000。”文洲衣袋里只有1000块,连小乔的800块算上也凑不够。不管文洲和小乔怎么求情,大个子阴沉着脸说:“你如果不愿意交罚款,就只好通知你们单位来领人。”没办法,文洲只好给他的铁哥们小刚打了电话。小刚亲自开车过来送了5000块,才算把这件事了结了。

  文洲和小乔从旅馆出来时,那个胖女人狠狠地说:“我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好鸟,想在我这寻好事,没门!”文洲和小乔灰溜溜地走了。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上一篇:地窖里的巨款     下一篇: 砍价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