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向前冲

作者:魏炜 来源:《故事林》

  这天一早,龙岩赶去上班。刚走进大楼大门,就见大厅里围着很多人,正仰着脑袋看着墙上的什么。他也好奇地围过去,睁大眼睛也没看到墙上贴着什么,就问道:“哎,看什么呢?”

  大家听到他的声音,扭头看到他,就尴尬地笑一笑,然后低着头走开了。瞬间,大厅里就剩下了他一个人。他走到墙壁前,却见墙上贴着一张大照片,是两个人的背影,一男一女亲昵地走在一起。虽说是背影,但他一眼就认出来了,照片上的男人正是他自己,而那个女人身材高挑、妩媚婀娜,一头披肩的长发,看上去是那么绝美。照片下面没有一个字,但再笨的人用后脚跟也能想出来,这张照片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他撕下照片,气哼哼地找到高局长:“高局,您看到没有?有人把我的照片贴到办公大楼的大厅里,这是什么意思嘛?”

  高局长拿过照片来看了看,眉头却皱紧了。他沉思着说:“照片我看到了,意思我也猜到了。现在的问题是,这张照片到底是不是真的?它要反映的内容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就等于是匿名举报,不负责任。如果不是真的,那就是诬陷,是要负责任的。”

  龙岩说:“这张照片是真的,但要反映的内容不是真的。当然是诬陷,要败坏我的名誉。我希望领导能够彻查,到底是谁在往我身上泼脏水!”

  高局长的眉头又皱得紧了一层,迷惑地问道:“照片是真的,那反映的内容怎么又是假的?”龙岩说,贴这张照片的人,无非是想说他生活作风不检点,在外面有了小三。但实际情况是,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是他的女儿。高局长愕然地睁大了眼睛:“你女儿?你女儿才多大?”

  龙岩说,他女儿14岁了,年纪是不太大,可现在的女孩子发育得早,看上去跟大姑娘毫无二致。他看高局长还不信,就给老婆宋颖打了个电话,让她下午接完女儿后先不要回家,两人直接到局里来。还特别嘱咐她要给女儿带那身衣服。

  下午,宋颖带着龙鑫来到局里。龙鑫虽然才上初二,可个头有一米六多,前凸后翘,显得很成熟。再换上那身时髦的衣裳,把头发散下来,更显得婀娜多姿。龙岩搂着她的肩膀一走,那背影跟照片上一模一样。高局长松了一口气说:“原来是这样啊!要不是看到你们的真人秀,我还差点儿相信了呢。”他还特意让龙岩带着女儿在办公大楼里走了一遭,跟同事们说:“看看,这是人家父女俩啊,根本不是什么小三儿,大家别往多了想。”

  龙岩严肃地说道:“高局长,我请求组织认真查找陷害我的人,不然的话,我就去报警,请公安部门来调查!”高局长忙劝他冷静一下,说局里会认真调查这件事,希望不要闹到公安局去。毕竟是内部矛盾,一闹到公安局事情就大了,要是传出去,大家的脸面上都不好看。”龙岩只好说:“高局长,我就听您的。但您一定要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接下来,局里就责成保卫处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但是,调查很快就陷入停滞。保卫处很用心,询问了当时的值班人员,还看了全局的监控探头,但毫无收获。想想也是,对方既然不想让人知道是他贴的照片,对局里的情况又非常了解,肯定会想方设法避过众人眼睛和监控探头。就为这,保卫处长还挨了局长一通批评。但批评过后,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事情查不出来,龙岩也无话可说。但局里的人既然都知道那个女人是他的女儿,有人故意在栽赃陷害他,他的冤枉自然就解除了。不再被冤枉的龙岩感觉很好,他又像以前一样有说有笑,见谁都打招呼。但却把另一个人气坏了,那就是周立斌。

  周立斌和龙岩都是综合科的副科长,老科长即将退休,局里早就传出话来,说要在现任的副科长中提拔一个。综合科现在只有两个副科长,那就是二选一了,周立斌和龙岩也是旗鼓相当,难分伯仲,领导提谁不提谁,那也是一念之间的事。这时候忽然出了栽赃的事,大家自然就想到这事儿是周立斌干的。虽然大家嘴上都不说,但看周立斌的眼神全变了。偏偏这事儿还不能解释,否则就只有越描越黑了。

  周立斌气恼已极,回到家里也是闷闷不乐。他老婆陆佳问他出了什么事儿,他就原原本本地说了。陆佳早就盼着老公扶正,那样的话她就是科长夫人了,挺有面子。更实惠的是科长可享受优惠买房政策,能省下不少钱呢,她早就想换一套大房子住了。听老公说完,她就盯着老公问:“那张照片真不是你贴的?”

  周立斌急道:“真不是我贴的!你想想啊,最近这些日子,咱俩都是一块儿出门,我到单位的时候都8点多了,正是人来人往的时候,进进出出的人那么多,我怎么贴得了照片呀?再有,这事儿一出来,矛头就会指向我,傻子都能猜出来是我干的,我能干这傻事儿吗?”陆佳点了点头说:“那倒也是。”周立斌急得跺了跺脚说:“问题是,现在大家都觉得这事儿是我干的,我就是那卑鄙小人呀,好多人都明显疏远我呢。如果这时候搞个群众评议,我肯定彻底完蛋!”

  陆佳忙着说:“好不容易有这么个好机会,咱可不能轻易认输了。”周立斌无奈地看着她说:“已经这样了,还怎么挽回呀?”陆佳说:“别急,等我想想。”她脑袋瓜特别好使,主意特别多,年轻时周立斌都叫她女诸葛,什么事情拿不定主意,就找她讨主意。他见老婆托着腮沉思,就不打扰她,坐在一旁静静地等着。陆佳想了一会儿,忽然一拍大腿说:“咱让他弄假成真,那就不是诬陷了,就没人怀疑你的人品了。”周立斌急忙问道:“怎么弄假成真?”陆佳诡秘地笑着说:“找个女人,跟龙岩搞一出婚外情,再闹得满城风雨,这事儿就结了。”周立斌白了她一眼:“你当是编故事呢,想来段婚外情就来一段儿?”陆佳仍旧是诡秘地笑着说,她自有办法,只要他肯出钱。周立斌就说:“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算大事儿,那你就来一段儿吧。”陆佳笑着说:“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第二天,陆佳就带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来到她家。她叫女人转过身去,让周立斌看她的背影,跟那张照片上的龙鑫像不像。周立斌一看,只见这女人身材婀娜,娉婷有致,穿着和龙鑫一样的衣服,还留着披肩长发,简直就和照片上的龙鑫一模一样。他连连点头说:“像,真像。”陆佳这才给他介绍说,女人名叫林琳,今年刚刚20岁。她已经跟林琳谈妥了,只要林琳能演好这出婚外情,她就付给林琳2万块酬金。周立斌一听才要2万块钱,真不贵,当即就答应了。

  当天晚上,周立斌就详细地向林琳介绍了龙岩的情况,又研究了怎么才能自然而然地邂逅,让龙岩逐步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很快,他们就制定出了一套详尽的方案,陆佳还给这个方案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桃花风行动”。第二天一早,桃花风行动正式开始实施。

  龙岩平时负责单位办公用品的采购,林琳就自称是一家办公用品公司的销售人员,和龙岩取得了联系,然后采取柔情攻势。龙岩也是个热血男人,是男人就好色啊。很快,他就被年轻貌美的林琳俘虏了。他经常跟林琳去幽会,当然了,这都得背着他老婆宋颖,他只能扯谎说是加班。周立斌看到龙岩春风得意的样子,心里暗暗高兴。

  这天,他偷偷跟踪龙岩,等到他跟林琳幽会的时候,就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再趁人不备,贴到了单位大厅里。没想到,人们看过照片后都不屑地说,又来这套!人家龙岩跟女儿亲密无间,别人管得着吗?卑鄙,真卑鄙!周立斌在拍照的时候,还特意拍了林琳的两张侧脸照,看大家的注意力都没在那两张照片上,他就指着林琳的侧脸说:“看这个女人,好像不是龙鑫吧?”旁边有人说:“我看就像龙鑫。现在正是提拔的关键期,龙岩就是有小三儿,也一定会秘密约会,特别是有了上次的教训,知道有人要黑他,哪还会让人再逮到?”大家都跟着附和说,是啊是啊,龙岩可没这么傻。

  这招儿没起作用,周立斌心想白花了2万块钱,还有马上就要飞掉的科长宝座,心里更郁闷了。他赶紧找老婆讨教。陆佳想了想,问他林琳跟龙岩发展得怎么样了?周立斌说,应该很亲密,看他们在一起的样子,就像一对情侣一样。陆佳咬了咬牙说:“贴照片不行,咱们就得来真的。捉奸,当场捉奸!”周立斌又犹豫了:“咱们去捉奸,这不太好吧?名不正言不顺啊!”陆佳摆摆手说:“咱们不去捉,让宋颖去捉。我再跟林琳谈谈,这场戏演好了,咱给她加1万。”

  林琳听说要加钱,马上就爽快地答应了。但她说,现在还没到那个热度,还得再发展发展。等发展到那个程度,就给他们打电话。

  可是,他们一直没等到林琳的电话。周立斌等不及了,就给林琳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可以演出捉奸那场戏。没想到,林琳却冷冷地说了句:“无聊。我不跟你们玩儿了。”周立斌气得牙根儿痒痒:“什么叫无聊啊,这是咱们说好的事情啊。我们还掏了钱呢!”林琳却挂了电话。他再给林琳打电话,林琳却拒绝接听。嘿,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一时没了主意,赶紧问陆佳。陆佳一听,就急得拍大腿:“哎呀,真是引狼入室。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小妮子真跟龙岩好上了。哎,这不正合适吗?假戏真做,这正是咱们要的效果呀,那比演的还真呢!咱们先搞好侦查,然后就采取捉奸行动。”周立斌一想,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当初还怕林琳不肯投入,被龙岩给看穿了呢。现在两个狗男女动了真情,那是再好不过了。他就按照老婆的指示,偷偷观察着。

  这天下午,周立斌偷听到龙岩给他老婆打电话,说晚上要加班,估计回去得晚点儿。他明白这是龙岩这小子又要跟美女去约会了。一想到林琳那么漂亮的小姑娘躺在龙岩怀里,他就气不打一处来。龙岩这头老牛,居然能吃上嫩草,还是那么鲜灵灵的嫩草,我得让你付出代价!他悄悄盯住了龙岩。

  下班以后,龙岩开着车出了单位。没走多远,就见林琳在一旁等着,龙岩把她接上车,又朝前面开去。龙岩开车带着林琳来到金辉酒店,进了湘竹包房,龙岩就把门关上了。周立斌“嘿嘿”一笑,偷偷溜到酒店外面,拿出新买的手机,给宋颖发了一条短信:”龙岩跟他的小情人在金辉酒店湘竹包房幽会。”然后他就躲在一旁,等着看出好戏。

  过了二十多分钟,就见一辆出租车戛然停在饭店门前,宋颖和她的两个哥哥从车上跳下来,怒气冲冲地奔进了酒店。早已化了装的陆佳打开手机上的摄像功能,紧跟着走进去。周立斌怕被人认出来,还在饭店旁边躲着。

  宋颖跟她两个哥哥直奔到湘竹包房门口,用力推开包房门,这才发现包房是里外间的,外面这间摆着一桌丰盛的酒宴,里间的门却锁着。她哥哥一脚踢开门,冲进门去,却听到里面传来林琳一声尖叫,接着就是另一个男人的一声尖叫。宋颖和她的哥哥仓皇逃出来,跳上出租车,一溜烟地跑了。周立斌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这时,陆佳也急慌慌地从饭店里跑了出来,拉着周立斌就跑上马路,拦了一辆出租车,跳上车就让司机快开。周立斌迷惑不解地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儿?”陆佳说:“回家再说。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周立斌也知道,当着司机的面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忍住不再问她。

  半个多小时后,他们回到家,关上房门,陆佳这才兴奋地问他:“你猜发生了什么事儿?”周立斌摇了摇头说:“我猜不出来,你快说吧!”陆佳说:“诡异,太他妈的诡异啦!”

  周立斌被吊足了胃口,早已急不可耐。他拉着老婆坐到身边,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陆佳也不说话,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给他看那段视频。周立斌凑过去一看,不禁惊得瞠目结舌。原来,宋颖带着她的两个哥哥踹开门冲进包房,只见林琳衣衫不整地跳了起来,一声惊叫,忙着拽过沙发巾遮住半裸的身子。而她身旁半裸的男人并不是龙岩,而是高局长。高局长惊叫一声,惊慌地拽过衣服来挡在身前,然后怒斥他们:“干什么你们?反了天啦?!”宋颖和她哥哥愣了一愣,转身就往外跑。周立斌听了愕然地愣在那里:“怎么会这样?我明明看到龙岩带着林琳进的包房呀!”

  陆佳在他额头上点了一指头,诡秘地笑着说:“你傻呀!这么明白的事儿都看不明白!”她见周立斌还糊涂着,就挑明了说,一定是龙岩把美貌的林琳献给了好色的高局长。他给高局长安排好和林琳的幽会,就躲到一旁去了。周立斌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儿。他跟踪龙岩的时候,却没注意高局长。那会儿,高局长心为色动,一定早早就打车来到酒店里等着林琳了。他颓然地坐进沙发里,拍着脑袋说:“算了算了,我不跟他争了。这么卑鄙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我甘拜下风。”

  陆佳却狠狠地乜了他一眼说:“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呀!你也不想想,现在形势对谁最有利?”周立斌迷惑了:“龙岩给高局长献上美女,高局长早就魂不守舍了,一定对他青睐有加,肯定提拔他。”陆佳却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说:“看看,你大错特错了吧?现在视频在咱们手上,形势对咱们最有利。该是咱们提条件的时候了,先给高局长发个截图,吓唬他一下。”

  陆佳就从微信上给高局长发了一个截图,正是他惊慌失措拽过衣服遮住半裸身体的那幅。高局长马上回了微信,问她什么条件。陆佳直截了当地说,提拔周立斌当科长。高局长说他会考虑的,等提拔了周立斌,陆佳必须删除照片。陆佳也同意了。

  老科长退休前,新科长就批下来了,是龙岩。听到宣布任命,周立斌如五雷轰顶,差点儿晕过去。高局长又黑着脸对周立斌说:“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周立斌只好跟着高局长来到他办公室。高局长关上办公室的门,这才冷冰冰地对周立斌说:“回去告诉你媳妇,把那段视频删了。不然,我就告你们侵害名誉权,你们得承担责任,你这个副科长也不要当了。”

  周立斌恨得咬牙切齿:“你说话不算数!我拍的是实际情况,算不上侵害名誉。我这就到纪检去告你,看他们会怎么说。”

  没想到,高局长一点都不害怕,还十分得意地说:“你告去吧,这就去。我跟我老婆亲热,碍着你蛋疼了?”周立斌呆呆地站着,说不出话。高局长又说,本来呢,他是准备提拔周立斌的。原因很简单,周立斌老实,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用着放心。特别是龙岩偷偷贴出了那张照片,他就更明白龙岩是个卑鄙小人了,在使这栽赃陷害的坏招儿。但没想到,周立斌使出了更狠的招儿,竟雇了林琳来当小三儿,要败坏龙岩的名誉。一计不成,跟着一计,竟还要演出捉奸的闹剧。捉奸不成,又来要挟他。这些都比龙岩更过分。所以,权衡之后,他还是决定提拔龙岩。

  周立斌懵懵懂懂地走出来,进到卫生间里,想洗个冷水脸,让自己清醒一下。这时候,他听到厕位里有人小声说话。声音虽然很小,但他听得清清楚楚,说话的正是龙岩,电话里传出的却是林琳的声音。龙岩说:“刚刚宣布任命了,我当上科长了。谢谢你帮忙啊,我请你吃饭。”林琳在那边说:“我还要谢谢你呢!老高看到那幅截图吓坏了,还是你给他出了主意,让他去吓唬黄脸婆,黄脸婆跟他离了婚,我才能跟他顺利结婚。你不知道,这正是我梦想中要过的日子啊!”龙岩说:“那我们还要感谢周立斌呢,亏得他拍了这段视频呀!”林琳笑着说:“他就算了,我就感谢你……”

  周立斌眼前一黑,“咕咚”一声摔倒在地……

  (责编:何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