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

作者:冯启放 来源:《故事林》

  民国初年,江南柳庄有个后生叫张小生。他相貌平平,体质羸弱。二十岁那年,看上了同村胡大棒的养女胡丽云。胡丽云姣美端庄,温柔贤惠,对为人正直,聪明过人的张小生也有好感。尽管两人你情我愿,但胡大棒不同意这门婚事,表面上是嫌弃张小生家境贫寒,长相一般,内心却有自己的“小算盘”。

  胡大棒孤身一人,是村里出了名的恶棍,仗着会几下拳脚,整天吃喝玩乐,不务正业,靠巧取豪夺,偷鸡摸狗混日子。八年前的一个夜晚,他在偷盗王丽云家的耕牛时,被她爹发现。两人搏斗时,竟将她爹一刀捅死。几天后,胡大棒又起淫心,大白天来奸淫王丽云的娘。她娘宁死不从,胡大棒拳打脚踢将其击昏后实施了强暴。她娘被糟蹋后感到万分屈辱,找来一根绳子悬梁上吊身亡。王丽云当时只有十岁。胡大棒见她模样楚楚动人,就收养了她,改“王”姓为“胡”姓,只等日后长大成人能为自己养老送终。如今张小生想夺走胡丽云,他当然不会答应。

  端午节前的一天,张小生剁了两斤肉,买了两瓶酒,自己上门来提亲。胡大棒正在门外看女儿拔鸡毛,看见张小生来了,并不理睬,阴沉着脸,只是鼻孔里“哼”了一声。“你来了!”胡丽云停下手中的活,笑吟吟接过礼物,热情地招呼着。

  这时,村西头不远处走来一位约摸十五六岁的妹仔,手提一竹篮粽子。见此情景,胡大棒绿豆眼一阵眨巴,蓦然冒出一道难题来,对张小生说:“张小生,丽云常常夸你脑瓜子灵,主意多,今天我倒要考考你。”说着,站起来抬手指着那位路过的妹仔,“看见了吗,那妹仔手中提有一篮子粽子,假如你有本事吃到妹仔的粽子,我就佩服你。”张小生定睛一看,那妹仔并不认识,非亲非故的,要想白吃人家的粽子,那不是非分之想么!这完全是胡大棒在刁难嘛!张小生强咽下一口怨气,想了想,轻蔑地笑笑:“这有何难。我不但能吃到她的粽子,而且还要她亲手剥给我吃。你信不信?”听如此说来,胡丽云惊疑万分,焦急地连连摆手:“小生,你、你不可信口开河……”胡大棒撇撇嘴,冷笑道:“男子汉说话算话,我现在可要亲眼看着那妹仔剥粽子给你吃。”“如果我做到了,你同不同意把丽云嫁给我?”“这……”胡大棒略一犹豫。让一陌生的妹仔主动剥粽子别人吃,这怎么可能呢!他搔搔脑袋,心一横,大大咧咧地说:“我同意!”“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张小生说完,返身就急匆匆向村西头赶过去。

  张小生走近那妹仔,客客气气地行了一礼,瞪大眼睛好奇地问道:“请问妹仔篮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妹仔抿嘴一笑,心想:此人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连三岁细伢仔都认识的粽子都要问,嗔怪道:“客官,你怎么这样不晓事,连粽子都不认得。”张小生摇摇头:“我真是从没见过这东西,哪里认得呢?请问妹仔,这粽子出于何地?产于何方?是树上长的?还是土里生的?烦请妹仔赐教于我,让我长长见识。”妹仔听他说出这般无知的话来,“咯咯咯……”笑得前仰后合。张小生催促道:“你不要笑话人家嘛,快说给我听听啊!”妹仔止住笑,告诉他:“看你这个模样,真是个没见过粽子的人。我告诉你吧,请记住:粽子既不是树上长的,也不是什么土里生的,而是用糯米做的,箬叶包的。”“啊,啊,明白了,明白了。”张小生点点头,又天真地发问,“这粽子能吃吗?”妹仔大笑起来,说:“粽子是端午节乡村人家都爱包来吃的食物,怎么不能吃呢?”“听妹仔这么一说,粽子原来是能吃的,但不知它的味道如何?本人从小到大一直没尝过粽子的味道,就是死了也不会甘心的。不好意思,请问能给我尝尝吗?”妹仔赶紧从篮子里拣了一只粽子给他:“客官想吃粽子,就请便吧!”“谢谢!谢谢!”张小生笑眯眯一手接过粽子,也不剥开箬叶就塞进嘴里大嚼起来。“哎,哎,别,别……客官,看来你真是没吃过粽子,来来来,我教你吃吧!”妹仔取出一扎粽子,一只只地剥开箬叶,然后再递给张小生。张小生有滋有味吃着,佯装明白地说:“哦,粽子原来是这样吃的,多谢妹仔指教,告辞了。”妹仔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摇头喟叹道:“这世间真是稀奇古怪,竟有不会吃粽子的人!”

  张小生返回到胡大棒家,得意地说:“刚才你们都看见了吧,我不仅吃到了那妹仔的粽子,而且是她亲手剥给我吃的。”胡丽云拍手叫好:“小生,你真有办法!”胡大棒恼羞成怒道:“这回算你过了关,娶丽云我还要思量思量。”“你,你……”张小生见他出尔反尔,气得浑身发抖。

  时间如流水般过去,转眼间,中秋节快到了。这天,张小生提着两盒月饼又来提亲。胡大棒坐在屋内慢悠悠喝茶,见又是来提亲,很不痛快,好半天,心中又冒出一股坏水来,跺跺脚,阴阳怪气地说:“张小生呀张小生,上回过节没难倒你,是那妹仔蠢货。你聪明绝顶,机敏过人。你现在有本事把我从屋内哄到晒场外去,就算你真有本事。”张小生明白这又是胡大棒在刁难、阻拦这宗婚事,很是为难。胡大棒见张小生犯了难,心中十分高兴,认定这是要太阳从西边出——办不到的事。咬咬牙,忿忿说道:“这事成了,这宗婚事也成了;这事不成,这宗婚事也吹了。狗娘养的变卦!”张小生脑筋急转弯,佯装束手无策的样子,头摇成拨浪鼓,苦着脸叹道:“不行,不行,我没有这能耐。若是从晒场外哄到屋内,那还可以试一下。”“噢,看你用啥花言巧语能把我从晒场外哄到屋内来。”胡大棒自言自语道,也没细想就起身拎起板凳从屋内走出稳当当地坐在晒场上,指着张小生大嚷:“来呀,张小生,看你把我从晒场外哄到屋内去!”张小生哈哈大笑:“你不是已经按自己的要求先从屋内到了晒场外吗!”胡大棒仔细一想,大叫一声:“哎呀,上当了!”明白不知不觉中了他的计,真是懊悔不已。

  两次出怪题没能难倒张小生,胡大棒再无话可说,只得勉强同意了这门婚事。

  张小生与胡丽云成亲后,两人恩恩爱爱,生活过得十分甜蜜。

  半年后的一天,胡大棒来到张小生家,吩咐女儿到集镇替他买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准备夜晚到财主张家大户大偷一次。张小生先是阻拦,见胡大棒主意已定,只得献殷勤道:“张家人多势众,而且有几个看守武艺高强。你一定要去的话,带我去帮你望风如何?”胡大棒心中大喜,拍拍张小生的肩膀,笑道:“有贤婿当帮手,那是更好!”

  夜至二更,两人换好夜行衣服,偷偷摸摸潜到张家大院外。张小生贴着胡大棒耳根悄声说:“丈人进去,一定要格外小心。我就在门外望风,如有紧急情况,我定会救应。”胡大棒答应一声,飞身上了屋。正在这时,前面来了两个巡夜的看守。张小生高声喊道:“丈人,丈人,快下屋,巡夜的来了!”寂静的夜晚蓦地响起惊叫声,犹如平地一声惊雷,吓得胡大棒“扑通”一声从屋上滚下来,慌忙躲进附近的牛栏。两看守听到声音追了过来,迎面是一堆稻草,正要翻动搜查,只听张小生又在大声喊叫:“丈人,丈人,牛栏里躲不住了,快跑啊!”躲在牛栏的胡大棒气得七窍生烟,心中在骂:“混账东西,看守又没看见我,你干吗大喊大叫的!”眼看牛栏是藏不住了,只得狼狈地跑出来:两看守尾随身后紧追不舍,追到一座山上又不见了人影。忽然又听到张小生在喊:“丈人,丈人,坟地后头藏不住了!”两看守闻讯窃笑着又寻到坟地后头来。胡大棒实在是无地藏身,只得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仓皇失措中,他猛然醒悟过来:对了,八年前丽云的爹是我杀死的,她娘是我奸淫后自尽的,今夜张小生通风报信是在替丽云报杀父淫母之仇的。我中了他的奸计啊!正要下山,此时,张小生又在喊道:“丈人,丈人,小心暗算!”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两看守,于是,把一根绳子系在一条必经之路的两棵树茬上,等胡大棒逃窜过来时,只听“哎呀——”一声,胡大棒绊倒在地,被赶来的两看守一阵乱棍打死……

  就这样,张小生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两次破解胡大棒的难题,最后又巧用“借刀杀人”计除掉了丽云的仇人。

  (责编:余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