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枫林的爱情

作者:黄斌 来源:《故事林》

  我原在市机关工作,谈的对象叫芸芸,是市财委主任的宝贝女儿。

  这年夏天,团市委组织青年志愿者赴贫困边远乡村进行为期半年的支教活动,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芸芸却极力反对我,她说:“宁斌,如果你真要去,我就与你分手!”然而,未来的老丈人却极力支持我去,他握住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宁斌啊,年轻人就要去锻炼,你回来后,我就让你到财委办公室做主任。”

  我支教的是渝东山区一所村办小学,叫葵花小学。学校周围是一望无际的大枫林,原本是山坡上一座废弃的林场。有四十多名学生,校长和老师都是马兰香一人。

  马兰香成熟丰满的身段罩在浅蓝色连衣裙里,掩不住青春的活力。上灯的时候,山野一片寂静,我正在胡思乱想,这时只听见“咚咚咚”一阵脚步声,马兰香给我提过来两瓶开水。我连忙给她让座,马兰香将板凳拉到墙角,红着脸坐下,低着头不说话,两只手不知所措地绞着那条乌黑的大辫子,像一个等待挨批评的小女生。我开玩笑说:“你可是我的校长呢,以后还请你多关照呀!”

  听了我俏皮的玩笑话,马兰香消除了一些紧张。她抬起头:“黄老师,您不要取笑我了,您是名牌大学的高才生,又是上级派来的,我哪有资格当您的校长,以后您还要多指教我呢。至于相互关照嘛,那倒是应该的。”

  昏黄的灯光下,马兰香白嫩的脸蛋呈现一种健康的光泽,那是城里人用什么养颜术也养不出来的。我情不自禁地说:“小马老师,你今天穿着连衣裙可真漂亮啊!”马兰香愣在那儿,半天没反应过来,她突然转过身快步离去,美丽的身段在如水的月光里飘动。

  这以后,马兰香每天都穿着那件蓝色连衣裙,我奇怪地问:“小马老师,你怎么不换件衣服呢?”马兰香红了脸,细声说:“我每天晚上都洗的,第二天再穿上。”“那要是遇着阴雨天衣服晾不干怎么办?”“那我就把它穿在身上焐干呗。”我不解地问:“你不是还有其他衣服吗,为什么不换着穿呢?”马兰香低下头不说话,脚尖划拉着地坪上的沙石。我突然想起,我曾经说过她穿连衣裙好看,总不会是这个原因吧?我的脸也不禁一热,心中泛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山里没有信号,手机没有了用场,我和芸芸似乎都忘了对方。我不是个不解风情的人,我看出马兰香已爱上了我。可我不敢接受,甚至不敢承认。如果我接受她的爱,就意味着我必须丢弃都市的繁华,拒绝主流社会给我的种种诱惑。清雅的山间可以做心灵疲倦时的驿站,但做永远的港湾,我还一时难下决心。

  校门外那满山遍野的枫林,没过多久,树叶便开始飘落了,秋天来了。接着,松涛汹涌起来,山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冬天到了,我的支教活动也将结束了。我很困惑,不知怎样才好?

  这天是周末,马兰香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去。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明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你不知道吗?”我茫然摇头。马兰香俏皮地歪着头说:“是你的生日啊。”我掐指一算,可不是。我奇怪地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她一本正经地说:“宁斌同志,在这里我是你的领导啊,你刚来我们这里时,我就看了你的资料了。”

  一股温暖自内而外洋溢着,我动情地对她说了声谢谢。马兰香说:“现在谢什么,我还没有给你生日礼物呢。”

  天黑了,我批改完学生的作业就睡下了,可是躺在床上老睡不着觉,猜想着白天马兰香说送给我的会是什么礼物。夜深的时候,我发现窗外明亮了许多。推开窗户一看,啊,下雪了!飘飘扬扬的雪花无声地舞蹈着,如我的心事一般柔软……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醒,睁开惺忪的睡眼,天已大亮了。我知道敲门的肯定是马兰香,赶紧一骨碌爬起来。我想,躺在被窝里还觉得寒气刺骨,大清早的,小马老师站在外面,怎么受得了啊。

  我三下五除二穿戴完毕,跳过去打开门。可我惊呆了——马兰香站在门外飘扬的雪花中,只穿着那件浅蓝色连衣裙。山风“呼呼”地刮着那单薄的连衣裙,她的脸色青紫,但依然甜甜的微笑着。我跑过去,喊道:“小马老师,你疯了吗?你怎么穿件这么单薄的裙子?你想被冻死吗?”马兰香微笑着说:“宁斌老师,感谢你来到这里,葵花山的孩子忘不了你。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没有什么送给你的,记得你刚来时说我穿这件连衣裙好看,我现在穿给你看,算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

  那一刻,我好想哭,可找不到一个发泄的出口。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喊着:“这就是爱情,大枫林的爱情,为了这份真爱,舍弃任何东西都是值得的。我要娶这个枫叶姑娘为妻,和她在一起,教山里的孩子,让他们走出这贫穷的深山。”我一把搂过马兰香,抱着她走向小屋,动情地说:“傻丫头,冻死了你,我可怎么活啊?”我把嘴唇压在她的唇上,奇怪,浑身冰凉的她,双唇却是那么的滚烫。

  几天后,我到小镇上打电话,想告诉芸芸,我们的那种关系不是爱情,我必须离开她。我要请求她原谅。

  电话通了,没等我说话,芸芸却先开了口:“对不起,宁斌,我现在已是别人的人了,请你原谅!我们的那种关系只是朋友之间的关系,不可能成为婚姻。”我的心忽然轻松了,平静地问芸芸:“他是谁?”芸芸说:“我老爸财委的那个贾秘书。”过了片刻,她又补充道,“现在他已是财委办公室的主任了,我那可爱的老爸还真有两手。”

  我放下电话,赶紧往回赶,学校里那四十多个孩子正等着我去上课呢。前面似乎还有一片随风飘飞的美丽枫叶在吸引着我,我的脚步越来越坚定,越来越轻快……

  (责编:丹礼图:关建东)

上一篇:丑女无敌     下一篇: 酒神找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