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城砖的传说

作者:未知 来源:《故事会》

  相传明朝正德年间,有一位名叫易开占的工匠,精通九九算法,无论什么建筑,只要经他计算,用工用料定能非常准确,从不浪费。

  在长城监督修关的监事官听闻此事,想要治易开占的罪,便叫来易开占,要他计算嘉峪关的用砖数量。易开占经过详细计算后说:“需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砖。”监事官依言发砖,并说:“如果多一块或少一块,都要砍掉你的头,同时罚众工匠劳役三年。”

  竣工后,只有一块砖剩了下来,被放置在西瓮城门楼后檐台上。监事官发觉后大喜,正想借此大做文章,哪知易开占不慌不忙地说:“那块砖是定城砖,为神仙所放,如果擅自搬动,城楼便会塌掉。”监事官一听,不敢再追究。

  从此,这块砖就一直放在原地,谁也不敢搬动。现在,此砖仍保留在嘉峪关城楼之上。

军火库里的狐仙

  相传,有一个姓姜的楼头军,负责守卫长城的一处军火库。一天,姜楼头的老婆来给他送饭,发现库楼里装火药的罐子,正好可以拿来腌腌鸡蛋和小菜。她便和老头子商量,姜楼头说:“这还不好办,明儿个给你拿一个回去用。”

  姜楼头悄悄地拿了个火药罐,老婆很高兴,刷干净后放在屋里柜脚下,腌上了鸡蛋。后来姜楼头胆子渐渐大起来,不但给老婆,还给亲戚朋友拿火药罐腌鸡蛋,甚至偷铜铳卖钱。

  没想到一天半夜,姜楼头做了个噩梦。

  梦里有个人把他带到一处地方,只见地上躺着十几个人,有无头的,有缺胳膊少腿的,还有的身上中了无数支箭,人被射得刺猬一般。忽然,这些尸身全部爬起来,血淋淋地扑向姜楼头,说他把火药给倒掉了,致使敌兵袭关时,火炮无法发射,要姜楼头偿命!

  姜楼头吓坏了,从此落下病根,夜夜梦见长城上战死的弟兄们来找他算账。

  不得已,姜楼头去找老道算上一卦。

  老道摆好卦象,摇头晃脑琢磨了一阵说:“军爷,大事不好,你老人家惊动狐仙了。那库楼中曾住着一位狐仙,可你们把这里变成军火库,狐仙无处藏身啊。”

  姜楼头直喊冤,这里建军火库是上头的意思,怎么怪到我的头上呢?

  老道便问:“姜楼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得狐仙唆使那些厉鬼缠上了你?”

  姜楼头满面羞愧,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偷火药罐偷铜铳等事说了一遍。

  “难怪!难怪!”道人手捻胡须说道,“别无他法,你姜楼头只有找回军火库的东西,那厉鬼方能放过你。”

  姜楼头没法子,只好到亲戚朋友家说明原委,拿回了火药罐,又花钱买回了卖掉的铜铳。

  说来也怪,这些东西归还军火库后,那些厉鬼果然不来了。

“摇钱树”和乾隆饽饽

  相传有一回乾隆皇帝去东北上祖坟,返回北京途中驻跸永平府,忽然兴起要独自去看看长城。于是他摇着折扇出了府门,到外面买了一匹马,直奔城子峪而去。

  永平府距城子峪二百多里,乾隆一路奔波,又渴又饿,身边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而且买了马之后,身上分文不剩。乾隆只好牵了马从山上下来,叩开一户人家的柴门,只见一个老婆婆正在做饽饽。老婆婆十分热情,从锅里捡了几个热腾腾的饽饽递给乾隆,乾隆实在饿了,一边吃一边说好,吃饱喝足后起身问道:“这饽饽叫什么名?用什么做的?”

  老婆婆乐呵呵地说:“客官,这几年我们这里遭了灾,虽说衙门发了粮,那也不够吃。没办法,只好采些野菜什么的凑合。刚才你吃的是榆钱饽饽,咳,就是采些鲜榆钱,用小磨碾了,然后掺些玉米面和盐什么的。”

  乾隆对老婆婆说:“老人家,谢谢你的榆钱饽饽。你放心,就是天再旱,再遭灾,你们城子峪也得有五成收成,不会饿死的。”说罢上马,扬尘而去。之后,乾隆下了谕旨,城子峪所在的临榆县开仓放粮,并且免了临榆县当年的全部捐税。

  话说乾隆皇帝回到京城后,仍念念不忘那顿美味的榆钱饽饽,他思来想去,忽然心头一动:榆钱,余钱也!如果天下百姓都有余钱,那岂不是天下太平?好啊!这榆钱饽饽不但好吃,名字也叫得好,那榆钱既然是树上长的,那么榆树不就是“摇钱树”了吗?对呀,朕要天下百姓多栽些“摇钱树”!

  所以,人们管榆钱树叫“摇钱树”,管榆钱饽饽叫“乾隆饽饽”。现在,城子峪附近还有几棵几百岁的老榆树,据说就是那年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