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无关的眼泪

作者:钱永广 来源:《故事林》

  上大学时,我所有的学费,是父亲借遍亲友才凑够的。可以说,父母在农村靠耕种几亩农田,才撑起了我的大学时代,并使我顺利地走出了校门。

  毕业那年,我在城里非常顺利地找到了一份工作,从此,我不仅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更为重要的是,我的单位很优越,待遇很丰厚,这让我突然有了自豪感。

  那时,我很少想到乡下的父母。倒是父母,常常带上蔬菜和鸡蛋,从老家进城来看我。

  有一次,我刚进到办公室,就听同事说,你的爸爸来找你了。我顺着楼道望去,父亲手里提着蛇皮袋,脚穿粘着泥巴的黄球鞋,正在楼阁的拐角,焦灼不安地张望着。

  我心想,父亲进城来,尤其是直接到我办公室,也不穿上新衣服,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这毕竟是我的办公室啊!我以后在同事眼里,还怎么能抬起头来?我后悔自己太大意,没有嘱咐父母,进城时,没有事不要到我办公室来。

  当我快步向父亲走过去时,父亲的样子很拘谨,突然很不自在,好像手足无措做了错事似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倒是有点可怜起父亲来了。

  正当我快要走近父亲的时候,突然,迎面出现了我的领导。领导笑着问:“老人家在这等好久了,是你父亲吧?”

  那一刻,我恨不得脚底下有道缝隙,让我钻进去。不知怎么回事,我的嘴巴突然像不听使唤似的,笑着说:“是我老家的一个亲戚,顺道走这看看。”

  领导点了点头,走了。凭直觉,虽然我的声音很低,但父亲应该还是听见了我和领导的对话。

  当我把父亲带到宿舍后,不知何时,我看到他偷偷在抹眼泪。我的心猛地一颤,虽然我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可转念又想,我是父亲的骄傲,他流的泪水,也许是刚才在外面给风吹的吧。

  在宿舍,父亲没有呆多久,就借口老家的庄稼要伺候,执意要回老家了。

  此后,我注意到,父亲如若再进城,哪怕有再急的事,也决不会再去我的办公室来找我。

  直到后来,我参加一位同事的婚礼。等到新郎发言时,新郎充满深情说:“今天,我要向我的父母,说一声谢谢!我的父母虽然是农民,但他们今天是最幸福的,因为我来自农村,我的父母为我献出了全部的爱。我要借助大家的掌声,向我的父母说谢谢!”大厅内顿时响起了如潮的掌声。

  就在那一刻,我羞愧得满脸通红,想起自己的父亲,在领导面前,我竟然说他是我的一个亲戚,和我的同事比,我真的是对不住父亲,直到此时,我才明白,我是真的刺痛了父亲的心,那一天,他的眼泪,和风无关。

  (责编:余楠)

上一篇:值钱的狗     下一篇: 女人总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