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财东的遭遇

作者:卢仁江 来源:《故事林》

  黄华林是一个茶叶商行的大老板,人们都管他叫“黄财东”。

  这天傍晚,黄华林从商行里驾着一辆高级轿车正往家赶。当他路过一片松树林时,天色突然阴暗下来,阴风飒飒,飞沙走石,公路上顿时显得阴森可怖。黄华林在心中嘀咕了一句:“真是大白天遇着鬼了,这天气怎么这么怪!”随即他便放慢了车速。正在这时,路旁倏地跑出个披头散发的姑娘来,对着黄华林的车子声嘶力竭地高喊:“救命,快救命啊!”黄华林猛踩刹车,车轮发出“吱”的一声,便像是粘在了地上似的纹丝不动。黄华林探出身来大声问道:“怎么回事?”姑娘回答:“我们被车撞啦!我爸伤势严重,我也受了伤。”黄华林听后,虽然心里不怎么情愿,但犹豫片刻后还是跳下车来察看。他见老汉满脸血污,已辨不清面目,且昏迷不醒。见到眼下情景,黄华林心里一震,他来不及多想,就与姑娘一起把受伤的老汉抬上了车。车子一路飞驰,很快到了一家医院。待黄华林将生命垂危的老汉送进抢救室后,回过头来才发现姑娘的头部也渗出了血。于是,他让医生快给姑娘包扎。其余的医生全力投入了抢救老汉生命的战斗。这时,有个医生向黄华林走过来说,赶紧交1万块钱,否则院方没法继续救治。敢情医生把他当成伤者家属了。但姑娘听了这话,却痛苦地流下了眼泪,说自己身上拿不出这么多钱。黄华林思虑了一番,心里实在有点不情愿。但是出于人道,他捏了捏自己的腰包,还是朝医院收银处走去。姑娘见状感动不已,说:“谢谢救命恩人!我叫朱丽丽,你为我们垫付的钱,我们到时候一定还你。”直到这时,黄华林才注意看了朱丽丽一眼,想不到这姑娘美得惊人,黄华林不禁心里一动。

  想不到,刚过两天,朱丽丽便陪着康复后的父亲来到了黄华林的家里。老人递上一扎钱说:“恩人哪,这是我们还你的,感谢你救了我们父女俩。”黄华林见状不禁一个激灵:这老汉的伤势这么严重,命都快没了,怎么两天就康复出院了?这真是闻所未闻的奇迹啊!他认真看了老汉一眼,这一打量顿时黄华林愣住了:这不是老家村子里的阿根伯吗?黄华林脱口叫道:“阿根伯,原来是您?”阿根伯这才认出面前的好人原来是同村的黄华林,便说:“阿林,原来是你救了我们父女俩,太谢谢你了!不过,这些钱我们用不上,还是还你吧。”黄华林忙说:“阿根伯,我猜你们的家境不一定宽裕,这些钱就权当我尽一点绵薄之力吧。乡里乡亲的,还客气啥呢。”阿根伯见黄华林执意要把钱给他们,便说:“不瞒你说,我们父女俩目前孤苦伶仃的确很艰难,既然你执意要给我们钱,那就过些天到我家来看看吧,顺便再多带些钱来,如果那样,我们不会推辞的。”黄华林连忙答应:“我会去的、一定会去的。”阿根伯听后咧开了没牙的嘴,高兴地说:“阿林啊,我看你人好,离开家乡这么些年也没忘本,更没有那种‘人一阔脸就变’的毛病。”他拉着黄华林走到一边,悄声说:“你看我女儿丽丽长得还漂亮吧?如果你喜欢她,我把丽丽送给你做小的。别看她出身贫家,可又能干又机灵,她还是个美貌水灵的黄花闺女呢!把她托付给你这样的人我放心!”“这……使不得啊,阿根伯,这可使不得呀!我可不是这样的人。”黄华林虽然很为丽丽动心,但做这种事总是有点可耻,再说阿根伯曾跟他爹是好友,他能这样糟塌丽丽吗?于是他断然推辞,说:“我跟老婆感情挺好的,我不能这样做。”说着把钱塞给阿根伯:“你们目前家境困难,这些钱就拿去贴补家用吧!”阿根伯见推托不了,便接过了钱,感慨万千地说:“好人哪!好人有好报的!”

  阿根伯父女俩走了,可黄华林竟忘了问他们的身体为何会这般神奇地康复,这太不可思议了。

  转眼进入了冬季,这个冬天气候异常干燥,城乡火灾频发。这天,黄华林在城里办完了事后往商行里赶,当他的轿车就快开到商行时,突然看到自家商行的上空浓烟滚滚。黄华林大吃一惊,心说,不好,商行起火啦!于是,他加快车速不要命地往商行赶去。当他来到商行跟前停下车一看,却见隔壁顾老板的糕点厂已成了废墟,而自己的商行却因为伙计们的全力保护免遭这场火劫。顿时,一股感激之情油然而生,黄华林握着伙计们一双双粗糙的大手,两眼泪光闪闪,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当晚,黄华林迷糊过去后,竟蒙蒙眬眬地看到阿根伯父女来到了他的面前。阿根伯满面慈祥,口气和蔼地说:“阿林啊,你人好,所以伙计们会竭尽忠诚,全力救下你的商行。而隔壁糕点厂的顾老板是个黑心人,他不但克扣工人们的血汗钱,还往食品里添加劣质油和糖,赚黑心钱。这样的厂子,不尽早灭掉,不是个祸害吗?”黄华林听后,心中似有万千感慨。

  翌日天明起床后,黄华林发现,那天让阿根伯拿走的那笔钱依然原封不动地放在门旁的鞋柜上面。看来是阿根伯临出门时故意把钱留下的。多么朴实善良的乡亲啊!黄华林禁不住在心中暗暗感叹。于是,他决定回趟老家,去看看阿根伯父女,去看看家乡的父老乡亲们。

  这天,当黄华林驾着车子开进生他养他的村子时,村里的父老乡亲们都向他围了过来。人们羡慕地抚摸他的高级轿车,一张张笑脸亲热地对着他,向他问长问短,情谊浓浓暖透胸怀。寒暄之中,黄华林却始终不见阿根伯父女,便禁不住问:“怎不见阿根伯父女俩?”乡亲们告诉他,阿根伯父女俩早在三年前就被一辆车撞死了。啊?!犹如晴天霹雳,震得黄华林难辨西东,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这么说,自己路遇阿根伯父女,是他们的鬼魂在对自己进行试探?而自己的商行免遭劫难,也是因为他们的护佑?黄华林想到这里,突然想起阿根伯让他带些钱款到他家看看的话来。于是,黄华林不敢怠慢,立刻买了大量冥币,来到阿根伯父女的坟前,一边焚纸钱一边虔诚地说:“阿根伯啊,丽丽啊,我懂你们的良苦用心了。做个诚实善良的本分人,就是你们对我的忠告和期望啊!”

  “咔嚓”一声轻响,卧室的门被人打开。黄华林睁开惺忪的睡眼,原来是妻子。随即,妻子低低的声音传了过来:“太阳都老高了,还不起来?”“哎,起来了。”黄华林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一骨碌从床上坐起。啊,好一个灵异的梦啊!然而,梦境却给了他深深的启迪。

  (责编:何碧)

上一篇:生辰八字孽缘     下一篇: 一条钻石项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