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金如来

作者:黄朝忠 来源:《故事林》

  蒋仁义和任有勤是两个好老人。他俩都六十出头,任有勤只小蒋仁义一岁,他管蒋仁义叫哥。他俩住一个村子,是多年情同手足的好朋友。两家倘若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坎,有了难处,自然都会解囊相助,帮上一把。

  蒋仁义老人有个独生儿子叫蒋大宝,在外地打工,到了而立之年才在厂里谈了个女朋友,并定于农历八月初八回家结婚。

  蒋仁义老人见儿子大宝婚事已定,喜得合不拢嘴。可看到家里还是九十年代初盖的三间小平房,脸上又添了一层愁容。本想新盖三间两层楼房,让儿子体体面面、风风光光把媳妇娶进门,可新盖三间两层楼房又谈何容易,少说也得十多万元,上哪儿弄呢?这让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蒋仁义老人急得愁眉不展。

  这天,蒋仁义老人没事来到老弟任有勤家玩,中午吃饭喝酒时,他提起了儿子结婚和房子的事时,两眼泪花就滚了出来。任有勤欠起身子给蒋老人杯里添满酒,说:“蒋哥,家要盖新房,儿要娶新娘是喜事、好事,你掉什么眼泪呢?”蒋仁义说:“任弟,我这两年家运不好,老伴有病,我腿摔伤,两人住院都把积蓄花光了,现在没钱办这两件大事哦。”任有勤老人摆摆手说:“蒋哥,不就是差点钱吗?需用多少你开口,老弟我大力支持。”蒋仁义老人听了任老弟这解囊相助的暖话,感激涕零说:“任老弟,不行,不行。这几年你出门做生意东奔西跑,赚的是辛苦钱,我怎么好意思借用呢。”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常言道,‘人在难中想宾朋’、‘富亲戚比不上穷朋友’。你我朋友多年,亲如兄弟,现在你想盖楼房,儿子娶媳妇有困难,我支持十万八万还不应该吗?”任有勤抿了一口酒,说:“蒋兄,盖三间两层楼房和儿子结婚办酒席,起码得20万。这样吧,我借你25万元,你宽备窄用,别急,啥时有了啥时还。”任有勤老人如此慷慨相助,令蒋仁义老人感激涕零,说:“有勤老弟呀,有你这个好朋友,是我蒋仁义八辈子修来的福缘啊!任老弟,俗话说:‘人无笼头纸笔拴。’我借你钱,给你写个借条,认点利息,五年内,我本息还清。”

  “蒋哥,你咋尽说些薄情话呢,借条我不用你写,利息我也不要你认,吃了饭我就带你去银行给你支取25万元。”任有勤老人说。

  “不不,‘人亲财不亲’。还是写个借据好,省得以后说不清,为钱伤了和气。”蒋仁义老人认真地说。

  “伤什么和气,我们老弟兄俩心里清楚就是了。这事,你我都别对家里儿女们说。”任有勤老人嘱咐蒋哥道。

  手中有钱,办事不难。蒋仁义老人就马上购买材料,请来工匠,仅两个多月时间,三间两层楼房就盖起来了,室内粉刷一新,添了时髦家电。八月初八婚期到了,蒋家请来厨师大办酒席,亲朋好友都前来祝贺,婚事办得非常体面、热闹。

  谁知人有旦夕祸福。就在蒋仁义老人的儿子蒋大宝结婚不到三个月,他却大病卧床,茶饭不思,眼看就快不行了。这天,任有勤提着礼物来看望好友蒋哥,蒋老人躺在病床上老泪纵横地说:“任弟哦,我的病可能不行了,怕是活不到几天要去地府见阎王啊。虽然父债子还,如果我死后,儿子大宝不凭良心,赖账不还,你手中又没字据,到时候你就是全身是嘴也说不清哦。今天趁我还有一口气给你写个借条,按个手印吧。”

  “蒋哥,写字据、按手印又起什么作用?你真要走了,我捏着借据找大宝侄,他一口咬定不承认,不还钱,就是画个老虎也不顶用哦。蒋哥,你走后,大宝侄儿万一不讲良心不认25万元,我甘愿吃个亏算了,也对得起在九泉之下的你啊。”任有勤老人说。

  这时,蒋仁义老人艰难地侧着身子,从床角被套里摸出一个用黄绸布裹着好几层的东西,他打开对任有勤说:“任弟,这是一尊金如来像,身后脚下铸有‘明朝洪武八年制造’字样,据说很值钱,在我家已传了四代人。我儿大宝还一直不知道,我也没告诉他。今天我把它交给你,作为我借你25万元的证据。如果我死了,你就拿这尊金如来找我儿子大宝换回你的25万元。他若耍赖不承认,你就把金如来像卖掉,保证能超过我借你的25万哦。”

  任有勤听了蒋哥这话,说:“蒋哥,老弟我暂时替你保存可以,但我不能用这无价之宝来抵你借我的小小25万元,如果这样做,我太贪财,昧良心啊。”

  再说蒋仁义,他把金如来交给任有勤后还未来得及告诉儿子大宝借钱的事,就撒手西去了。蒋仁义老人病故满一年“烧周年”的那天,任有勤以怀念老友之情,也参加了蒋仁义去世一周年扫墓仪式。中午吃饭时,任老人本来想当着大宝夫妇的面提出还债的事,可想想今天是他父亲烧周年,家里又来了许多客人,自己开口要钱有些不妥,所以就没提还钱的事。

  转眼一年又过去了,任有勤老人的二女儿任朵朵要出嫁急于用钱办嫁妆,他才迫不得已去找蒋大宝说明情况讨回25万债款。谁知,没良心的蒋大宝死不承认,说:“任叔,我父亲活着时根本没说借你的钱。”这时,任有勤从怀里掏出金如来像,说了来龙去脉后,蒋大宝仍不相信,反而还大骂任老人不要脸,拿来个废铜疙瘩忽悠晚辈。任有勤老人一听这话,肺都气炸了。

  事后,任老人也在心里想:莫非这金如来像真的是个废铜疙瘩赝品货?为了弄个明白,任老人把金如来像拿到城里一家古董店鉴定。古董店老板戴着老花镜,拿起放大镜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看了后,轻声问:“老哥,这玩意是你家里的还是买的?”任有勤谎言道:“是我家祖传的。”老板“啊”了一声笑道:“老哥呀,实不相瞒,我鉴赏了近二十年的古董文物,还从未见过这么纯真的古宝啊!”

  “纯真古宝?能值多少钱?”任有勤急问店老板。店老板微微笑道:“老人家,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宝物值100万是跑不了的。”任有勤老人心里有数了,第二天,他又找到蒋大宝,并把店老板说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大宝。蒋大宝听后“哈哈”大笑说:“任叔,你傻呀?既然能值百万元,你为何不卖给店老板发大财,又拿来用它换回25万元,你大脑有水呀?”

  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任有勤老人好说歹说,反复解释,蒋大宝就听不进去,反而出言不逊,把任有勤老人气急了,他说:“蒋大宝,这金如来像还给你,25万我也不要了。”说罢,他生气地把金如来像朝蒋大宝屋中堂柜上一扔就走了,头也没回。

  这尊如来像究竟是金还是铜,到底能值多少钱呢?蒋大宝也蒙在鼓里。于是,他揣着如来像进城到古董店请老板鉴定。店老板一眼就认出了这金如来是上次一位老人拿来鉴定过的。他问道:“年轻人,你是从哪儿得来的这玩意呢?”大宝说:“这是我家里的。”老板又问:“你家的?上次那位老者也来鉴定过这宝物,他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父亲。”蒋大宝谎言道,“我父亲说这玩意能值百万元,我不信,所以我今天又拿来请您老人家再认定一下。”店老板“哈哈”笑道:“哎呀我说年轻人,你咋不信呢?至少要值100万呢。”蒋大宝不由心里大吃一惊,天哪,任叔没有说谎,果真是个很值钱的宝物啊!这时,他才深深敬佩任有勤大叔是个有良心的好老人,我有眼无珠,错怪了他啊!

  从城里回来后,蒋大宝把鉴定金如来的事儿对妻子余香说后,余香也被任有勤老人的崇高和善良所感动,说:“大宝呀,看来任叔真是个有情有义有良心的好老人哦!你这人有眼不识金相玉,错把纯金当黄铜,还责怪人家任叔,你真是大错特错哦。大宝,要不,明天我们一起去还任叔的25万元借款,再向人家赔礼道歉好吧?”

  “好。”大宝悔恨交加地打起自己耳光,他说:“我真是羞愧难当,去了后我要向任叔磕头谢罪,否则,九泉之下的父亲也不会宽恕我啊!”蒋大宝又突发奇想对妻子说:“余香,任叔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大女儿任花花早已经嫁到异乡,二女儿任朵朵马上又要出嫁到外村。如果两个女儿都不在身边,他真是孤苦伶仃的,可怜老人啊。我们何不认任叔为干爹,把他接到我们家住,我们把他当作亲爹孝顺、赡养他,让任叔过上无忧无虑的幸福晚年,你说呢?”

  “你想得对。”妻子余香说,“大宝呀,我们摸着心窝说话,如果任叔不讲良心,私自卖掉了我们家的传家宝,他一辈子也花不完呢!”

  “就是呀。”蒋大宝说,“余香,我们现在就去吧。”于是,小两口提着贵重礼物,欣喜地朝任有勤老人家走去……

  (责编:小川)

上一篇:女人总是对的     下一篇: 花喜鹊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