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算

作者:古斯 来源:《故事会》

  洪金来到城里打工,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没有成家,他觉得都是因为自己太穷,只靠打工挣点小钱,哪年才买得起房子娶得上老婆?

  于是洪金一有空闲就想钱,想来想去可就走火入魔了,专想一夜暴富的路径,然后不由自主地瞄准了隔壁的一户人家。

  洪金租住在城乡接合部的一座破楼上,隔壁是一个小小的破烂院子,说是一户人家,其实只有一个老头,还是个聋哑人,以拾破烂为生,从来独来独往,一副贫苦样。有次刮大风,把洪金晒的衣服刮进他家小院内,结果洪金敲了半天门老头才慢吞吞来开门,可洪金早就觉察到老头躲在门后偷窥自己,这说明老头很胆小。

  这天晚上洪金又念叨起老头来:孤身一人,聋哑,胆小,年老体衰……一直收破烂,也没有大的花销,应该会有很多钱的,这种貌不惊人的老头往往是个守财奴。要是去偷了来,聋哑老头根本不会发觉,即使发觉了他又不会呼叫报警,打也打不过自己……

  这么一想,躺在床上的洪金一下子坐了起来,双眼闪闪发光,后背全是冷汗,一夜都没睡着。

  在无数个不眠之夜后,洪金终于下定决心:赌一把,干他一票。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与其穷死不如铤而走险,或许这一票就能改变命运。

  这天夜里,星月黯淡万籁俱寂,洪金悄悄翻进了小院子,又蹑手蹑脚地撬开门,然后翻箱倒柜进行地毯式搜索,反正老头听不到声响。可是除了发臭的破烂还是破烂,一无所有。洪金正泄气,无意中一伸手,在一大堆霉烂的垃圾下拽出一个大包,打开伸手一摸,全是大钞!

  洪金一时间浑身颤抖,简直要放声大笑了,就在这时身后有人突然惊叫一声:“什么人!”

  就这一声吓得洪金魂都没了:屋里除了老头怎么还有其他人?再一看,不是旁人,竟是那聋哑老头!

  来不及多想了,老头已恶狠狠扑了过来,只一交手,洪金再次大惊,老头根本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衰弱,他的力气大极了,且相当凶悍。

  一番打斗下来洪金竟渐渐不支,他真急了,这么多钱总不能拱手相让吧?情急之下顺手操起一样东西朝对方狠砸下去,一下、两下……直到老头躺在血泊中一动也不动。

  洪金这才发觉手中拿的东西是一截粗大的螺纹钢。

  片刻的慌乱过后,洪金擦去所有指纹,然后毫不停留连夜坐车回家。老头没有任何亲戚朋友,他的消失不会惊动任何人,只怕尸体腐烂也不会有人发现,即使发现了也是个无头案。洪金是个打零工的,谁也不认识他,而租房时那个房东——一个老眼昏花的老太婆甚至都没有看过他的身份证。洪金想,警察即使怀疑到自己头上, 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回到家后,洪金迫不及待地开始花钱,那些钱虽说有些发霉了,但全是真的,或许是聋哑老头一辈子的积蓄,也或许是他拾破烂时拾到的,老头甚至都懒得打开来看一下,便扔到垃圾堆里了。

  只是老头根本不聋不哑,为什么要伪装呢?

  管他哩,先享受要紧。洪金一夜之间改头换面,穿新衣、喝好酒、抽好烟,剩下的钱全存进银行。正张罗着找老婆,警察找上门了,这下洪金不知所措了,难道这么快就案发了?不可能啊!

  出乎意料的是,警察并没有问聋哑老头被杀的事,而是问他:“你那些钞票都是哪来的?”

  洪金听了顿时轻松下来,故作镇静地说:“是我做生意赚来的呗,怎么着,赚钱也犯法吗?”

  警察冷笑一声说:“十年前曾发生一起大案,一家银行夜里被盗,丢失现金几十万,我们侦查到了作案人,可惜一直不知道他藏在哪,但我们一直牢牢监控着丢失的钱。现在发现从你手中出去的钞票正是十年前银行被盗的那笔!钞票上的号码是连号的,并且一个都不错。你不要狡辩了。”

  洪金一下子瘫了。他只好一五一十讲出全部经过,之后他得知了一个惊天真相:十年前银行被盗案的盗贼,正是那聋哑老头!

  当年盗贼得手后曾花过钱,但随即被发觉。盗贼这才知道偷来的锣鼓敲不得,算他反应快,立即停止使用并装聋作哑隐居起来。

  这一潜伏就是十年,十年来他身藏巨款却不敢花一分,只得靠拾破烂维持生计,同时分分秒秒生活在恐惧之中,导致未老先衰,人方中年看上去却已像是个老年人。到最后,又因为这笔钱丢了性命。

  洪金被戴上了手铐脚镣,他傻傻地听着,末了心灰意冷长叹一声:人算不如天算,昧着良心弄钱,终究会遭到报应的!

上一篇:散钱财     下一篇: 愤怒的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