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喜鹊飞走了

作者:杨志科 来源:《故事林》

  这天午后,杨胡有些兴奋,忽然想起刘鹊就掏出电话打了过去。

  刘鹊是杨胡的情人,杨胡叫她花喜鹊。铃声响过后,杨胡像看见花喜鹊一样笑着说:“花喜鹊,哥想你了。”电话那头出现了略微的停顿,也就是十几秒的工夫吧,花喜鹊笑着说:“我也是。我也很想你的。”杨胡说:“咱们约个时间会一会怎么样?”花喜鹊笑着说:“行,你就来我家吧,你要好好吻吻我。”花喜鹊说完挂断了电话。

  杨胡拿着电话,咧着嘴笑着回味。笑着笑着,他忽然觉得不对头,刚才的电话可能打错了,没有打给花喜鹊,而是打给了老婆。老婆的声音虽然跟花喜鹊的声音特别相像,可是最后一句“你要好好吻吻我”,则是老婆的声音,绝对没错。这句话几乎是老婆的口头禅,只要两人一拥抱,这句话就会从老婆的口中跳出。而花喜鹊却总是说:“太想你了!”为了证实,杨胡赶紧打开手机,翻到已拨电话一看,妈呀,千真万确,真是打给了老婆。因为老婆的名字与花喜鹊的名字刚好是挨着的,这一不小心就打错了。

  知道电话打错后,杨胡又是跺脚,又是拍脑袋,又是骂自己。可是覆水难收,再怎么打自己骂自己也是无济于事。这可怎么办?

  杨胡忽然想起了朋友流水,于是赶紧打电话告诉他打错电话的事,让他赶快给自己想想办法。不料流水笑着说,他还以为是啥事,大惊小怪的,打错了就打错了,这有啥大不了的,这年月生活压力这么大,谁还能不放松放松,有三两个情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流水要杨胡胆大一些,不要害怕,不要往心上去,就像没有打过这个电话一样,该干啥就干啥。最后流水还叮咛杨胡,回家后不要鬼鬼祟祟的,要像没事一样,尤其不要往老婆脸上看,要镇静,千万不要发虚。

  挂断了电话,杨胡想流水让他不要害怕,可是他却害怕得要命,看来难以按流水教的办法行事。杨胡又想起了朋友树木,于是赶紧掏出电话打了过去,告诉了树木打错电话的事,要他马上想想办法。树木听了批评说,你呀你,你把乱子闹大了,你要知道女人是最嫉恨这事的,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最后树木说事已如此,你要好好补救。杨胡问怎么补救。树木说回家后在老婆面前要装出悔恨的样子,痛心疾首的样子,坚决悔过的样子,跟老婆求情说好话,多说自己不是,多说老婆的好,求得老婆的原谅,手头钱方便的话给老婆买件好衣服、金银首饰什么的博得老婆的欢心。挂掉电话后,杨胡想朋友树木说的也是个办法,可是那样低三下四的好没面子。

  这时朋友东西走了过来,杨胡像看见救星似的,拉住东西的手,告诉东西打错电话的事,同时说了流水和树木两人给他出的生意,让东西分析分析看如何是好。东西听了想了想说,他们两人说的你都不能听。东西说人家流水是经理,手下有好几个女秘书,早就想换老婆了。老婆害怕流水与她离婚,一边与小三斗争,一边抓住流水不放。因此流水拿老婆根本不当回事,可是你不行,你没了老婆就没了家。树木说的也不行。树木老婆的哥是副市长,树木一点都不敢得罪老婆,成天看老婆脸色行事,老婆说东树木不敢说西,说句难听的话就是靠老婆活人。你完全没有必要那样去做。杨胡就问东西,那到底应该怎么办?东西说让他再好好想想,谁知就在这时东西的电话铃响了,东西接完电话后急忙跟杨胡说,老婆叫他,他得赶快回去,他让杨胡在这里等他,他一会儿就来,他会想出一个好主意的。

  杨胡就在那里耐心地等。可是左等右等不见东西回来,打电话关机,发短信不回。杨胡也有事呀,等到不能再等时,杨胡只好硬着头皮回家。

  杨胡糊里糊涂地走到他们楼下,发现楼梯口围了不少人,乱乱纷纷的。杨胡赶紧跑上前去一打听,原来老李头死了。杨胡大吃一惊。老李头的孩子在外地工作,虽然一个人在家,可是老人的身体还是比较好的呀,老人活泼开朗,爱说爱笑,认识的都叫他老李头。昨天是星期天,杨胡还与老李头打了几场乒乓球,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还与老李头笑着打了个招呼。有人说,老人是在下楼的时候一不小心,一脚踏空栽了下去,后脑勺摔了一个大疙瘩,连血也没有出,命就没了。杨胡感叹,这人的生命怎么这么脆弱。

  杨胡站在一边听着,听人们说老李头的死,他听得好伤心。谁知听着听着,杨胡竟然偷偷笑了。这笑不是幸灾乐祸,杨胡感谢老李头救了他。杨胡知道,老婆的性格中虽然有刚强的一面,可也有温柔善良的一面,每每看到别人的灾难或不幸时,老婆的心就特别软。这时承受生活委屈的能力就比往常要强得多。他还知道老婆平时也喜欢与老李头说说笑笑,老婆一旦知道老李头的死讯,心里一定会不好受的。这样一来,错打电话的事就会淡化。这可是一个妙招呀,比流水、树木他们的主意都好。杨胡像找到了救命的稻草,赶紧往家里跑,他要赶快把老李头去世的消息告诉给老婆。

  杨胡噔噔噔快步跑上楼去,开门一看老婆正在看电视,看见他回来,有些气恨地瞪了他一眼。杨胡没有理老婆,大声说:“老李头走了!”老婆抬头问,走到哪儿去了。杨胡又有些悲伤地眨着眼睛说:“六十多岁的人了能走到哪儿去?从楼梯上栽了下来,摔死了!”老婆不相信,以为是在哄她。杨胡二话不说,拉起老婆的手跑下楼来。老婆一打听竟然是真的,尸体也已经被拉到殡仪馆去了。楼梯口站着的人都面露悲痛之色。老婆一看不由得伤心地呜呜呜地哭了起来。杨胡好言劝说着老婆,殷勤地给老婆擦眼抹泪的,关心地扶着老婆回到了楼上。

  回到房间后,杨胡只字不提打错电话的事,却叹着气说:“天有不测风云呀,人的生命脆弱呀!”老婆抹着眼泪瞅了他一眼,说:“刚才电视新闻报道,哪个国家的火车出轨,景象好惨。午后花喜鹊还叫呢,没有带来喜讯,却死了人。”杨胡知道老婆说的出轨是在说他,花喜鹊是说他打错电话的事,都是说给他听的。杨胡老老实实地听着红着脸说:“老婆,花喜鹊飞走了,永远飞走了。小白兔在我的心中,永远在我的心中!”老婆是属兔的,杨胡平时不叫她名字,总叫她小白兔。杨胡说着,把老婆搂在了怀中。老婆红着眼睛也把杨胡搂得紧紧的生怕他被人抢走似的。

  (责编:小川)

上一篇:百万金如来     下一篇: 生辰八字孽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