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钱财

作者:未知 来源:《故事会》

  再说这李家,丧事刚办完,姨太太们就开始闹分家。一分家,李宸才知道,自打老爷子下野后,家里是只出不进,坐吃山空了好几年,分到他手里时就没多少钱财了。李宸又大手大脚惯了,不把钱当钱,不到两年时间,全造没了,先是卖物件,最后卖宅子,愣是成了个穷光蛋。

  年三十晚上,李宸正在想年夜饭的辙,忽然来了个人,说有人请他到双合盛酒楼吃饭。李宸有些纳闷儿:“是谁啊?”这人说,到了您就知道了。

  李宸心想,管他呢,就来到了双合盛。伙计把他带进一间雅间,里面摆好了一桌酒菜,却不见请客的人。伙计说:“先生,订菜的人说了,让您先吃着,他随后就到。”

  李宸好久没吃过像样儿的酒菜了,一点也没客气,一气儿地猛吃海喝。酒足饭饱后,这请客的人还是没出现。他正要抬屁股走人,忽然身后传来一个人的问话:“李少爷吃好喝好了?”

  李宸扭身一瞅,一下子愣住了,这人竟是撒纸钱的全福,不由得问:“全师傅,今儿您请我吃饭,有什么事吗?”

  全福却摇了摇头:“听说您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我就自作主张,用您家的钱请您吃了这顿年夜饭。”

  李宸一听,愣住了:“我家的钱?”

  全福“呵呵”一笑,把他老爷子出殡时撒纸钱的事说了一遍。李宸听后,摆了摆手:“这事就甭再提了,您那大徒弟不是……”

  全福却摇头说:“一码归一码。那次我弄了您家一百块大洋,除去今儿吃饭花了五块,剩下的钱呢,我一分都不昧,待会儿来个天女散花,全还给您。”

  李宸听后,愣了一下:“全师傅,什么叫天女散花啊?”

  全福“呵呵”一笑:“到时候您会明白的。另外,有件事真对不住您,您家丢的那把紫砂壶,是我那二徒弟顺的,现在是时候物归原主了。这壶值五百大洋,过了年我就把它卖了,打算给您盘间门脸儿,开家纸店,往后只要我还撒纸钱,全从您店里买,但您自个儿也得争气,把买卖做好。您要觉得行,我就去张罗;要是不行,就当我一不小心,这壶掉地上碎了!”李宸一听,没辙,只好随他了。

  初六这日,全福就把紫砂壶卖了,给李宸盘了间门脸儿,取名叫厚德纸店,交到了他手上。说来也怪,李宸接管没多久,就经常有叫花子找上门来,把一沓沓的纸钱白送给店里。

  他十分纳闷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次,李宸问一个来送纸钱的小叫花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回答说:“李掌柜,您忘啦,去年年三十晚上,您打发人到关爷庙,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红包,可把大伙儿高兴坏了。但我们却帮不上您什么忙,知道您开了这家纸店后,就把别家出殡时撒的纸钱捡了送过来,算是报答您对我们的大恩大德。”李宸听后,心里全明白了。合着全师傅说的天女散花,就是把那些大洋全分给了叫花子,而叫花子们又通过送纸钱的方式,来帮纸店赚钱。

  几年后,全福过世了。出殡时,除了俩徒弟外,还有一个人,像儿子一样披麻戴孝,哭得倍儿伤心,这人就是厚德纸店的李掌柜。

上一篇:追赃物     下一篇: 天算