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孩子

作者:夏天 来源:《故事会》

  张丽和齐大鹏可谓一见钟情,齐大鹏潇洒不羁,张丽漂亮活泼,两人很快结为夫妻,并有了一个女儿。

  婚后不久,年轻气盛的齐大鹏在一次酒后参与打架斗殴,被警察带走了。

  后来,齐大鹏虽然被放了出来,但他感到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了脸,便留给张丽一张纸条,说“不混出个人样,我就不回来了”,之后便杳无音讯。张丽四处打听丈夫的下落,有人说他去深圳挣大钱了;有人说他被对方寻仇报复了;还有人说齐大鹏可能偷渡出国了……

  一晃好几年过去了,张丽依然没有齐大鹏的消息,她不得不向法院申请,宣告齐大鹏死亡。张丽一个人又要工作挣钱,又要照顾孩子,实在吃不消,就想给女儿找个好人家收养。她和结婚多年没有生育的姜建夫妇多次沟通,百般不舍下办理了正式的收养手续。

  谁知不久后,齐大鹏回来了!经过几年的生活打磨,齐大鹏褪去了曾经的血气方刚,人变得沉稳了不少。他得知張丽一直没有再嫁他人,心头热热的,“扑通”一下就给张丽跪下了,他连声道歉,说以后自己一定踏踏实实过日子,希望张丽给他机会。张丽两眼通红,点点头,答应了齐大鹏的请求。

  齐大鹏和张丽恢复了夫妻关系,而他们的家还不完整——女儿还在别人的屋檐下呢!得知张丽在万般无奈之下把女儿送出了家门,齐大鹏心里不是滋味,他想着,过去几年自己糊涂,现在他回来了,要重新振作,和妻子、女儿一起好好生活。齐大鹏二话没说,来到姜建家,想要回女儿。

  谁知姜建一口回绝了齐大鹏的要求:“既然办理了正式的收养手续,她便不姓齐而姓姜了,孩子又不是个物件,哪能随便你说送就送,说要回便要回?”

  齐大鹏见状,着急了:“我是孩子的父亲,送养孩子只是张丽的主意,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收养法’里面明确规定,生父母送养子女,须双方共同送养。”

  姜建也急了:“你已经被‘宣告死亡’了,从法律上来说,张丽相当于‘丧偶’,她代表你送养了孩子,有什么不对?你要是真为了孩子好,就不要再来纠缠了!”

  一听“丧偶”,齐大鹏不干了:“你说谁丧偶呢?‘宣告死亡’已撤销,我们夫妻关系也已经恢复,是名正言顺的合法夫妻!我来要回亲生的孩子,有什么错?”

  双方僵持不下,齐大鹏最终决定上告法院,他就不信了,自己的“死亡宣告”可以撤销,自己的老婆能要回来,难道自己的亲生女儿,就要不回来?

  律师点评:

  故事《还我孩子》涉及的一个法律问题,即被宣告死亡的人在被宣告死亡后,其子女被他人依法收养所产生的法律后果。

  根据法律规定,被宣告死亡人在被宣告死亡期间,其子女被他人依法收养的,撤销死亡宣告后,仅以未经本人同意而主张收养关系无效的,一般不应准许,但收养人和被收养人同意的除外。

  故事中,张丽因丈夫齐大鹏的长期失踪,对丈夫申请了宣告死亡后又因无力抚养女儿而依法交他人收养,这一切都是根据法定程序操作。故尽管之后齐大鹏撤销了宣告死亡,然因此产生的法律后果是不能随便改变的。

上一篇:不下跪的人     下一篇: 每天只练5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