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是个好猎手

作者:宾炜 来源:《故事林》

  阿边出差提前一天回来,到家的时候已是半夜,他没有带钥匙,就边使劲敲门,边喊着老婆的名字。老婆似乎睡得很死,喊了好一阵子,里边才有了动静。接着,阿边听到“砰”的一声响,像是人从高处往下跳的声音。他心里也是一跳,不禁握紧了拳头拼命擂门。

  又过了一会,老婆阿花终于把门开了:“你咋回来了?”阿边推开她,径直奔到阳台,拿手电筒往下照。他们住的是二楼,阳台下是一块尚未开发的荒地。阿边用电筒照了照下面乱蓬蓬的杂草,那儿横着几块石头。又往远处扫了几下,最后落到老婆脸上。阿花掩饰不住脸上的惊慌,颤抖着说:“你照、照什么?”阿边铁青的脸慢慢恢复了正常,他关掉电筒,笑了笑说:“没什么,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以为进贼了。”阿花嗔怪地说:“哪有贼?我门窗关得牢牢的。”阿边长吁出一口气,对老婆解释说他为什么提前一天回来,然后放下行李,拿出给老婆带的礼物,脱衣服洗澡去了。阿花的心还在“怦怦”乱跳,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惊险了。那个网名蜘蛛侠的男网友手里抓着衣服,光着屁股从阳台上跳下不到一分钟,老公就冲进屋子。没想到那个家伙果然身手不凡,一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老公的情绪变化之快,着实让她大出意外,她简直不敢相信,老公居然会丝毫不起疑心,这简直太不合情理了。

  老公很快从浴室出来,躺到床上,舒坦地伸了个懒腰,对她说道:“晚了,睡吧!”然后就像往常一样搂着她的腰睡了。阿花很想试探一下老公的真实想法,可她又担心这样会弄巧成拙,只好忍了一夜。

  第二天,她悄悄走到阳台,装作不经意地往下面瞄了一眼,看见阳台下面的杂草丛中赫然呈现一双男人的脚印。她的心猛烈地一跳,紧紧捂住了嘴巴。不用说,老公昨晚就已经发现了这双脚印。然而老公的情绪却没有半点儿异常,仿佛回家时那段意外的小插曲早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了。他还是像出差前那样疼爱着她,仍旧搂着她的腰睡觉,连夫妻间那档子事也没有丝毫改变。阿花一颗心终于落地了,感动得直想哭。她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老公竟然有如此伟大的胸怀!她后悔极了,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人!有这样的老公,自己还要给他戴绿帽子。

  过了一个来月,阿边又要出差,走之前他对阿花说这次要走五天。好像怕阿花记不住,又重复地说:“这次出差任务很重要,要五天后才能回来。”等老公出了门,阿花忍不住捂着脸悄悄流起了泪。她走到阳台上,下意识地往下面看,突然发现阳台下本来有几块横七竖八的石头,可现在都不见了。如果有人从阳台往下跳,应该会感到很安全,因为已经用不着担心会碰到石头了。

  阿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晚上上网,那个男网友又找上她了,第一句话就说:“想死我了!”阿花突然觉得很恶心,她打出了长长一串字,说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然后立即把他从好友中删除了。还好,那个家伙有点自知之明,没有再来打扰她。接下来几天,阿花的生活都过得很快乐,很充实。她每一分钟都在等待着老公回家的那一刻,每一秒钟都在细细回味着和老公在一起的甜蜜细节。

  到第四天的晚上时,阿花照例早早睡下。忽然她听到了一个男人喊她名字的声音。仔细一听,居然是老公亲切的声音。她没有细想,惊喜地跳下床打开门。老公飞快地冲进来,像上次一样首先走到阳台,然后拿手电筒往下照。阿花惊愕地站住了,默默地看着老公的背影,嘴唇颤抖。等老公转过脸来时,阿花发现老公脸上分明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可随即,阿边脸上又恢复了轻松,笑呵呵地走回来,说道:“哎,五天的事没想到四天就办完了!”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一件裙子:“我走了几条街,好不容易才买到的!”阿花怔怔地站着没接,忽然扑通跪到地上,双手抱着老公的腿:“你别这样好不好?你其实什么都清楚,你就是想我自己说出来。好吧,我承认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可就只有一次,我已经断绝和他的关系了,你别再这样若无其事的好不好?”

  阿边果然并不吃惊,他皱了皱眉头,然后把她扶起来淡淡地说:“你说这些干什么?我什么时候不信任你了?好了,我先去洗个澡。”说着脱了衣服走进浴室。阿花怔了半晌,又扑通一下瘫到地上,泪流满面。上床后,老公温柔地把手伸过来。阿花说:“老公,你听我说……”阿边轻轻捂住她的嘴:“以后别再说这个了,我一点都不想听!”

  转眼又是一个月后,阿边又要出差了,这回是七天。但阿花知道,也许用不到七天,老公就会提前回来了。

  老公走后第二天晚上,家里的门响了。阿花被敲门声惊醒了,在床上呆了半晌,然后才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男人,见门开了,迫不及待地挤了进来:“想死我了!”阿花一看,这个男人不是老公,而是那个男网友。男人伸手就把她往怀里搂:“我就知道,你会想我的!”阿花奋力挣脱,义正词严地说:“我说过,我们已经结束了!”

  男人一愣,讲:“是吗?那你咋又给我发短信,叫我来?”阿花抢过他的手机,看见上面一条短信:“老公出差,晚上来!”手机号码是自己的。阿花大惊失色,她不明白这条短信怎么会发出的,不过她很清楚,自己的手机只有老公有机会动。顿时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傻了一样,而男人不失时机地已经把她抱到了卧室。

  就在这时,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并且伴随着响亮的叫喊。这叫喊声对男人来说已经不陌生了,他立刻从床上弹射而起,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惊慌失措。然后,他像上次一样跑到阳台,摸索着往下一跳。

  阳台下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听得阿花心里猛然一颤。她正想起来给老公开门,门自己开了,阿边手里拿着钥匙,不急不慢地走进来。放下行李,然后随手拿了手电筒,拉着呆若木鸡的老婆向阳台走去:“是不是进贼了?”往下一照,阳台下好端端的杂草丛中间出现了一个大坑,那个男人正好落在坑里,两只脚被两根锋利的钢筋连脚带鞋穿透而过。男人瘫在坑里,长一声短一声地惨叫。

  阿花的脸“刷”地变得惨白。她突然想起来,老公是个山里人,老公的父亲是一个好猎手,最拿手的好戏是给猎物挖陷阱。看得出来,老公很好地继承了他父亲的本领。

  阿边拍了拍老婆的肩头以示安慰,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派出所吗?我家进贼了……”

  (责编:何碧)

上一篇:月光饭店     下一篇: 小三向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