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看娘

作者:杨志科 来源:《故事林》

  正月初一傍晚,儿子和媳妇带着一身寒气,大包小包的提着给老娘买的衣服鞋袜、补品药品,带着对老娘的祝福,回家过年。

  看见儿子和媳妇,老娘高兴得又是搓手,又是抹眼睛,身子不知怎么的都有些颤抖。媳妇说给娘买了衣服,让娘穿上试试。娘却说明天试,说天这么冷的,让儿子和媳妇赶紧坐到热炕上去,又用手摸着,说这里热,这里热。儿子和媳妇上了炕,坐在老娘说的最热的地方。老娘又问儿子和媳妇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媳妇笑着说:“我想吃一碗臊子面。去年没有回来,前年回来娘做的臊子面太好吃了。”儿子则说他想吃韭菜炒鸡蛋,小时候过年时娘都要给他做这道菜,他吃下了瘾。

  老娘要去做饭,媳妇说不急不急,肚子不大饿,让老娘也上炕坐坐,说说话,等一会儿下去咱们一起做。老娘笑着说你两个先暖和暖和,她先慢慢做去。老娘进了厨房,一看手里竟然端着花生和瓜子,这不是要端给儿子和媳妇吃的吗?老娘笑自己高兴得糊涂了。老娘又赶紧回头给儿子和媳妇把花生和瓜子端去,又给儿子和媳妇打开了电视,这才颠着双脚钻进了厨房。

  儿子和媳妇是坐火车,又坐汽车才赶回家的,确实是又冷又乏。娘的热炕就是好,恐怕这世界上再没有比老娘的热炕好的地方了。热被窝里坐了一会儿,两人都感觉暖和多了。刚好电视上播的是戏剧,是两个人熟悉,又喜欢看的秦腔《花亭相会》。两人一高兴竟情不自禁地就跟着电视哼着唱了起来:“前边走的是高文举,后边紧随张梅英……”唱了几句,儿子问媳妇,家里这热炕咋这么好,坐在热炕上看电视咋这么美妙。媳妇说,这是你想家了,想娘了。儿子忽然起了恋家之意,对媳妇说:“今年咱们不出去了,就守着老娘,冬天睡这热炕。”媳妇看着电视播的秦腔《藏舟》,嘴里唱着“我这里把相公一声呼唤,相公!”儿子一听媳妇喊相公,竟笑着“唉!”美美地应了一声。这一声应得媳妇和儿子都笑了。儿子和媳妇的笑声里似乎还伴有从厨房传来的炒菜声。

  儿子和媳妇在热炕上看了几折子戏,媳妇忽然想起了在厨房做饭的老娘,说她不看了,下去帮娘烧烧火,打打下手。媳妇说着就起身下炕。儿子笑着说,是的,是的。咱们是回家看娘来了,竟然亲戚一样坐在炕上等着娘的伺候哩。儿子也跟着媳妇下了炕。儿子牵着媳妇的手,媳妇望着儿子的眼睛,两人哼着小曲笑悠悠地向厨房走去。

  儿子走在前边。大概是老娘嫌风冷,厨房的门闭着。儿子在外边亲切地喊着:“娘!”用手推开了厨房的门。

  “啊!”儿子的脚还没有迈进厨房却大喊了一声。媳妇赶紧上前往里一看,也“啊!”地尖叫了一声。他们看到,老娘倒在了贴有花纹瓷砖的地上。老娘的双臂竟然是向两侧伸开的,左手那里是一碗臊子面,右手那里是一盘韭菜炒鸡蛋。

上一篇:真没糊弄你     下一篇: 地窖里的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