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故事

她会有醉汉上来,只是我从来听不懂她念的什么

2022-05-05 10:23:45

小时候,村里有个疯女人。

每天晚上,她都会撑着黑伞在村子里来回走动,念着词,但我一直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山村的路很黑,晚上走路经常受伤。有时她掉进沟里,有时她跳进河里,但始终没有阻止她在夜里行走。由于经常摔跤,她的衣服总是被撕裂。冬天有一件棉袄,但夏天它是一件薄而撕裂的短袖。

正因如此,村里的男人经常在种田后取笑她。他们会聚集在疯女作家所在的棋牌室,故意推搡疯女,趁机把手伸进洞里擦油。

这个时候,疯女人会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努力收缩自己的身体,躲在角落里,恐惧地看着男人们。而男人总是喜出望外。这个时候,总会有醉醺醺的人上来撕扯她的衣服,逗得一帮男人哈哈大笑。

当男人们看不到尽头的时候,疯女人就会抱着自己的身体走出棋牌室,走在大街上。

村里的女人看到她,都会骂她是个不穿衣服,整天勾引男人的混蛋。每当一个疯女人被男人欺负后走在大街上,都会有一个女人看不下去,扔一件衣服给她穿。一个疯女人会笑着穿上自己的衣服,不断地鞠躬感谢她,即使给她衣服的女人骂她是混蛋,她也会多次鞠躬并咯咯地笑。

久而久之,我们这些小孩子会被家里的女长辈严厉警告,男人们中午和晚上休息的时候不要经过棋牌室。

然而,总是有例外。

小时候成绩不错,村里的老师都觉得只要我好好学习,应该可以在城里上高中。于是他表示愿意给我免费补习,我的父母也很珍惜这个机会,所以每次放学后,我都会去老师家补习。

一天晚上,因为一道数学题实在看不懂,就在老师家补习到晚上八点。村里没有灯,回来的路漆黑一片。为了让我安全回家,老师借给我一个手电筒。

说起来有点尴尬,我从小就不太胆小。我走在村里漆黑的小路上,脑子里不禁胡思乱想,很害怕。于是想到了棋牌室的大马路,因为村里的路灯很少,总有人在树荫下打牌,可以缓解我的恐惧。

于是,我忘记了父母的警告,选择了走棋牌室这条路。

靠近棋牌室的时候,远远就看到棋牌室周围围着一群人在笑。我想低头离开,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我转头一看,原来是班上的洋葱。他在班上是个穷学生,一天到晚四处游荡,没有正经工作。只知道他很调皮,没想到他会来棋牌室凑热闹。

洋葱让我过去,但我反复挥手。但壮汉还是把我拖到了棋牌室前面。洋葱在班上很凶。我平时很怕他,只好被他拖到棋牌室门口。

当我穿过人群时,我第一次看到了那个疯女人。这一次,她没有衣服穿,而是在自己身上套了一个尼龙袋保暖。晚上才下雨,透明的尼龙包上还有水珠,冻得她瑟瑟发抖。

她搂着自己的肩膀,蹲在棋牌室门口,用眼角惊恐地看着所有人。

村里的几个流氓用木棍摆弄她,她时而害怕地尖叫,却不敢反抗。这时,洋葱笑得开心,拍拍我的肩膀问我有没有碰过女人。

我下意识地说我没碰过,他却用力推了我一下。我当时很虚弱,他一个趔趄,扑到疯女人的怀里。

那不是温暖柔软的拥抱,而是冰冷无比的身体。不小心扑到我身上后,疯女人吓得趴在地上,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

洋葱兴奋地冲我大喊,要我拉那个女人的尼龙包。我不想做这种事情,而洋葱似乎经常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他从兜里掏出一袋瓜子,问女人饿不饿,想不想吃。

疯女人害怕地点点头,声音沙哑。她可能口渴得厉害,声音特别沙哑,说她饿了。

结果,洋葱笑着告诉疯女人,说如果我碰它,我就给它一颗瓜子。

我当时也很害怕。疯女人一听到可以吃点东西,就伸出脏兮兮的手,抓住我的,不停地揉着自己的身体。那个时候,她似乎很想吃东西,动作甚至歇斯底里。我顿时吓哭了,这对我来说吃豆腐根本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而是对良心和勇气的一种折磨。

男人们笑得更夸张了。大葱把一把瓜子扔在地上,疯女人立马捡起来吃了,瓜子壳也没有吐出来。

我颤抖着站起身准备回家,洋葱却对着疯女人大喊,说如果我戳我,我就给她一个馒头吃。

那个疯女人当时急死了,冲到我身边,一把抓住我,想要揍我。我吓得从呜咽转为哭泣,扇了她一巴掌,怒吼着走开了,又哭着转身跑回了家。

身后是一群男人的讥讽,还有不肯放过我的疯女人的怒吼。

那天我吓坏了,我什至梦见那个疯女人向我冲过来,我多次从噩梦中惊醒。

甚至之后每次出门,只要遇到一个疯女人,她都会指着我傻笑。可当我靠近时,我会害怕地走开,好像我担心我会再次扇她耳光。

久而久之,这东西成了我的心脏病,我什至因此得了重病。直到考上城里的一所高中,搬出小村子,我的心才渐渐稳定下来。

在我的高中时代,疯狂的女人仍然被男人欺负。直到高三暑假,全家吃饭的时候,妈妈突然告诉我,那个疯女人已经死了。

我很惊讶,问他是怎么死的。

妈妈说我回来的前几天台风来了,疯女人正饿着肚子想找点吃的,却被外面的台风吓到,在村子里乱跑。最后跌倒时,他撞到了头,在路上昏倒了一天,无人理会。

结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疯女人的脑子好得不得了,她知道自己得躲村里的男人了。她甚至锁上了棋牌室的门。她躲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她坐在桌子上,盯着路过的男人。

一开始,男人们还有些害怕,担心疯女人会报警。结果,她在棋牌室里一动不动地坐了四天,人们甚至以为她已经死了。只有靠近棋牌室的门,透过玻璃看到她的眼睛眨着,眼泪不时流下来,她才能确定自己还活着。

结果,到了第五天,人们早上起来上班的时候,就看到那个疯女人已经气喘吁吁了。

她站在麻将桌上,拔出荧光灯的电线,上吊了。

我听得松了口气,想起当年那个疯女人扑到我身上的情景。我什至上床睡觉,想着她死前​​几天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也不知道疯女人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我考上了这座城市的大学,而且是第二所大学。为了方便我学习,我爸妈干脆决定搬到城里打工帮我读书,这也比在家种地更赚钱。

就在搬进来的第二天,那天正好是疯女的前七。我们家吃饭的时候,妈妈突然接了电话,说村里的一个朋友突然病死了。据说晚上有人找他打牌,结果发现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他的朋友推他,才发现他已经死了。

当时,我们还觉得这个世界是无常的,但之后发生的事情却是可怕的。

一周后,村里又有一人突然死亡,死亡状态和之前的一模一样。男人死后,他的妻子躺在他身边。结果一夜醒来,身边的人已经是一具尸体。

人们开始有些慌张,甚至有传言说那个疯女人回来夺命了。

当初,村里还有人不信邪,以为是巧合。但七天后,又有人突然死亡。

每 7 天,就有一个人在村子里死去。这吓坏了山村的男人,那些欺负疯女人的男人选择一一行动。原本偏僻但热闹的小山村,变得死一般寂静。

我妈妈对此非常担心。她多次问我父亲和我是否曾经欺负过那个疯女人。我父亲一直说不。脑子里一直想着初中那年,我摇摇头说我从来没有欺负过。

生活照常进行,没有人知道那些人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很多人都搬出了小山村,消息不是那么灵通。

我被精彩丰富的大学生活所吸引,渐渐忘记了。

然而,大一结束后,我正要进入大二的时候,突然一个邮递员来到我家,说有一封来自我家的信。

我一听就纳闷,这都几岁了,还有人写信。

我接过邮递员的信,第一个看了看上面的地址,发现是我家,寄件人的那块是空的。

信上写着周明寿,周明是我的名字。

我狐疑地打开信封,心却剧烈的抽搐着,握着信封的手也在颤抖。

信封里面有一个破尼龙袋和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照片原来是成年洋葱。他躺在一张普通的床上,上面盖着一条紫色的旧被子。然而,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直向上看。最刺痛的是,他的脸色极为苍白,嘴唇发紫,几乎是黑色。

不管怎么看,照片中的洋葱都是一具尸体。

照片的右下角,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监控看见真鬼

“下一个是你。”

我被照片上的文字吓了一跳,但反应很快。

这一定是洋葱的恶作剧,他从小就喜欢欺负我,乐在其中。想必这张照片也是他逗我玩的玩具。

只是现在大家都长大了,还玩这种恶作剧,无聊。

我只是把照片扔进了垃圾桶,因为这个恶作剧很容易被揭穿。

我没有放在心上,像往常一样去厨房给父母做饭。做完晚饭,我也拿出垃圾袋扔了。

可当我睡着的时候,我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个疯女人。

我梦见了她扑向我的那一幕,她脸上歇斯底里的挣扎让我很不舒服,即使多年后再想起来,我仍然感到内疚。

要是我小时候没有扇她一巴掌就好了……

越想越觉得难受,正好赶上小便,想起来上厕所。

当我打开灯时,屋子里的灯似乎坏了,忽明忽暗。房间里已经很黑了,我看不到手指,闪烁的灯光让我的眼睛很累。

这种情况下,我只能眯着眼睛摸黑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看够”过手上第一的。

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水声,虽然看不清楚,但用手能感觉到水。

在这样一个漆黑的环境中,我难免有些害怕,所以我想快点结束,回去睡觉。

灯还在忽明忽暗,每次灯光闪烁,我都能透过镜子看到身后的衣架。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我洗手的水声。

突然,就在灯再次亮起的那一刻,我突然看到身后的衣架上有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白色的影子,就像挂在衣架上的衣服。

我用力揉了揉眼睛,总觉得自己错了。所以我等着灯再次亮起,看看衣架上有什么。

灯光再次闪烁,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我睁大了眼睛。

白影不再挂在衣架上,而是在我身后!

我赶紧转身看看是什么。可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按在我的头上,把我按进了脸盆里!

我呛了几口口水,脑袋猛地一抽,猛地睁开了眼睛。

太好了,原来是个梦。

我刚要松口气,却发现……我现在的处境,比做梦还要可怕。

因为现在我站在我家旁边的河中央。再往前走一点,河水可能会淹死我的头。

奇怪,这怎么可能?我明明在家睡觉,怎么会跑到河里呢?

是的,肯定又在做梦了。

我干脆拿起河水洗了脸。

冷水让我神清气爽,但我没有醒来。我用力捏着自己的大腿,疼得我差点叫出声来。

这一幕让我咽了咽口水,因为它只是表明它现在是真实的,我不是在做梦!

梦见有人把我的头压进水里,是因为我在水里。这就像一个人要尿床的时候,通常会梦到自己要去上厕所。

真的打到了邪恶!

我在漆黑的河流中摸索起来,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终于回到了岸边。

起身后,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盯着眼前漆黑的河流发呆。

为什么……为什么我睡觉的时候会在这条河里醒来?

越想越糊涂,越害怕,急忙往家走。

当我回到家时,我的父母还在家里看电视。他们看到我湿漉漉的回来很不高兴,妈妈直接对我说:“我半夜要跑出去,叫你们不要出去,妈妈和妈妈。现在你们这样“回来吧,你怎么了?”

朦胧中听到:“我一个人出去了?”

“这不是你一个人出去的原因,还是我替你做的?” 妈妈生气地骂我。

我彻底懵了,赶紧回房间打开手机。

因为我大厅的空调被监控了,所以监控视频连接到我的手机上。只要我调出监控,就能看出我妈说的是不是真话。

我打开显示器,盯着上面的图片。

视频中的下一个场景让我从头到脚都发冷。

我看到自己踉踉跄跄地走出房间,走得很奇怪。

每次迈出一步,我的大脚趾着地,然后脚底垂直转动90度,身体轻得像棉花一样从另一只脚中踏出,另一只脚也着地大脚趾。

一路下来,我只有两个脚趾触地,就像一个指南针。

监控录像中,我父母正在看电视,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我有什么异常,甚至没有发现我的眼睛一直闭着。直到我走出门,他们才发现有什么异常。

我呆呆地看着视频,嘴巴张得大大的。

梦游?

我活了这么多年,却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梦游!

最可怕的是,我连梦游的时候都跑进了河里。如果我没有因为一场噩梦及时醒来,我早就死在了那条河里!

那么我离开家后会是什么样子?

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一切,所以我赶紧打开门冲了出去。客厅里的爸妈看到我又出去了,忍不住骂了我几句,我却没忍心听他们的话。

我一路跑到小区门口的保安室。因为我们小区比较偏僻,比较穷,所以保安只是一个普通的当地大叔。大叔在工作上通常很不负责任。我过来的时候,他并没有认真工作,而是在玩手机下棋。

我问他是否可以给我看监控,并说我可能丢了一些东西。他淡漠地摆摆手,让我自己看看。

上气不接下气,我走进保安室,打开监控摄像头,仔细观察。

不久,我看到自己走出社区。

监控看见真鬼

就像我从房间里出来时一样,我夸张地踮着脚尖,走路踉跄。

小区附近没有游乐设施,所以天黑后就没有人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小区门口走着。

通过视频看到,我梦游的时候,并没有直接走出门外,而是先绕着小区门口转了一圈。

绕着圈子走,就像是瘸腿一样,眼睛还闭着,让人联想到丧尸。

我跑了七圈后,门卫回来了。在视频中,我终于停止了旋转,走到了外面。

就在这时,一辆卡车突然从外面的马路上经过。

卡车开着远光灯,照亮了我的整个脸,呼啸而过。我没有受到影响,继续往前走。

稍等!

我紧紧皱着眉头,盯着视频中的画面。同时,我也在操作鼠标,让画面倒退了几秒。

最后,我停顿了一下,卡车呼啸而过。

当我按下暂停按钮时,我看到了!

当卡车的强光打在我身上时,我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出现在我的头顶。

那个留着黑色长发的白色身影浮在半空中,搂着我的肩膀。正是在它的帮助下,我走得像棉花一样轻盈,甚至只用我的大脚趾支撑着我的体重。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传闻中的鬼上身?

我的心里一阵狂风暴雨,脑袋一片空白。

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奇怪的事情,现在竟然直接发生在我身上!

我呆呆的看着视频中的白色身影,就在这个时候,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但看到屏幕上那个白色的身影,他忽然缓缓转过头来,将头指向了我。

但是现在的电脑屏幕,明显已经被我悬停了!

这一刻,我清晰的看到了那个白影的脸,原来是当年那个疯女人!

她冲我咧嘴一笑,嘴角抿到耳根处,给了我一个奇怪的微笑。

我吓得尖叫一声,急忙跑到了保安室外面。外面下棋的大叔被我吓了一跳,我张开双腿发狂的往屋里跑。

怎么会这样……

那个疯女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身边!

我慌张的一路跑下楼,急忙掏出口袋里的钥匙。这一刻,我真的很想有人陪在身边,所以我想赶紧回去看看我的父母。

但我挖了又挖,还是找不到钥匙。原来我刚才出门太着急了,忘记带钥匙了。

突然,我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我迷惑地拿出了东西,但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原来是我已经扔进垃圾桶的照片。

这张照片显然是和垃圾袋一起扔进了路口外面的垃圾桶里。

但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口袋里?

就在这时,照片右下角的那句话开始缓缓流淌——“下一个是你。”

我咽了咽口水,惊慌失措地扔掉了照片。

现在脑子里全是那些话,还有当年那个疯女人冲我的场景。

我只觉得世界在旋转,连呼吸都变得越来越困难。某处,就好像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脖子,让我难以吞咽,更别说呼吸了。

终于,忍不住的惊恐,眼前一黑……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

妈妈坐在我的床边擦眼泪,手里还拿着那张奇怪的照片。当她看到我醒来时,她吸了吸鼻子,一直在哭。一开始她在哭,肩膀在抽搐,然后哭的越来越大声,声音特别沙哑,昨天肯定是哭了一夜。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妈妈哭过。看到她这样哭,我很心疼,所以我叫她不要哭。

她擦干眼泪,气喘吁吁:“我问你之前有没有欺负过她……你怎么不说实话……这葱是你们班的同学,我早就知道了“是的,之前,我们只是听家乡的人说他也死了监控看见真鬼,但我不敢告诉你,他是你的同学。”

我听了心里很难过,于是对她说:“我真的没有欺负她,说不定有人在跟我开玩笑呢。”

妈妈紧紧地握着照片,喃喃道:“如果是真的呢?我们没有得罪任何人,别人怎么会这样对待我们?”

我无言以对,心里渐渐充满了恐惧。

如果是真的,那我怕是会像其他人一样死去。

但是我怎么敢把这个想法告诉我妈妈呢?

这时,父亲从屋外走了进来。他叫我妈别哭了,反正哭也解决不了问题。

事实上,父亲的眼睛也很红,但他比母亲平静得多。他走到我身边坐下,用长满老茧的手抓住我的手腕:“茗儿,你别怕,爸爸跟你说过,你老家有个叔叔帮人办丧事吧?这应该很可以理解。我给他打过电话,他说要你回去看看能不能给你解决。”

我低下头,哼了一声。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不如当个活马医。

父亲见我愿意去,便掀开床单。床单下面是一条带补丁的旧被子。他撕开补丁,抓起一堆皱巴巴的百元钞票。

我的父母一生都在务农。他们不知道如何使用银行卡和存折。他们怕处理不好钱会被吞掉,所以一直有存钱的习惯。我想,钱大概就是那个表妹的报酬吧,因为我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表妹,两家的关系应该不会很亲近吧。

我妈妈哭着煮了一大桌午餐,不停地告诉我要多吃点。下午回老家的时候,他们把我拉到公交车的最后一排,从左到右坐在我旁边。妈妈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爸爸坐在我旁边叹了口气。

当我们回到家乡时,已经是傍晚了。

我的家乡在山脚下,公交车不会直达。想回老家,下车后要走一条碎石路,还要走两公里。

结果,今天,这里停着一辆越野车。

越野车旁边,站着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穿着十分的时髦。

他靠在车门上,等我们下车时,他对我父亲挥了挥手:“表哥。”

父亲告诉我,是我表弟周海平来接我们的。我从没想过我会有一个会开越野车的表弟。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我家已经是亲戚中最富有的了。

他好心地帮我们把行李装上车,开车送我们回村里。

回来的路上,他一直问我关于疯女人的事,所以我什么也瞒不住。于是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听到妈妈咬牙骂葱,说她死了不可惜,现在她还在疼我。

周海平听后,只是一直皱着眉头。

车子开进村里,我们都感受到了村里的不一样。

过去,我们山村虽然偏僻,但依然热闹。现在一条大路开通了,但是路上行人不多,让人觉得很荒凉。

又看到了主路上的棋牌室,让我想起了原来的场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多年过去了,棋牌俱乐部已经破败不堪,门窗破碎,杂物散落一地,没人去打扫。

然而,周海平却突然停下车子,停在了棋牌室门口。

我们想知道他为什么在转身看着我时停下来:“你今晚住在这里。”

这让我爸妈着急了,连忙说这地方不能住,因为太邪恶了。

周海平听不见。他从旁边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我。我从缝隙里看了看,发现里面居然装满了纸币。

“那个女人死后,没有人送她去死……”周海平认真的对我说,“今晚你和她一起烧纸钱,这样你就可以得到她的原谅。但有三件事,你是一定要记住。”

我心里有些害怕,咽了咽口水,问道:“怎么了?”

想了想,他很认真地告诉我规则。

首先,我想从晚上十一点烧到凌晨一点,也就是午夜。在此期间,火不能被扑灭,即使它被扑灭一秒钟。这里有很多纸币,足够我烧了。

第二,我烧纸钱的时候,只能看火盆。也就是说,火盆每一秒都在我的视线中,我不能抬头,不能回头,不能离开。

第三,烧纸期间不管有没有人跟我说话,我都回答不了,也没有人可以回答。

这三个规则让我感到有些疑惑,因为我想不通这三个点的逻辑在哪里。

周海平似乎是怕我不放在心上,所以他更认真地告诉我,如果我不遵守,后果是绝对不可逆转的。

我看他说的很认真,所以我点头同意。于是他从越野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一个铜盆,让我进了棋牌室。他说,只要你在里面烧纸钱,剩下的时间你可以跟我走,也可以随心所欲。

我抱着铜盆和纸币走进棋牌室。偶尔有几个村民经过。当他们发现棋牌室里有人时,他们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尤其是看到怀里的铜盆和纸钱,我就赶紧离开。

我一个人坐在棋牌室里,天色渐暗。好在棋牌室是公物,公物不可能断电,所以灯还是可以开的,甚至还有一台旧电视可以看。

可能是因为岁月的缘故,这里的灯光很昏暗,外面很安静,没有人经过。我能听到的只有电视的声音和外面偶尔的蝉声。

我在看电视,脑子里却是心不在焉,一直想着当年那个疯女人。

毕竟……这是她上吊的地方。

我越害怕时间的到来,时间过得越快。

时间快到了,我不再看电视,而是将铜盆放在地上,点燃纸币,扔了进去。

按照周海平的说法,我现在要一直盯着火盆,不能让火苗熄灭。我必须全神贯注。

为了缓解恐惧,我没有关掉电视,打算边听电视边烧纸钱。

午夜的山村静谧,仿佛与世隔绝。我一直在烧纸钱,想着疯狂的女人。

突然,我反应过来了。

等等……怎么这么安静?

我明明在打开电视,为什么现在棋牌室没有声音了?

我想抬头看看电视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坏了,但我还记得周海平说的话。

永远不要把目光从火盆上移开。

就在这时,周围的狗突然开始咆哮和吠叫,吠声凶猛到头皮发麻。一阵阴风吹进了棋牌室,风吹到我的后颈,冷得我缩了缩脖子。

虽然是夏天,但还是有那么冷的风。

风把火盆里的火苗吹得摇摇晃晃。我担心火已经灭了,所以我盯着火盆转身,用身体挡住了风。

突然,门被推开的吱吱声响,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谁进来了?

我想转头看看是谁,但我的视线无法从火盆上移开。而周海平也说过,绝对不能和人说话。

莫非……我爸妈担心我,才来看我?

正想着,一双腿突然映入我的眼帘。

那是一双女人的腿。从我的角度,我可以看到膝盖以上十厘米的大腿。这条腿看起来很白,因为看不到面料,不知道她穿的是短裤还是短裙,让我心里嘀咕。

我们村有没有皮肤这么好的女人?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女性的皮肤是相当粗糙的。

而且不管是穿短裤还是短裙,都有点太短了吧?因为我根本看不到面料,这意味着我穿着短裤或迷你裙。

奇怪,这里的女人都这么时髦吗?

我连抬头看都不敢看,只能一言不发地烧了纸钱,心里嘀咕了一句。

而我面前的女人,一动不动地站在我面前,仿佛在看我烧纸钱。

就是烧纸钱,有什么好?

我有点恼火,但也有点松了口气,至少现在我有一个人和我在一起而不是一个人。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她后退了一步,被火盆挡住的脚也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当我清楚地看到她的脚时,我傻眼了。

原来她一直踮着脚尖,用两只大脚趾支撑着身体的重量,跟我昨天梦游的时候一模一样。

冷风吹进了棋牌室,这双腿仿佛没有重量的草一样,摇晃着……

自由继续

这就是所谓的“鬼债”

想看的宝宝们可以看我简介,欢迎调侃

相关推荐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由编辑从互联网收集整理,如果您发现不合适的内容,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 就爱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冀ICP备2022007662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