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八字孽缘

作者:廖静 来源:《故事林》

  1

  能被袁乔这位王子亲近,完全是因为我的生辰八字。

  才来到袁乔公司第七天,我就被当董事长的他叫到了办公室,我不过是刚进来的最低层的打杂妹,长得只是中人之姿,穿A罩杯胸衣。

  我紧张兮兮地刚走到袁乔办公室门口,正和里面出来的楚向天撞个正着,里面袁乔从门缝看到了我,就招呼我:“田爱,进来吧。”

  我的形象很猥琐,像发育不全的虾米,面对袁乔这样年轻英俊,又职高位重的男人,我怎能不紧张?据说他和我同年,可他是天鹅,我是癞蛤蟆。

  袁乔桌上立着张照片,袁乔环抱着一对老夫妇,三个人笑得阳光灿烂,好温馨幸福的一家,我知道那是袁乔的父母。一年前,袁乔父亲去世,母亲病重,袁乔年轻轻的就接管了家业。

  “不公平,袁乔生下来脚底就踩七星,而我却是泥腿子命。”我想,心里恨得发痒,但面部肌肉卑微而恭敬。

  袁乔研究地看着我,说:“我看过你的简历、身份证复印件了,请原谅我还到你家乡公安局去查询过,真幸运,你有让我今年走出经济危机低谷的生辰八字。”

  我不安地笑着:“和我同一天生的人太多了,为什么认为我才是?”

  袁乔答非所问地说:“可以请你出去走走吗?”

  我差点摔倒。

  2

  和袁乔在众人惊羡的目光中一起走出去时,我看到楚向天远远地看着我们,他曾是袁乔的生意伙伴,现在是竞争对手,朋友变对立,比陌生人更可怕。

  袁乔把我领到医院做了全面检查,他说:“也许会让你去我家做事,所以得保证你没有疾病。”

  要让我去他家做事?难道就因为我的生辰?

  和袁乔并肩出去后,我在公司的地位立刻变了,连平时趾高气扬的主管都对我献媚,其他员工几乎想舔我的脚指头。

  第四天,我就进了袁家,职业是“陪聊”,我算不上能言善道,但袁乔却选中了我,大概又和我的八字有关吧。

  袁乔母亲姓江,虚弱地躺在轮椅上,病得很重,神智也不太清醒,看到我就笑得像个孩子,大着舌头说:“好啊,好啊。”

  江阿姨看来很喜欢我。袁乔说:“你的任务就是照顾我母亲,只需陪她聊天就行,其他事有人做,希望你能让她得到最后的快乐。”

  陪老太太聊天不是我的爱好,我希望我能帮袁乔从商,我知道他这段时间很艰难,袁乔说:“你的任务就是陪我母亲,我十四岁就在道上混,在商场上小跳蚤们是斗不过我的,放心吧。”

  3

  我正式开始了工作,陪江阿姨讲故事,梳理她稀落的头发,推她出去晒太阳,江阿姨在我的照料下气色慢慢好转,虽然还是说不清话。

  那天晚上,我陪江阿姨夸张地讲我小时候偷苹果被追打的故事,听得她笑得直发颤,声音居然清晰了:“你好调皮,和乔乔小时候一模一样,阿姨想叫你永远留下来。”我握着她的手,酸涩地想:这不可能。

  等我安顿好江阿姨睡觉走出来时,猛然发现门口黑暗处站着袁乔,他表情很怪,轻声对我说:“可以来我房间吗?”

  一关上袁乔卧室的门,他猛然转身抱住了我,温热湿漉的唇袭了过来,我惊呆了,袁乔做事向来让人措手不及,又匪夷所思,可我拒绝不了。

  我潜意识里想迎合他,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可一个男人的面孔在我眼前越来越扩大,袁乔放开我,脸色潮红地说:“我能娶你吗?因为妈妈喜欢你。”

  袁乔是认真的,经济危机中的他,需要一个生辰八字让他大火大旺的女人,为了自己的财路,娶个A罩杯女人有什么了不起?

  我说:“我今晚想睡在你这。”

  这个夜晚,我就睡在了袁乔卧室,他一寸寸吻着我的肌肤,热烈的拥抱融化了我,我紧闭着眼,无能为力地被他征服着。

  第二天,我好晚也没有起床,我太累了,袁乔今天有重要会议,他悄悄穿上衣服,轻吻我的额头,说:“好好睡一会,我的新娘。”

  袁乔关上门时,我居然哭了。

  4

  我准备离开袁家时,江阿姨正向我挥手,像个丢掉家长的小孩,我跑上去抱着她花白的头说:“我一会就回来陪你。”江阿姨这才放心地点点头。

  走出大门时,我哭了,我骗了她,我不会回来了,因为我已弄到了想要的东西,搞到这个东西,就是我接近袁乔的目的。

  下面,我要去见一个人,他就是楚向天,在郊区偏僻处的一幢楼里,我看到了他,我说:“哥哥,任务完成了。”

  “东西搞到了吗?”楚向天直奔主题。

  我掏出U盘:“我调查了好几天,他原来把东西全放在家里卧室的电脑里。”楚向天把U盘插入电脑,兴奋地拍手大叫:“太好了,太好了,袁家从此要在阴沟里翻船了。”

  袁家的阴沟就是我,我进袁氏公司是楚向天安排好的,袁乔要找个生在八一年三月初三、家乡在四川的女孩旺自己每况愈下的销售状况的事,传到了楚向天耳朵里,凑巧这些我不带假的全符合,于是我就带着偷窃商业机密的目的接近了袁乔,只是事情顺利得出乎我的想象。

  5

  楚向天果然大获全胜,他用我偷到了袁乔和美国一家长期合作的公司的营销方案,美国公司对袁乔失去了信任,转而对知己知彼、把价格压得最低的楚向天感了兴趣,袁乔公司本来就在经济危机中岌岌可危,这无疑是把他逼向绝路。

  十几天后,我就得知袁氏破产的消息,楚向天却是如日中天,整天忙得屁颠屁颠不见踪影。

  我天天都在想袁乔、想江阿姨,想得心都痛,这是我们命里的劫。

  我打开电脑,袁乔的QQ不断跳动着:“你在哪?为什么要逃?你偷我电脑上的商业机密,我已经发觉了,可我不怪你,求你回来。”“妈妈想你,没有你,她快不行了,求你能回来看她一眼,求你。”“我们注定要结成夫妻,你的八字决定了。”

  我趴在电脑上哭了。

  我悄悄打听到了袁乔的新住所,郊区很简陋的民居,河边小道坐着神智越来越不清醒的江阿姨,袁乔蹲在地上给她讲故事,我躲在树后忍不住想掉眼泪,袁乔正在替代我的位置。

  日落黄昏下,袁乔推着母亲慢慢消失在树荫丛中,背后是我落了一地的泪。

  一个月后,楚向天突然变成了暴怒的狮子,他喝得醉醺醺的,拖过我的头发直往墙上按:“你跟袁乔是不是上床了,帮他把我套进他设的陷阱?”

  那家美国公司其实早已内空,他们想通过死撑来支持,可终于架不住华尔街风暴的袭击,全盘倒塌了,楚向天制成的半成品橡胶零件成了废品垃圾,从前的投资泡汤了不说,还留下债主一大堆。

  我想起袁乔曾说过的话:我十四岁就在道上混,在商场上小跳蚤们是斗不过我的。我知道,有些公司破产,不过是把一块食之无味的破肉扔给了国家,有价值的东西已经转移。我想:我和楚向天才是中套的人,袁乔跟美国公司合作多年,当然知道他们的底细,他早就料定会有这一天,所以故意让我偷走了信息。

  原来最阴毒的是袁乔。

  6

  楚向天失踪了,为了逃避债务,他席卷最后的公款跑了。

  他留给我一封信,向我揭开了一个大秘密:

  妹妹:

  你知道你是谁吗?你其实才是袁氏的合法继承人,袁乔不过是个冒牌货。袁家是家族企业,财势很大,可惜人丁单薄,袁家老人很封建,对男丁十分重视,袁乔其他姑姑没有一个能继承家产,全数归了袁乔父亲。

  为了让继承权稳固,你被亲生父母偷换成了男孩,这个秘密只有你母亲江楠的情人知道,可你母亲却最终和他闹翻,于是一气之下,他抱走了你,从此归隐家乡四川,这个人就是我父亲。

  我父亲对你母亲有爱也有恨,于是,用你来报复你母亲就成了父亲临终的夙愿,我对不起你,让你成为暗算母亲的棋子,这是我的报应,所以我会有今天。

  江阿姨那张慈祥渴望的脸在我眼前扩大了,扎得我的心直痛。

  我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袁乔,想见到我的母亲,可袁乔的电话总是关机,我突然想起打开电脑,我要在上面告诉他:我要见他。已有一个月了,我再没登录过QQ,我怕袁乔头像的闪动,可又舍不得删他。

  袁乔的头像果然激烈地跳动着:

  为什么一直不出现?妈妈病得很厉害,只希望你能回来看她一眼,能叫她一声妈妈。

  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你的生辰八字吗?因为父亲在临死前告诉了我的身世真相,母亲重病只想见到亲生女儿一眼,需要八一年三月初三、四川籍人来大旺的消息是我故意透给楚向天的,因为母亲已查出他就是楚伯的儿子,我们在利用他来引出你。我带你去医院检查身体时,已抽你的血做了化验,你就是我母亲的女儿,我只不过是个冒牌货。

  我不怕身份被揭穿,不怕被打回原形,只希望能帮助母亲找到亲生女儿,妈妈已经弥留了,求你快回来。

  我的眼泪模糊了视线,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7

  江阿姨不见了,一个小小的坟头就是她的全部,她是五天前死的,她没有来得及看我最后一眼,也没有听到我叫她一声“妈妈”。

  我问袁乔:“你说过:你爱我,现在能兑现吗?”

  袁乔脸冰冷得像块铁板:“我不爱你,从来没有,你不过是妈妈的救命药,娶你只是妈妈的心愿,我会给你几个钱的,因为你是袁家的人,但希望你从此彻底消失。”

  袁乔走了,背影消失在公墓,越走越远,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喊:“袁乔,求你原谅我。”可是风很大,是向着我这边吹的,他根本听不到。

  我想对着风喊出最心底的秘密,可我不敢,因为我相信地下有神灵,这个秘密只能藏在心里我一个人消化。

  其实,我早知道我是袁家亲生女儿的秘密,我偷看过养父,也就是楚向天父亲的日记,我一直按照计划听楚向天的,接近袁家、偷取机密,是因为我恨他们,我恨重男轻女抛弃我的父母,也恨取代我位置的袁乔。

  可是,我现在想说:一切重来可以吗?没有恨,没有怨,只有亲情和爱情,可以吗?

  (责编:何碧)

上一篇:花喜鹊飞走了     下一篇: 黄财东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